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第245章 吾皇万岁!

类别:仙侠修真 作者:三观犹在 书名:大侠萧金衍
    隐阳有四坊,每座坊内修建了一口井。

    这四口井据说已有数百年历史,从隐阳城修建之初,便已存在,甚至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坊还要早。

    老一辈传下来的传说,隐阳城是潜龙之地,关乎天下运数,威胁到了大明江山,所以李家先祖修建了四口井,分别以四大神兽为名,将江山气运镇压在井中。

    数百年沧海桑田,四口井早已成了枯井,甚至城南朱雀井,因为常年失修,早已废弃,被石块、落叶堆满,若非细心去寻,很难找到。

    就在这一夜,隐阳城地下发出一声龙吟声。

    若有人在这四口井附近,会发现原本干涸的枯井,井水开始翻滚,似乎沸腾了一般,向井中望去,隐约有七色光芒闪动。

    这四口井,遍布隐阳四坊,最终却通过地下暗河,连接到了前老城主旧宅邸的一口井中。

    无数刀意,从四面八方,向赵拦江铺天盖地而来,径直涌入赵拦江体内。

    剧痛!

    撕裂!

    这些力量太过强大,又满是杀伐之意,仿佛要将赵拦江吞噬。

    赵拦江感到全身要炸裂,体内各出窍穴,都被这道力量击碎,原本的横断刀意,与这股力量相比,如萤光与皓月之别,不堪一击。

    他紧咬牙关,对抗这种剧痛,强行运功,以灵台之中一线清明,来保证心智不会失守,刀意越来越盛,赵拦江身体越来越虚弱。

    原本他已身受重伤,千万道刀意下来,将他全身经脉尽数毁去。

    识海之中,似乎传来一道声音。

    “不破,不立!”

    声音幽邃而是深远,似乎来自百年之外。

    赵拦江猛然觉醒,一直以来,他在以内力对抗这些刀意,其实,在半年之前,李秋衣早已在他体内烙入一道金刀之意。

    就如播下的一粒种子。

    如今遇到同源刀意,这一粒种子,在他丹田之内,慢慢长大。他心念一转,连以金刀之意引导这千万道刀意。

    赵拦江仿佛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这些刀意,原本在赵拦江体内四处乱窜,几乎要将他吞没,然而遇到李秋衣的那一道刀意,竟变得稳中有序起来。

    刀意越来越浓,赵拦江意念所至,以金刀之意,引导涌入体内的万千刀意,在体内运转起来,所到之处,原本破碎的窍穴,开始重筑,途径每一处窍穴,都有数十刀意驻守。

    痛处之意骤减。

    如此三个周天,数千刀意,藏于赵拦江体内。

    赵拦江虽然无法随心所欲掌控这些力量,却不会担心被这道力量所吞噬,而原先那一道金刀之意,驻守丹田之内。

    即便如此,尚有千万刀意,围绕赵拦江体内,不得门而入。

    赵拦江确信,他已经再也无法多吸收哪怕一道刀意。

    那些刀意,似乎有些不甘心,只得散去,重新隐匿于隐阳城内。

    这是什么境界?

    赵拦江体内有数千刀意,原先那半步通象境的真元控制法门,却都不适用了,但他知道,这一番奇遇,将他刀道提升了数百倍。

    赵拦江也想不清楚。

    他也不想清楚,能杀人就行,非要确定个三六九等的境界,有他娘的屁用!

    四口枯井,有重归寂静。

    整个隐阳城,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就连昨夜地下的轰鸣声,众人都以为不过是一种错觉。

    赵拦江睁开眼,跃出井口之外。

    天色大亮,日上三竿。

    距离午时,不到一个时辰。

    他眼中尽是冷漠之情,仿佛换了个人一般,这一番境遇,金刀杀伐之意,不断催生一种魔念,让他心性也不知觉间发生了变化。

    ……

    城主府。

    一场声势浩大的仪式正在进行。

    正是李仙成的登基仪式。

    皇宫并未修建,他的称帝仪式,就在老城主府内举行。城主府占地近千亩,前院落也近百亩,如今已装饰的金碧辉煌。

    数十名番僧,身穿喇嘛服,手持转经筒,口中念念有词,在护国寺大喇嘛的带领下,正在诵经。

    前日西护国寺一场大火,数十名僧人遇难。开国大典在即,大喇嘛一时无法凑齐这么多僧人,无奈之下,只得从隐阳城内,花钱雇了五六十人,凑足九九八十一之数。

    好在番僧无需剃头,穿上喇嘛服,戴上番僧帽,手中再那个转经筒,看上去倒也没有什么异样。

    至于会不会念经嘛,根本不重要。

    大喇嘛嘱咐,无论念什么都可以,只要别让人听懂即可。不过,细听之下,还是能听到类如“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打那边来了个喇嘛”之类,只是人多口杂,这些声音混在一片诵经声中,被淹没不觉。

    登基大典由幕僚长柴公望一手操办,按照仪式,今日一早,李仙成应前往李家祠堂、城隍庙、关帝庙、娘娘庙等祖先及神灵之处通报一番,可是仪式开始,却不见了柴公望踪影,后来城门官传来消息,说柴公望今日一早,驾车离开了隐阳城,气得李仙成火冒三丈,命人前去追拿他。

    城主府一套班底及十七位城主,早已侯在广场之内,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置办各种朝服,这些未来朝廷大员,都自备官服,缺乏统一的标准,导致同一品秩,颜色不一,甚至有些逾礼僭越之现象发生。

    这本是很严肃之事,但李仙成急于称帝,本着先行动,再规范的思路,先把开国大典举办完再说。

    正院已更名为龙阳殿。

    殿前华盖林立,彩旗飘扬,正门两侧,龙阳大帝登基的诏书、臣子的贺表辞文,整齐的摆放在几张书案之上。

    早有人从中和殿(后院)请来了登基的玉玺,放在龙阳大帝南书房之内,万事就绪,只等午时一到,龙阳大帝登基。

    观礼区,也密密麻麻坐满了数百人,在隐阳城有身份地位之人,西楚北周等各国使团,还要江湖上若干门派,都无分左右,靠两侧而坐,前来见证隐阳王朝的诞生。

    一名中年富绅打扮之人道,“真没想到,跟我们一起长大的李狗蛋,竟然当上了皇帝,等老了以后,咱也能跟子孙后代吹嘘,当年我们跟龙阳大帝一起偷过鸡、摸过狗,看过寡妇洗澡来着!”

    另一人道,“松老三,他地位与咱们已今非昔比,你可要慎言啊!”

    “哎!早知道,当年我把女儿大莲嫁给他,那现在咱也算是国丈了!”

    “你女儿?三年前不是跳了赤水河了嘛?”

    “少说两句吧,从今往后,这里就是皇宫了,以后想来都不一定能来。”

    又有一名花白胡须老者,拄着拐杖,在晚辈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这大热天的,连个遮阳伞都没有,李狗蛋做事,考虑也太不周到了。”

    虽已立秋,但今日天气晴朗,秋老虎依旧不减,温度较往年,也更高一些。这老者是隐阳李家的长辈,仗着年纪大、辈分高,倚老卖老,发起火来。

    一名龙骑卫来到几人面前,凛然道,“今日大帝请你们来观礼,是你们家荣幸,若再编排龙阳大帝,小心下半辈子在天牢里过。”

    众人连忙噤声。

    一通鼓响。

    距午时还有半个时辰。

    龙阳殿门打开,走出一名宦官,此人身材魁梧,满脸胡茬,走路时双脚开拢,姿势十分怪异,来到书案旁,取过登基诏书,扯开嗓门,大声诵读起来。

    那老者道,“咦,这不是张老全嘛?他怎么成了太监?”

    一晚辈道,“他在外面欠了高利贷,被人追杀,这几日朝廷招宦官,他一咬牙,切了子孙根,入宫当了太监,你看他胡子拉碴,还没有掉干净,声音还没变过来呢。”

    “可惜老张家,断了后了。”

    “反正他也娶不起媳妇,断不断后,倒也不打紧。”

    诏书冗长,那位宦官声音虽洪亮,读时却错字连篇,有些不认识的字,直接读成了“叉叉”,导致一片诏书,处处叉叉。

    司仪声喊道:“宣百官入殿!”

    “跪!”

    “一叩首!”

    “再叩首!”

    “三叩首!”

    “起!”

    文武百官行三跪九叩之礼,一套繁琐礼仪下来,不多不少,正好半个时辰,百官进入龙阳殿之中。

    当!

    一声锣响,鞭炮齐鸣。

    司仪喊道,“吉时已到,请龙阳大帝登基!”

    大喇嘛一声令下,八十一名“番僧”,嗓门骤然提高,又齐声诵经起来。

    在几名宦官护送之下,龙阳大帝李仙成,身穿绣着“四爪金龙”的大红九龙袍,从旁边殿中走出,来到了龙阳殿前。

    “跪!”

    文武百官齐声道,“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望着文武群臣伏倒一片,李仙成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自今日起,他便是龙阳大帝,掌握隐阳城百姓生死,难怪所有人都想当皇帝,光是这份风光荣耀,以及手中的权力,足以让人癫狂。

    李仙成哈哈大笑起来。

    他并没有让众人平身,站在大殿之前,朗声道,“今日朕奉天命,登临大宝,自即日起,隐阳城将正式称为隐阳王朝。如今大敌当前,朕在此向隐阳百姓承诺,三个月,只要三个月,就除掉一切阻拦我们隐阳前行的障碍,带领我大隐阳王朝走上巅峰。”

    人群有人忽喊道,“若做不到呢?”

    李仙成向观礼区望了一眼,淡淡道:“若做不到,就让朕碎尸万段!”

    这时,龙骑卫之中,有一人站了出来,道,“不必三月,今日便遂你心愿!”

    李仙成望向那人,惊愕道,“赵拦江?你没死?”

    赵拦江笑着道:“之前,我说今日取你性命,你还未死,我又岂敢先死?”

    李仙成道,“没死更好,今日朕就用你的人头,为朕的大隐阳王朝祭刀!”

    赵拦江道:“鹿死谁手,尚不得知,看刀!”

    说罢,赵拦江凌空跃起,向李仙成扑了过来,半空之中,只见他长啸一声,手中虚握,忽然金光大作,一道金影闪过,不知何时,赵拦江手中多了一把刀。

    一把金刀。

    李秋衣的金刀。


如果您喜欢大侠萧金衍,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大侠萧金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