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 5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四未 书名:小肥啾宠爱手册
    谁都没想到小愿愿会突然摇个花手,摇完还比了朵花,笑得灿烂。

    任谁看到都会对这样可爱的小朋友心软,白清年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就是想到白母还在,又连忙收起,他怕母亲会不开心。

    不过小孩子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生物,大家对此也没多惊讶。

    而白母看着小愿愿对自己笑,突然不生气了。

    虽然她也觉得哪里奇怪,明明先前还直冒火,可看到小愿愿后,竟一点气不起来,胸腔的气都散了。

    这样可不行,白母不想在他们面前缓和下了自己的表情,她必须要把自己的态度摆明白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白母转过身:“总之我是不会答应的,你要无所谓我这个妈你就尽管去做,我走了。”

    白清年连忙追上去:“妈,我送你回去。”

    顾斜风没追上去也没多说话,白母对白清年骨子里是很疼爱的,他说才好,自己要凑上去,白母只会更反对。

    看着白清年跟白母出去了,小愿愿迷惑不解。

    他多少能察觉到白母的情绪不好,难道是自己的表演没能打动她吗?

    他还被顾斜风抱着,心里想知道是不是刚才自己的表现太糟糕了。

    “叭叭!”

    顾斜风低头看他:“怎么了?”

    小愿愿无法将心里的担忧问出来,只能通过丰富的肢体语言表达。

    他又摇了个花手,再用自己的小脸蛋比了朵花,然后歪头,小心翼翼地“叭”了一声。

    ——就像在问,是不是刚才这样做的不好了?

    顾斜风佩服自己竟一遍就看懂了小宝贝的意思,这些动作未免太好笑太有趣。

    顾斜风心情好了许多,尽管觉得小愿愿听不懂自己的话,但还是摸摸他的头:“愿愿刚才的表现很好。”

    小愿愿就放心了。

    其实他也觉得自己花手摇挺好的,他可是看一遍就学会了呢。再说像他这样可爱的小鹦鹉怎么会有人类不喜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

    白清年送母亲回去的路上,白母心情平静许多。

    她对白清年向来温柔,心里的火气主要都是看着顾斜风时烧起来的。

    白母叹出口气:“领养孩子一事你们也太草率了,怎么能这么随便地就领养了……你们现在,唉,到底是不是顾斜风那小子提议的?”

    白清年不敢承认这就是顾斜风的主意,而且小愿愿的出场方式过于离奇,刚才跟白母解释了好几遍她都不相信,这会儿白清年也就不解释了,只是说道:“……妈,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

    “我怎么能不为你担心,你自己说说这叫什么事,领养孩子啊,又不是路边捡只小猫小狗……那顾家是什么人家,他们能同意?你别老是听顾斜风的话,你怎么玩得过他,我怕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不会的……”白清年无奈笑道,“妈,你别老是将他想太坏了,他对我很好啊,我们现在很稳定。”

    “你还真要跟他过一辈子啊?”

    “对啊。”

    “……”

    白母叹道:“你别嫌我啰嗦,老是讲这些。可顾家是什么人家,你们年轻谈谈恋爱不见有什么,可真要过一辈子,还领养孩子,顾家未必肯认,到时受委屈的不还是你!”

    白清年理解母亲,她心里一直向着自己,是怕顾斜风会变心,怕他在顾家会受委屈。

    “不会的,斜风他会处理好的,而且顾家人对我挺好的,没有哪里不好啊。”

    “你就是太单纯善良了!不知道人心能有多坏!”

    “我懂啊,我怎么不懂了?”

    “你要是懂,这次就不会被停职了!”

    “……”

    不小心就戳在白清年最近的痛点上。

    他动了一场不该动的手术,将一个濒死老人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然后就给自己惹了麻烦。

    当时病人情况紧急,家属不在身边无法签字,白清年按照规矩请示院领导。但院领导觉得手术成功可能性太低,病人年纪又那么大了,容易出事故,就没有同意。

    白清年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最后还是将人推进了手术室,并表示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手术很顺利,老人平安脱险。

    但老人子女不孝,送老人来医院只是为了不让他死在家里,说医院不应该动手术,不肯支付手术费。来医院闹,去卫健委告,还扬言他们有种就直接将老人扔出去。

    老人手术后需要静养,子女天天来闹,一时想不开,在医院跳楼自杀了。

    人死在医院就更说不清楚,加上医院确实有理亏之处,为了平息事态,最后白清年就被停了职。

    想到这件事白清年就很郁闷,半晌没了声,随后才说道:“……这不一样,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白母说完也觉后悔,她不应该提这事的,扯开道:“……哎,我儿子什么都好,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心地又善良,就是实在没有挑选对象的眼光。”

    “妈,你真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是小孩了,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了。”

    ……

    白清年送白母到家再回去,顾斜风正陪着小宝贝画画。

    小宝贝趴在地上激情作画,蜡笔摊开一地,脚上的一只袜子都快在地毯上蹭掉了。

    顾斜风没注意,还在打电话,他吃完饭就应该回去公司的,可白清年送白母回去了,他不能将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

    见白清年回去,顾斜风就站了起来:“公司还有些事,我先走了。”

    “嗯,好。”

    “对了,晚上去宫家吃饭,带愿愿一起去。”

    宫家是他们的对门邻居,白清年问:“嗯?怎么一下晚上要去他们家了?”

    “我想着也该给愿愿找几个小朋友一起玩,他们家孩子不正好么。本来我是问要不要明天一起去游乐园,宫岁城说没空,但晚上他们家烧烤,就请我们过去。”

    “好,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宫家的儿子叫宫望珩,今年七岁,模样长很好,白清年常常见他,每次见都忍不住在心里夸一句这孩子好看,跟混血儿似的。

    两家情况相同,都是两个爸爸带孩子。白清年觉得这样挺好,不仅能让小愿愿知道他们的家庭构成并不算很特殊,也能让他认识一个年长的哥哥。

    宫家那小孩出了名的懂事有礼貌,小愿愿也是个乖巧的好孩子,他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白清年走到愿愿边上,先给他把快蹭掉的袜子穿好,再低头去看他画了什么。

    “愿愿在画什么呀?”

    小宝贝大方让他看了自己的画,是一只粉色的小鸟:“灰灰,啾!”

    白清年已经能毫无压力地理解婴语了,一听就知道,小宝贝是想说“飞”,怕“飞飞”不够,再加个“啾”,用来指小鸟。

    不得不说,小宝贝画画很不错,不算充满天赋,可至少配色舒服,将小鸟该有的特点都画了出来。

    “愿愿画真好,是很可爱的小鸟。”

    被白清年夸奖,小宝贝开心极了,拍拍画,含糊不清地说着:“从,从给叭叭!”

    白清年也懂了,这是要送给自己。

    真可爱。

    白清年蹲在地上看着小可爱。这到底是他看小愿愿的眼神不正常,还是小愿愿本身有神奇魔力。怎么就越看越叫人喜欢,心情也跟着变好呢。

    傍晚的时候,顾斜风还没回来,钟安嘉过来敲门,叫他们过去,让小孩子们先认识认识。钟安嘉就是宫岁城的爱人,与白清年差不多的年纪,平日两家关系很好。

    小愿愿不知道烤肉是什么东西,但能跟着大人一起出门就会很高兴。因为他是自由的小鸟,小鸟就应该常常在外面飞。

    几步路就到了宫家,院子里烧烤用具已经搬了一半。

    钟安嘉叫了儿子过来:“珩珩,来跟白叔叔打招呼,还有愿愿弟弟,过来认识一下。”

    叫珩珩的小男孩跑过来了,微卷的栗色头发,淡蓝色的眼眸,的确很像混血儿,礼貌阳光地说道:“白叔叔好,愿愿弟弟好。”

    “珩珩还是一样懂事,最近还好吗?”

    “我最近很好,谢谢白叔叔关心。”

    而小愿愿盯着宫望珩,口水直哒哒流下来。

    他第一次在这里接触比自己年长的男孩子,对方竟这么好看,还很好吃的样子。小鹦鹉不会伪装不会撒谎,被美貌迷了眼,看呆了。

    白清年也想给愿愿介绍珩珩哥哥,但低头就看到小愿愿直流口水,惊得四处找纸巾。

    宫望珩主动说道:“爸爸叔叔,你们忙吧,我带愿愿弟弟进去擦嘴巴,屋里有纸。”

    白清年有些不好意思,但钟安嘉道:“那你带弟弟进去擦擦,还记得要给弟弟拿糖哦。”

    白清年道:“那就麻烦珩珩了。”

    宫望珩天生带着一股优雅的贵气,像个小王子,笑起来很好看:“不麻烦的,我年纪大,应该要照顾小弟弟,那我带弟弟进去了。”

    小愿愿呆呆地被漂亮哥哥牵着手进去了。

    但哪想一到大人看不见的地方,漂亮哥哥就变脸了,脸上温暖好看的笑容收了起来,瞬间冷落许多。

    抽出纸巾面无表情地帮他擦嘴,手劲还有些大,小愿愿下意识往后避了一下,漂亮哥哥冰凉的眼神就一斜,吓得他不敢动了。

    小宝贝第一次被人这样瞪,鸟尾巴控制不住地炸开,在裤子里鼓出一团。


如果您喜欢小肥啾宠爱手册,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小肥啾宠爱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