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70.第70章

类别:言情青春 作者:倪多喜 书名:我只喜欢你
    球球和绒绒周岁生日那天, 陆心榆一觉醒来,发现老公孩子都醒了, 爷三儿正坐在床上玩呢。

    球球高冷, 一个人在那儿玩益智球。

    绒绒大了点,总算不像小时候那么嫌弃爸爸了,爷俩感情好得很,林琛拿着个小洋娃娃, 绒绒伸着小手去抢,林琛又换到右手, 绒绒又爬去右边,来回换了几次,小丫头咯咯咯地笑起来, 喊着‘爸爸, 爸爸’。

    陆心榆从床上坐起来,顺便拿了个枕头靠在床头,身体懒懒地靠上去。

    林琛见媳妇儿醒来, 凑上去, 吻住她嘴唇。

    “妈妈……亲……“绒绒有样学样, 也爬到妈妈怀里, 小手捧着妈妈的脸, 在妈妈嘴巴上吧唧亲了一下。

    林琛哼了哼, 搂住陆心榆, “这是我的地盘。”

    绒绒扁着嘴, “坏……爸爸……坏……”

    “是啊, 爸爸坏,以后别想让爸爸给你买洋娃娃。”

    小丫头也不知听懂没听懂,瞧了爸爸一眼,然后就往妈妈怀里钻。

    原本在一旁玩益智球的球球见状,也爬过来,和妹妹坐在一块儿,母子三人抱成一团,三对一……

    好吧,他又被嫌弃了。

    陆心榆笑得不行,拉了下林琛胳膊。

    林琛不高兴,“干嘛?”

    陆心榆笑,低头对女儿说:“绒绒乖,去亲亲爸爸。”

    绒绒咯咯笑,越过妈妈,爬到爸爸身上,“爸爸……亲……”

    她抬着小手捧住爸爸的脸,吧唧一口亲到爸爸嘴巴上。

    林琛乐了,“这还差不多。”

    “球球,你也去亲亲爸爸。”陆心榆又跟球球说。

    球球乖乖的,爬到爸爸面前,在爸爸脸上亲了一下。

    林琛可算高兴了,“大早上的,给我发糖衣炮弹啊。”

    陆心榆笑眯眯的,“那你不得表示一下?”

    林琛哼笑,从床上下来,然后就往外走。

    出去没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一手抱着个粉色小熊,另一手拎着个袋子,还有块拼图板。

    陆心榆也来了兴趣,凑过去, “你买的什么呀?”

    林琛还没来得及说话,女儿小手就朝着他手里的粉色小熊抓过来,“熊……熊熊……”

    绒绒特别喜欢毛绒玩具,家里洋娃娃已经买了一大堆了,今天抱着小羊睡觉,明天抱着小猪睡觉,后天抱着小熊睡觉。哪天忘了给她放洋娃娃到床上,就哇哇哭,也是很头疼了。

    绒绒想把粉色小熊拿走,林琛往后缩了下手,俯下身,一本正经的,“该怎么做?”

    绒绒咿咿呀呀的,最后说了个‘亲’字,然后就在爸爸脸上亲了一下。

    林琛满意了,把小熊给她,摸摸女儿脑袋,眼神格外温柔,“周岁快乐啊闺女儿。”

    小丫头懂什么生日,只觉得收到礼物很是开心,咯咯直笑。

    林琛给了女儿礼物,回头看向儿子。儿子坐在妈妈边上,不吭声,就看着林琛。

    林琛弯了弯唇,也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小子,周岁快乐。”

    说着就将手里拿着一板拼图给了儿子。

    球球小朋友喜欢益智类的玩具,积木、益智球,拼图。虽然不会拼,但每次把拼图板拿出来的时候,就爬过去,坐在垫子上煞有其事地玩着。

    之前玩的一个拼图被陆心榆给弄丢了两块儿,趁着儿子生日,林琛又重新买了一板回来。

    球球拿到拼图板,就低下头认真玩去了。小手将原本拼好了的图块儿乱七八糟地拆下来。

    林琛看看儿子,又看看女儿,忽然觉得很是欣慰。

    一晃眼,儿子女儿都满意岁了。

    两个孩子自顾玩着,林琛坐到陆心榆身边,将她抱到怀里。

    陆心榆也顺势抱住他腰,仰头望着他,嘴角弯弯的,“你这个爸爸做得真好。”

    “是吗?我这个做老公做得怎么样?”林琛笑着问她。

    “也好。“

    林琛眼里笑意更深,低头在陆心榆唇上吻了一下,“还有更好的。”

    陆心榆眨眨眼睛,望着他。

    林琛笑得一脸神秘,也不说什么更好,笑了会儿,就摸摸她的脸,道:“先起来洗漱吧,一会儿得去酒店了。”

    宝宝周岁,陆心榆原本是不想办酒的,想着就一家人一块儿吃顿饭就好了,但公公婆婆坚持要办,她也只好听长辈的。

    她去洗漱的时候,林琛就照顾着孩子。

    洗漱出来,林琛和孩子都不在卧室了。

    陆心榆往客厅去,就见林琛和俩孩子坐一块儿玩。

    自从有了孩子,地上到处都铺着海绵垫,随时可以一屁股坐地上。

    林琛见陆心榆出来了,朝她招手,“乖,过来。”

    陆心榆坐过去,林琛道:“你看着他俩,我去准备早餐。”

    陆心榆嗯了一声,主动在林琛唇上吻了一下,“辛苦你了林哥哥。”

    林琛笑笑,揉揉她脑袋,便去了厨房。

    林琛去厨房以后,陆心榆就在外面陪球球拼图。

    绒绒有了小熊娃娃,一个人趴在地上玩得很起劲儿,倒是不需要人陪了。

    陆心榆帮着儿子一块儿拼图。然而事实上,她拼图也很烂,她拿着一块儿图正考虑往哪里放,儿子突然伸手把图块儿抓走了。

    陆心榆愣了下,抬头就见儿子自己一个人玩着,不给她玩了。

    “……”

    所以她现在是被儿子嫌弃了吗?

    不过像玩这种益智类的东西,她的确不太在行,但林琛就很厉害。爷俩在这方面倒是很能达成一条战线。至于她,比较适合陪女儿玩芭比娃娃。

    陆心榆被儿子嫌弃了,索性也不管了,起身从茶几上端起水杯,打算喝水。但还没来得及喝,门口突然响起门铃声。

    “来了!”今天俩孩子周岁生日,陆心榆以为是长辈们来了,忙放下水杯,到门口开口。

    然而打开门,一大捧玫瑰花送到面前,快递小哥笑着问:“您是陆心榆小姐吧?”

    陆心榆呐呐点头,“嗯。”

    “您的花,这里您签个字儿吧。”说着,就拿出张送货单来。

    陆心榆还有点懵,将花接过来,看了眼送货单,然后接过笔在上面签了下字。

    “您好,请问是陆心榆小姐吗?”陆心榆刚签完字,又一快递小哥抱着一大箱子东西来了。

    陆心榆:“…………”

    她什么时候买东西了???

    陆心榆又签了张单子,收了快递,总算将门关上。

    花里放了张卡片,陆心榆拿出来,一打开,就见着一排熟悉的字迹,字体苍劲有力,不是林琛是谁。

    媳妇儿,去年的今天是你受苦的日子,我会永远记住那一天,永远爱你——你亲爱的老公。

    陆心榆看完,微低着头,唇角不自觉地弯起来。闻了下花香,嘴角咧开的幅度更大。

    她的林哥哥啊,怎么就这么好呢。

    林琛做好了早餐,端来客厅,就见陆心榆正蹲在地上拆包裹,扬眉一笑,“要不要我帮忙啊?”

    陆心榆眉眼弯弯,说:“不要,礼物还是自己拆比较有意思。”

    林琛把煮好的粥放茶几上,然后就朝着陆心榆走过去,蹲在她身边。

    陆心榆一边拆包裹,一边抬头看他,笑问 :“这就是更好的惊喜吧?”

    林琛挑挑眉,眼里含着笑。

    陆心榆将包裹开了,才发现里面又是一整套护肤品。

    上次林琛给她买的护肤品快要没了,她前几天擦脸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

    陆心榆怔怔的,垂着脑袋,眼睛忽然有点酸酸的。

    林琛捧住她脸,低头看她,“咋了媳妇儿?”

    陆心榆看着他,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哽咽说:“林琛你好烦啊,老是弄哭我。”

    “别啊,我是想让你高兴来着。”林琛忙给她擦眼泪,心疼死了。

    陆心榆擦了擦眼泪,把刚刚放在旁边的捧花抱起来,“这个我也很喜欢。”

    林琛笑,“我知道。”

    陆心榆抬头吻住他唇,双唇轻轻地贴在一起,良久才微微松开,目光深深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林琛,我也永远爱你。”

    结婚一年,孩子都一岁了,他们俩的感情从来没有因为生活的琐碎变淡,反而在琐碎的生活感受到一种更加平淡甜蜜的幸福。

    爱情本该如此,不需要轰轰烈烈,平平淡淡,细水长流。一个眼神,一个亲吻,一个拥抱,都能从心底里感受到爱和幸福。

    孩子们过完周岁生日以后,陆心榆要准备回去上班了。其实产假已经休完了,但她太舍不得孩子了,又多请了几个月。

    回去上班以前,她打算和林琛出门度个假,就他们俩,不带孩子。

    和林琛说的时候,林琛那个激动啊,原本躺床上准备睡了的,当即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天!我的亲媳妇儿啊!咱们可算能过回二人世界了!”

    陆心榆笑得不行,瞧他一副激动的样子,可见这阵子忍得有多难受了。

    陆心榆拉他躺下,又说:“我们还是去上次度蜜月的海岛吧,你当时说每年都带我去来着,我都记得的。”

    林琛将陆心榆抱得紧紧的,“行行行,都听你的!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定好了度假计划,第二天林琛就把飞机票和酒店订好了。酒店还是之前住过的酒店,站在院子里就能望见海滩,院子里有泳池,有躺椅,有大树可以乘凉。

    当初度蜜月的时候,陆心榆嫌白天太阳太晒,就和林琛躺在树下乘凉。两人牵着手,像过老年生活似的,悠悠闲闲地聊天。

    机票和酒店一订,度假的事情就算订下来了。

    林妈妈特支持他们来二人世界,出行前一天就高高兴兴地来把宝贝孙子孙女接回老宅去了。

    除去蜜月以外,婚后的第一次旅行,激动又兴奋。

    陆心榆以往坐飞机都是睡觉,这次却完全不想睡,很兴奋,拉着林琛一会儿说说小话,一会儿望望外面的蓝天白云。

    只是夏季阳光刺眼,林琛不让她多看外面,没一会儿,就把舷窗给关下来了。

    陆心榆眼睛的确被太阳晃得有点花了,下意识揉了下眼睛。

    林琛握住她手,大掌轻轻捂住她双眼,低声说:“眼睛闭会儿。”

    手掌覆在她眼睛上,替她挡住视线。陆心榆乖乖闭上了眼睛。

    缓了会儿,林琛问:“舒服些了吗?”

    陆心榆点点头,“舒服了。”

    林琛嗯一声,这才将覆着陆心榆眼睛的手放下。

    陆心榆挽住林琛胳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抬着头,笑眯眯望着他。

    林琛低头看她,嘴角弯了弯,“笑什么?”

    陆心榆:“林琛,你好温柔哦。”

    林琛笑,低头轻轻吻了她一下,“你才知道?”

    陆心榆将他胳膊抱得更紧,笑道:“早就知道了。”

    她的林哥哥,有时候真是脸皮厚,痞痞的,坏坏的,还很逗比,但是对她是真温柔,温柔得能把她的心都化掉。

    飞行漫长,陆心榆最后还是撑不住睡了一会儿,挽着林琛的手,枕着林琛的肩膀,睡得很香。

    这一睡,就睡了一个多小时,听见空姐通知飞机将在半小时后着陆,才悠悠醒了过来。

    早上出门得早,三个小时的飞行在,这会儿才下午四点,外面太阳还明晃晃的。

    陆心榆睡了一觉,肚子饿了,可怜巴巴望着林琛,“老公,我饿。”

    林琛笑着摸摸她脸,“刚不是吃了吗?”

    飞机餐那么一点,哪里吃得饱。

    林琛满眼宠溺,说:“一会儿下了飞机,我们就先找个地方吃东西。”

    陆心榆点点头,脑袋又靠到林琛肩膀上。

    还有半个小时才着陆,她闭上眼睛又眯了一会儿。

    半个小时候,飞机安全着陆。陆心榆被林琛牵着下了飞机,一块儿去取了行李,陆心榆肚子饿得咕咕叫,两人索性就先在机场随便吃了一点。

    吃东西的时候,陆心榆回忆起上次在岛上吃的那些失食物,尤其是那天晚上的烤鱼。当时怀着身孕,林琛不让她吃烧烤的东西,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补回来。

    林琛笑,道:“放心吧,这次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在机场吃了点东西,陆心榆填饱了肚子,总算满血复活了。

    坐车去码头的时候,陆心榆有些兴奋地说:“一会儿我想买一份菠萝炒饭,还有上次吃的那个椰球冰激凌,烤鸡翅膀我也想吃,还有……”

    “媳妇儿。”陆心榆话还没说完,林琛突然打断她。

    陆心榆眨眨眼睛,“怎么了?”

    林琛憋着笑,说:“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能吃。”

    说着,还伸手摸了下陆心榆肚子,“唔,肚子都还是鼓的,一会儿吃得下吗?”

    陆心榆:“……我就尝尝味道,吃不完你吃。”

    林琛:“……”

    好吧,他差点忘了,媳妇儿眼大肚皮小,每次饿的时候总忍不住点很多菜,结果到最后又吃不完,于是他就变成负责收尾的,把媳妇儿吃不下的全部吃光。

    从机场到码头花了两个小时,上船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了。

    客船在茫茫大海上开了一个半小时,晚上七点半,终于到了上次和林琛度蜜月玩的那个海岛。

    七点半,天已经黑下来,四处都点着灯,整个海岛依然像上次来的时候那么热闹,各国人,男男女女,有情侣,有伙伴,也有独身一人的。

    海风吹上来,瞬间将人吹得神清气爽。

    陆心榆刚刚在船上睡了会儿觉,下船的时候人还有点懵,这会儿被海风一吹,瞬间就清醒了,望着林琛,“老公,我们去夜市吧,我饿了。”

    林琛被逗笑,使劲揉了下媳妇儿的脑袋,“去之前,咱们先去酒店把行李放下行不?”

    陆心榆使劲点头,“我再换身裙子!”

    海岛上人多,七点多钟,大家都出来逛了。林琛一手拖着箱子,一手紧紧牵着陆心榆。

    陆心榆抱着他胳膊,两人紧紧挨着,亲密无间。

    林琛时不时低头看她,陆心榆也仰头看他,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一个对望的眼神,都能从心底里涌上浓浓的甜蜜。

    到酒店的时候,前台小姐很惊喜地用英语说:“呀,你们又来了。”

    前台小姐依然去年那个,陆心榆抿着唇,悄悄掐了下林琛的腰。

    林琛反手将她手握住,英语回对方,“带我妻子出来度假。”又道:“我们订了之前那间房。”

    “稍微。”

    “是海边别墅吧?”

    “对。”

    “好的,这里登记一下。”

    很快办理好登记,有服务生来帮忙拎箱子,林琛牵着陆心榆,看着她,低声问:“刚刚掐我干嘛?”

    陆心榆瞪他一眼,“你还好意思问?”

    去年,来酒店登记的时候,陆心榆急着上厕所,就没跟林琛一块儿去,结果等她回来,就是刚刚那个前台妹妹很热情地跟林琛搭讪,居然还问他能不能存他电话。

    可把陆心榆气坏了,大步走过去,挽着林琛胳膊宣布主权。

    对方见她来了,忙不迭帮忙登记,再没敢多说一句。

    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但陆心榆就是记得很清楚!

    林琛笑得不行,“小醋坛子,这都多久的事儿了。”

    陆心榆哼了哼。

    林琛伸手搂住陆心榆腰,“乖,别吃醋了,我有多爱你,你还不知道吗?”

    陆心榆又哼了声。心想,也就是因为知道林琛有多爱她,所以永远跟他吵不起架来。

    进了房间,陆心榆立刻去把箱子打开,准备先洗个澡。一路上又是坐飞机,又是坐车又是坐船,又是大夏天,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陆心榆正找衣服,林琛说:“帮我也拿一下。”

    陆心榆拿出自己的裙子,顺便帮林琛拿一件干净t恤出来,然后扔给他。

    林琛接住,厚着脸皮凑过来,“媳妇儿,一起洗啊。”

    “不要!”陆心榆立刻拒绝。跟林琛一块儿洗澡,那她一会儿就别想出去吃东西了。

    别说是吃东西,估计今晚都不用出酒店了。

    林琛笑得暧昧,突然伸手,一把将陆心榆搂进怀里。

    陆心榆下意识抵住他胸口,忙说:“别啊,咱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

    不带这么猴急的呀!

    林琛笑,低头在陆心榆唇上吻了一下,“行吧,先吃饱了,晚上才有力气。”

    陆心榆脸红了红,瞪他一眼,“流氓。”

    推开他,转身就跑浴室去了。

    林琛哈哈大笑,“慢点媳妇儿,别摔着。”

    陆心榆洗完澡裹着浴袍出来,“你快去洗吧。”

    “来了。”林琛往浴室走,和陆心榆擦肩而过的时候,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陆心榆吓一跳,大叫,“流氓啊!”

    林琛哈哈笑,“只对你一个流氓。”

    说着,就进了浴室,将门关上。

    陆心榆走过去把窗帘关上,然后一边换衣服一边哼笑,“你倒是敢对别人耍流氓。”

    陆心榆要是和林琛一块儿洗澡,不洗一两个小时压根就出不来,不过分开洗就快多了,出门的时候才八点半,外面依然一片热闹。

    陆心榆好想念夜市里一家专门卖菠萝炒饭的,拽着林琛去给她买。

    打了包,一边吃一边继续逛夜市。

    陆心榆自己吃一口,给林琛喂一口。林琛倒是不饿,但觉得和媳妇儿一人一口特幸福,媳妇儿喂过来他就吃,揽着陆心榆肩膀,两人在夜市里慢慢逛着。

    林琛真是走在哪儿都是招蜂引蝶的对象,一路过来,好几个女生盯着这他瞧。陆心榆气呼呼的,到最后索性使劲抱住林琛胳膊,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名草有主。

    林琛爱死了陆心榆吃醋的模样,胳膊环住她脖子,低头就重重吻了她一下。

    分开的时候,陆心榆望着他笑,心里甜滋滋的。

    陆心榆还想吃那个椰球冰激凌,林琛一向不让她吃凉,不准吃。陆心榆不走了,故作生气。僵持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带她去隔壁条街买椰球冰激凌了。

    陆心榆买了三个球,林琛给她吃了两个半,只留了半个给她。

    陆心榆撇撇嘴,盯着碗里剩下的半个冰淇淋球,心想,还不如就买一个呢。

    不过好歹还是尝到了味道,就原谅他吧。

    两人在夜市上闲逛,经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陆心榆进去买水,林琛顺便从架子上拿个一盒冈本001,陆心榆瞧见了,脸红了红,小声嘀咕一句,“酒店没有吗?”

    “没这个。”林琛笑得暧昧,抬手摸了下陆心榆的脸,“脸这么红?”

    陆心榆打开他手,“哪有。”

    “有。”

    陆心榆羞恼,将手里的水一并塞给他,然后将他往收银台前推,“快去付账吧你。”

    “嗯,付完账回去办正事。”

    陆心榆愣了下,“什么正事?”

    林琛笑得暧昧,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欠我的洞房花烛夜。”

    陆心榆:“……”

    两人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林琛一本正经说,夜黑风高,正适合做点有趣的运动。

    陆心榆靠坐在床头,绷不住笑,“耍流氓也耍得这么清新脱俗的吗?”

    “什么耍流氓,明明是夫妻情趣。”林琛将t恤一脱,随手扔沙发上,然后俯身撑住床板,双臂将坐在床尾的陆心榆紧紧禁锢住,目光灼灼,嘴角微勾,道:“洞房花烛夜,今晚得大战到天亮才醒。”

    陆心榆呛了一下,脸通红,也不敢看他眼睛,推着他胸口,催道:“你先去洗澡吧。”

    陆心榆垂着脑袋。

    林琛哼声,微一抬下巴,在陆心榆唇上吻了一下,“这就去,等着哥哥。”

    陆心榆:“……”

    林琛这个澡洗得那叫个快啊,五分钟就出来了。

    陆心榆又好气又好笑,“你洗干净了吗?”

    林琛只穿了条白色的平角裤,身材那叫个好。

    听见媳妇儿问他洗干净没有,特流氓地作势要脱内裤,“来来,哥哥给你检查一下。”

    陆心榆噗地声笑,一个枕头朝他砸过去,“烦死了。”

    她从床上跳下来,自己也拿着睡衣跑去浴室。

    陆心榆在里面洗澡,沐浴露抹了好几次,洗得香香的才从淋浴房出来。

    从门后的衣钩上将她的睡衣取下来。

    大红色的丝绸睡衣,超低的v领,露出性感的锁骨,好身材若隐若现。

    陆心榆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产后身材恢复得很好,和怀孕前没有一点变化,腰肢纤细,盈盈一握。

    大红色性感的丝绸睡衣是她专门为这次出来度假买的,既然是补给林琛的洞房花烛,好歹也要有点仪式感。

    她在镜子前站了一会儿,刚刚洗完澡,白皙的脸被热气蒸腾,脸颊透着浅浅粉色,有点微醺的味道。

    她往耳后喷了一点点香水,是林琛最喜欢的一个味道。

    喷完以后,又对着镜子照了会儿,确定自己十分完美了,才终于从浴室缓缓往外走。

    外面,林琛正等媳妇儿出来,穿着浴袍站在阳台上,身体慵懒地靠在墙边,抬着头,望着弯弯的月亮和满天星辰。

    凉风习习,吹得人十分地舒爽,林琛想到自己和陆心榆刚认识那会儿,忽然觉得缘分真是不可思议极了。

    听见浴室门打开的时候,顿时回神,下意识回过头。

    这一回头,却见陆心榆穿着一身大红色性感的丝绸睡衣,超低的v领,林琛视线落在陆心榆胸前,呼吸顿时一紧。

    他大步走进来,将窗帘迅速一关,走到陆心榆面前,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陆心榆的裙子真的可以说是很性感了,长度刚刚到大腿下方一点点位置,超低的v领,胸前的性感若隐若现。

    陆心榆第一次穿得这么清凉,有点不好意思,抬头望着林琛,眼睫毛颤了颤,“好……好看吗?嗯——”

    话犹未落,整个人突然被林琛一把搂进怀里,低头用力地吻住她。

    他将她抱得很紧,陆心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被揉进林琛的身体里。

    他很用力地吻她,吻得很凶,很急促,陆心榆嘴唇被他碾得疼,舌头被他吸得发麻。他的嘴紧紧堵着她,没有空气进入,她满脸涨得通红,下意识推了下林琛。林琛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快呼吸不上来了,才终于将她微微松开。

    然而却没有松开她的身体,右掌紧紧箍住她的腰,双目通红,像是要喷火似的。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陆心榆感觉到林琛身体的变化,心跳突然不受控制地加快,砰砰砰,怎么也克制不住。

    陆心榆见林琛一直紧盯着她,也不说话,心头莫名地紧张,紧张到甚至感觉自己好像第一次,无法控制的紧张,以及心底隐约的兴奋和期待。

    见林琛只是紧盯着她,迟迟不松开她,也不说话,她终于忍不住,小声问:“怎么了?”

    话刚落,却突然被林琛打横抱起来,身体突然悬空离了地面,陆心榆吓得一声尖叫,下意识搂住了林琛的脖子。

    林琛抱着陆心榆,快步往床前走,将她床上一放,然后身体就覆了上去,头埋在她胸前,很用力地吻她。

    林琛亲上去的瞬间,陆心榆喉咙里溢出一声呢喃,紧咬住唇,双手紧紧抱着他头。

    林琛嗓音沙哑,含糊低语,“媳妇儿,你是想要我的命么。”

    穿得这么性感,让他怎么忍得住。

    陆心榆脸通红,很不好意思,推了推林琛的肩膀,“你……你把灯关了……”

    这明晃晃的灯开着,怪难为情的。

    林琛终于从陆心榆胸前抬起头来,迅速起身,将床头的一个开关按下,天花板上明晃晃的灯瞬间熄灭,只余下沙发边上一盏昏黄的落地灯。

    灯光昏黄,更有气氛。

    林琛压在陆心榆身上,轻咬着陆心榆的耳朵,嗓音沙哑得不行,“媳妇儿,这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吗?”

    昏黄的灯光下,瞧不见陆心榆脸有多红,点点头,小声问:“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死了。”话落,再次吻住了陆心榆的唇。

    床上的事,林琛几乎占据绝对的领导权。他霸道又强势,但不代表他不温柔。他永远会考虑她的感受,即便是在这种完全无法自控的情况下。

    结束的时候,是半夜三点。

    两人紧紧相拥,呼吸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林琛哑着声音,低声问她:“疼吗?”

    陆心榆摇头。不疼,就是有点累。

    “睡觉吧。”她声音都有些无力,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就着昏黄的灯光,林琛目光温柔地看着陆心榆的脸,良久,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嗓音低低的,无比温柔,“媳妇儿,我爱你。”

    陆心榆弯了弯唇,闭着眼睛,轻轻抱住他,“我也爱你。”

    这一晚,两人凌晨三点多才睡。

    不过第二天六点钟,陆心榆就醒来了。

    她整个人被林琛抱在怀里,脑袋枕在他手臂上。

    她想起来去浴室洗澡,刚动了一下,林琛就醒了,“醒了?”

    他刚刚睡醒,嗓音干干,听着微有些哑。

    陆心榆点点头,“我想去洗个澡。”

    昨晚太累,都没洗。

    林琛从床上坐起来,给了她一个温柔的早安吻,“一起吧。”

    说着,就下床,然后将陆心榆打横抱起,一块儿去了浴室。

    大清早洗鸳鸯浴,自然又免不了一场缠绵。

    出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

    陆心榆想去海边玩,出门的时候,往身上可劲儿地抹防晒霜,背后抹不到,交给林琛来。

    “你给我多抹点啊,要是晒黑了,为你是问。”

    “天,媳妇儿你有点霸道啊,防晒霜又不是我发明的,它要是不管用,也不能让我背锅吧?”

    陆心榆噗嗤声笑,“我就霸道,你咬我啊。”

    “啧,不敢不敢,您可是老佛爷啊。”

    陆心榆忍不住笑出来,真是活宝啊。

    虽然才早上八点,但是外面太阳已经明晃晃的了,陆心榆涂完了防晒霜,又穿了防晒衣,还戴了一个草帽,可谓是全副武装了。

    可即便如此,到了沙滩上,还是晒得不行,陆心榆挽着林琛胳膊,脑袋直往他怀里钻。

    林琛笑得不行,揽着她肩膀,低头道:“别怕媳妇儿,晒黑了我也不嫌弃你。”

    陆心榆这才抬起头来,“你说的啊,也不准笑话我。”

    “怎么会。”

    陆心榆挽着他,两人一块儿沿着海边散步,陆心榆道:“我大一军训那年,晒得特别黑,同学给我取了个外号。”

    “黑妞?”

    陆心榆眼睛一瞪,“你怎么知道?!”

    林琛哈哈大笑,“我猜的,还真叫黑妞啊。”

    “去,不准笑我!”

    陆心榆本来皮肤是白的,特别白,那年军训晒黑了,硬是花了两年才完全白回去,后来她就特别怕太阳晒了。

    林琛忽然顿下脚步,微俯下身,轻轻捏住陆心榆下巴。

    陆心榆望着他,“你干嘛?”

    林琛满眼笑意,道:“我瞧瞧我媳妇儿啊,啧,长得这么好看,就算晒黑了也好看。”

    陆心榆听着,心里甜滋滋的,拉下林琛的手,“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顿了下,忽然又笑起来,“不过你喜欢我就好了。”

    “就是。”

    两人牵着手,沿着海边,继续往前面走。

    海风吹着,陆心榆挽着林琛胳膊,忽然很感慨,“林琛,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得不到幸福。”

    林琛侧头,看着她。

    陆心榆也看着他,嘴角弯弯的,“你说,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好的男人?”

    林琛嗤笑声,“可不是么,我这种绝世好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陆心榆也笑,抬起双手搂住他脖子,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满满的,都是林琛的身影,“林琛,我们会白头偕老的。”

    林琛低头吻她,目光坚定,“肯定会。”

    陆心榆眼睛里都是幸福的笑意,也主动吻了下林琛,“我爱你,老公。”

    林琛笑看着她,嗓音温柔,“我也爱你,老婆,永远爱你。”


如果您喜欢我只喜欢你,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我只喜欢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