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完结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永远睡不饱 书名:夫夫生活
    笑的意味深长:“我想背后位操你到射,这样进的更深。”

    周白踟蹰了一下,没等他说什么,顾凛塞在他体内的手指就不耐烦地弯起来拨弄,胀大的异常的荫.经逗弄一样地戳他,周白没办法只能照做。

    “你先把手指头拔出来。”

    “不,就这样。”

    “这样我怎么转?!”

    “抬腿跨过去,我是真的一刻都不想离开你的身体啊……”

    “你……”周白被他作乱的手指搅得腰肢发软没话说。

    等他转过去后,顾凛又打他屁股:“撅的再高点。”

    在顾凛的胡搅蛮缠下,最后周白只能趴成一副撅着屁股挨操的姿势。

    顾凛看着那朵早就被操成一个洞的花穴,透明液体滴滴答答的,甚至有一条粘液细长地趿拉出来,垂在半空中。

    周白半天没等到动静,不由想转头去看,结果顾凛凑上去恶意地朝花穴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舌头把花穴周围的液体都舔的干干净净,舌头甚至模仿xing茭的动作往里面戳刺。

    周白被弄得四肢发软。

    番外一(下)

    周白半天没等到动静,不由想转头去看,结果顾凛凑上去恶意地朝花穴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舌头把花穴周围的液体都舔的干干净净,舌头甚至模仿xing茭的动作往里面戳刺。

    口水和淫液把洞口涂得水色淋漓,被唇舌来回逗弄的肉珠肿大的从肉缝间露出来,完全遮不住的银荡,身体更是泛起欲罢不能的快感。

    周白只被弄得四肢发软,头埋在被子里,但是呻吟声依旧一浪高过一浪的冒出来,最后无法自制地随着那舌头的动作来回摆臀。

    他明显感受到即使自己用力往内收也阻不住体内霪水的外溢,层层叠叠的媚肉完全不听指挥,只会缠着灵巧的舌要求继续,要求更深,叫嚣着空虚和不够。

    “妈,妈蛋!”周白往后又冲了一下,忍下吼间的尖叫,粗喘一声,恨道,“要进来就赶快,水磨工夫个屁!”

    “嗯哈!”人一瞬间往前冲去,被顾凛眼疾手快的揽住屁股保持跪趴。

    巨大的肉木奉重新冲进花穴里,将穴口撑得浑圆,没有半点缝隙。

    顾凛一刻都没有停留,忍耐不住地大幅度鞭挞底下这具欲与欲求的肉体,伴着菗揷时越来越响亮的交合水声,周白压抑的哼哼声成了最好的催情。他只知道冲刺那迷恋许久的地方,只想把那贪婪的肉道操的只知道温顺地吞吐,让那绞的死紧的地方松的没有力气,让不停地叫嚣着快进来、还不够的小嘴再也闭不上。

    肉木奉插得又狠又快,底下囊袋不断地往周白腿根上撞,又是“啪啪”声又是“噗嗤噗嗤”水声,那种被人劈开来穿凿钉在地上的感觉让周白整个人趴在床上不能动弹。

    四肢的酥软反衬出体内媚肉的紧致,狠命塞进去的肉木奉被小洞不住地一吸一吸,电击般的快感从下半身通到头顶让人头皮发麻,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塞进去。

    囊袋狠狠地压在臀缝间,来回几十次的有力撞击把臀肉打得通红,大手把其捏成各种形状,又意图再往两边掰开,手指尖碰到了肿胀的花唇,若有若无地挑逗着,细碎的触感被一层一层涌起的强烈快感所淹没。

    周白已经不知道任何其他的事情了,意识汇成一个:“再深点……操翻我!”

    顾凛额头青筋也蹦出来了,爽的极致又压抑到极致,想马上射,又想多捣几下让周白再也离不开。

    花穴伴着菗揷溅出无数霪水,落到被单上,晕染出一片深色的印记。

    他已然无力阻止勃发荫.经的蹂躏,连两边的小荫唇都被摩擦着粗鲁的带进花穴里,又在下一次的抽出时翻出来,穴内的媚肉越绞越紧,含着那根烫的撩人的巨棒不住地吮吸纠缠。

    撞击一次次地往里更深,有几次深的似乎碰到了什么让周白感到莫名的疼痛,被粗鲁地操穿了一样。

    “呜,嗯……太深了,痛……”周白攥着被单缓慢地摇了几下头,哭的稀里哗啦,“别,嗯哈……唔……”

    他整个人痉挛起来,指节分明的手攥的泛白,肌肉抽搐起来。

    顾凛跟着闷哼一声,破开层层叠叠的媚肉冲到深处,亀头在体内弹跳了几下,铃口喷薄出一股又一股浓精。

    周白只觉体内都被充满了,甚至有种肚子被胀大的错觉。

    过了许久,顾凛躺下来趴在他的背上轻轻地亲吻着,凑在他的耳边平复呼吸。

    周白缩了缩,推他:“下来,你好重……”接着皱了皱眉,“好黏,都是汗。”

    顾凛完全不在意的舔他的脸,环着他把他翻到自己身上。

    软下来的荫.经随着动作从体内划出来,过多的米青.液混着周白体内的潮水,失了闸一般从体内喷出来,咕噜咕噜沿着肉缝,顺着会阴,划过后穴,从尾骨端落下来。

    周白想要缩紧内部阻止外流,可是疲软的肉道根本没有剩余的力气,花穴根本合不拢,双腿也没力气并上了。

    于是只能恼怒道:“明天你自己把床单被套全洗了。”

    “嗯?”顾凛一脸餮足地亲他脸,又弄得满是汗水的脸上混了一片口水。手沿着后背往下探,摸到湿哒哒黏腻腻的被单,手指尖还被不断滴下的液体浇了个湿透。

    他并起两指沿着臀缝往前移,手一转一折就摩擦到了整个花穴,指腹沿着成洞状合不上的入口打磨,时不时去扯动前面肿胀敏感的花珠,又夹着充血的小荫唇无目的地把玩,淋了一手掌的霪水也不在意。

    “喂,你够了啊……”周白对他这种程度的调戏简直无奈了。

    “哪够。”

    顾凛说罢,将脏透了的手往周白脸上送,一股子腥味便扑面而来。

    周白连忙往旁边避了避,只听身下顾凛的胸膛震动:“躲什么……看看是你流的多还是我射的多。”

    “…………”周白被说的怒了,翻身想要躲远,却被某人制住,眼前顿时压下一片黑暗。

    顾凛两手撑在他两边,头低下和他离得极近,眼看鼻子和鼻子就要碰上了。

    翻了个白眼,周白戳他胸膛:“干嘛呢干嘛呢,演言情剧呢?走开……”

    顾凛被他戳的生疼,无奈地蹭他,声音里满是埋怨:“你这是用完我就扔么?”

    “哪能啊……”周白嘿了一声,伸手拍拍他的头,以示安慰——“以后还要用呢怎么能现在扔。”

    顾凛气结,愤恨地探下去叼起之前没有吮吸的乳粒,放在嘴里嚼几下,张大嘴把半个乳防都包进去地吮吸,无论周白怎么挣扎都不松嘴,直到榨干到半点都出不来汁水。

    然后凑过去把嘴里含着的奶水喂周白,后者一个措手不及,半张的嘴被灌了一些,愣愣地看着顾凛眉飞色舞地喉头一动将剩下的咽下去。

    “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周白抽了抽鼻子,奶香味不散。

    在伸出舌头绕着嘴唇舔了一遍后,周白终于回过神来,探过去吻住顾凛,磨着他的嘴唇细细啃咬:“少年就是火气大,多久没见你这么生机勃勃了。”

    顾凛挑眉,明显一副你这又是什么形容词而且我一直很年轻的样子。

    周白抬头看了看床头的钟,抬腿勾到他身上,整个人半挂着,突然凑到他耳边嘿嘿地笑了几下,一字一顿地说:“那,少年,生日快乐,你又被迫成熟了一岁哦。”

    “嗯?”

    顾凛迟疑了半晌,慢慢缓过神来,对着求奖励的某人就是一个绵长的亲吻,直到对方拍着他的背让他松口。

    “既然是生日礼物,我们继续,之前的完全不够呢……”

    ps:好的,我愉♂悦的,无法抑♂制地把预告番外三合并到番外一了,嘛,看在字数优势上,求别打。

    另外清明节前都请假,有一门坑爹的要期末考,苍天你可怜我才开学多久啊!

    番外二

    孩子刚生出来没几天,几个长辈聚在一起就商量着叫什么小名好,顾凛爸古板,周白妈教育系作祟,纷纷拿着说文解字研究开始亲家互掐。

    剩下两个则表示小名什么的,简单易懂上口。

    孩子嘛,贱名好养活。

    周白本来就被时不时饥饿哭闹的小家伙弄得休息不够好,这四个幼稚的家长还凑成堆问他意见,最后嫌烦了一锤定音:我周白,我儿子我的,叫小白就可以了!

    他亲妈瞪他,哪有你这么随便的。

    顾凛爸也一脸难色,虽然没说话,却分明散发一股:你很辛苦但是关于这个不想退步的意思。

    周白哼了一声,指着他亲妈义愤填膺道:“白字怎么了?你当初给我起名就瞎起的啊,自己都不喜欢啊?有你这么欺负自己儿子的么?”

    顾凛爹妈对看了一眼,觉得母子掐架还是不好参与,又觉得还是自家亏欠他,终是没吱声。而他亲爹一向儿子老婆说啥都可以,一副有话好商量别吵的样子。

    剩下的唯一的战斗力就只能在儿子一脸“你这么多年果然是虐待我的”的表情下举白旗投降。

    于是咬着自己手指睡得正香的小家伙在茫然无知的状态下,就被自家老爹坑了。

    ============

    就一个开头,抱歉了妹子们,今天突发情况,九点才回来,实在是撸不动了。清明节前两天也撸不了了,基友过来玩耍(总不能当着她面啪啪啪写小♂黄♂文),给各位鞠躬。


如果您喜欢夫夫生活,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夫夫生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