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奇怪的“嗜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殷云染 书名: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
    程谢星被人怀疑戴绿帽,心情别多糟糕了。

    “我跟任晓虹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之前得罪过她,她刚好被记者拍打去打胎诊所,才拖我下水!”

    闻律恒沉默地盯着他,半信半疑。

    程谢星:“……”

    混蛋啊,竟然不相信他!

    这般想着,程谢星扭了扭腰,掐起兰花指。配上那张妩媚的脸,简直就是一个妖艳贱货。

    他的声音,也是甜腻得有些吓人:“老攻,人家婚前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呢”

    程谢星抬起手,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并不存在眼泪:“没想到,结婚了,你还让人家独守空闺。”

    闻律恒顿时没了胃口,眼前的一大桌子菜,都不再能吸引他了。

    他就不该怀疑程谢星曾经跟那个女明星好过,这家伙谁受得了?还相处到怀孕生子……

    “够了,我相信你。”闻律恒磨牙,“给我坐好,好好吃饭。”

    “知道了”程谢星笑眯眯地说。

    他夹起油焖大虾大快朵颐,眼睛都眯成了愉快的弧度。

    ---

    跟闻家这边的“温馨”截然相反,任晓虹那边已经是焦头烂额。

    经纪人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看看你以前那些黑历史,现在被人刨出来了,你说要怎么样办才好?”

    任晓虹坐在沙发上抽烟,闻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这是在怪我?!娱乐圈有几个不豁出去的,我只是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以前买过奢侈品而已。要不是我够拼,我哪能有今天?!你又心情来指责我,还不如快点想办法解决……”

    如果是个很糊的明星,那些黑料很快就被压下去,连证据都能删个一干二净。但是,任晓虹跟程谢星的事本就是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他们压消息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网友宣传的速度。甚至有些媒体,还在进一步深挖,想要刨出更多的料。

    “要不,我们直接说衣服包包都是租来的。你那时候也不红,租用奢侈品,你的粉丝也不会责怪你。”

    任晓虹吐出一口烟:“你以为我没想过吗?但我金主出手大方,限量版的包都给我买过几个。那些东西,压根就没店出租。”

    经纪人:“……”

    听着怎么就那么像炫耀呢?

    这么有钱还保什么名声,干脆回家吃自己好了!

    经纪人强行压下自己的仇富心,继续帮忙想办法解决。

    “要不这样,你直接发声明说,那些都是假货?”

    “不行,那以后哪还有打牌找我合作了!”任晓虹尖叫道。

    经纪人简直想给她跪下。

    现在哪还有那么多选择项,用假货撑死被踢出奢侈品圈子,但还有很多日用品代言和小牌子代言可选的。要是坐实包养的骂名,星途现在就要直接gg了!

    任晓虹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又不想有损失,总盼着出现个什么机会,好让她翻身。

    然而,网上的流言越演越烈。很多记者和粉丝甚至都开始扒她过去的照片,想要从中找出她金主是谁。

    事到临头,任晓虹也没办法继续拖下去了。

    “抱歉,我当时只是一个小糊咖。但出席很多场合,都需要置办行头。我收入不高,只能出此下策。真的很对不起……”

    任晓虹靠着受害者的身份,最近拿到了不少代言。而如今,拿几个奢侈大牌直接开始反噬了。

    不管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奢侈品公司都不可能接受一个穿a货的代言人,否则对品牌会有很恶劣的影响。

    任晓虹也没办法,只能乖乖陪了一大笔钱,安抚好了品牌方的爸爸。

    ---

    柔软的蚕丝被子里,程谢星窝成一团,还在兴致勃勃地刷着手机,无心睡眠。

    “啧啧,只是损失了几个代言啊。”

    程谢星摸索着下巴,开始琢磨。

    身上的脏水没洗干净,还得再想想新的计划。

    “扣扣。”闻律恒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睡了吗?”

    “还没,有事?”

    程谢星掀开被子,准备给金主爸爸开门。

    “明天中午要登机去见爷爷,早上你给我表演一下,我检查检查你的学习成果。”

    程谢星前进的脚步一顿,随机又缩了回去。

    “嗯,我知道了。我睡了,再见。”

    闻律恒:“……”

    溜得这么快,学习质量到底有多差?

    翌日,程谢星故意赖床。

    然而,闻律恒又不是傻子,自然杀过去逮他。

    “叩叩。”

    敲门声不断响起,仿佛没有尽头。

    程谢星:“……”

    这是不逮到他就不肯罢休的节奏啊!!!

    程谢星没有办法,只能装作困倦的声音:“律恒,我困,我再睡会儿。”

    “你要装也有点讲点基本法,我已经放任你赖床2个小时了。你是不是打算赖到登机再起来?”

    程谢星:“……”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确定小伙伴确实没有框他。

    咳咳,原来他已经拖延了那么久吗

    程谢星怕被打断狗腿,也不敢真在闻律恒的底线上蹦迪。只能硬着头皮起床,下楼吃早餐。

    宽敞的客厅连接着走廊和其他房间,程谢星刚从饭厅出来,就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金主爸爸。

    这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面对小伙伴,程谢星有一种小时候拿成绩单回家的感觉。知道自己成绩不好,害怕被教训……

    程谢星一步步慢悠悠挪过去,速度慢得令人发指。

    闻律恒挑眉,睨了他一眼:“你是在给我表演蚂蚁搬家?”

    程谢星:“……”

    “别磨蹭了。你就当我是爷爷,好好演上一段。”

    闻律恒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此时,管家正领着闻律恒的侄子穿过大门,往客厅走来。

    程谢星深吸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他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像只花蝴蝶一样扑过去。

    “爷爷,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程谢星啊小时候我最喜欢去你家玩了……”

    程谢星一番啰嗦,终于停下:“你倒是应一下,不然我怎么开始下一步?”

    “嗯。”闻律恒敷衍地说道,“我应了,你继续。”

    倒不是闻律恒有心刁难他,只是刚才那段表演,闻律恒一点也不满意,也不太想陪他演这尬戏。

    程谢星撇撇嘴,继续表演:“爷爷……”

    “舅舅,你孙子这么大了?!”

    一道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打破了这场表演。

    程谢星回头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五六岁的小不点。

    小朋友一阵小跑,走了过来,绕着程谢星转悠。

    “看起来像大学生,那你爸爸几岁呀?”

    小朋友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怎么都想不明白。

    闻律恒轻咳一声:“小嘉,他并不是我的孙子,我们刚才是在演戏。”

    “哦。那他是谁?这个叔叔好陌生,没见过。”小朋友困惑地挠挠头。

    闻律恒微微勾唇:“他是你舅妈,来,喊舅妈。”

    程谢星:“……不不不,喊我舅舅就行了,呵呵。”

    “舅妈好。”小朋友张嘴就来。

    程谢星:“……”

    果然都是闻家人,直接统一战线的。

    闻律恒有个妹妹,小时候跟村里的女孩子玩到一块,程谢星只是见过对方很多次,但互动并不多。

    “没想到那个只会玩洋娃娃的小丫头,孩子都这么大了。”程谢星感慨不已。

    闻律恒挑眉:“羡慕?你要是能生,我倒是可以帮帮你。”

    “呸,你就是馋我的身子。”程谢星嘴巴一快,直接噎了回去。

    管家笑眯眯地站在一旁,内心非常欣慰。

    原以为老爷子逼迫少爷履行婚约会造就一段孽缘,没想到两人倒是相处得挺好的……

    ---

    程谢星还以为要去跟大众一起挤飞机,没想到竟然是乘坐私人飞机。

    坐在豪华的机舱里,程谢星还有些难以置信。

    “我们就几个人,会不会太浪费了?”

    闻律恒微微勾唇,抬手勾了勾他的口罩。

    “你这张脸,去得了机场?”

    “我可以做伪装啊。”程谢星拍了拍胸脯。

    “娱乐圈那些人才,比x光机还厉害。你做的伪装管用?”闻律恒唇角微勾,“我要是跟你一起上飞机,说不定还得被你拖累,让变态粉丝误伤。”

    程谢星:“……那还真是抱歉啊,你娶了个丧门星,分分钟给你带来血光之灾。”

    “没办法,一场发小,哪怕你是天煞孤星,我也不能看着你狗带。我洪福齐天,让你蹭点。放心,不收费。”

    管家坐在后方的座位,一脸和蔼地注视着他们的方向。

    少爷近些年醉心事业,人也越来越冷漠了。做什么事都运筹帷幄,偏偏少了几分人味。现在这样倒是鲜活了很多……

    飞机穿过云层,来到遥远的海外。

    从飞机上下来后,众人又坐上了汽车。如此奔波一番,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座漂亮的古堡,有很大的院子,像一个人间仙境。

    程谢星伸了伸懒腰:“你们买的二手房真好看,晚点你让人陪我转一转吧。”

    二手房……

    闻律恒嘴角一抽。

    虽然说的是事实,可听着怎么就那么……

    “我到时候带你转转。”闻律恒神色复杂

    程谢星哑然:“你那么闲的吗?我还以为你要忙着做这做那呢。”

    “你是我重要的小娇妻,我怎么能不陪你?”

    程谢星单手托腮:“这么熟了,说句真话吧。”

    “你太能丢人了,不跟着你,我不放心。”闻律恒凉凉道。

    程谢星:“……你可以给我一点善意的谎言。”

    “呵呵。”

    几人下了车,走上台阶,朝客厅走去。

    老爷子接到电话,知道孙子和孙媳妇来,便开开心心地坐在客厅等候。

    “爷爷,我们回来了。”闻律恒缓步走进,步履沉稳,风度翩翩。

    在不跟程谢星斗法的时候,他还是很正常的。

    程谢星走了进来,看到熟悉的老人,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他的家人都不在了,但闻老爷爷还跟当年差不多,只是脸上的皱纹更多了,头发也白了许多。不过……家人还在的感觉真好,闻律恒也太幸福了吧?

    不管有没有穿越,他都是一个孤儿,孑然一身。

    “闻爷爷。”程谢星缓步走近,声音有点哽咽,“好久不见。您还在,真好。可惜爷爷已经……”

    “唉。”闻爷爷叹息了一声,“苦命的孩子。我听说了,父母和爷爷奶奶都过世了。你现在跟律恒结婚了,以后就把我当家人……”

    “嗯。”程谢星坐到老人身边,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永动机,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题。

    闻律恒坐在一旁,拿起茶杯给几人倒茶,他看程谢星的目光也温柔了许多。

    程谢星虽然很不着调,但还挺会哄长辈的。有他陪伴,爷爷应该也能开心不少。

    闻老爷子拉着程谢星的手,说了很久的话,直到快到晚餐时间,才终于舍得把人放开。

    “快吃饭了,你们行李都还没整理呢。你们先上楼整理东西,晚饭我们继续聊。”

    “好,爷爷慢走。”程谢星微笑着道别。

    小嘉是个小朋友,根本坐不住,早就到外边草坪玩去了。

    快到饭点了,他的妈妈闻水仙就带着他回屋,打算让他歇一会儿,再洗澡准备吃饭。

    刚进门,他就听到了这一句话。

    “舅妈,你还没演完戏吗,又喊舅舅作爷爷?”

    一瞬间,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闻水仙愣住了:“哥,你这品味也太绝了吧。见过让小情人喊自己哥哥的,你竟然让程谢星喊你爷爷!”

    被一桶脏水泼了个结结实实的闻律恒:“……”


如果您喜欢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当谐星穿成反派[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