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捏花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殷云染 书名: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
    自己的死鬼丈夫做的花瓶……

    程谢星轻轻地拍了拍胸脯,缓缓舒出一口气。

    “还好是你做的。”要不然,就倾家荡产了。

    “呵。”闻律恒冷笑一身,抬手捏住了他的肩膀。

    力道不是很大,但用了巧劲,要是程谢星想开溜,也不容易。

    “打烂我的花瓶,你以为不用赔?我没有太高的艺术细胞,想做出一件传世的作品,就得走走偏锋。我看我今天就来做一只骨灰花瓶。”

    “别别别,大佬饶命!”

    程谢星赶紧认怂。

    要不是这别墅太大,他都不知道扫把在哪,他都想当场打扫表明自己认错的心。

    “不想当花瓶,就给我做个像样的花瓶赔罪。”闻律恒缓缓放下手,招了招手,示意女仆打扫客厅。

    程谢星连忙点头答应,生怕闻律恒把他煎皮拆骨。

    虽然不是什么大师作品,但对闻律恒本人来说,这个亲手制作的花瓶比很多名贵珠宝都要贵重。他不小心弄破了,闻律恒生气很正常。

    程谢星有些苦恼地挠挠头:“这里是国外,想找个烧陶的地方不容易。”

    “家里有,你跟我来就行。”

    程谢星:“……”

    万恶的有钱人!!!

    ---

    这是一间干净的房间,没有烧陶的器具,只有一些用来制作陶器的泥土和其他东西。

    闻律恒毕竟是做过花瓶的人,知道具体操作步骤,便一点点带程谢星。

    其实,学习做陶器,只是他一个小小的兴趣。当时感觉挺有趣就玩了一段时间,他其实已经挺久没碰了。要不是侄子小嘉最近沉迷玩泥巴,这个房间里估计都不会背着土。

    程谢星从小就是个手残,现在也不例外。

    闻律恒随随便便,就捏出个漂亮的花瓶。

    而他做出来的玩意却是东倒西歪,丑不拉几。

    程谢星伸出手,努力扶着这些泥巴,要把它捏出个人样。

    然而,结果却是越来越糟。

    “这也太难了吧!”程谢星嘟囔一声,一巴掌把泥土拍成一团。

    暴躁,想罢工!

    闻律恒将一个捏好小碗放在一旁。

    “你不打算继续干了?”

    “嗯。”程谢星轻轻应了一声,有些心虚。

    闻律恒挑眉,抬手指了指那玩意:“你就打算配一坨土给我?”

    程谢星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经地瞎扯了起来。

    “什么叫一坨土?这是一块饼子。这是我给你做的饼子,你是做生意的,我这是祝你的生意像这饼子一样越做越大……”

    这瞎扯的劲头,简直离谱!

    闻律恒面无表情,睨了他一眼:“你这是给我画大饼?”

    画饼可是老板的必备技能,程谢星这简直就是在关公面前班门弄斧!

    “这是祝福。”程谢星一本正经。

    闻律恒冷笑一声:“不想捏花瓶也行。你直接把脸盖上去,做个面具,我就照单签收。”

    程谢星顿时没了声。

    他伸出手,乖乖捏起了土。

    其实,他也不累,就是不停地失败,心里有些挫败。然而,这种东西,原本就很靠练习。

    努力了一会儿,程谢星又开始咸鱼。

    他歪着脑袋,偷偷打量身旁的男人。

    闻律恒正低着头,全神贯注地着泥,一个曲线优美的花瓶在他的手里逐渐成型。

    程谢星忍不住吧咂嘴。

    同样是十根手指头,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闻律恒又昨晚一个作品,他把花瓶放在桌子上,开始检查程谢星的进度。

    “怎么不继续,你捏的这玩意,还是见不了人。”

    程谢星小心翼翼地捧起自己的作品:“我觉得还可以啊。你能看出来,它是一个像碗的形状……”

    “这么扭曲的碗,我送人都没人要。”

    程谢星咽了咽口水:“我送人应该还是有人要的,对吧?”

    他用殷切的目光看着闻律恒,期盼对方能收下这个垃圾。

    并不想要的闻律恒:“……”

    他抬眸,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挂钟。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程谢星还是没有什么进步。哦,严格来说还是有点进步,好歹从像饼进化到像碗。

    “你说我用你这玩意,能做什么?”闻律恒没有直接拒绝,显然已经有些松动。

    程谢星哑然:“它可有用了!”

    嗅到成功气息的程谢星,开始大力推销。

    “你可以用它当杯子,用来喝水;还可以用它裝饭菜,用来吃饭。要是嫌它丑,不想拿出来示人,你还能放房间里当夜壶。”

    当夜壶……

    闻律恒的脸色瞬间黑透:“又丑又没用,拒收,重做!”

    程谢星:“……”

    嘤嘤嘤!!!

    苦逼的程谢星,又被迫在房间里呆了一个小时,最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像样的花瓶。

    “我手都废了。”程谢星小心翼翼地把花瓶放在桌子上。

    这泥还没烤过,花瓶稍微一碰都容易变形。这可是他的心血,要是不小心弄歪了,他能当场吊死!

    闻律恒睨了他一眼:“很惨,但不值得同情。”

    程谢星悔不当初。

    当时小伙伴眼瞅着就要签收那个丑东西了,结果他一时脑抽说了尿壶,功亏一篑!

    ---

    等陶器烧好后,程谢星又开始给花瓶上色。

    他那个手残,本身就没多少艺术细胞,这么一搞,自然就拉低了花瓶的颜值。

    闻律恒忍不住皱起眉头:“你这个也太丑了……”

    辛辛苦苦很久才终于有个丑花瓶的程谢星:“……”

    他握住花瓶,将瓶底朝着桌子的尖角。

    “你要是不要这份赔礼,我现在就把它敲碎,当成给你给表演用碎片自杀!”

    闻律恒:“……”

    虽然花瓶很丑,但程谢星确实做得辛苦。

    “闹什么闹,我又没说拒收。”

    闻律恒一脸无奈地收下了这份赔礼,虽然他很想把这破烂当场丢了!

    ---

    在老宅的日子里,程谢星经常陪闻老爷子说话,把老人家哄得很开心。

    一眨眼就过了5天,闻律恒跟爷爷道别,带着程谢星飞回了国内。

    这段时间,闻律恒的下属一直在搜集证据。在他们的一番努力下,终于找到了任晓虹被包养的证据,而且还是离她流产日期很近的证据。

    视频里的任晓虹挽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商的手,在奢侈品专柜前扫货。专柜的墙壁上贴着一张代言明星的海报。代言人是一线明星,海报也是新拍不久的,刚刚贴上。时间很容易就被锁定……

    除了这个视频,还有其他照片。时间从任晓虹走红之前到最近都有,显然这两人的包、养关系已经维持了很多年。

    任晓虹之前说自己用的是家伙,已经得罪了很多大牌,商业价值也下跌了许多。但好歹还有些粉丝,愿意原谅她,甚至觉得她当时穷,而了在娱乐圈混不容易,还被激发了保护欲,更加粉她了。

    结果……啪啪打脸啊!

    “亏我还相信你,你个不要脸的妓、女,去死!”

    “我就说她那些名牌包包看着不像假货,果然是金主送的。”

    “程谢星太惨了!跟这个女人谈恋爱,被绿不说,还得接盘!”

    “我倒是觉得任晓虹完全是在泼脏水,毕竟金主爸爸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小情人出轨?我看是任晓虹进入流产医院的事被抖出来,才把那天进医院的程谢星也拖下了水!”

    不得不说,这位网友真相了。

    任晓虹跟金主的视频和照片被爆到了网上,金主的妻子也知道了这件事。她怒气冲冲地教训了任晓虹一顿,转过头就跟男人闹离婚分财产。

    金主面对大批的负面舆论,忙得焦头烂额。他的心里,忍不住记恨上了任晓虹和程谢星。

    该死的任晓虹,打个胎都小心点,被记者发现了……

    都怪程谢星,乖乖背锅就好,竟然还敢放出他的料。

    虽然不知道那些证据程谢星是哪来的,但背后的人肯定跟程谢星有关!

    金主直接吩咐封杀程谢星,就算程谢星洗清罪名,他也不想让程谢星好过!而且,很可能帮程谢星找到了证据,不然一个小明星哪来那么大的能量。他打压程谢星,也能顺便引出幕后的人,看看是谁在害他……

    罪名终于洗清,程谢星感觉天都晴了。

    “律恒,谢谢你。要不是有你帮忙,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洗清罪名。”

    闻律恒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我毕竟是你的丈夫,你要是一直背锅。我哪天不小心被人发现跟你结了婚,也会被你连累。”

    虽然闻律恒本人没承认,但程谢星知道小伙伴是为他好。

    程谢星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兄弟,我要好好感谢你。”他摸索着下巴,想要做点什么,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闻律恒挑眉:“感谢我?你不给我添堵就算不错了。明天回村里,跟村长签包山的合同,你做了什么准备?”

    程谢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

    “我准备了一颗空空如也的脑袋,用来装即将到来的知识。”

    闻律恒抬手,轻轻地揉了揉眉心。

    “算了,对你我就不能有太大的指望。你要是真想感谢我,明天见村长的时候,你全程闭嘴就够了。”

    不过,闻律恒显然还是对程谢星的威力不够了解。

    哪怕某人不说话,明天也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如果您喜欢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