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修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夷兰 书名:我做炮灰的那些年
    listyle=”le-height:252x”那弟子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腿软了,愣是坐在原地动都没动,旁边的一个离他一尺的弟子在情急之下狠狠推了他一把,那巨蟒反应也快,立刻调整角度追了上去。

    但就这么一刹那的时间,足够阮无痕将这碍事的东西扔到一边,提剑对上这蟒蛇了。

    阮无痕没功夫搭理这两个吓破了胆子的小孩,目光警惕的看向面前的巨蟒。

    而这畜牲竟也有神志,在原地缓慢的饶了一圈,也不急着攻击,一双绿色的竖瞳奸滑的打量着众人,像是等待着某种时机。

    这群没有修为的弟子们顶多也就在山林中见过不足手臂粗壮的小蛇,没见过这比树干还粗一圈的品种,胆子小的当即坐在了地上,定住了似的不动了。

    姬琅的手不动声色的摸上了峥嵘,随时准备在他师兄一声令下就前去送死。

    阮无痕心里也有点没底,自己打不打的过这畜牲还是两说,眼下还有这么一地的累赘在,这不是给人家送菜的吗?

    巨蟒大约也看出了这一点,丝毫不急,慢悠悠的蠕动着,似乎对阮无痕这瞻前顾后的样子极为满意。

    它黑色鳞片布满周身,在阳光下反射出不明显的光泽,看着坚硬无比,张开嘴能看到一排整整齐齐的尖齿,留着口涎,十分不雅观。

    打蛇打七寸,阮无痕明白这个道理,他不打算跟这伤眼的东西再耗下去,先下手为强的提剑刺了过去。

    这惊鸿一剑确确实实的奔着这巨蟒的七寸而去,只听落情与这鳞片结结实实的碰在一起,发出了一声让人牙酸的摩擦声,像是两把钝剑相撞,碰出一串沉闷的火花。

    阮无痕脸色不大好看——经此一下,双方都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个底儿,这畜生越不过他,但他也杀不了这畜牲。

    只见那巨蟒狡猾的退了半步,忽然张大了嘴,露出鲜红的蛇信子,“嘶嘶”几声,从口中喷出了一口腥臭的毒液,直直的冲着阮无痕而去!

    阮无痕也没想到,这畜牲打不过还能来阴的,着实没有防备,好在他身法快,几个闪身避开了大部分的毒液,但还是有几滴溅到了他的衣角上,瞬间腐蚀了一片。

    阮无痕洁癖隐隐发作起来,既嫌弃又恶心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青衣,奈何现在没有能让他发作少爷脾气的地方和条件,只好在心里将这巨蟒千刀万剐了一万回。

    巨蟒竖瞳恶毒的看向阮无痕,抓住了这一空隙,身体又猛然飞向另一侧的一个弟子!

    楚长生本在悄悄的送这些弟子往外走,却不曾想这蟒蛇压根不跟阮无痕耗,得着人多的地方扎,让他们不得不随着它的节奏走。

    眼看那弟子要葬身蛇腹,千钧一发之际,自百米外飞来一束耀眼的白光,切瓜砍菜般切入了这畜牲的鳞片。

    巨蟒惨叫一声,那白光带着血色而出,阮无痕这才看清,这居然是一柄带着寒光的剑。

    巨蟒受了一剑,大吼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原地盘了几圈,就想这么直接离开。

    阮无痕回过神,冷笑一声:“得了便宜就想走?”

    众弟子看不清他的身法,只觉得剑影纷飞,白衣翩然,那巨蟒便沉沉的倒在地上,血迹留了满地都是。

    不过阮无痕倒也并非他们想的那般轻松,那柄突如其来的剑像是掺了毒,让这蟒蛇浑身的鳞片都软了下来,让落情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

    阮无痕顺着那剑飞来的地方看过去,只见一人长身而立,穿着玄衣,清冷漠然。

    他身后跟着一个蓝衣青年,面容俊秀,神色温和。

    两人仿佛一对冰块温水组合,十分违和。

    阮无痕略微颔首:“多谢两位仙友出手相助。”

    那出手的玄衣青年冷着脸没说话,大爷似的看了一眼蓝衣青年,那蓝衣青年心领神会,上前道:“不必多礼。我名莫鲤,他叫墨子卿,我们本来是路过此处,谁想这片林子竟是一处秘境,我们在这停留数日,找不到出路,这才遇上各位。”

    阮无痕斟酌道:“在下逍遥宗首徒阮无痕,原本是领着刚上山的师弟师妹来历练的,谁想师长不太靠谱,未教出境之法,也是困到现在。”

    莫鲤这人似乎很好说话,他回头轻声问道:“子卿,不然我们与他们同行一阵?”

    墨子卿的性格很对得起他那张脸,相当矜持的一点头,算是同意了。

    莫鲤习以为常,又转头对着阮无痕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子卿他就是这个性子,孤傲了些,请多见谅。”

    阮无痕第一次遇见比自己还能拿架子的人,一时有些棋逢对手,偏偏对方算是帮了他一次,欠了个人情,就只好捏着鼻子忍下来了。

    谁知就自己这么和熙的说上几句话的功夫,姬琅也能给他出点幺蛾子。

    姬琅趁着他不注意,拿上峥嵘戳了戳那已经躺在地上半天的蟒蛇,确认这玩意已经魂归西天了,才手脚麻利的踩上这畜牲的身子,细细的观察起来。

    阮无痕让这胆大包天的熊孩子吓了一跳,立马过去将他抱了下来,劈头盖脸的斥责道:“你做什么?不要命了?这东西就是死了它也浑身都是毒,你几条命够跟它耗的?”

    姬琅被他训得好一阵没说话,半响才讷讷的道:“我……我没碰到它。”

    这话简直就跟“我就看看,我不摸”是一个道理,听着很欠抽,阮无痕因着有外人在,只不明显的瞪了他一眼,决定回去好好教育一下。

    “师兄,”姬琅摸了摸鼻子,“我是发现有些不对,才敢上去的。”

    阮无痕闻言,斜着眼看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哦?你发现什么不对了?”

    姬琅道:“这蛇麟的纹路我见过,就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师兄……我觉得这蛇妖有些不对劲。”

    阮无痕倒是知道他以前大约过的是一个什么食不果腹苦日子,书中也有提过一两句,姬琅对这些妖修从小就异常敏感,旁人看不出来的,他可能凭直觉就猜出来了,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特异功能。

    于是阮无痕表面嗤之以鼻,但心中还是将这话听进去了,也留了个心思。他其实也觉得纳闷,山门秘境本质是磨练,不是杀人,这种等级的妖修少说也有上百年的修为,不该出现在这儿的。

    莫鲤听到这边的动静,善解人意的过来问道:“阮兄可是发现了什么?我对妖修了解甚多,兴许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阮无痕彬彬有礼道:“不过是孩子的玩笑之辞,他总觉得这蛇妖有些不对劲……莫兄不必太上心。”

    墨子卿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目光时不时的飘过来,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似的,不肯动一步。

    莫鲤上前,丝毫不在意那尸身都凉透了的巨蟒伤眼的死相,指尖生出一道白光,停在它额前数秒,这才收了回来,脸色不大好看。

    他看着阮无痕,轻声道:“的确古怪,我用家族秘法探查过,这蛇妖数天前还是只毫无灵智的小蛇。”

    阮无痕瞳孔微缩,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人让它在一夜之间,涨了百年修为?”

    listyle=”font-size:12xlor:009900”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喜欢我做炮灰的那些年请关注幻想+小说网


如果您喜欢我做炮灰的那些年,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我做炮灰的那些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