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 7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四未 书名:小肥啾宠爱手册
    原本该融洽举行的家庭烤肉小派对就这么被章鱼怪兽给搅和了。

    宫望珩小朋友发了脾气,对着小愿愿大喊:“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

    而小鹦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又被大声吼讨厌,害怕地躲进了大人怀里,哭得伤心。

    哪边孩子都哄不好,两方家长面面相觑,最后只能尴尬地先将今晚小派对取消,各自去哄孩子了。

    宫望珩小朋友对章鱼反应很大,于是章鱼被顾斜风跟白清年带回去煮了火锅。

    热汤咕咚咕咚冒着腾腾雾气,刚才还跟大怪兽一样难缠的章鱼现在已经在锅子里煮熟。

    顾斜风拿了厨房剪刀将章鱼须剪成一个个小块装在小碟子里,递到愿愿面前,哄着小孩子:“愿愿一定饿了吧,不要难过了,没事的,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小愿愿埋在白清年怀里不肯出去,只留给顾斜风一个背影,还在呜呜哭着。

    小家伙很少哭的,大人的印象中,似乎是第一次哭这样伤心。小愿愿一哭,家里的氛围都好像低落起来,两个大人都心疼极了。

    “珩珩哥哥也肯定不是故意凶你的,不要伤心啦。”

    大人轮番哄他,顾斜风美食诱惑没用,白清年就抱着他柔声安慰:“等明天再去看珩珩哥哥,跟哥哥和好,好不好?”

    小愿愿立刻在白清年怀里疯狂摇头,他才不要,那个会变脸会凶他的可怕哥哥,他再也不要理了。

    带着哭腔:“……愿、愿愿,也……也……不,不yo……”

    呜呜呜,为什么他不会说话,为什么连“不要理他”这四个字都无法顺利说出来。

    难过成倍,愿愿宝宝哭更伤心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愿愿乖,愿愿是乖宝宝,乖宝宝受委屈了,不哭不哭。”

    哄了许久,但不见好转,仍旧呜哇呜哇地哭着,声音倒很清脆,跟别家小孩子哭起来完全不同。不说刺耳吵闹,反而还有些好听。

    好一会儿后,钟安嘉来敲门,叫白清年出去。

    白清年便将小愿愿交给了顾斜风。

    大哭一场的小愿愿嘴巴有些干,等顾斜风再次将水杯递到他面前时,才堪堪停住哭声,咕嘟咕嘟喝起了水。

    气息还是不匀,喝水都抽抽,长翘的睫毛被泪水沾湿,眼睛红红,看上去可怜极了。

    “愿愿吃点东西好不好啊?”顾斜风尝试喂他吃东西,“看这个大章鱼,这么坏,欺负我们愿愿,把它吃掉!”

    刚才还不愿意看到章鱼的小愿愿竟被顾斜风说动。

    就是,这么坏的大章鱼,应该被自己吃掉!

    全部吃掉!

    小愿愿终于肯张开嘴,吃掉了顾斜风喂的章鱼须须肉。

    火候正好,章鱼肉煮得不硬不老,刚好有些嚼劲,吃起来还挺香。

    顾斜风喂了好几口,小愿愿都乖乖吃了。

    虽然一边抽泣着,吃一口还要哭一下,但顾斜风问他好不好吃,小愿愿仍旧很诚实地哭丧着说:“……好,好次。”

    顾斜风被他逗笑,也不知这小宝贝是怎么长大的,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

    白清年在外面跟钟安嘉聊了许久,等他再进来时,小愿愿已经被喂饱了。满满的饱腹感给小愿愿带去极大的幸福感,他收起了眼泪,不再哭了。

    但白清年的神色并不是那么轻松。

    顾斜风看到了,好奇地问:“怎么了,他把你叫出去说什么了?”

    白清年坐下:“说了一些珩珩的事。”

    “是什么事,看你脸色不太好啊?”

    白清年自然没有隐瞒地将钟安嘉说的话告诉了顾斜风。

    原来珩珩是有先天性性格障碍。

    他从小就很安静话少,不爱跟其他孩子打交道,喜欢独处。因为他很聪明,学习能力也强,所以开始大人以为他只是单纯的性格内向,没有想太深。

    但后来渐渐发现,这孩子没有正确感知情绪或表现情绪的能力。

    对一向疼爱他的爷爷奶奶总是冷漠,老人生病住院时,他不会担心,面无表情。在学校被其他小孩子言语打趣玩笑,也丝毫不会生气。

    可他对疼痛很敏感,上幼儿园时里有个小朋友无意踩疼了他,就被他按在墙上掐脖子。

    老师教育他这样不可以,他淡淡反问为什么不可以,毫无认错情绪。老师因此叫了家长,家长才意识到他的不正常处。

    后来带着看医生做认知治疗,花了大量时间精力,终于渐渐好转,变得会笑,也很懂礼貌了。

    大人们都以为他没事了,但今晚小家伙被章鱼刺激到,头一次感受到害怕的情绪,崩溃得不行,说出了实情。

    其实他没有好转,对任何人都不会产生情绪的他唯独真心依赖着家长,只是为了不想让家长担心,所以一直模仿着好孩子的模样。

    他太聪明了,模仿没有丝毫破绽,连朝夕相处的家长都无法察觉。

    钟安嘉说起这些话时声音在抖:“……所以今晚他不是故意针对愿愿的,他只是第一次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冲击力太大了,情绪有些崩溃。”

    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藏着这么大秘密可不容易,白清风是医生,自然更为理解:“愿愿没事的,他还这么小,忘性大,回到家就好了……那珩珩呢,现在还好吗?”

    “刚刚睡下了。”钟安嘉道,“我想瞒着你们不好,而且这样的事也还是不瞒好。”

    “你放心,我知道了,如果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说。”

    小愿愿懵懵懂懂地听着大人说这些,他不知道宫望珩是怎么了,只能理解一点点,好像是哪里跟别人不一样,是不对劲。

    对上小愿愿迷惑不解的目光,白清年摸摸他的脑袋,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是能懂:“珩珩哥哥不是故意凶愿愿的,哥哥是生病了,生病很难受,哥哥是因为不舒服,所以才那样了。”

    “……森,森病?”

    “对,生病。”白清年道,“生病会很难受,会跟愿愿一样哭,哭得很伤心。”

    小鹦鹉终于有些明白了。

    原来小哥哥是在难受啊。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哥哥好不好?愿愿会愿意帮助哥哥吗?”

    小愿愿点了点头,虽然被小哥哥吼的时候很害怕,可他愿意帮助别人,因为他是魔法小鹦鹉,会魔法的小鹦鹉就应该要帮助别人。

    第二天他们下午要准备出发去游乐园,所以上午去了趟宫家。

    要过去前白清年还在犹豫,毕竟已经知道了小朋友的情况,面对他们时所有表现很可能都是假的,但这时钟安嘉主动打来了电话,说想要他们过去,珩珩想跟愿愿道歉。

    小愿愿懵懵懂懂被大人牵着过去,还带了自己喜欢的小企鹅玩偶,准备送给珩珩哥哥。

    虽然昨晚有那么一瞬间讨厌得不行,可今天再见宫望珩,小愿愿仍旧觉得他好看极了,还是优雅的小王子模样,只是卸下了昨天的伪装,冷冷冰冰的。

    大人就在一边,宫望珩丝毫不介意。

    他能尝试着接受“介意”的概念,会照顾别人是否介意的情绪,但自身根本没有这样的时候。

    拿出一盒糖果给小愿愿:“昨天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对不起。”

    说着道歉,送着东西,但并不像是道歉该有的语气,也没有任何诚意。如果小愿愿再长大些,就能明白小哥哥并非故意,这已经是他最诚恳的模样了。当然愿愿年纪小,根本意识不到。

    愿愿接过了糖果,然后把小企鹅玩偶放到小哥哥边上:“……送给你哒!”

    有史以来最标准的发音。

    他的声音让宫望珩心情好起来,这是非常难得的。一般来说,他只有在独处看书学习时,才会产生这样的情绪。

    实际上昨天靠近这个小弟弟时,他就觉得心情莫名变好,小愿愿声音很好听,很吸引人。就是昨天的章鱼太吓人了,宫望珩第一次知道害怕是这样令人崩溃的感觉,才会一时冲动对小愿愿说讨厌。

    但即便是这样的感觉,也是小愿愿让他体会到的。

    宫望珩觉得这个小弟弟很特别,令他印象深刻。

    如果能将真实情绪表达出来就好了,可宫望珩还是冰冷冷的脸,眼神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迫感,淡淡说道:“谢谢。”

    小愿愿被这样的眼神压迫到,又立刻觉得这个小哥哥好难相处,干嘛这样瞪他,躲回了白清年身后。

    白清年无奈笑道:“那没事了,我们就先走了,下午还要出门。”

    钟安嘉便送了他们出去。

    宫望珩拿着小愿愿送给他的小企鹅玩偶,心里一点不喜欢,他觉得这种玩偶都太丑了,不理解为什么会有小孩子喜欢。

    按照真实想法,他想要立刻丢掉,不愿意让这种东西占用自己房间的任何空间。但习惯了伪装的他知道别人的礼物不能丢,这是礼貌,应当妥善收起来。

    思考一会儿,宫小珩将礼物塞到了床底下。

    这是最好的位置,既收好了礼物,也不会丑到自己的眼睛。


如果您喜欢小肥啾宠爱手册,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小肥啾宠爱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