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类别:言情青春 作者:时星草 书名:娇嗔
    季清影被她逗笑, 压了压那涌现出来的情绪,轻声道:“他不会。”

    叶青松了口气:“谁知道他会不会。”她开玩笑说:“有了媳妇忘了娘很正常。”

    季清影无言,接不了话。

    叶青浅笑盈盈, 虽然是长辈, 但却没有任何架子。

    她看着季清影,认真道:“阿姨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但阿姨相信傅言致的眼光, 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对着季清影那双明亮的瞳仁, 她宽慰着:“所以不用害怕,你的背后有我们,想做什么就去做。以前的事,只要他们做了, 就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不说别的,叶青好歹是个领导, 她看人的眼光很准。

    更何况,她也从很多人口中听过季清影这个名字。

    她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她知道, 自己接触的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这样的小姑娘, 不是一个有坏心思的。

    更何况还是自己儿子喜欢的。叶青就算是不相信自己,也相信傅言致。

    她亲手培养出来的儿子, 眼光不会差。

    季清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动,她紧紧盯着手里的这份资料,缓了缓才说:“谢谢阿姨。”

    叶青倏然一笑:“别这么客气, 以后都是一家人。”

    季清影忍俊不禁。

    叶青弯了下唇:“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嗯。”

    恰好侍应生把餐送了上来, 是相对普通的家常菜, 但色泽鲜美,味道香醇, 光是闻着就非常不错。

    季清影边吃边回答叶青时不时抛出的问话。

    “国际赛过两天就开始报名,到时候会需要去国外培训一段时间,你这边的工作能排开吗?”

    季清影点头:“嗯,可以的。”

    叶青颔首:“那就好,提前做准备。有什么新想法吗?”

    季清影沉吟几秒,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确定。”

    叶青了然:“国际赛是不是还打算做旗袍?”

    季清影抬眼看她,想了想点头:“是。”

    她不是不会设计其他作品和款式,只是相比较而言,季清影更想要坚持初心,继续做她最爱的旗袍。

    叶青颔首:“不错。”

    她说:“只有做自己最喜欢的,才能做到最好。”说着,她忍不住道:“我最开始知道你的时候,让傅言致找你帮忙给我做件旗袍,他也不愿意。”

    季清影:“啊?”

    叶青佯装生气道:“这臭小子说你太忙,不接单。”

    季清影眨眼:“……他没跟我说过。”

    叶青点头:“估计是看你太忙,没舍得说。”

    吃完饭之后,叶青提议送她回家。

    季清影没拒绝。

    但一上车,她就改了主意。

    “阿姨。”

    叶青侧目看她:“怎么了?”

    季清影看了眼时间,浅声问:“可以把我送去医院吗?”

    闻言,叶青也跟着看了眼时间:“行,这会估计是午间休息时间。”

    季清影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下车时候,叶青把她叫住。

    “知道你的个性不是会主动攻击人的。”她微微笑:“但阿姨是。”

    季清影直勾勾望着她。

    叶青笑了笑,柔声说:“如果他们再找你,你不方便做什么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

    她笑:“这个坏人,阿姨能做。”

    季清影眼眶湿润,认真地点了点头:“好,谢谢阿姨。”

    叶青笑着摸了摸她脑袋:“去吧,等你们空了回家吃饭。”

    “好。”

    看着季清影走进医院的背影,前排司机问了声:“叶总,现在去哪?”

    叶青收起脸上的笑,略显严肃道:“去近程酒店。”

    “是。”

    ……

    季清影到医院时候,差不多快两点。

    她一段时间没来,这会还觉得有点儿陌生了。

    她没给傅言致电话,担心打扰到他工作休息。

    季清影手里拿着叶青给的那份资料,到一楼大厅时候,还去了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她不经意地瞥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口红不知道什么时候花了。

    季清影没迟疑,拿出口红补了补妆,让脸颊气色看着好了不少。

    刚从洗手间出来,她便碰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医生。

    两人对视一眼,江秋灵望着她笑了笑:“来找傅医生的?”

    季清影一愣,看着面前有点眼熟但又不太记得的面孔:“嗯。”

    江秋灵扑哧一笑:“别意外,主要是傅医生女朋友在医院太有名了,我们就都认识了。”

    季清影弯唇笑:“谢谢。”

    江秋灵看她,含笑说:“我昨天看了你的比赛。”

    季清影怔住:“啊?”

    江秋灵扬眉:“很意外吗?”

    “有一点点。”季清影老实回答:“主要是没想到。”

    江秋灵颔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秋灵。”

    “你好。”

    江秋灵看她:“不知道方不方便问你一个问题。”

    季清影点头:“你说。”

    “我听赵以冬说,你是有一个工作室,专门接客定的是吗?”

    季清影颔首:“差不多。”

    她看着江秋灵,主动问:“是有什么需要吗?”

    江秋灵点头:“有。”

    她摸了摸鼻尖说:“想找你定一套婚礼上穿的旗袍,不知道方不方便。”

    季清影看着她眉眼间的笑,毫不犹豫道:“当然。”

    她问:“有什么要求之类的吗?我们先加个联系方式吧,可以抽个时间讨论商量商量。”

    闻言,江秋灵眼睛亮了亮,浅笑盈盈说:“好啊。确定能忙的过来吗?”

    “大概什么时候要?”

    “国庆时候。”

    季清影算了算时间:“应该没问题。”

    交换了联系方式,季清影这才进了电梯上楼。

    她到科室门口时候,科室门是紧闭的。

    她没去敲门,安安静静地坐在冰冰凉凉的椅子上等着。

    休息时间,医院变得冷清了不少。

    即便是夏天,也凉飕飕的。

    季清影低头玩手机,缓和着自己的情绪。

    她盯着手机看了会,在和陈新语迟绿的群里发了个消息。

    季清影:【有人在吗?】

    迟绿:【在,收拾东西打算回国。】

    季清影:【???真的打算回来了?】

    迟绿:【对,怎么样想不想我。】

    季清影:【想的。】

    陈新语:【先欢迎我们的名模回归祖国,以及清影有事要说?】

    季清影看着手机笑,弯了弯唇打字:【有,我今天跟傅言致妈妈一起吃饭了,聊了点事。】

    陈新语:【?】

    迟绿:【?】

    她把叶青给自己的资料言简意赅提了下,发出去不久后,收到了两个回复。

    陈新语:【叶总牛逼!】

    迟绿:【我这边也有点资料,原本打算回国后给你的,现在看可以提前发你看看了。】

    ……

    季清影怔住。

    她捧着手机走神,连旁边的科室门开了也没所察觉。

    傅言致中午眯了半小时,醒来后就看到了叶青发来的消息,说季清影来医院找他了。

    他拿着手机往外边走,刚打算给她打电话,便先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人。

    科室外面有好几排分布在不同位置的椅子,方便病人或者家属休息。

    季清影坐着的地方,是门一打开便能看见的。

    她今天穿的低调,坐在几个人中间,也不引人关注。

    傅言致紧盯着她看,按下了电话。

    “喂?”季清影低头看着脚尖:“你没在忙?”

    傅言致垂眼望着她,低声道:“抬头。”

    季清影一愣,下意识抬头。

    一抬头,她便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男人。

    两人无声对视了眼,傅言致压着声音说了句:“来我这。”

    季清影一笑,挂了电话起身。

    也是这会,在另一边叽叽喳喳聊天的护士才注意到她。

    “清影?”

    赵以冬喊了声:“什么时候来的?”

    季清影不好意思笑笑:“刚刚,我看你们在忙,就没打扰。”

    赵以冬瞥了眼傅言致,“噢噢”两声:“现在是休息时间呢,不忙。”

    季清影莞尔一笑。

    赵以冬指了指:“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再休息会。”

    “好。”

    跟傅言致进了办公室,季清影看了眼:“只有你一个人吗?”

    “嗯。”

    傅言致拉着她到自己身上坐下,低垂着眼看她:“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

    季清影瞅着他英隽的面孔笑,勾着他脖颈道:“怕你再忙。”

    她伸手,主动勾着他脖颈问:“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傅言致挑眉:“哪样?”

    季清影:“……”

    她埋头,在他脖颈处闻着他身上的消毒水味,深呼吸了一下:“傅医生。”

    “嗯?”

    傅言致伸手拍着她后背,唇瓣拂过她耳畔,提醒说:“现在是休息时间,也没突发状况,没什么事。”

    “……哦。”

    季清影盯着他看,忽然想到了叶青和她说的那些话。

    吃饭时候,两人的话题从设计方面的聊到了傅言致。

    叶青说,以前傅言致基本上不会找他们帮忙。无论做什么,傅言致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的。

    就连当初实习选医院,傅言致也没找他们帮忙。

    其实那会实习,在公立医院会相对委屈点。

    傅正是私立医院院长,他也不开口。问他时候,他只说避嫌,他想去公立医院。

    但他却因为季清影的事,找过叶青好几次。

    叶青告诉她这次,不是想让她觉得愧疚或是感动。她只是单纯地想让季清影知道,她这个儿子,真的很喜欢她。

    作为长辈,她自然也希望两个人能更好。

    ……

    “想什么?”

    傅言致屈着手指,弹了下她额头。

    季清影垂眼,盯着他的唇看着,小声问:“我有个问题。”

    傅言致瞥了她眼,声线低沉:“你说。”

    季清影勾着他脖颈,趴在他耳边问:“休息时间,能不能和我接个吻啊。”

    猝不及防,傅言致没反应过来,季清影的吻先落在了他耳后。

    她在学他。

    季清影其实没这样亲过傅言致,一般情况下,他们两人之间都是傅言致主动。

    她回忆着之前他亲自己时候的动作,心跳砰砰砰。有说不出的紧张感,可能是在医院的缘故,也可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察觉到傅言致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渐渐收紧,季清影伸出舌尖,舔了下他耳垂。

    傅言致喉结滚了下,没阻止她动作。

    在那一处亲了一会后,季清影停了下来。

    傅言致箍着她的手顿了下,低低问:“怎么不继续了。”

    季清影面红耳赤,贴在他耳边说:“我不会了。”

    傅言致笑了下,声音麻麻的。

    “是吗。”

    他伸手,扣着她的脸到自己面前。

    两人目光交汇,季清影望着他灼灼的目光,下意识抿了下唇。

    傅言致弯唇,刚想凑过去亲一亲她,门外便传来了咳嗽声音。

    赵以冬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傅医生,我不是要故意打断你们的,小萌找你。”

    瞬间,季清影从傅言致腿上离开,一脸惊慌失措模样。

    傅言致看着她害羞闪躲的表情,哭笑不得。

    他低低应了声:“好。马上来。”

    说着,他捏了捏季清影的脸,低声道:“在这等我?”

    季清影摇头:“……还是不了吧。”

    她望着天花板说:“我回家等你。”

    她就不该冲动。

    傅言致了然:“那我待会送你。”

    “别。”

    季清影催促着他出去,一脸着急:“你快去看小萌吧。”

    傅言致哑然失笑:“好。”

    他开门出去,一打开门便对上了好几双好奇的眼神。

    傅言致面无表情地睇了她们眼,低声问:“在病房?”

    赵以冬点头:“嗯。”

    傅言致了然,刚往前走了两步,赵以冬便喊了声:“……傅医生。”

    “嗯?”

    傅言致停下脚步。

    赵以冬清了清嗓:“我觉得你需要回去整理一下仪容。”

    傅言致:“……”

    几分钟后,等傅言致消失在她们面前后,赵以冬拍了拍胸膛叹气。

    “妈呀,吓死我了。”

    一侧的护士笑:“怎么了?你刚刚去推门看到什么了?”

    赵以冬睇她眼:“没什么。”

    她想着刚刚看到的咬耳朵画面,蹭着同事肩膀道:“呜呜呜我也想谈恋爱了。”

    同事:“……”

    -

    季清影没在医院待多久,等傅言致出去十分钟后,也悄悄离开了。

    不合适不合适。

    她下次再也不在傅言致办公室做‘违法乱纪’的事了。

    离开医院,季清影刚想打车回家。还没来得及打,先接到了陌生号码来电。

    她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一会,才慢吞吞接通。

    “喂。”

    “先别着急挂电话,我有点事跟你商量,和比赛有关的,还有你大学时候那件事。”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季清影顿了下,没吭声。

    周芷兰道:“连半小时也不愿意给我?”

    季清影抿了下唇,淡淡问:“在哪见面?”

    “你来酒店吧,我住在近程。”

    “嗯。”

    季清影抵达近程时候,门口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

    是周芷兰助理,两人之前也见过面。

    “季小姐,这边请。”

    季清影点了点头。

    她跟着周芷兰助理往里走,经过大厅抵达电梯口时候,门正好开了。

    一抬眼,季清影便看到了里面的男人。

    电梯正中间站了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他双手插兜站在那,身形颀长挺拔,引人注目。

    一侧,还站着好些穿着正装的人,像是酒店工作人员。

    季清影隐约地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她还没想起来,里面的人先注意到了她这边。

    程湛从里面走出,看了季清影一眼,突然道:“傅言致女朋友?”

    季清影:“……啊?”

    程湛淡淡问:“没认错吧?”

    季清影点头,总算想起来他是谁了。傅言致的那几个好友,上次聚会没去的程湛。

    她喊了声:“程总。”

    程湛点了点头,看了她眼,越过她看向一侧的助理:“找人?”

    季清影笑了笑,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颔首:“是。”

    程湛了然,吩咐了句:“找不到可以找前台帮忙。”

    话音一落,旁边的经理答应着:“明白。”

    程湛应该是很忙,只说了两句,便领着旁边围着的工作人员离开了。

    进了电梯。

    助理看向季清影,有些诧异:“季小姐,你认识程总?”

    季清影瞥了她眼:“见过一次。”

    助理看她脸色不太好,没敢再问。

    两人安安静静地到了顶层。

    周芷兰住的酒店,是主办方那边安排的,都是最高待遇。

    她一进去,便能感受到酒店内的豪华和奢侈。

    近程百年来的好口碑,是被所有人都认可的。

    听到声音,周芷兰抬头往她这边看了眼:“来了。”

    “嗯。”

    季清影神色淡淡的,直奔主题:“找我什么事?”

    周芷兰丢了份资料给她,浅声道:“国际赛审核严格。”

    她顿了下:“当年大学那些压下的事,不意外会被查出来。”

    季清影怔住。

    当年大学那件事出来后,同学们落井下石,季清影的那些草稿消失不见,加上贺远的指证,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在当下那个时候直接把罪名按在了季清影身上。

    即便是她并不承认,大家也对她大失所望。好像只要是有了点差池,之前做出的所有成绩和努力,都会被质疑。

    回到江城后,季清影想过未来的事。

    如果不证明自己没有抄袭,那之后抄袭的罪名会一直跟随着她,甚至于未来也没办法参加任何比赛。

    在那个关头。

    周芷兰回国了,因为外婆病重缘故,季清影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是因为外婆回国。

    再后来,她不知道从哪得到了季清影遇到的事,也没跟季清影打招呼,直接让人把发酵的事情压了下去。

    至少在档案上,没留下任何痕迹。

    连带着知晓内情的一些内部人员,也纷纷闭口不提,纯粹把这件事烂在了骨子里。

    季清影不知道周芷兰在业内的能力有多强,有多厉害。

    但在那个时候,她不得不承认,人权力大到某个地步的时候,确实是可以一手遮天。

    只不过,周芷兰能做的只是帮忙把消息压下去,不在圈内流传开,不让她留下这个污点。

    至于入选的名额,她无法给季清影争取。更何况就算是争取到了,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季清影也不会要。

    周芷兰做的时候,季清影并不知情。

    是她又出国后,季清影才从老师口中得知。

    老师对她失望归失望,可还是有相信她的。只是在周芷兰还没出现之前,贺远那边的背景他们得罪不起,更何况季清影也没有证据。

    现实就是如此。

    谁也无能为力,有时候现实的当头一棒,是绝对能让人清醒的。

    知道周芷兰做的事后,季清影也没太大情绪波动。

    她其实知道,周芷兰想弥补她做点什么。但同样的,童年的创伤不是偶尔的一点施舍就可以弥补回来的。

    季清影是个性格很倔强的人。

    周芷兰做了,她会感激。但其他的,没有。

    她永远都无法原谅她曾经抛弃过自己的事实,也正是因为这样,母女俩关系一直就这么僵持着。

    至于大学时候那件事,两人都心照不宣,过去就过去了,没再提起。

    ……

    “季清影。”

    周芷兰看她沉默不语的态度,提高了音量喊了声。

    季清影回神,抬眸看向她:“已经查出来了?”

    周芷兰摇头:“还在调查中,但那是迟早的事。”

    她说:“国际赛不比国内,国内走关系能疏通,但国际方面涉及的人多,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不暴露一丁点。”

    她看着季清影:“你怎么想,还打算参加吗?”

    季清影沉默了会,点头:“当然。”

    她抬眼看向周芷兰:“我没有抄袭,为什么不参加?”

    周芷兰拧眉:“但你没有证据。”

    她看着季清影问:“你当时随手画的手稿一夜之间全消失了,你难道不清楚吗?”

    “清楚。”

    季清影面无表情道:“但就是清楚,我才更要证明自己。”

    以前是她懦弱无力,也笨,找不到解决办法。现在虽然依旧还没想到办法,但她已然有底气了。

    虽然这个底气来的很盲目。

    她看向周芷兰,抿了抿唇:“你什么时候回去。”

    “什么意思?”

    季清影深呼吸了一下,低声道:“你刚刚也提了,国际赛主办方会着手调查所有报名选手的资料。那我和你的关系,可能也会曝光。”

    周芷兰没吭声。

    季清影看她:“国内的舆论压力很大,我建议你在还没曝光之前,提前回去。”

    周芷兰定定地望着她,“你就这么想我走?”

    闻言,季清影倏然一笑:“不是我想,是你会走。”

    她说:“小时候我不想你走,你不也是走了吗。”

    周芷兰哑然,有口难辩。

    她别开眼,没再看她:“迟早的事。”她说:“如果你能顺利参加国际比赛,我会避嫌退出评委席。”

    季清影没搭腔。

    周芷兰一针见血道:“你那个大学同学不是省油的灯,我猜想不久后,她会先把你之前的事曝光出来。”

    她说:“这次能参加国际赛的中国设计师不多。她想出名,应该不会让你顺利参加比赛。”

    周芷兰其实看不上这些小把戏。要换作是其他人,她不会去想任何办法,甚至连解释都不会听,觉得浪费时间。

    可季清影,毕竟是她掉下来的一块肉。

    说她不配做母亲也好,其他的也罢。当年她确确实实只想自己的事业,但人到了某个年龄,就会有后知后觉的感悟。

    她也习惯了坐高位,用领导的言论和人对话。

    想着,她刻意放缓了语调,低声问:“你有什么想法?”

    季清影抬眼看她,能察觉到她的柔和。

    两人无声对视了眼,她说:“没什么想法,这件事不麻烦周老师帮忙。”

    周芷兰蹙眉,第一时间被她的言语激怒:“你说什么?”

    季清影看她:“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她深呼吸了一下:“我感谢你之前帮我做的事,可感谢归感谢,我并没有想要和你上演母女情深。”

    她直勾勾看着周芷兰,一字一句说:“你现在这样,无非是年龄到了后悔了,觉得对我亏欠太多。”

    季清影说着,自己先笑了。

    “但亏欠就是亏欠,小时候想要的一条裙子,长大后再买给我,我已经穿不下了你难道不懂吗?”

    她望着周芷兰:“并且,就我们两个人的个性,我不觉得我们能友好且和谐的相处。你在看事情上,习惯性用你总监的想法指责,就拿上次的设计来说,其实你觉得我很不错,但你就是夸不出来,甚至要在第一时间指出我的缺点。”

    季清影微笑:“但你不了解的是,你在我这里有两个身份,我要的并不是你设计师眼光的观点。”

    说完,季清影也没打算多留。

    她站了起来,看向坐在原地没动的人:“以前的事,我无法做到和你一笔勾销,甚至不再记恨。我只能说,你过好你的生活,我过好我的生活。你如果生病了老了回国了,我会尽到我作为女儿的义务,但其他的,没有了。”

    季清影不是个特别心狠的人,但也不是特别心软的人。

    她感谢周芷兰曾帮过她,但她也真的没办法从童年的记忆里抽身出来。

    她亲人不多,在爷爷奶奶去世后,她和爸爸那边的亲戚断了来往。

    现在的她,只有外婆。至于周芷兰,就如她刚刚所说的那样。

    血缘关系摆在那儿,在她年老走不动的时候,她会负责养她,尽到赡养义务。但其他的,她做不到。

    她们只适合做没有感情的母女。

    -

    从酒店房间出来后,季清影没再让周芷兰的助理送,她进了电梯。

    电梯往下后,停在了十二楼。

    季清影也没去看进来的人是谁,她低头看着脚尖,整个人情绪是乱的。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笑声。

    季清影一怔,下意识抬头。

    孙宜嘉扬了扬眉,看着她:“霜打的茄子?”

    季清影:“……”

    她拉回思绪,看了她眼:“你怎么在这?”

    孙宜嘉扯了扯唇:“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呢。”

    季清影不吭声。

    孙宜嘉看她,主动凑了过来问:“我听说,你和林晓霜还有贺远都见面了?”

    季清影面无表情看她。

    孙宜嘉被她逗笑,弯了弯唇问:“感觉怎么样?”

    季清影看了她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孙宜嘉转了转手里的手机,想了想说:“我这边得到个内幕消息。”

    季清影眼皮都没动。

    孙宜嘉微微一笑:“林晓霜那边,不想让你参加国际赛。”

    “哦。”

    季清影冷冷淡淡道:“猜到了。”

    孙宜嘉被她这个态度噎住:“你就不生气?”

    “生气啊。”

    季清影靠在墙上:“那我也没办法。”

    孙宜嘉盯着她看了几眼,顿了下道:“你求我。”

    季清影:“……你说什么?”

    孙宜嘉笑,弯唇道:“你难道不想证明大学时候的清白吗?你求我,我可以给你一份藏了多年的资料。”

    季清影正眼看她:“什么意思。”

    孙宜嘉笑:“我呢,以前超级不喜欢你,所以也没想要给你说话什么的,你也知道。”

    她道:“但人嘛,总会长大的。”

    孙宜嘉笑盈盈说:“我现在呢,对比你和林晓霜而言,我更不喜欢林晓霜。你个性虽然依旧讨人厌,但我还是想和你光明正大的比一场。”

    话落,她扬了扬下巴道:“只要你求我,我就把大学时候大家都忽略掉的一份资料给你。”

    两人无声对视。

    电梯抵达一楼也没动。

    到门口有人催促,季清影才眨了眨眼回神,率先走了出去。

    孙宜嘉跟在了后面,看向她:“怎么样,这个交易还行吧?”

    季清影低头往前走,走出大厅后,她才转头看向孙宜嘉:“你是不是有当时宿舍楼的监控?”

    孙宜嘉神色一顿。

    季清影看她:“我猜中了。”

    这个语气,无比肯定。

    敌人永远最了解敌人。

    孙宜嘉莞尔一笑,得意地望着她:“是又如何。”

    季清影微微一笑,摇头说:“没如何,就是觉得还挺好的,天无绝人之路。”

    孙宜嘉脸上的笑一僵:“你以为我会轻易给你?”

    “你也说了不会轻易,那就是会给。”季清影侧目看她:“我敢肯定,你会拿给我。”

    “……”

    两人僵持着,氛围有种诡异的安静。

    孙宜嘉看她:“你就不问问,我那时候为什么不拿出来?”

    “不用问也知道。”季清影淡淡说:“你那会讨厌我,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不落进下石已经很了不起了,怎么可能会帮我。”

    在这种事情上,季清影从不埋怨任何人。

    孙宜嘉无言。

    她所有的想法都被季清影猜中,根本就无法反驳。

    “你就那么自信我会给你?”

    季清影颔首,侧目看她:“你虽然也很讨人厌,但你有最基本的职业底线。”

    孙宜嘉翻了个白眼:“别给我戴高帽子。”

    她从包里丢了个东西给她:“要不是林晓霜的嘴脸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我绝对不会给你。”

    季清影伸手接过,晃了晃手里的U盘:“谢谢。”

    她认真道:“真的很感谢。”

    孙宜嘉扯了下唇,傲娇道:“希望你尽早处理好,我们国际赛见,我要的是公平竞争。”

    “好。”

    孙宜嘉走后,季清影盯着手里的U盘看了会,刚想离开,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她瞥了眼,稍显意外:“你忙完了?”

    傅言致“嗯”了声:“有点休息时间。”

    他低声道:“程湛跟我说在酒店看见你了,是有什么事?”

    他刚结束完手术,便看到了程湛给他发的消息。想着季清影神色,傅言致并不放心。

    季清影笑,浅声道:“没什么事。”

    她说:“那个人约我。”

    傅言致顿了下,反应了过来:“聊完了?”

    “嗯。”

    季清影弯唇笑笑:“我现在打算回家了,你安心工作吧,在家等你。”

    “好。”

    挂了电话,季清影打车回家。

    到家后,季清影回了自己那边。

    她开了电脑,把孙宜嘉给她的那份U盘插|上,还没来得及点开。

    叶蓁蓁的电话先来了。

    季清影一愣,诧异看了眼:“蓁蓁?”

    “季学姐!”那边传来叶蓁蓁着急的声音:“季学姐,你上热搜了。”

    季清影愣住:“什么意思。”

    叶蓁蓁快速道:“你点开微博看,网上和学校的论坛爆料,刚拿下全国设计师大赛的设计师……曾是抄袭者。”

    季清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一股冷气袭来,把她冻的连出声都是困难的。

    她喉咙干了下,声音哑了几分:“现在吗?”

    “对,不知道为什么,直接空降热搜。”

    叶蓁蓁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告知她:“现在大家都在深扒你,还有很多人……在骂你。”

    季清影“嗯”了声:“好,我知道了。”

    她深呼吸了一下:“我上网看看。”

    叶蓁蓁嗯嗯两声,低声道:“季学姐,我相信你,你肯定没有的。”

    季清影勉强一笑:“谢谢蓁蓁,我先挂电话了。”

    “好。”

    季清影有一个不太常用的微博,偶尔会发点作品和日常,粉丝没多少,也就几千个。

    可这会,粉丝没暴涨,但前段时间发的一条微博下面,评论暴涨。

    她一点开,上面全是辱骂,说她不配做一个设计师的言论。

    她闭了闭眼,点开热搜。

    第一名,就是她。

    #设计师大赛冠军抄袭#这样的字眼,第一时间夺得了网友们的眼球。他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开始对她进行言语攻击和辱骂。

    说她不配。

    说她恶心。

    还有人说,她能参加全国赛,是不是买通了评审,睡在了评审床上。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肮脏的不堪入目。


如果您喜欢娇嗔,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娇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