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74、抢了人家的儿子啦……

类别:言情青春 作者:宅女爱财 书名:米虫的清穿日子
    “也可以这么吧,你额娘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打算,我的身份也不好跟你些什么,我能的是,你突然生病,是人为还是疏忽,大家的不是傻子,能看出来的。所以你阿玛知道后,才会这么生气的。”

    “弘昼......知道的......”她额娘亲自给他洗的冷水澡,即便当时不理解,现在也知道那是不好的。小弘昼的心情有些低落。

    “好了~,弘昼不伤心了,姨母跟你这些,是让你知道,即便你不待在悠然居,你阿玛也会给你安排住处的,只是......不大可能回到你额娘那里了。”这样的情况对弘昼真的很残忍,要是一开始就跟着别的人,也不会像这样已经开始记事才不得不母子分离。婧妍轻叹了口气,把小弘昼搂在怀里轻轻的安抚着他。却不想,小弘昼刚听完她的话,就急迫地抬起头,脸上全是惶恐。

    “姨母、姨母、难道弘昼不能呆在悠然居吗?”不要,他不要。弘昼焦急的盯着婧妍,眼睛里浮现出泪huā,小手也紧紧地抓着婧妍的衣袖,仿佛一不小心松开了,她就会不见了。他才刚刚离开亲生额娘,现在又要把他好不容易的得到的一丝温暖给抢走吗?

    看着眼前仿佛落水后快溺死的人,紧紧地抓住最后一丝浮萍的小弘昼,婧妍的怜惜之情又增加了一分。

    “弘昼不想离开吗?即使离开了,弘昼也可以时常来看看姨母的。”婧妍再次把小弘昼搂进怀里希望这样能给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丝温暖。

    “不要,弘昼想在悠然居,弘昼不想离开姨母。哇啊——啊——”小弘昼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其实,他最想回到额娘身边的,只是,他虽然年幼,也知道,她额娘没当让侧福晋,他就不能在他额娘身边生活了。既然这样他绝对不要离开对他很好很好的姨母,到另一个陌生的姨母那里去。小小的他不知道什么大的道理,但是,对于温柔和威胁,他来自先天的感觉,却比成人敏感的太多太多。

    “乖哦~乖~,咱弘昼不哭啦,既然咱弘昼想呆在悠然居,姨母高兴还来不及呢,等你阿妈一回来姨母就把他叫来,让他同意弘昼就住在悠然居好不好?”婧妍拿出手帕轻轻的给小弘昼擦拭泪水。

    “真的......嗝......真的……嗝……吗?”小弘昼哭得太用力,有些打嗝,不过眼睛里却是令人无法忽视的希翼。

    “真的真的,姨母从来不骗人的,你看,你阿玛让你住在这里,可是什么也没的,估计也是想让你在这里长住的,等姨母探好了。风把这件事落实了,也就成了,你安心在这住着什么也不用担心,知道吗?”

    “恩,谢谢姨母。”得到确切的信息,小弘昼稍稍放下了点儿心,努力地冲着婧妍挤出了一个笑脸。

    “好了,咱先不聊这个,弘昼还没开始识字吧,来姨母教你识字。”

    婧妍拿出当初教三胞胎识字时做的看图识字卡片一个一个的指着叫小弘昼。书房里一个用心教,一个专心的学气氛慢慢的好转,最终变成一片祥和……

    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胤刚从宫里办完公回来,才到府门口,就听迎接他的高无庸,瓜尔佳氏侧福晋有事要跟他商量,让他抽空去一趟。

    婧妍?她可是很少让人传话要见他的。难道是有什么大事?胤脚步一转,就向着悠然居走去。询问高无庸,侧福晋有什么事了没。没想到,却是关于弘昼的。

    胤的脚步顿了顿,内心还来不及察觉的欣喜瞬间就变成了失落。然而,雍亲王毕竟是雍亲王,儿女情长什么的即使他自己清楚,也不会过多放在心上,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大清的江山社稷。

    到了悠然居,胤阻挡了下人的通报,他独自一个人径自进了书房,动作轻的,让房间里一心学习的一大一小没有察觉到丝毫。

    “这一张画的是热腾腾的米饭,你看,一颗米粒是不是实心的~还是椭圆形的,对不对?所以啊,这个米字,就是一个十字架,然后用这一撇一捺的线条给填满,你看是不是很简单?”无知无觉得某人继续用她那套歪理余毒人家的孩子,豪不知已经被人家的父亲抓了个正着。

    “恩,这个很简单,弘昼记住了。”小包子眼睛亮亮的探头,没成想,还没对他姨母露出大大的笑脸,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在那里的胤。“阿玛?”

    小包子一声低呼,婧妍轻松惬意的表情稍稍有了些收敛,放开坐在她腿上的小包子,二人赶紧跟来人见礼。

    “让弘昼先下去吧。”胤淡淡地。既然要谈弘昼的事,让他在这里毕竟不好。

    “是,奴婢知道了。”婧妍也知道,这时候让弘昼先下去最好。小孩子最是敏感的,无意中伤到了就不好了。

    “小桃,把六阿哥带下去休息吧。”婧妍对着等在门口的小桃吩咐了声,又低头对着小弘昼“把卡片带上,今天学了不少,自己好好复习,知道吗。”

    “是,姨母,那弘昼就先下去了。”看到婧妍偷偷对着他做的‘放心,的手势,小弘昼点了点头,乖巧的跟着小桃出了书房。

    “你要谈论弘昼的事请,弘昼怎么了?”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胤忍不住先开了。。

    “奴婢就是想问问,弘昼是不是以后都要在悠然居生活?”虽然婧妍对于某四时不时的利用很是气愤,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不了先记账,等以后再找机会报复回来。现在吗,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好的。

    “胤皱了皱眉。

    “那倒不是,奴婢自己的孩子也不少,多养一个也没什么负担。但是,那毕竟是别人的孩子,不能想自己的孩子那样随意,而且弘昼已经记事了,跟着他额娘生活了一段时间,这母子的情分可不是断就能断的。”她也很为难好吧?某四真会给她找事儿!婧妍暗自撇了撇嘴,虽然很喜欢小弘昼,但是平白的抢了人家的孩子,这不是招仇恨值吗?她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孩子!别已经出生的三儿一女,她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好伐?!

    “钮钴禄氏的身份,现在不适合养弘昼,就是能养,爷也不放心她养。”胤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怒火。敢用他儿子的健康来夺权?她胆子倒是不小!这样的女人,不配养他的儿子!

    “既然爷已经决定这样,那弘昼就在悠然居住着吧,反正也就三年,他就该到前院儿去住了。”知道情况不可逆转,婧妍大方的接受了。弘昼已经表露出想要留在她这里的意愿,她帮孩子争取了又如何?到了其他的院子里,弘昼就再也不可能这样纯洁了。

    “三年?你以为只是照顾他三年就成?”胤嘲笑的看着眼前妄图逃脱责任的女人。

    “咦?不是三年后,弘昼满七岁就要到前院儿住了吗?”婧妍的眼睛无辜的眨了眨。住到前院儿还有她什么事?

    “从弘昼住到你这里的那天起,他就是你的儿子了,除了玉牒上写着钮钴禄氏的名字,他的一切,都归你管。”

    “我的儿子?......不、不是,四爷,奴婢的儿子不少啊!”婧妍被胤的话刺激的漏了嘴,急忙补救。

    “你也了,多一个也没负担。”腹黑的胤没去在意她之前的失态,却偷笑着用她之前的话来堵她。

    靠之!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暂时照顾和多养一个儿子的区别好吧?婧妍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没出来。

    **

    内牛满面啊有木有……

    这下子,她真的抢了人家的儿子啦…...嘤嘤嘤......

    “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吧。”胤完全不给婧妍童鞋反应、抗议的时间,直接画了个句号,表示这件事以后不用再议。然后又派人把弘昼叫了来。

    “阿玛,您找儿子?”弘昼小心的询问着他阿玛,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刚下去没一会儿又被叫了回来,而且他姨母的脸色也不大好。难道......难道他阿玛不同意他留在悠然居?

    不知是否心有灵犀,弘昼还没来得及恐慌,就听到他阿玛问他话“弘昼,你想留在悠然居吗?”

    留在悠然居?想,当然想。不能回去找额娘,那么留在悠然居是他无论如何也要争取的。弘昼咬了咬牙,用力的点了点头。

    **

    “那你想改口叫你瓜尔佳姨母为侧额娘吗?”胤毫无心理负担的诱拐这只有三岁不满四岁的儿子。

    “侧额娘?那弘昼的额娘呢?”小弘昼不明白侧额娘是个什么身份,不过还是直觉的发问。

    **

    “还是你额娘,但是你以后都只能听你侧额娘的话了,你愿意吗?”!。


如果您喜欢米虫的清穿日子,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米虫的清穿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