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完结篇

类别:言情青春 作者:师小札 书名:浅情人不知
。    郑叮叮连日来都陷入一种焦虑的状态,想到“已婚妇女”四个字,她郁郁寡欢。

    而宁为谨的强势,不容置疑让她不敢多言,只能靠自己消化负面情绪。

    筱琼打来电话时得知她的状况,笑道:“你还在纠结这个啊?说实在,你到底在怕什么,以宁教授的财力和能力,保证你衣食无忧,就算你一口气生三个也养得活,家务活做不完就请三个保姆呗,这些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啦。”

    “那不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呢?”郑叮叮试探。

    “你是指性格方面的差异,生活习惯的不同是吧?这是理所当然的啊,谁会和另一个人生活频调完全一致?随着时间过去会磨合的。”

    郑叮叮轻叹:“我知道这些都可以解决,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在纠结毛线,但心里总是很急很慌,欸,你说我要不要去做个心理咨询?”

    “你再看看,如果再过大半个月还是老样子,那就去做个心理咨询。”

    挂下电话,郑叮叮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起抱枕闷住自己的脸,一遍遍暗示自己:“我不是郑叮叮,我是宁太太,做宁太太比做郑叮叮要幸福。”

    暗示到第五遍,手机短信声猝不及防地响起,郑叮叮伸手抓过一看,是宁为谨的短信。

    “再过二十分钟,我来你这里。”

    泪……真是完全不给她空隙时间啊,她本来想一个人安静地做好心理调适的。

    宁为谨上楼的时候手里拿着不少东西,郑叮叮惊讶:“你买了什么呢?”

    “去了一趟超市,采购了生活必需品。”宁为谨说,“那天翻开你的冰箱,发现你常喝的牛奶只剩下最后几罐了,顺道买了一箱。”

    郑叮叮闻言心里暖暖的,翻开大袋子,柔声地问:“除了牛奶,还买了什么?”

    “一些食材和你喜欢的零食。”

    郑叮叮顺利找到一包话梅,撕开封口后取出一颗放在嘴里,是她最喜欢的酸味,她乐滋滋地反问:“怪了,你不是一向反对我吃零食的吗,竟然会主动给我买。”

    “偶尔为之。”宁为谨看着她满足的神色,悠悠地补充了一句,“难道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固执,刻板,永远不知变通的未婚夫?”

    “呃,不是。”郑叮叮摇头,“只是觉得有些意外,你上周还说我变胖了。”

    她果然还在计较上周在商场为买连衣裙发生的口角,真是天真又可爱,宁为谨默默地评价。

    他主动走过去,胸膛贴紧在郑叮叮的背脊,伸手环住她的腰,低声道:“不是胖,是丰腴。叮叮,你之前太瘦了,说实在,我满意你现在的身材,很有吸引力。”

    感受到他的手掌若有若无地流连在她的腰间,听到他性感低沉的嗓音,郑叮叮心生涟漪。

    “好了。”宁为谨及时松开郑叮叮,拿过桌子上的一个袋子,“我去厨房做菜,你在这里等吃的。”

    郑叮叮一边吃话梅,一边探脑袋看厨房的动静,系着围裙的宁为谨正利落地处理新鲜的食材,那个背影性感迷人至令她想喷鼻血,她十分痴迷地盯着他看了许久。

    一个半小时后,宁为谨做好四菜一汤,呈上桌。

    “咦?”郑叮叮的眼睛巡视在四菜一汤上,“这些都是我爱吃,而你不爱吃的呀。”

    宁为谨坐下,持筷夹了一块香酥排骨,优雅地品尝了一口:“我可以尝试一下,偶尔为之。”

    郑叮叮欣喜,很捧场地吃了很多。

    宁为谨看着她欢快愉悦的神色,真是天真又可爱,他默默地评价。

    吃完饭,郑叮叮主动提出洗碗,被宁为谨驳回,他亲自洗了所有的碗和盘子。

    不仅如此,宁为谨还主动提出帮郑叮叮整修时常死机的笔记本,修理浴室坏了的莲蓬头水管,将浴缸的头发丝清除干净,动手把她房间的收纳柜的旧物拿到阳台晒太阳,找了干净柔软的布帮她的书柜擦拭了一遍,并检测她屋子的电源开关有无异样。

    整整一个下午,宁为谨没有停歇,坐在沙发上的郑叮叮无数次让他休息一下,他置若罔闻。

    到了四点多,郑叮叮环顾焕然一新的屋子,后知后觉到一个事实,不可置信地问:“宁为谨,你今天来是做苦力的?”

    宁为谨掸了掸手,十分风轻云淡地说:“这些还算不上苦力,完全没有难度,也不考验体力。”

    “真的?我平常拖个地板都觉得很累。”

    “那以后就将这些事情交给我。”

    “……”这怎么和梦境里那个高高在上,不理会红尘俗世的宁为谨完全不同?

    宁为谨径直走过来,俯身,贴近郑叮叮,进行引导:“不过,我只为我太太做这些,你想无条件地享受这些福利,唯一的方式就是尽快进入宁太太这一角色。”

    想到结婚,郑叮叮那种如蚂蚁爬身的焦虑感又上来了。

    宁为谨看出她纠结的小模样,顺势亲了一下她的发顶,慵懒地问:“就这么怕我催婚,怎么,我哪里不够好,你都不想嫁给我?”

    “不是。”郑叮叮立刻否认,“我不是不想嫁给你,只是觉得有点快。”

    “快?”宁为谨平静地说,“叮叮,人生很短暂,我从现在起活到九十岁,也只有两万一天九百天,活一天少一天,你不想时刻陪在我身边吗?”

    “……我想。”原来时间那么短。

    “结婚和恋爱不冲突,我保证我们婚后还是可以维持恋爱的甜蜜,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

    “我之前说过,我们双方的差异,包括性格,生活习惯,兴趣爱好,你不愿意改变,那就由我改变,我说到做到。你忘记了?”

    “……我没忘记。”

    “我不是富豪,但有充足的经济实力,养家绰绰有余,只要你不是太会生,十个以下的孩子,我保证每个养得白白胖胖。你不相信?”

    “……我相信。”

    “重点是,你想不想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就看见我?”

    “……我想。”一睁开眼睛可以看见宁为谨这张帅到极致的脸,值得期待。

    “有了我,等于有了金主,保镖,长工,精神生活伴侣,你完全不亏,换言之,婚姻对你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你觉得呢?”

    “……是的。”

    “所以还怕结婚吗?”

    “好像不怕了。”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

    “不再纠结了?”

    “至少现在不纠结了。”

    宁为谨满意地点头,目光变得微热,手轻轻地拨了拨郑叮叮的耳垂:“那回到正题。”

    “正题?”感觉不远处有个陷阱,而且她正奋力前进,停不下来。

    “刚才我说了,我只为宁太太提供免费服务,你现在还未正式成为宁太太,所以我下午做的一切不是白做的,我需要酬劳。”

    “……”天,平常他修一个电灯泡就要一个kiss,修一个水龙头要摸她很久,今天下午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她付得起巨额酬劳吗?

    未给她考虑的时间,宁为谨的手贴着她颈侧的肌肤而下,语音魅惑十足:“本来不想这么快的,但你一直患得患失的最终原因是你没有安全感,我想了想最直接的方式是——让我彻底成为你的,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任何问题。”

    让他彻底成为她的……这个意思好像有点不对……!!这不就是等于让她彻底成为他的人吗?

    宁为谨话音一落,已经横抱起郑叮叮,径直走向卧室。

    “宁为谨,你太太太猴急了吧?我今天……”

    “今天不是你的例假,而我早晨去超市的时候已经买好了需要买的东西。”宁为谨从容道。

    “但是你刚才做了那么多事情,你的力气应该已经……”

    “你质疑我的体力?很好,我现在就充分,深度地向你证明我的体力是否存在问题。”宁为谨抱着郑叮叮走近卧室,用腿踢上门,将她轻放在卧室的床上,随即欺身而上,身体严丝合缝地贴着她的警觉处,“叮叮,我今天不会心软,所以不会放过你。”

    他说着,手臂绕到郑叮叮的背后,秒速解开了她睡裙的拉链,她欲抗议,已经被他吻住。

    “……”

    —我是超级邪恶的分割线—

    晚上九点,当宁为谨第n次收拾好郑叮叮,郑叮叮欲哭无泪。

    他是人吗?从四点到九点……从正面,背面,侧面,从床,飘窗台,地板,沙发再回到床。

    “在想什么?”某人从后贴上来,双手环住她的身体,享受一般掌握了她胸口的柔软,技巧性十足地爱宠,底下的凶物还似有似无地抵着她,她累得不想理会。

    他低头亲吻她的香发,声音无比惬意:“嗯?在想什么?”

    “我在想……”郑叮叮完全没有力气,疲惫地说不出完整的话,“我必须马上成为宁太太,否则……我实在付不起这个……巨额酬劳。”说完最后一个字,郑叮叮困顿地闭上眼睛。

    宁为谨薄唇勾起一个“尽在掌握中”的弧度,又亲了亲她的发顶,轻轻道:“这才乖。”


如果您喜欢浅情人不知,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浅情人不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