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请我当保镖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殷云染 书名: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
    徐青书恨得牙痒痒,但又在想在心上人面前维持着自己的体面,只能强撑笑脸。

    “其实我之前就来这边参观过了,因为闻爷爷和你都很喜欢这些艺术,我还以为程谢星也喜欢,多给他介绍了一下。没想到,闹了个乌龙。”

    清醒一点,他跟你连共同话题都没有!

    闻律恒却是微微一笑:“对,这家伙从小没什么艺术细胞。你是个客人,不麻烦你了,我带他继续转转。”

    “……好。”徐青书不甘地离去。

    等徐青书走远了,程谢星才摸索着下巴,揶揄道:“啧啧,你还是那么能招蜂引蝶。要不要雇佣我当你的保镖,让我为你赶跑那些狂蜂浪蝶?”

    “又想重操旧业?”闻律恒挑眉。

    中学的时候,女孩子的审美还是更倾向于英俊阳刚的男生。而程谢星长得有些妖媚,比女孩子还好看,不太受女生欢迎,反而被当成了敌人。

    而闻律恒则是校园女生的梦中情人,经常收到各种情书,让他非常苦恼。好在大部分女生还是比较矜持的,撑死送送情书,并没有直接堵人告白什么的。

    不过,这已经让当时的闻律恒非常头疼了。

    作为损友的程谢星屁颠屁颠地蹭上来:“那些情书,我可以帮你处理掉。我还可以给你当保镖,要是有女流氓冒出来想对他图谋不轨,我顶着你先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闻律恒眼睛微眯:“你想要什么?”

    “嘿嘿嘿,最近背着老妈偷偷买了游戏机,穷得馒头都吃不起了。你雇佣我当保镖,也不用花几个钱,每天给我买个早餐就行了。”

    闻律恒低下头,打量着他瘦弱的身躯:“明明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还不多买点吃的。你打算以后晚会演武大郎吗?!”

    “你才武大郎!我虽然没你高,但我不矮好吧!”程谢星气呼呼,把书包往背后一甩,“不管你了,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好了。”

    闻律恒伸出手,拉住了他:“真不想演武大郎,就节制点。你比班上的一些女生都要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家里人虐待你。”

    程谢星尴尬一笑:“我也不知道,平时也没少吃零食,就是不怎么长肉,习惯了。对了,我买游戏机的事你千万要保密,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就完犊子了。”

    “嗯,我会保密。”闻律恒应道。

    程谢星走了几步,忽然探头探脑。

    “诶,那边那条巷子你千万别过去。那边有酒吧台球室啥,不良少女少男都喜欢在哪里玩。说不定到时候谁看上你,直接来个强抢民男,哈哈哈……”

    闻律恒脚步加快了继续,没有理他。

    这是什么保镖?分明是个讨债的!

    后来,闻律恒还真的碰上了一个女流氓。

    程谢星虽然贪钱,但还是很讲信用的。他直接挡在闻律恒的身前,瞪着染着黄毛的大姐头:“休想染指我的男人,他可是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夫!”

    大姐头懵逼:“……”

    大清都亡了,你们家竟然还有包办婚姻!还特么的是男的!

    信息量太大,大姐头都失去了反应,给闻律恒溜走了机会。

    在那之后,闻律恒就再也没有在学校里收到情书。只是每次跟程谢星走在一块,都能发现有些盯着他们说悄悄话。

    好像……还不如别找程谢星帮忙!

    回想起当初的事,闻律恒还有一丝丝后悔。

    “不需要,我被你这保镖坑一次就够了。”闻律恒深深地看他一眼,幽幽道。

    程谢星撇撇嘴:“我那不是帮你一劳永逸,直接解决了烂桃花吗?我牺牲可大了,因为你,连早恋的机会都彻底失去了。”

    “呵,并不是很想要你这种牺牲。”

    闻律恒单手揣兜,径直往门外走去。

    “这房间你估计也不想呆了吧?走吧,我带你转转。”

    “嗯嗯。你家真大啊,买个古堡,空着那么多房间,真的有意思吗?”程谢星表示不是很理解有钱人的这些乐趣。

    “爷爷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疗养,这边风景不错,而且也没什么人打扰。对老人家来说,清净很重要。一些房间,也可以改造成各种各样的功能室,实在不行也可以当储藏室,不碍事。”

    “功能室?”程谢星挠挠头。

    闻律恒抬手,打开一扇门:“比如这个房间,就是其中一个功能室。这边是水仙练瑜伽的瑜伽室,对面的房间是小嘉的游戏室。”

    程谢星:“……”

    好吧,你们赢了!

    ---

    程谢星就是一条咸鱼,在老宅里没活干,吃饱了就去睡午觉。

    倒是闻律恒这个大老板,哪怕这会儿没什么工作,也没去玩,只是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喝茶。

    徐青书总算逮到了他独处的机会,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一个人喝闷茶?程谢星呢,他怎么不陪你?”

    浓浓的绿茶气息扑面而来,要是程谢星咋在场,非得被熏晕过去。

    闻律恒对这方面不太敏感,只是随口答道:“他不太喜欢喝茶。”

    “你们两个都没什么共同兴趣,却成了夫夫。唉,你也是孝顺,牺牲了自己的幸福……”

    闻律恒端起茶杯,慢悠悠抿了一口。

    “其实,跟他结婚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再被催婚呢。”

    徐青书脸上的笑容差点没绷住。

    你这么优秀,找什么人假结婚不行,为什么偏偏是程谢星?!

    如果输给其他强者也就算了,可程谢星除了那张妖媚的脸和闻老爷子战友孙子的身份,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徐青书非常不甘心:“光是为了躲避催婚,跟一个没有共同话题的人一起生活,会很不快乐吧?”

    “怎么会?那家伙根本就是个快乐源泉。”闻律恒微微勾唇。

    有时候程谢星说出的蠢话,能把人笑死。当然,也经常能把人给气死。

    徐青书:“……”

    挑婚姻幸福这个点入手,结果竟然失败了!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别的招数。

    “你最近才回国,有些消息你可能没发现。程谢星他……”徐青书欲言又止,故意吊人胃口。

    闻律恒挑眉:“他怎么了?”

    不会又干了什么蠢事,得让他帮忙擦屁股……

    “他跟一个女明星谈恋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还让别人堕胎……”

    “那是谣言。”闻律恒的眼神忽然变得锋利了起来。

    他冰冷的目光在徐青书身上逡巡,让徐青书忍不住打了个韩进。

    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之前闻律恒一直在a国工作,他好歹能多见见。但现在闻律恒打算回过大力发展国内的事业。他们以后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要是不抓住这次机会,以后这个男人就彻底与他无关了。

    “我知道你不想恶意揣测自己的童年小伙伴,但你们都这么多年没见了,一个人的性情可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闻律恒微微勾唇:“他那个家伙,可是一点都不变。我倒是希望他变了,好歹不会那么气人。”

    “国内的媒体向来擅长看图写作、无中生有,你是个成年人了,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你说程谢星是无辜的,难道你有证据吗?”徐青书按捺不住,咄咄逼人。

    明明才重逢没多久,程谢星就被闻律恒多番维护。而他往闻家跑了多少趟,闻律恒对他却依旧不够亲近……

    嫉妒和不甘腐蚀着徐青书的心,让他心痛难忍。

    “证据?我相信他,就够了。”闻律恒重重地放下茶杯,眉头紧缩:“作为一个外人,你管得太宽了。”

    徐青书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啪”的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两人转过头去,才发现程谢星不知何时下了电梯,还不小心碰掉了墙边摆放的装饰品。

    徐青书脸色一黑:“你偷听?!”

    程谢星嘴角一抽:“你们两个坐在客厅里光明正大地说话,我下楼经过客厅,也叫偷听?”

    背后使诡计结果失败了,还被当事人看到,那糟糕的心情就别提了!

    因为考虑到坐轮椅的老爷子,古堡里被加装了电梯。走楼梯的脚步声大一些,但电梯就没有这个顾虑了。而古堡的地面上也铺着精美的毯子,可以减轻走路的脚步声。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导致徐青书完全没有发现问题。

    被抓包的他脸色挂不住,匆匆离开了。

    闻律恒低头看着地毯上的碎片,沉默不语。

    那原本是一个漂亮的格纹花瓶,上面插着鲜花,里面装的水也漫了出来。

    程谢星手指微微发抖,感觉自己2个亿的债务有了大幅上升的趋势。

    “这花瓶值多少钱?”程谢星的声音微微颤抖,一副要被抓取卖屁股的惊恐模样。

    闻律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无价之宝。”

    程谢星哆嗦了一下:“这么贵?得是古董吧,是哪位已故大师的作品?”

    花瓶上是纹路是白蓝红三种格子,创作的年份应该不会太遥远。艺术品这玩意一般越古老越贵,越稀少越贵……

    不是上古年代还那么贵,创作者多半是挂了!

    强行被去世的闻律恒磨牙:“……这是你死鬼丈夫的作品。”


如果您喜欢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