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学校门口

类别:言情青春 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 书名:焚城
    谢云当然不会天真地觉得陆鸾是真的在跟她发出邀请, 隔着屏幕她都嗅到了他连发三条信息,字里行间里的嘲讽。

    不过毕竟也是她出言不逊在先,问人家小朋友有没有在做皮肉生意, 对方要是不高兴或者有情绪了也很正常。

    但她并没有准备道歉。

    反而是跟他装傻充愣。

    ―云云云:还是算了吧, 你还在上学, 要是被同学们知道你被大姐姐圈养起来了, 他们可能会看不起你。

    ―云云云:高中生们都很八卦的,还很敏感。

    这边谢云已经洗干净躺在床上, 空调调整到适当的温度, 真丝睡袍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床头唯二的光源是香薰蜡烛和手机屏幕。

    在等待陆鸾回她信息的过程中,她手指不受控制地重新点进陆鸾的朋友圈,又看了一遍他的照片……

    光是前几次有意无意触碰,她知道这个高中生小阿弟实际上比看上去结实许多, 但是完全想不到,他身材这么好――

    那被随手捞起的T恤之下, 均匀分布的腹肌一览无余, 照片中的他微微侧着那张俊脸,侧脸弧线有些冷漠,有汗液挂在他鼻尖……

    明明才刚成年,但是居然有了成熟铁血硬汉的性感。

    只是一张照片, 谢云仿佛能嗅到照片里那人身上热烘烘的汗与铁锈味,这种味道甚至冲破了真正在她身边的香薰蜡烛,钻入她的鼻尖。

    让她心跳都快了两拍。

    忍不住想到那次在学校门口撞见小姑娘同他表白,谢云理所当然的猜, 陆鸾在学校应该很受女孩子欢迎……

    也难怪。

    她指尖一滑,退出照片。

    微信对话框里, 那边已经有了回应。

    ―。:我要是怕被说闲话,就不会叫你周一把校服送到学校给我。

    他打字就跟他说话时一样拽,谢云轻笑一声。

    ―云云云:我还没说我要去?

    没有想象中年轻人的心浮气躁,气急败坏……对面只是平静地告诉她,校服就那么两套,她若是拿走,他便又要重新买。

    “……”

    盯着手机屏幕里一点语气倾向也没有的简单一句话,谢云却收起了调侃的心情――

    她觉得自己被道德绑架了。

    她是并不知道如今高中校服多少钱一套,五中那种公立高中应该就还好……

    但是今晚陆鸾才跟她灌输了世界上还有“一天的伙食费”这种金钱计量单位,又大半夜给她发修水管的照片。

    此时此刻,谢云不可抑制地想到这个小孩不知道搞什么没有父母的豢养,这就算了,他还自力更生到可能把整条街所有的零工都打过一遍。

    比如今晚,别的小孩可能在家温习功课,吃阿妈端上来的甜汤宵夜。

    他却出现在夜色门口,一脸淡然地告诉她,他来打工。

    ……他的钱可能每一分都来之不易,是要用来吃饭的钱。

    谢云知道她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贪图好玩给别人带去负担,于是她不再戏弄他。

    ―云云云:今晚你修水管对方给了你多少钱?

    电话另外一边,坐在床边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的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临走前阿庆嫂硬塞给他,坑坑嗤嗤地讲,请他吃烟。

    ―。:十块。

    ……十块?

    谢云盯着这两个字一阵无语。

    ―云云云:知道了,校服会给你送过去的,你千万不要再乱浪费钱。

    对面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也没有问她为什么突然口风转变。

    只是简单地给她发了个“晚安”后,便没有再跟她继续东拉西扯。

    *

    第二天是星期天。

    谢云是被疼醒的。

    她翻身时候自己的左脚踹到右脚上次扭到的地方,把她一下子疼得从床上弹起来,冷汗嗖嗖往外冒,一看外面阳光明媚,才早上八点十分。

    又饿又困,脚也很疼,坐在床上,她对自己发了一会脾气。

    洗漱完点了外卖早餐,到客厅把那件被扔在沙发上的校服拎起来抖了抖,心情实在不太好。

    把校服随手放在膝盖上,等早餐的过程中她打电话给马仔问了下医院的情况,马仔说早上医生来查过房,情况一如既往地不好,但也没有什么更加意外的事发生……

    谢云“哦”了声,告诉马仔明天周一她早上有别的事也要晚些到,不用给她买早餐。

    马仔没问她有什么事,便乖乖挂了电话,这让谢云心中憋着的火更往上蹿了些:她原本准备等马仔问东问西的时候把他骂一顿,完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懂事。

    她憋的难受。

    想了下昨天答应给高中生洗校服、送校服这事办的很蠢,她心情变得更加不好。

    于是她拿出手机,向没办法回避问题的人找茬。

    ―云云云:你家没洗衣机?自己不能洗吗?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隔天出尔反尔地翻脸有什么不对。

    没想到大周末的,对面居然也起得很早,而且能在周末清晨保持一如既往的头脑冷静。

    ―。:你有起床气?

    ―云云云:没有。

    对方显然懒得理她的放屁。

    ―。:被电话吵醒的?

    谢云并不知道自己发脾气的对象在外人眼中是个脾气顶尖不好的人,所以这会儿她并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

    她很服气陆鸾这种自然而然无视一切废话的本事,在对方冷清又有点贴心的闲聊式提问里,她的火气也消下去了一些……

    虽然这并不代表她会说实话,是她自己把自己踢醒的。

    ―云云云:问这么多干嘛,我问你话你都没回答。

    ―云云云:你家到底有没有洗衣机?

    ―。:有。

    ―。:但是我不确定洗衣机能不能洗掉口红印。

    ―。:你最好也手洗。

    他语气很诚恳,如果不是后半句发号施令得过于理所当然的话。

    当然谢云也不是太在意这个,她瞪着微信对话框,突然轻笑了声,想到如果是许湛敢这么同她讲话,现在她已经把手机扔到了他的脸上。

    但是换了陆鸾,她就不会,大概是因为这位小阿弟长得实在是很好看,人对于美的事物总是宽容多过刻薄。

    ―云云云:这么说你从来没有把口红弄在校服上过。

    对面这次停顿了大概三分钟,才回复。

    ―。:没有。

    谢云觉得自己心情没这么暴躁了。

    放下手机,拎着校服进卫生间,她靠在洗手台很有耐心地用洗手液洗掉了那个口红印。

    确认洗干净了,才把它塞进洗衣机。

    关上洗衣机的门,从门上的透明观察窗倒影里,谢云看见自己的唇边居然有了一点笑意。

    *

    周一是工作上学的日子。

    早上七点刚过,五中门前就人声鼎沸,身上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三五成群的从四面八方汇聚,校门口的早餐推车前,每一摊都热闹非凡。

    拎着早餐的学生从最后学校门前的大路口经过的时候,有些稍微认识车、喜欢车的男生总会忍不住转头看路口停着的那辆AMG G63。

    就是人们口中的大G。

    有钱去4S店也得排半年队等待,落地都快接近三百万的铁灰色车身,霸气十足。

    此时此刻,那辆停在学校门口稍远一些的地方的豪车车门开着,驾驶座那边靠着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女人。

    打开的车门几乎遮掉了她全部的上半身,从车门的方向,只能看见她穿着一双平底的repetto ballerina红色芭蕾舞鞋,和她唇上的口红是一个颜色……

    长卷发勾勒她纤细的腰线。

    她低头旁若无人地一边玩手机一边喝豆浆,红唇在吸管上留下一个印子。

    大清早的,越野豪车配美人的搭配看得青春期小朋友们血脉喷张,目光根本没办法从那根沾染她口红印的喜欢上挪开――

    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根吸管。

    王井龙抓着陆鸾的胳膊发出鸡叫的时候就是这句台词。

    “我操!陆小爷,快看那是谁!”

    他摇晃着身边人的胳膊,为自己至少和那吸引了所有男生目光的女人有一点点熟而自豪上了天,“快看快看快看!那天开总裁来修车的!篮球场边给你微信的!谢小姐!”

    陆鸾:“?”

    抬头顺着他下巴指着的方向瞥了一眼,陆鸾没说话,脸上也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心想,王井龙率领修车厂内马仔疯狂编排这个“操场边的姐姐”,以至于她已经被他们编排成了江市版《豪门风云》TVB剧女主角时,似乎并不是这么礼貌。

    此时面无表情地把胳膊从王井龙的手里抽走,陆鸾忍不住又看了眼谢云身后高调、和她本人小身板极具对比视觉冲击力的车,微微蹙眉。

    随后大概是想到了什么。

    他不冷不热地嗤笑一声,眉心舒展开。

    “她在这干嘛!路过!买早餐!晒太阳?”

    耳边,王井龙还在上蹿下跳的聒噪――

    “陆小爷,她告诉你她来我们学校干嘛了吗,哦应该没告诉,她应该把你微信删了吧……”

    陆鸾停顿了下,平静地说:“没有。”

    王井龙:“啊?”

    陆鸾:“没删。”

    王井龙露出个“我不信”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没有,你们又没说话……”

    他话还没落。

    身边的人已经稍微放快了脚步,超过他,往那辆大G旁边走去。

    与此同时,靠在车门边的女人像是有什么心情感应似的抬起头,目光环视周围一圈,最后停在了逐渐走近的陆鸾身上。

    王井龙:“?”

    在王井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时,陆小爷停在那个吸引了全校(……)男生目光的姐姐面前。

    后者松开了咬在牙尖的吸管,冲他笑了笑。

    这一笑,在她背后立刻有了千树万树玫瑰花开的特效。

    然而陆小爷冷着张脸,毫无反应。

    冲他笑的人仿佛不太在意他的冷脸,如同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把手里的豆浆杯子往冷着俊脸的年轻人手里一塞,她转身打开后座门,爬上去,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件校服。

    …………………………王井龙记得今天一早见到陆鸾,第一句话就是:陆小爷,你校服呢,不穿校服不怕又被老班抓着讲废话么?

    当时陆鸾没理他。

    现在他却猝不及防得到了答案。

    王井龙眼睁睁见姐姐把那件叠好的高中校服递给陆鸾,后者接过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她那杯豆浆……

    她又从驾驶座那边拿了一杯新的豆浆,还有几个装好热腾腾的包子,跟他换。

    陆鸾什么也没说,这个对于学校女生送的礼物、食物向来碰都不碰,如果可以的话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的校园扛把子……

    垂着眼,乖乖把姐姐递过来的早餐,接了过去。

    王井龙:“……”

    王井龙:震惊我全家.JPG。


如果您喜欢焚城,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焚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