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第2083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楠楠李 书名:沈繁星薄景川
    “既然我不甘心你不属于我,我又为什么浪费时间在这里跟你耗着只为等跟前者一个相同的结果?阿眠,我的目的不是这个……”

    姬凤眠沈着脸挣扎,在听到楚博扬的话后,突然仰头愤怒地看着他、

    “别告诉我你又要把我强行带走!”

    楚博扬顿了一下,突然笑了,“我以前都明白的事情,为什么今天还要被那个小子再提醒一遍?”

    话说到这个份儿,姬凤眠不可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紧张过后,她突然变得冷静下来。

    冷冷看着他,单手紧紧抓着披肩,“说起不甘心,楚博扬,让我把以前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这样跟你在一起,我不甘心。”

    “那你就待在我身边,用剩下的时间尽情报复我。”

    姬凤眠扯了扯唇,“让我待在你身边报复你?我的孩子会回来吗?我身上的那块疤痕能消掉吗?”

    这些话说完,姬凤眠停顿了一下,整个人都在发抖。

    “我不是要几次三番跟你提起这些,如果可以,我宁愿一辈子都不想记起来!这些都过去了,我也把这些当成了过去,可是你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这些事情,过不去。”

    “你不是爱季情吗?现在这么纠缠我,你对得起她吗?”

    楚博扬神色中有显而易见的痛楚。

    姬凤眠也知道,提及过去,对他们来说,结果只是两败俱伤。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他不甘心,他要跟她一起生活,这些事情他拿什么心情面对?

    “是我对不起她,我爱你。”

    “呵。”

    情真意切的三个字,换来的只是姬凤眠一声讽刺的笑。

    “嗯,我知道。所以报复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让你爱而不得。”

    “季情死了,你爱她,但是现在你彻底失去了。而我还活着,你又爱我了?谢谢你,让我终于有机会报复你!”

    姬凤眠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胳膊上的血液已经停止了流动。

    她扯唇笑着,看着楚博扬的情绪有波动,她很开心。

    因为她成功刺伤了他。

    他就该痛苦,凭什么他要这么恣意的活着?

    “说够了吗?”

    良久,楚博扬才吐出几个字,声音冷漠的没有任何起伏。

    姬凤眠:“……”

    楚博扬缓缓掀起眸子,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后扯起唇。

    突然一个用力将她扯进怀里,扣着她的腰,几乎是拖着把她塞到了一旁的车子里。

    “你干什么……楚博扬!”

    姬凤眠愤怒的挣扎,身上的披肩已经掉了下来,凌乱不堪。

    然而楚博扬恍若未闻,视若无睹。

    关上车门,“开车。”

    驾驶位上的司机被这声音吓一跳,却还是迅速启动车子,离开。

    姬凤眠的力气到底不如他,全程被他紧紧裹着肩膀,根本动弹不得。

    “楚博扬……”

    “阿眠,你尽管想尽办法刺伤我。但是你说再多,结果只能是我想要的。你说了不算,别人更没有资格插手,况且他们插手也管不了。”

    姬凤眠前半辈子应付过太多太多的人。

    地痞流氓,阴险奸诈的小人,她自认见识过的也不在少数。

    可是唯独楚博扬这样的无赖,她现在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nb

    s只会用强!

    只会用强!

    别人的话他充耳不闻,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不给人任何选择的机会。

    “你除了强行把人带走,还能做什么?”

    “我跟你好好说话,你会乖乖听话吗?”

    姬凤眠抿了抿唇。

    “你不肯乖乖待在我身边,道理又全都在你那里,我想要你,就只能用这种办法。”

    姬凤眠闭着眼睛,反复做了几个深呼吸。

    “楚博扬,你不是说爱我吗?你不是让我报复吗?按照你的意愿让我报复你?”

    口气有些冷静下来,用最后的耐心跟男人一番苦口婆心。

    报复的话说的丝毫不遮掩,平平淡淡,冷冷清清,从头到尾,她的每一句话,都没有给两个人留有任何余地。

    见她冷静下来,楚博扬将她乱的披肩整理好。

    似乎早就对她的话习以为常,她话说完,他开口也是一腔波澜不惊的口气。

    “既然有更好的办法报复,自然要选择最好的。”

    “把我强行留在你身边有什么意思?”

    “我想要你,只想你待在我的身边。我是个混蛋,所以阿眠,不要再企图跟我讲道理,你一直都明白的……”

    姬凤眠到底还是被激怒,忍不住低吼,“我不明白!”

    她伸手拍掉他捏着她披肩的手,“我搞不懂,所以我不奉陪了行吗?”

    楚博扬唇角掀起极淡的笑,语调不紧不慢,“你的确不明白,所以才几次三番都想要说服我让我放你离开,或者,离开我。”

    姬凤眠抿紧了唇,将头转到另一边的车窗,终于不再说话。

    楚博扬自然也没有再开腔。

    她现在在他身边就好。

    况且他若再说什么,也不会得到她的任何回应。

    她今天面对他的耐心,已经被耗光了。

    他知道她恨他,可还是想要把她留在身边。

    不甘心。

    以前觉得至少还能看得到她。

    后来又发现,有时候将她的耐心耗光,她还是可以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身边的。

    尽管明天她还会卷土重来,那他便把她的精力重新耗光就好了。

    然后乖乖待在他的视线里。

    甚至他还可以酌情无声靠近她一些。

    她喜欢安安静静看书,那他可以陪在她身边,一起看。

    她喜欢研究菜谱,如果下厨去尝试,那他也算是有了口服。

    她喜欢插花茶艺,那他就专门开一块地出来,种她喜欢的花,寻找世界上最好的茶叶,茶具,有时候撞到她心情不错,还能分到她一杯茶。

    这些,都是他的意外惊喜。

    车子最后也没有出郊区,而在停在了临近市区的一栋别墅前。

    姬凤眠果然没了任何脾气,冷眼看着面前的别墅。

    楚博扬揽着她要进去,结果被她躲开。

    楚博扬也不恼,不顾她的拒绝牵住了她的手,拉着她朝着里面走去。

    “这是我目前找到的距离盛景庄园最近,条件最好的地方了。以后你要是想要见女儿,或者是那两个小外孙,来来往往也方便。”

    姬凤眠眸子微微动了动。

    楚博扬并没有带她直接进屋,而是绕到了别墅后面。

    这里搭建着几个棚屋。

    “天气凉了,我担心有些那些花会被冻坏,旁边是蔬菜棚,那个棚里是草莓……过一阵子可以直接采来吃……”

    姬凤眠一脸漠然地被他拉进了一个棚屋里,一阵花香瞬间扑了过来。

    放眼望去,有一些盆栽花,开的正好。

    整个棚屋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翻新的土地,上面分割出几块,各有不同的幼苗。

    “这些幼苗等到来年春天挪到外面,如果你想自己设计也可以。到时候我可以帮你一起。”

    “你什么意思?”姬凤眠突然冷声开口,“你那总统府不要了?”

    楚博扬笑着揽住她,“嗯,不要了。让你勉为其难待在我身边,我总该安排一些你喜欢的。”

    姬凤眠扯唇,冷笑着看他,“你确定是勉为其难么?”

    楚博扬笑了笑,带着她转身走了出去。

    走近别墅,里面的风格也是姬凤眠一直以来喜欢的风格。

    奢而不繁。

    楚博扬还想跟她说些什么,结果姬凤眠却直接开口道:

    “我累了。”

    楚博扬顿了一下,点头,“我带你去休息。”

    姬凤眠转头冷冷看着他,好久,才转过头,冷漠上楼。

    房间的摆设是陌生的,床头在有一个单层的置物台,上面摆满了书。

    一支简单的香薰。

    一切都是姬凤眠喜欢的,就算是姬凤眠想要故意找茬,也挑不出任何缺点。

    将披肩摘掉,姬凤眠直接坐到了床边。

    “出去。”

    楚博扬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说了句“我就在隔壁”,便走出去关上了门。

    她的报复,她的刻意刺伤,她的冷漠,她的冷情,她的抵触。

    若说没有任何感觉,又怎么可能。

    有时候看着两个人一起这样挣扎,他甚至也想过干脆就这样,放了她,让她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用她的方式报复他。

    可是每次一想到,只要他真的在她面前动摇,真的松手,那他们这一生,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她可能会喜欢上别的男人,也或许她不需要感情,只需要一个人陪着她度过她的余生。

    不能。

    他不想这样。

    不敢,也不能放手。

    哪怕她现在如何冷漠对他,都好,起码她不属于别人,起码她还在他身边。

    姬凤眠面向窗外坐了良久,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楚博扬几次三番这样强行将她困在身边,她挣扎愤怒之后只剩疲倦和无力。

    说再多,做再多,都无法动摇他。

    她费尽心思想要惹怒他,哪怕有一次成功,他一怒之下松口放她离开,或者不再执着于她,都好。

    可是偏偏一次也没有,无论如何都等不到那句话。

    再有耐心,也耗不过他的偏执。

    有些疲惫地深吸一口气,她索性直接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干净清爽的洗衣液的味道。

    抓着被子的边缘,脑海里闪过的是楚博扬这几年除了强行把她扣留之外,对她的种种纵容。

    虽然他性格有时的确一言难尽,但是大多时间却很好,温柔体贴,萧疏轩举……

    【接下来讲一下过去的事情,目测不长……】


如果您喜欢沈繁星薄景川,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沈繁星薄景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