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分节阅读9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妖治天下 书名:抢亲冷王爷
    万分抱歉,因为蝶儿,而令你受到莫大的伤害。我没有好好的管教她,我不配为人兄长。”易之珩话说得很小心,怕一个不小心,就触动她的伤口。

    水悠若微微低着头,暗咬着唇,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怪任何人。”

    还能怪谁?这一连串的事情,谁都有不对,并不是因易蝶舞一人才会弄到这个田地的。她自己的逃避和隐瞒,风夜翎的任性暴行,易之珩对易蝶舞堕落的不不闻不问,所有的加起来才酝酿出了那场悲剧。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易之珩知道水悠若心里所想,就没有再提这些事情。淡淡地说:“我会留在这里,一个月后再回国。”

    “一个月?那他身上的毒可以清除了?”水悠若担心地道。

    “若要清除,至少要三个月,再调养两三年,才能彻底康复。不过一个

    月后就不用我跟随了,只要留下药方和针灸疗法,交给王太医就行了。我已经离国半年有余,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水悠若松了一口气,“这些时日真是劳烦你了。”

    “清音所用的药,都是我留下的,他身上的毒,我也要负责任。”易之珩苦涩地一笑,“我不能照料到他康复,实在是万分抱歉。以后有机会,我定会再次来访。”

    水悠若笑着点点头,“我们一定欢迎。”

    “你身上的郁结之症算是好了,不过要小心调养。”易之珩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转,落在她的小腹处,“听说你怀孕。”

    “嗯。”提起孩子,水悠若心里满满都是高兴,手情不自禁地放在小腹处。

    “那是在他没解毒之时怀上的,就怕你腹中胎儿将来有不足之症。”

    “不足之症?”水悠若一怔,惊得脸都苍白了。

    “这个你不用太过担心,在住后的一个月里,我会用尽平生所学,去保你孩子平安。只是将来孩子身子弱些那是避免不了的,这只能在后天多放些心思,慢慢地将他(她)的身体调养好。”

    水悠若喜愁参半,随后才倒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就劳烦你了,以后照顾孩子我们自不会怠慢。”

    易之珩点点头,“现在你也累了吧,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慢走。”水悠若站起来,笑着说。

    易之珩朝她一拱手,转身就出了凉亭。水悠若一直站着,看着他那白色的背景远去。就在那一丛丛的桃花前,他回过身来,对着她大喊道:“若儿,你现在觉得幸福么?”

    水悠若一直压抑着的伤感排山倒海似的袭来,她嫣然一笑,泪水滑了下来,说道:“幸福。”

    易之珩心里一酸,洒脱地一笑,转身就走了。

    ……

    风夜翎醒来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就是易之珩。风夜翎倒是吓了一大跳,手一缩,低头一看,发现易之珩还拉着自己的手,当下便吓着了。

    易之珩见风夜翎这般神情,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风夜翎才发现易之珩是在为自己把脉。

    “你怎么还在?”风夜翎脸部肌肉扣搐个不停,用一种故意的眼神看着易之珩。

    “你就这般讨厌我?”易之珩似笑非笑地道,“不知是谁接二连三,毫不客气地将我的毒药一喝而尽,喝最后一杯的时候还说‘五载相伴相依,形影相随,最后一杯,是敬你的,逸之兄,我毕生的挚友!’现在马上就当没说过,立刻赶我走了。我还真想再伴在你身边十年八年,与你形影相随。”

    风夜翎只剩干瞪眼的份,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是回去当你的太子吧,在这里委屈了你。”

    “不委屈。”易之珩调侃道:“我发现,留在你身边做个门客,比做太子逍遥自在多了。”

    易之珩笑个不停,风夜翎直翻白眼,水悠若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坐到风夜翎的床边,见他受气,便笑嘻嘻地瞅着风夜翎看,小手放在风夜翎因生气而赶伏不定的胸前轻拍,怔是让风夜翎只能干生气又发不了火,

    “他们在干嘛?”站在外间珠帘子后的翠珠惊奇地问。

    “还能干什么,在斗嘴。”小安儿说道。

    “珩太子殿下这些话儿明摆着就是在气皇上的。”翠珠笑着说。

    “明知是对方气自己,可他就是最受这种闲气的。”小安儿偷笑道:“这是他们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

    易之珩诊了脉,便给风夜翎施针,王太医在一边看着。不一会儿扩飞扬带着莺儿来看视。

    本来风夜翎正在诊脉,一般不会让这么多人进来探视的,不过风夜翎见水悠若与易之珩挨得近,就吃味,听到扩飞扬和莺儿来了,便硬请他们两个进来,好让莺儿缠着水悠若。

    降圣轩一下子就挤了六七个人,倒是从没试过这般热闹的。

    风夜翎见此,心里便有些儿高兴,谁知道莺儿很久没见易之珩,也跟易之珩说话儿去。易之珩写药方,莺儿便拉着水悠若跟着易之珩转来转去。

    气得风夜翎直翻白眼,这时王太医正为他拔去身上的细针,风夜翎便借机说这里痛,那里又麻又痒,吓得王太医有些手无足措。

    水悠若便走过去,心痛地拉着风夜翎左看右看,“哪里痛?哪里不好?”

    “这里,那里——”风夜翎得逞,便乱指一气。

    水悠若轻轻地察看,又是轻揉又是吹,好不细心。

    易之珩莺儿和扩飞扬便哄笑,易之珩说道:“你少忧心吧,过些时日我就要回临安成婚了。”

    “成婚?这个好啊!真是太好了!”风夜翎也顾不得易之珩打趣自己,听易之珩要大婚,居然比易之珩本人还乐,好像是成婚的是他一样。

    风夜翎心里无比舒畅,现在连唯一的情敌都要成婚了,那个就高枕无忧了!

    一会儿人都散了,只剩下风夜翎夫妇和易之珩。易之珩道:“你的母妃,一直在我产临安国,你是知道的吧。”

    风夜翎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一声不吭。

    “你要去见她么?”易之珩道。他并不是为李皇后说好话什么的,而是怕李皇后这此失败了,又要把错归到他头上来,又会搞风搞雨,那就让人头痛。

    风夜翎仍然没有吭声,水悠若说道:“去见她?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如果她还有这个儿子的话,就让她来吧。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其他事情都别提了。”

    “那是,那是。”易之珩点点头。

    风夜翎有些凝重地道:“蝶儿的骨灰,你可以带回临安。若能回到以前那片无忧无虑的故土,她也能欢欢乐乐。”

    “不,还是请你以皇贵妃的礼仪为她举行国丧吧。把她安放到你们风天王朝的皇陵里,那才是她最大的安慰。”易之珩眼里有些悲伤。

    风夜翎深深地闭一下眼睛,“这也好。”

    “谢皇上。”易之珩在风夜翎面前深深地作了一辑。

    风夜翎轻轻地一抬手,伸手拉着水悠若,让水悠若坐在自己身边,看了看她的小腹,说道:“如果这孩子是个公主,就叫蝶舞。如果是个王子,就叫逸之。”

    易之珩一怔,如果是为了纪念易蝶舞就没什么,可是叫逸之……

    “你说过,裴逸之不是真实存在过的。那现在,就让他变成真实吧。”

    风夜翎别有深意地看着易之珩,“到时,我会让他拜裴国公为师,让裴国公做他的太傅,教导他成长。”

    易之珩感触良多,这是纪念了他们的友情,也替他尽了对裴国公的孝。可知道,他最放不下的心事,就是裴国公的事情了。现在多多少少地替他补偿,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易之珩当即跪下,给风夜翎磕了三个头。风夜翎也没有阻止,受了他的礼。

    风夜翎这对回过头来,对水悠若说道:“这样好不好?”都决定了,才问人家好不好。

    “这自然好。”这位倒是一点也不介意某人的大男人主意,乐呵呵地答应。真是一个愿打一直愿挨!

    风夜翎一直很喜欢水悠若这般顺从乖巧,小鸟依人的模样,这不仅能满足他那霸道的占有欲,掌控欲,还让他心里异常的踏实。

    当然,以风夜翎既付出了真心,只会越加疼爱,哪里会欺负水悠若的道理。

    水悠若这人倒也没所谓,只是风夜翎没有欺负到她的头上,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她倒是乐得顺从配合他。

    毕竟水悠若的本性就是这般温温驯驯,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家相夫教子,全心全意地对待风夜翎。

    一个霸道蛮横,一个顺从乖巧,一个警惕没有安全感,另一个即稳重自恃,正所谓同性相拒,异性相吸,也许就是这个道理了。

    如果两个人坦城相对,性格上他们倒是般配得不能再般配。

    刚探访完水悠若和风夜翎,转出了走廊,莺儿道:“你说,皇上他以后会不会欺负到姐姐头上。”

    扩飞扬呵呵一笑,说:“那是不会的。身世坎坷,一路以来一直磕磕碰碰,他心里怕是最渴望这种平凡的生活。只是,他霸道,喜欢掌控他人便罢了,偶尔却还喜欢撒娇,就怕若儿累着。”

    莺儿嘻嘻笑着,“这就是你不懂了,每个女人都渴望心爱之人能在自己面前展现软弱的一面,偶尔向自己撒一下娇,心疼他还来不及,哪里会觉得累。”

    “一个大男人的,成何体统。我就是不懂得这些的。”扩飞扬似笑非笑地说,回过头来,瞅着莺儿展颜一笑,“如果你喜欢的人不懂得撒娇,那你就不心疼了?”

    莺儿小脸唰一声红了,扩飞扬仰头大笑,踏着大步走在前面。

    【番外完】


如果您喜欢抢亲冷王爷,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抢亲冷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