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分节阅读_2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孙力 书名:胜算
    码开得高,老板肯定会说考虑考虑,那么自己今晚就要流落街头了;如果价码开得低,老板可能会爽快地接受,也可能会以为自己是个江湖骗子,那就会仔细考察思量。他有意模糊了一下:

    “我主要是觉得您这里菜不错,不推广到外面去太可惜了。至于钱,如果您觉得搞得不错,看着给就好了。”

    老板当即站起身,双手握着韩宇的手说:“我给您开个最好的房间,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再给您配个大专生做助手。韩先生,咱们明天就开始,好吗?”

    十天后,依然是在深圳大学的阶梯教室里,结束了极限生存训练的学员们齐聚一堂,他们仿佛经过淬火的钢铁,脸上都褪去了新手们特有的新鲜劲,挂着崔大伟盼望看到的沉稳和沧桑感。崔大伟总结说:

    “大家都回来了,没有一个人出事,这很好。你们的生存日记,我和各位领队都认真拜读过了,写得很翔实。各位的生存方式可谓是五花八门,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啊:有到火锅店当小工的;有跟着渔民出海捕鱼的;也有给孩子做家教的;还有在街上烤鸡翅膀的。这烧烤是怎么个卖法的?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六战极限生存训练(15)

    一个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学员左右看看,有些犹豫地站起来:

    “这里可能只有我烤过鸡翅膀吧?那天我在河源一下车,正碰到城管在抓乱摆卖的,当街把一个卖烧烤的摊子给没收了,摊主跟着他们去理论了。不过,那个烧着碳的白铁皮箱子他们没要,就把它扔在街上了。我等了一阵看没人捡,就把那箱子拖到一边。我在深圳经常上街吃烧烤,大概也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就用那五十块钱买了些木炭和鸡翅膀,配上点调料。第一晚是周末,路上人很多,可惜我没有经验,木炭准备得太少,只卖了三十个鸡翅膀就没火了。第二天卖了五十多个。嘿嘿,关键是咱们心不能贪,一定要等城管下班后,才能出摊。”

    “好啊,什么时候咱们办篝火晚会,你也给我们每人烤一只!”崔大伟笑着示意他坐下。“还有人找到了最安稳的生存方式,去收容所的那位,也来给我们说说?”

    “崔总,其实也不安稳,”另一个面容白净的学员也大大方方站起来,“不好意思,我是到收容所猫起来了。这得说服他们愿意收容我,而且进去没两天,他们就想把我送回深圳,我又得赶紧换一家,也挺折腾的。”

    “好,能利用好社会公共资源,也很不错!你能真实地写下来,让我们大家都知道,也算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崔大伟话锋一转:

    “值得一提的是,有人完全靠营销技巧,就完成了训练。韩宇,你那酒店营销方案最后卖了多少钱?”

    “崔总,我不只是卖方案,还长胖了一点。”韩宇站起来说,“网上促销效果很好,他们酒店的营销模式改变了。我在的时候,就有七家旅行社去酒店实地考察,谈合作协议。最后老板给了我三千元。那几天好菜可是吃了个遍。”

    “好!我们还有个同事,和将近一百名网友聊了天,赚了两千多元。我想让她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她的极限生存经历。”

    崔大伟说完,等了片刻,却没有人站起来响应。他只得直呼其名:“夏琳在吗?”

    阶梯教室里的学员们互相探头寻找着,只见夏琳垂头坐在后排窄窄的座位上,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睡得正香。

    旁边的学员捅了捅她,夏琳才睡眼朦胧地站起来,“崔总,我晚上聊天,白天睡觉,这两天生物钟还没倒过来。”

    “你聊天也能赚钱,都聊些什么呢?给我们大家说说好吗?”

    夏琳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她和那些寂寞男人聊的话题,对她来说,“抚慰寂寞的金丝鸟”已经不存在了。她指指自己的喉咙,故意嘶哑着嗓子费劲地说:

    “我现在嗓子哑了,说不出来。”

    崔大伟总结完毕,范胜轩赶来对新人们发表讲话。他首先对大家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经受住了严酷的训练,成为一支富有战斗力的军队表示祝贺,然后用一段史实阐述了恒佳的营销战术。

    “在朝鲜战争中,我们最先设计的兵力比例是四个中国兵对一个美国兵,基本上是1个军打1个团。但开战后我们很快发现,美军机械化程度高,火力猛烈,空中优势明显,不容易对付。最后变成了10比1,也就是1个军打1个营。

    “我们的人海战术显示出很多的优越性,特别在朝鲜山地更加得心应手:我们善于近距离作战,能打夜战。最后迫使具有优势兵力的美国人,不得不坐到了谈判桌前。

    “现在的中国市场,也不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里面充满了山地、沼泽、森林。这种市场环境是由条条块块的权力格局,和各种各样的潜规则造成的。这一点崔总已经为你们做了分析,同时也进行过充分的演练。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六战极限生存训练(16)

    “你们通过了极限生存训练,表明已经拥有特殊环境下强大的作战能力!人海战术非常适合中国市场的需要。对恒佳而言,有了你们这一支强大的销售队伍,再不断地扩充实力,我们就可以在各个电信局和对手们进行5对1甚至10对1的较量。”

    范胜轩谈到了将进一步训练更多的销售队伍,讲到了公司在销售过程中将给前线的资源,同时特别强调了营销过程中的质量管理。

    “作为抢单动物,你们的抢单过程就和工厂制造产品一样:拜访客户,商务洽谈,做技术演示,这每一个销售动作,就是制造产品的一道工序。我们在质量管理中强调,要对每道工序进行‘零缺陷管理’。在营销界,我们还不能做到标准的规范化质量管理,但你们在自己的心里,必须养成一个零缺陷的管理意识:在做任何一个销售动作前,先仔细规划,在做完这个动作后要认真反省‘还有哪些缺陷?以后应该如何避免?’”

    说到这里,范胜轩又即兴发挥,讲了一个故事:

    “刚才我们说美国军队的实力强大。我现在再讲一段真实的历史,大家认真体会一下,美国人为什么会强大?二战期间,美国空军向一家公司订购降落伞,但质量总是不够完美,公司花了很大的力气,良品率只能达到。但美国空军认为这还不够,必须达到100%。公司的总经理很为难,就去找空军谈判,说目前的质量水平已经是尽力而为了,希望能够接受。

    “大家知道,如果在中国,通过种种公关,这事可能也就通融通融,高抬贵手了。你们想想,美国空军的态度是怎样的?”

    下面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大家素来知道范胜轩很严厉,不敢贸然发表不成熟的意见。

    “军方代表说:‘接受可以,不过我会在你们交货的降落伞中,随机挑一个出来,您得亲自试跳。’总经理一回去,交货质量终于达到100%了!”

    由于前线战事紧张,恒佳的动作极快。开完总结大会的当晚,销售部举行了隆重的会餐,接着新人们的分派名单就公布了出来。由于北京办事处缺少技术型的销售,韩宇被分往北京。而夏琳的去向却出乎她的意料,原来她估计凭自己的努力,和崔大伟对自己的欣赏,能分到广东、上海这些业务成熟、经济发达的地区,最不济也能到华中、华北,但名单一公布,她却被分到了贫瘠的西北,这让她非常想不通。

    实际上,按崔大伟的本意,夏琳可以留在销售部,协助他培训下一批新的销售,但在分配人员时,范胜轩无意中问起了夏琳,“大伟,我推荐的那个姑娘怎么样?”

    “嗯,挺不错,老板还是有眼光。”虽然是恭维话,但崔大伟说的还是实话。

    “姜嘛,当然还是老的辣,”范胜轩平时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但在老部下面前,也会流露一丝自得,“好,就让她去西北吧,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

    范胜轩历来的原则是,要重用一个人,就得让他去最艰苦的地方经受考验。如果崔大伟当时说夏琳“还行”,他可能不会将她再放在心上,也不会干预销售部的分配,但既然“挺不错”,又是自己推荐来的人,当然就得“重用”一番。恒佳的老员工都知道他这个“先苦后甜”的理念。

    但夏琳却还不是老员工,这天下午,在听到分配的决定后,她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恒佳的文化是令行禁止、说一不二,夏琳知道自己不能去申辩,也无从申辩。但如果说工作是一份职业订单,虽然同在恒佳,但到不同的办事处工作,其订单价值相差甚远,这是谁都心知肚明的事。

    晚上,韩宇来宿舍找夏琳时,她还情绪不高,郁郁寡欢。

    “小夏,怎么有点不高兴?”

    “人家在水深火热之中,还应该高兴吗?”夏琳不满地斜了韩宇一眼。

    “这只是暂时的嘛,我到北京好好表现一下,争取早点让北京办把你要过去,我打听过了,那里还没有女销售。”虽然在河源时,韩宇下决心要加大追求夏琳的力度,但一到实战的场合,还是放不开,只能说些他自己都不满意的实在话。

    对于夏琳分配去西北,韩宇倒认为可能增加自己的胜算,但他确实想很快将她调去北京,毕竟距离是追女孩的一大障碍。

    在夏琳看来,韩宇的关心都没到点子上,作为一个妙龄女孩,到西北那种不毛之地去待个几年,最佳择偶年龄转眼就过去了。夏琳经过销售培训后,也知道女性的婚姻实际上就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订单,最佳的年龄一过,订单的价值就减少,获得人生幸福的胜算也会下降的。但她的这种心思却不能和韩宇说,甚至不能和任何人说,只能闷在心里,和命运较劲。

    韩宇看她不说话,正想鼓励她一番,夏琳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立刻食指按在嘴唇上,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电话是崔大伟打来的,他也担心夏琳会对分配有想法,甚至想不通而离开恒佳。

    “小夏,对分配还满意吗?”

    “崔总,组织分配嘛,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夏琳的回答符合标准的恒佳文化,但有些懒散的口气却反映了真实的想法,她突然想,崔大伟会不会是告诉她,公司收回成命,重新对她进行分配?

    但她的这一闪念马上破灭了,崔大伟只是给她解释了分配的决定:

    “小夏,你的去向是范总决定的,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啊。西北那地方,苦是苦一点,公司的业务一直没有做开,如果你做出大单来,在公司是很受注目的,到时要调到哪里去,不还是随便你选?”

    “范总”,“西北”,“大单受注目”,“调到哪里随便选”,这些词快速划过夏琳的脑际,她迅速权衡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地果断地答复道:“崔总,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不让您和范总失望。”

    接完电话,夏琳对一旁讶异的韩宇说:“明天你帮我把行李打一下包好吗?我得抓紧去西安。”


如果您喜欢胜算,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胜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