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第82章 我们的幸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脂肪颗粒 书名:绅士的仆人
    奥斯卡投资的纺织厂越办越大了,由于资金雄厚,机器先进,他的产品挤进了市场,而且销路不错。其他纺织厂不太满意,因为奥斯卡本就是做海上投机买卖的,他的路子要比普通商人多得多。很多供销商来拜访他,不过大多数时候都会吃子爵大人的闭门羹。

    可是这天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是我之前的雇主,加百列先生。

    听到这位先生的名字后,奥斯卡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直接拒绝了会面。

    他吩咐男仆说:“就说我出门了。”

    这种明显的借口,自然谁都不会相信。如果是平时,奥斯卡并不介意会见陌生的供销商,直接拒绝见到加百列,显然子爵大人对这位先生的印象不太好。

    可惜加百列先生对贵族们的人情世故有些缺乏,第一天等不到,他第二天来,第二天等不到,他就天天来,真是烦不胜烦。

    奥斯卡讨厌加百利先生的原因有很多。

    并非因为他是商人,奥斯卡有很多商人朋友,不同于那些瞧不起商人的贵族,奥斯卡认为商人阶层比腐朽的贵族要鲜活很多,很多人非常精明,精明到让人尊敬。

    但加百列显然不在这个行列,奥斯卡刚把我带回庄园时,就当着我的面抱怨过他。

    “这个棉花纺织商为富不仁,听说这几年里,他纺织厂里死去的女人孩子超过五十人,繁重的工作简直能把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压榨死。”

    我对奥斯卡如此生气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大多数工厂都是这样,无论是采矿场,钢铁厂,纺织厂,有哪个工厂不是压榨工人度日呢?所有人都默默地接受着这种压榨,毕竟如果你不肯工作,别人也不会强迫你,很快就有新人来替代你,这个社会上有无数找不到工作,吃不上饭的人,所以能有一份工作就该感谢上帝了,谁还能谴责工厂主的吝啬呢?

    但奥斯卡显然看不起他。

    “那家伙随手就能拿出几千镑买些毫无品味的画作,可他工厂里却每年压榨死那么多人,不但如此,死去或受伤的工人去找他的时候,他非但什么补偿都没有,还命人驱赶,甚至辱骂嘲笑那些可怜的人。难道富有就可以高高在上了吗?难道富有就可以毫无怜悯了吗?对别人冷酷的人,终将也会遭受命运冷酷的对待。”奥斯卡说:“我知道他的工厂出了资金问题,但是我不会见他。”

    然后他又瞪了我一眼说:“你当时从我身边离开,难道就是为了去那种地方找死吗?没有染上肺结核跟热病算你走运,那种工厂待久了,工人甚至都活不过三十岁,年纪轻轻就会死于咳疾。”

    我其实并没有在工厂待太久,工作没几天就被加百列先生带走当了他的管家,但奥斯卡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既然您不喜欢他打搅,那么我去请他离开。”

    我走到庄园外,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加百列先生。

    他看上去非常体面,与过去相比,他在穿戴和礼仪上明显进步了不少。

    “欧文,是你?”他惊喜的说:“子爵大人在吗?他方便见我吗?”

    “很抱歉先生,子爵大人不方便会客。”我对他说:“他近期很忙,恐怕一直找不到时间。”

    “喔,是这样啊。”他失落的说。

    即使是加百列先生也能明白这话的意思,奥斯卡子爵根本不想见他。

    “这是为什么?过去子爵大人明明跟我很谈得来,欧文你知道原因吗?”他焦急的问我。

    奥斯卡可从没跟他很谈得来……他跟加百利相处时的那种敷衍太明显了,简直是强忍着不适跟他说话。

    加百列却捂着脑袋坐在了大门外的草地上。

    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哀哀的哭了起来。

    “我要完了,我该怎么办?”他哭着说。

    “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还记得莉莉那个贱女人吗?”他说。

    我当然记得,就是那个高级□□,加百列先生曾经迷她迷的要死。

    “她骗了我,她说帮我联系了一位贵族老爷做买卖,结果他们是骗子,骗了我的钱就消失了,我全部的资金都没了,工厂都要倒闭了。”他红着眼睛说。

    我没想到精明如加百列先生也能被骗,果然陷入爱情的男人都是盲目的。

    “没有人能帮我了……”最后,他坐上马车离开了。

    我回去书房后,奥斯卡问我:“他离开了?”

    “是的,他很失望。”我说。

    不久后,加百列的工厂被别人收购了,后来有人说,看到他在其他纺织厂当工人……

    这只是个小插曲,可没想到有一天我服侍奥斯卡洗澡的时候,他忽然问我:“你做加百列先生的贴身男仆时,也是这样服侍他穿衣洗澡的吗?”

    “当然,您以为贴身男仆是做什么的。”我说。

    他转头瞪着我看了半天,赌气道:“你在他身边一定过得很愉快,当时我求你,你都不跟我回来。”

    他还是对我离开他一事有心结,想起来就不高兴,连莫须有的事都拿出来发顿脾气。

    “是啊,不仅过的很愉快,我还跟他睡一张床,洗一个澡盆呢,离开他真是舍不得。”我故意说。

    他愤愤地哼了一声说:“那你走吧,你的加百列先生正落魄呢,需要你陪在身边。”

    “那我走了,您可怎么办呢?”我笑着说。

    “我用不着你,你个狠心无情的家伙,就知道故意气我,抠我的心。”他转过脸不肯看我。

    我凑上去搂他也被他推开。

    “我可舍不得您,这世上除了奥斯卡大人,谁还能对我这么好呢?”我亲亲他说:“就算你把我赶出去,我也在庄园外搭个棚子,天天遥望你。”

    其实子爵大人也挺好哄,说两句甜言蜜语,马上就又高兴了。当然他还是冷着脸,不肯露出笑容,如果你忽略他努力抑制的上扬嘴角的话。

    “你才不信你。”他依然别扭的说。

    “那你怎么才肯信我?”

    “怎么都不会信……”

    我吻住了他,然后脱下衣服,迈入浴缸,逼着别扭的子爵大人红着脸,气喘吁吁的说自己相信了。

    然后,他紧紧的抱着我,像真的恐惧我们会分离一样。

    可过了一会儿,他又傻兮兮的问我:“你没有跟他睡一张床,洗一个澡盆对吗?”

    奥斯卡大人已经正经到不能跟他开这种玩笑的地步了。

    我头疼的问他:“如果我说是真的,你相信吗?”

    他撇过脸,一副很心酸的样子,嘟囔道:“你若说是真的,我就相信,可你明知道这样说我会难过,干嘛还要故意说了让我难受。”

    哎,这可怜劲,我的愧疚心都升起来了。

    “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开这种玩笑。”我说。

    “我爱你,欧文。”他却抓着我说:“你明白吗?我真的很爱你,即使是玩笑也让我痛苦。”

    我的心揪了一下,握着他的手,认真的说:“我也爱你,所以我不会再跟你开这种玩笑。”

    “我才不会让你走,你要一直留在我身边。”他靠在我肩头,默默的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哪怕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我的心永远在你身边。”

    几天后,下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奥斯卡乘马车去王都参见宴会了,这一次我没有跟随,因为管家先生把很多庄园的事务交给我处理,他年纪已经很大了,几次提起要让我接替他的职务。

    我吩咐仆人们升起炉火,准备好馨香的食物,在子爵大人的马车回归前,一起站在大门口等候他的到来。

    马车徐徐驶入庄园,车轮在铺满雪的土地上留下两排清晰的印痕。

    马车停在城堡前,仆人打开车门,身穿黑色披风的子爵大人走下马车。

    也许是因为在寒冷的冬季还要外出,这使他不太高兴,但是当他抬头看到我时,冷硬的脸上却露出了柔软的笑容。

    他在门口问我:“今天可真冷啊,厨房准备了什么吃的?”

    “是您最喜欢的,大人,快进去吧。”我向他欠身说。

    “没有必要让一大堆人站在这里等我,外面多冷啊。”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说。

    我看着他脱下斗篷的样子,忽然想起了几年前他第一次踏入莫蒙庄园时的情景,当时我站在远处遥望他,他也是这样,披着厚厚的黑斗篷,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我从王都带回来几本新书,是出版自法国的译本……”他兴致勃勃的谈论着一种新的学说。

    我跟在他身边,缓缓的行走着。

    也许还是有什么改变了吧,那个曾经不苟言笑的严肃男人,他现在是不是快乐了许多呢?

    不需要去询问答案,因为答案就在我心中。

    我也是背负着仇恨来到这个世界的,曾经压抑和苦闷包围着我。

    而现在我解脱了出来,生命中的每一分钟都是温暖而幸福的。

    我望着身边的奥斯卡,心想,这一切都是他带给我的,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我快乐的存在。

    小剧场(一)

    那是欧文刚刚给奥斯卡破处后的几天,男爵大人正缠着小仆人离不开床。

    有那么一整天,他拉着小仆人躺在床上,就是不让人家走。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缠在一起爱爱,但有时候还会干点除了爱爱以外的事。

    比如教小仆人读书。

    “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他缠绵的抱着人家问。

    “这个才教过……我还没看懂……”小仆人伤脑筋的抓了抓头。

    “看不懂没关系,我可以再教你,不过要先惩罚你一下。”

    男爵大人压着小仆人一阵扑腾。

    完事后,他压在人家身上,继续问下一个问题。

    小仆人脸红红的说出了正确的答案。

    “真聪明,答对了,要好好表扬你。”

    男爵大人再压着人家一阵扑腾。

    这天心满意足的奥斯卡了结一个心愿,他过去教小仆人读书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甚至还幻想着在桌旁这样教教课,虽然这次是在卧室里,不过下次一定可以在书房实现的~\≧▽≦~

    小剧场(二)

    比利被自己的主人吩咐去买一种透明的睡衣。

    他在百货商店门口徘徊了一整天,直到人家快锁门了,他才捂着脸冲进了大门,然后拼着老命对店员说了出要求。

    带着睡衣盒子回来时,比利已经快羞耻的哭了,一想到店员看他的眼神,他想勒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他才不是这种不正经的人呢,不正经的是他们家大人。

    自从发现自家大人和另一位贴身男仆有了那种关系后,比利觉得自己的人生阅历每天都在刷新。

    发现大人后背的抓痕,处理被弄脏的床单、沙发、地毯已经都不算什么了,就算是洗个澡洗的满房间是水,他也可以当没看见。

    可现在最折磨人是,他家大人要他去买这些不正经的东西,快把人逼哭了有木有。

    结果这天回家后,家里的妻子忽然脸红红的拍打他。

    “你这不正经的,竟然买这种东西来。”

    然后她一掀衣服说:“好看吗?”

    然后这天晚上,比利度过了很奇妙的一夜。

    其实,这种不正经的东西也有它的妙处啊,果然自家大人是有文化的人,比自己会享受多了。

    比利后来又去买了几件不同颜色的衣服,交给了自家大人,他自己也留下了几件。而且他还经常去光顾那家商店,看到有新货色的时候,不但自己买,还会告诉一下自家大人。

    只是最近,欧文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阴森森,怪可怕的。

    明明他的妻子就很喜欢啊,大人特意买了给欧文的,欧文干嘛不高兴呢?

    哎,难以理解,他们大人看到那件几根绳子式样的内衣时,不是挺满意的吗?还让他继续关注新产品呢。

    比利不去想这么多了,他兴冲冲向商店走去,他妻子今晚还等他回家呢。

    小剧场(三)

    这天早上的时候,小仆人给奥斯卡穿衣服。

    由于甜甜腻腻的,这边小仆人帮他穿衣服呢,那边他就扒小仆人的衣服,最后谁都不穿衣服了,直接滚到了床上,在床单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他们在卧室消耗了一个早上,没有出去骑马,也没有用早餐。

    事后,小仆人后悔极了,羞耻的不敢出门,奥斯卡只好自己下楼了。

    可在楼梯口他遇到了管家先生,管家面无表情的请示。

    “大人,我还需要欧文跟我去村里看收成呢,请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门?”

    糟了,每次管家一问,自己的小情人就脸皮薄,然后好多天不能相亲相爱。

    奥斯卡敷衍道:“很快就下来了。”

    打发走了管家,他急忙跑回卧室。

    反正又要被情人嫌弃了呢,在被嫌弃之前,先享受个够本吧。

    于是,原本应该出去干活的小情人又被自家大人按在床上整整一天。

    虽然后来的确是被小情人嫌弃了,不过一次够本的奥斯卡大人还是很满足的,还好自己够机灵~\≧▽≦~

    ——全文完结——


如果您喜欢绅士的仆人,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绅士的仆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