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学演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殷云染 书名: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
    记者们面面厮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虽说他们娱乐圈的狗仔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碰上这种事,那还是头一遭!

    有些记者只是个跑腿的,拿不准主意,赶紧给主管打电话,向上头请示。

    娱乐圈很多料的售价比这个高多了,记者们只是没见过正主这样直白地伸手要钱罢了。犹豫一番后,记者们纷纷掏钱入内。

    有能耐找到程谢星老家来的记者,是本事比较厉害的那一批。人数总共也就十几个,还不至于把程谢星家给淹没的地步。

    收完门票钱,闻律恒已经可以趁机开溜了。

    然而,想到程谢星那个家伙一个人应对这么多虎狼,他不免迟疑。

    犹豫片刻后,闻律恒关上院子的门,转身返回了屋子里。

    宽敞的客厅里,程谢星摘下了面具,放任记者们拍摄。

    “仅限在客厅活动,上楼或者进入其他房间,都是要另外收钱的。”

    刚好一脚跨入客厅的闻律恒:“……”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绝对不会折回来。程谢星,压根就没有拯救的必要!

    然而,已经太迟了。记者们都注意到了他,甚至还有人拉他到一边说话,想要套点消息。

    闻律恒并没有理会那个记者,而是走到程谢星的身边,继续帮他打下手。

    “一个个来,我们去楼上房间慢慢采访。你们的问题,我都会回答,只要钱给到位。不过呢,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采访的顺序就看大家愿意出的价钱了……”

    记者们:“……”

    还要加钱!

    门票、挂号费、采访费,一个活拆出三个流程,收上整整三次钱!

    要不是同行还扛着摄像机,分分钟录下证据,有些记者估计都要忍不住揍程谢星了。

    站立在一旁的闻律恒,神色微妙。

    要不是知道眼前这群也不是什么好人,闻律恒都快要有助纣为虐的负罪感了!

    一番闹哄哄的拍卖后,一个记者凭借5万块的价格,拿下了1号号码牌。他们娱乐圈报社的小编更是直接连通视频,打算一边听一边写稿。

    花了这么钱,一定要搞个首发!

    半个小时后,几篇讨伐程谢星的稿子横空出世!

    如果说,之前的小编还只是单纯在追热点赚钱,那这回是真的饱含怨气。任谁被要走了那么多的经费,心里都不会痛快。多发几个不同的稿子,把这笔钱捞回来才行!

    “惊!程谢星毫无悔改之意,竟然拦路打劫!”

    “当代收过路费第一人……”

    “为了洗脱罪名,程谢星竟否认是孩子的爸爸……”

    从程谢星今天的“打劫恶行”到他回答的那些问题,记者们一个都没放过,搞出一个个大新闻。

    不管是路人还是堕胎女星任晓虹的粉丝,都愤怒了。

    “程谢星这个人渣还有底线吗?!”

    “当天诊所就只有一个女患者,不是任晓虹,他不是陪晓虹打胎,难道是他自己去打胎吗?!”

    “垃圾,出门小心看车!”

    铺天盖地的恶意,朝程谢星袭来。

    不过,此刻的他还在开开心心地招待记者,继续数钱。

    记者们随机应变能力很强,直接问:“看到网上这些评论,你有什么感觉?”

    “我觉得人还是不要被媒体带着走比较好,要有自己的判断。”程谢星微微一笑,难得说了句人话。

    然而,落在记者的耳朵里,这无疑是新的财富密码。

    【面对网友的仗义执言,程谢星竟然……】

    别墅里,程谢星和记者们各怀鬼胎。

    闻律恒这个在商城上混迹多年的老狐狸,反倒是最正常的。

    闻律恒原本以为记者会围堵别墅,哪怕采访到了赖着不走等新料。要不是有这番顾虑,他也不会任由程谢星在他的脸上涂涂抹抹。

    然而……所有记者在采访完就走了,也没有在别墅外边蹲守。

    倒是程谢星伸了伸懒腰,看着记者们远去的身影,颇有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用得着跑那么快吗,跟被鬼追似的。”

    “难道没有吗?”闻律恒瞥了他一眼,凉凉道。

    讨债鬼,可比一般鬼吓人多了!明明还是大白天,却都把人全给吓跑了!多少鬼只能在夜里作乱?

    程谢星尴尬地挠了挠脸蛋:“今天多亏有你帮忙收钱,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要忙到几点。我请你吃颗糖吧。”

    说着,他从零食盘里取出一颗草莓味的糖果,递过去。

    闻律恒并不喜欢吃甜食,却还是神使鬼差地伸出了手。

    等回过神来,那颗糖已经糖在他手心里了,想拒绝也晚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财神来到我家门口……”程谢星唱歌水平本就不好,还把两首歌混在一起。

    那画面,简直就是魔音穿耳!

    闻律恒一刻都待不下去,临走前还不忘丢下一句。

    “给你立条新规矩,以后不许在我爷爷面前唱歌。”

    “为什么?”程谢星的歌声戛然而止。

    “他心脏不好。”

    程谢星:“……”

    走到门口的闻律恒忽然脚步一顿,再度折返。

    程谢星一愣,回头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

    “你有东西拉下了?我怎么没看见……”

    “忘卸妆了。”

    没有了那些八卦的记者,脸上的糟心妆容自然没有必要继续保持了。

    ----

    村子的一栋三层小别墅前停着一辆车子,助理都快要睡着了,才终于等到了归来的老板。

    “老板,程谢星是不是特别难缠?”助理看了眼手表,“或许我刚才应该跟过去,帮帮忙的。”

    闻律恒:“……”

    闻家当年虽然不富裕,但祖上都是文化人,闻律恒自然也是从小学礼仪。一个做事有板有眼的小君子,自然斗不过程谢星那不要脸的流氓。童年的黑历史太多,那破镯子不过是其中之一。

    因为怕程谢星嘴上没门没把的,分分钟钟抖出他黑历史,闻律恒坚持一个人上门谈判。

    然而,不知内情的助理,还以为总裁会懊悔。

    “程谢星是我的朋友,带着你去,就像是办公事,不合适。”

    闻律恒坐在车子后座,眼神却有些飘忽,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助理一边开车,一边说着闲话。

    “我刚才刷新闻,发现网上又多了很多新闻。程谢星声名狼藉,要是你把事实告诉老爷子,说不定就不用联姻了。老爷子速来嫉恶如仇,肯定不会愿意接受一个让女生打胎还不承认的渣男……”

    “他不是。”闻律恒语气平静,像是陈述什么事实一般。

    助理却摇摇头:“老板,你跟他也这么多年没见了,谁知道他变成什么人了呢?”

    “他……倒是一点都没变的。”闻律恒微微勾唇,“那个家伙,怎么可能舍得花钱跟女明星约会?”

    女明星跟普通人不一样,要注意隐私保密,约会去的地方自然不能太低档。而且,女明星送礼物也不会便宜,程谢星回礼也不能磕碜……

    那个守财奴,怎么舍得?

    助理对程谢星并不了解,只当老板是对童年伙伴有滤镜,没再多说什么。

    倒是闻律恒,听了他的话之后忍不住去搜索跟程谢星相关的新闻。

    除了各种疯狂的诅咒,还有一些要杀掉程谢星的叫嚣。

    任晓虹在记者面前声泪俱下,控诉渣男程谢星,已经让程谢星落入了非常糟糕的境地。今天这不知悔改,收记者门票钱、骂“受害人”……这一着无疑是火上浇油,现在人民群众对程谢星的厌恶已经抵达了姐姐!

    闻律恒皱起了眉头,忍不住担忧。

    虽然很对哦人说要杀掉程谢星,只是单纯的恐吓,并没有采取行动的打算。但是,那么多个人里,只要有一个是真想动刀的疯子,那程谢星就危险了……

    几乎没有犹豫,闻律恒打开手机,直接拨了过去。

    “网上的人恨不得活剥了你,我待会儿给你安排几个保镖。我回头把他们照片发你,记得别找他们收过路费。”

    “什么过路费,那叫门票!”程谢星撇撇嘴,“不用给我派保镖,我有安排。反正周一我就跟你结婚,然后搬去和你住了,不差这点时间。”

    虽然被拒绝了,但闻律恒还是让助理去联系保镖。

    “在附近盯着就好,如果没出事,就不用出手。小心点,别让他发现了。”

    “好。”助理不甘地应下了。

    这么个垃圾,竟然还有人护着……

    另一头,任晓虹的一些极端粉丝,也纷纷聚集了起来。当然,这些学生很多连杀鸡都没杀过,怎么可能杀人。

    他们只想给程谢星一些教训,纷纷去搜集臭鸡蛋、螺蛳粉汤……

    ---

    靠着记者们的“慷慨解囊”,程谢星一下子捞了十几万。

    只可惜,这并不是长期的买卖。想要还清2个亿的巨额债务,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歇了一会儿,就开始执行金主爸爸的命令——学演戏!

    作为一个体验派,程谢星非常成功地让老师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

    才教了一个小时,老师就明白这货没救了。

    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完犊子,压根没法跟金主爸爸交代啊!

    看来,只能专攻某个方向的演技,暂时应付过去了。

    “这样吧,你找一下影视片里有爷爷的片段,跟着练习。到时候见到闻老爷子,你就能直接上阵了。”

    “好。”

    程谢星应得爽快。

    他关掉在线课堂,开始寻找素材。很快,他就锁定了一个片子,开始了兢兢业业的学习。

    晚上,闻律恒忧心忡忡,无法入眠。

    保镖还没那么快到位,也不知道程谢星那个特别跳的家伙被社会人毒打了没有……

    娱乐圈的粉丝,扒私人信息是很强的,而且也够疯……

    思索片刻,闻律恒还是联系了程谢星。

    视频里的程谢星脑袋和四肢都挺齐全的,没有缺斤少两,暂时是没出事。

    “金主爸爸,你是来检验我演技的吗?”程谢星挠挠头,“虽然我已经练习好几个小时了,但进步还不是特别大。”

    闻律恒瞬间来了兴趣:“没事,先演一段,我看看。我爷爷也不是警、察,没那么强的洞察力,演技差不多凑活就行了。”

    “好。我今天练习的,是见到你爷爷的那一幕。婚后的我,应该把对方当成了亲人。我今天参考一部剧,联系了好久。”

    程谢星认真地分析了自己该有的状态,才开始表演。

    “爷爷,爷爷……”

    很欣喜爱慕的语气,却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明明只有区区四个字,闻律恒却又一种莫名的熟悉。

    “你参考的那部剧?”

    “《葫芦娃》。”


如果您喜欢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