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鸡飞狗跳的重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殷云染 书名: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
    “嘀嘀嘀……”

    手机铃声不断响起,吵醒床上熟睡的人。程谢星闭着眼睛,手顺着声音的方向摸索,握住了吵闹的手机。

    他随意地划拉了几下,滑到挂断还是接通都无所谓。

    不幸的是,电话接通了。

    “程谢星,今晚8点来绿丰酒店,伺候好李总。我磨破了嘴皮子才给你争取到3万块一夜,你今晚好好表现,要是富婆一高兴,夜抛变长工,那你就……”

    程谢星所有的困意一扫而空,他也没骂人,只是默默按下录音键。

    经纪人叭叭叭说了一段,把事情都交代完了,还不忘再叮嘱。

    “记住了,是晚上8点到。最好早点儿来,别让富婆等你。”

    “拉皮条的?我要报警了。”程谢星凉凉道。

    经纪人:“……”

    死寂般的几秒后,是一道疯狂的怒吼。

    “艹你大爷的程谢星,亏我好心给你找富婆。这节骨眼上还玩清高是吧?成,违约金你自己想办法,回头被讨债公司打断腿,你可别找我哭!”

    经纪人冷笑一声:“狗仔们可是都在满世界找你,我看要不了多久就会找到你老家的家。我看你怎么……”

    “来得正好,他们就是我的财富密码。”程谢星微微勾唇,狐狸眼泛着精明的光。

    经纪人被气笑了:“还财富密码?丢人都丢到老家了,我倒要看你被这么一群人堵着家门,药怎么出去找吃的……”

    “嘟嘟嘟……”

    不等经纪人继续骂街,程谢星就先一步挂断了电话。经纪人气得跳脚,好好问候了一下程谢星的祖宗十八代。

    程谢星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摩挲着身下的被子,神色还有几分恍惚。

    “竟然穿回来了?”

    程谢星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很久,终于靠着一部小成本剧走红。然而,他刚走红几个月,就被爆出给女友买打胎药至其大出血终身不孕的惊天丑闻!

    走红时间太短,没积下多少家底,反倒因为红而接了一堆代言,违约金加起来足足2个亿,完全就是个天文数字!

    程谢星为了赚钱,忙得跟陀螺一样。好不容易有假期回家休息,结果就被一桶脏水泼了个透心凉。他气得不行,眼前一黑,结果醒来时发现自己穿到了异世的孤儿院。

    后来,他无意间发现,自己出生的世界是一本渣攻贱受生子小说。那个贱受就是他在娱乐圈的好友白清文,他会被记者拍到出现在打胎诊所里,也是因为他陪被强、暴的好友去打胎。只是,男人怀孕生子太荒诞,白清文不敢站出来承认,他这个被气死的炮灰也只能继续背负骂名入棺材。甚至后来渣攻知道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还把他骨灰给扬了!

    看到这破书的时候,程谢星别提多糟心了。后来他长大离开孤儿院谋生,又进了娱乐圈,昨天熬夜拍摄,拍着拍着就晕过去了……

    “好不容易开始了新生活,为什么还要穿回来。要是没办法澄清,那可是一屁股债啊……”财迷程谢星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心口疼。

    他长得一双魅惑的狐狸眼,皮肤白皙,身姿挺拔柔韧,跟个男狐狸精似的。上好的皮囊,只可惜刚在娱乐圈发光发热没多久,眼瞅着就要胡萝卜了……

    从卧室走出,程谢星来到了院子里。农家小院里一般都会有杂物房,放着各种农具,程谢星家自然也不例外。

    “吱呀”一声,杂物间的门被打开,里面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程谢星取出一块写着“前方泥石流,请绕行”的牌子,又去屋子里翻了翻,找出一只大号的马克笔。

    他拿着笔,“刷刷刷”地写着。

    当天去那小诊所就医8个患者中,只有一个是女的,还出事上了新闻。那个女明星跟他有仇,眼见打胎的事藏不住了,就拖他下水。

    破局的办法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只能先搞搞钱,应对一下燃眉之急。

    要知道,黑料爆出前,他刚买了一套房子,手上就没剩几个子。就等着下个月的收入翻身,结果……他这是连水电费都快要拿不出来了!

    “啧啧,这狗仔怎么还不来?消息获取速度也太慢了点……”程谢星嘀咕着,琢磨着要不要建个小号,把老家地址卖给狗仔。

    经纪人要是知道他这奇思妙想,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了。

    就在这事,门外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程谢星先生在吗?”

    哦豁,钱到了

    程谢星拿起一个狐狸面具戴上,朝门那边走去。

    农家小院安装的是一扇铁门,铁门上有一道道栅栏,透过铁管那拳头宽的空隙,完全可以看清来人的模样。

    男人身材高大,穿着浅灰色的休闲服,看起来颇有气质。俊美无俦的脸上是淡漠的神色,薄唇紧抿,带着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饶是财迷如程谢星,也恍惚了片刻。

    只是,他很快扯了扯嘴角,带起一抹嘲弄的笑。

    人模人样的,可惜是条狗!

    对于这些捕风捉影,拿着一张照就随便编,听到一些不知真假的黑料就扛着设备来吸血的垃圾,程谢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闻律恒打量着这个在老家屋里戴狐狸面具的男人,素来波澜不惊的俊脸都有了皲裂的痕迹。

    要不是在商场上锻炼出了一颗强悍的心脏,闻律恒估计会忍不住直接拔腿离去。

    但想到身患癌症的爷爷是那么希望能兑现跟已故战友的诺言,完成这场联姻,闻律恒还是克制住了。

    “程谢星?”闻律恒眉梢微挑。

    戴着面具,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别说是只看过照片的闻律恒,就算是程谢星的死忠粉也认不出他本尊来。

    “是我。”程谢星轻笑一声,直接将手里的牌子插在了院子的泥地上。

    这块指示牌的背面原本是空白的,这会儿已经多了接大大的黑字。

    “私人宅邸,参观费500元/人!”

    闻律恒额头青筋跳了跳:“就地打劫?!”

    闻律恒似乎已经看到了婚后去警察局给伴侣叫保释金的丢人画面……

    程谢星单手托腮:“这叫互利共赢。只需要500,块,你就能进我家拍照。你要是加钱,我还能提供回答问题的服务。你回头把这些新闻一发,不就能大赚一笔吗?”

    刚才他可不是在忽悠经纪人,他是真把记者当财富密码了!

    闻律恒:“……”

    赚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饶是在商场上厮杀已久、见过各种大场面的闻律恒,也忍不住对程谢星有些敬佩。

    作风不改却平平安安活这么大,迟迟没有被打死,也是一种本事!

    “就来你一个吗?你那些狗仔同行业务能力不太行啊。”程谢星连连摇头,准备招待完这个客户,就去贩卖自己的老家地址。

    “我不是记者。”

    程谢星热情待客的笑脸瞬间垮了,虽然藏在面具下也看不见……

    “那你是?”

    “你未婚夫。”

    程谢星:“……”

    沉默半响后,程谢星掏出电话,打给村里的小诊所。

    “叔,我发现一个精神病人,暂时看着没什么攻击性,不过你最好多喊些人过啦……”

    闻律恒从兜里掏出一个绿色手环。他神色淡淡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嘲意:“我有信物。这是你送我的,老程家的传家之宝——翡翠玉镯。”

    “瞎扯!”程谢星的手重重地拍在牌子上,“我老程家祖上三代贫农,哪来的翡翠玉镯传家宝?再说了,你带的这破玩意,不就是小学那会儿卖的荧光棒吗?”

    出乎程谢星意料的是,对方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出一句。

    “你终于承认了。”

    程谢星一愣,尘封多年的记忆片段闪过脑海。

    邻居家的小孩子闻律恒只比他大两岁,是他童年时候的小伙伴。他们两家的爷爷是战友,交情很好,他们两个还在娘胎里就被指腹为婚了。

    小时候他们还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两人都不愿意扮演新娘,他掏出新买的荧光棒,弄成手环的形状,忽悠闻律恒这是个他家传家宝。跟他这个成天玩的家伙不一样,闻律恒大部分时间都被爸爸关在屋里学习,玩具也好,就被他骗了。

    “咳咳……”程谢星不免尴尬,也不好意思收别人什么进门费了。

    他双手按在牌子上,把牌子转了过去。

    【前方泥石流,请绕行!】

    闻律恒:“……”

    出奇的应景!

    程谢星打开院子大门,放对方进来。

    “你们家出国移民太久,我差点都不记得你了。没想到我当年送你的这个小破玩意,你竟然保存了十几年……”程谢星心情复杂,“我一时戏言,误了你终身?”

    明明发现被骗的小闻律恒非常生气,也听他狡辩,直接告家长,害他被爸妈打屁股。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傲娇,口是心非的闻律恒因为小时候的玩笑话动了真心,爱了他多年?作孽啊!

    “是误了终身。”闻律恒深深地看他一眼,语气极为沉重。

    虽然程谢星很贪财,但他不玩感情。想到有人为你魂牵梦萦、苦苦等待结婚那天,他就愧疚:“我……”我不值得你喜欢……

    “我母亲把这玩意锁紧抽屉,每次家里来亲戚都拎出来笑上一次。要不是来找你履行婚约,我恐怕都没法拿到这镯子。”闻律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万般感动,瞬间都堵在了程谢星的喉咙。

    这一刻,他只感觉到了杀气,浓重的杀气!

    儿时小伙伴不是找他叙旧来了,是找他复仇来了!

    前有债主带法律团队来袭,后有狗仔黑粉疯狂人肉……现在连仇人都找上门了,他这是抛了老天爷祖坟了?!


如果您喜欢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