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美人计(怎么,还真怕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高档别墅区的夜晚,很静,没有锅碗瓢盆的叮咚响、也没有小孩的哭闹声、更没有只属于弄堂里的人间烟火气。

    这里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只有楼下花园里的虫鸣,提醒着她,她还活在人间。

    殷之遥坐在桌边写作业,手机里开着视频通话,画面里的少年皮肤麦黄,脸部轮廓硬朗,容颜英挺。

    他在蒸腾的烟雾中吵着菜,时不时传来嗞拉嗞拉的煎油声。

    视频那端充满了人间烟火气,与她的房间,仿佛是两个世界。

    殷之遥边写作业,时不时看看画面,感觉他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忙完了这一阵,谢渊拿起手机,一张大脸怼到屏幕上——

    “第一天到新家,感觉怎么样。”

    “挺好。”

    “那挺好。”

    殷之遥心里其实有点生他的气,气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她交出去了。

    没有和母亲据理力争,一句都没有。

    “没什么要跟哥哥说的?”

    “有。”殷之遥道:“今天才知道,我以前太没见识了。”

    谢渊睨她一眼:“都长了什么见识?”

    “以前觉得你好帅,我真是目光短浅。”

    谢渊:?

    殷之遥继续道:“我今天遇到一个帅哥。”

    谢渊一边炒菜,散漫地问:“多好看啊?”

    “也就比你好看一亿倍。”

    谢渊:早知道不问了。

    殷之遥挂了电话,躺在了床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谢渊这么轻松就放她走了,她原本以为他会和母亲据理力争一番。

    也许,自己对于他而言,终究是负担。

    炎炎八月,其他的学生都还在放暑假,殷之遥上的是初升高的教学衔接班。

    简而言之,就是补课。

    南城一中不愧是国家级重点中学,准高一预备生的暑假也只放了一个月。

    灼灼的盛夏,窗外蝉鸣声不断,空气燥热而烦闷。

    殷之遥握着笔杆子,在听着英语老师的催眠,昏昏欲睡,草稿本上随手描下了英语老师的肖像速写半成品。

    英语老师的声音的确很催眠,殷之遥打了个呵欠,趴在了桌上。

    裤包里的手机很清晰地嗡嗡震动了一下,殷之遥懒洋洋地摸出手机。

    是她哥哥谢渊发来的短消息,告诉她自己到学校门口了,放学见一面。

    殷之遥一下子来了精神,给他回了短信:“帮我买杯奶茶,少冰,无糖。”

    贱哥:“都喝奶茶了,你还要无糖?”

    狗妹:“你上次去人家店里点牛肉面,只要牛肉,不要面,我说什么了?”

    “”

    五分钟后,殷之遥收到了母亲苏文芮的短信——“我开车经过你们学校,快放学了吧,等你一起回家。”

    看着这条短信,殷之遥昏沉沉的睡意猛然抖擞,惊出了一身冷汗。

    放下手机,她喃了声:“靠!”

    好巧不巧,恰好班上齐声朗读的课文戛然而止。

    于是,这一声“国骂”在教室里显得异常突兀。

    英语老师脸色沉了下去,点名道:“殷之遥同学,站起来。”

    殷之遥乖乖地站了起来。

    英语老师咬牙切齿道:“about?”

    殷之遥反应了一会儿,试探性地说道:“fuk?”

    此言一出,全班轰堂大笑,英语老师气得跺脚,直接丢了粉笔,转身走出教室:“最后一名就是最后一名,烂泥扶不上墙,这课没法上了!”

    幸而距离下课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英语老师被气走了,同学们欢欢喜喜地收拾书包回家。

    殷之遥蹑手蹑脚,宛如做贼般走出校门,一眼就望见了对面梧桐树下停车伫立的谢渊。

    人行道上,谢渊正拿着抹布擦拭他的宝贝自行车。

    这辆凤凰牌是谢渊从自己家带过来的。

    他很宝贝这辆车,因此车后座总是自备抹布,时不时便拿出来擦一擦,车身一点泥星子都见不着。

    他擦得很仔细,丝毫没注意到,周围女孩子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偷摸地打量他。

    他和南城一中的男孩子不太一样,一中的男生都很乖,给人一种很听话的感觉,非常明显的高中生气质。

    但是谢渊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更偏狂野,举手投足,哪怕是一个眼神,都特别有男人味儿,更别提他穿短袖的时候,那肌肉线条流畅的麦色胳膊。

    太招惹了!

    殷之遥跟谢渊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对谢渊的长相无感,但是真要客观地说,英俊是真的英俊。

    殷之遥跑到他身边,谢渊顺手接过了她沉甸甸的书包,背在了自己的左肩:“这才当几天高中生,书包这么重。”

    “快走快走!”殷之遥熟练地爬上了谢渊的车后座,催促道:“别耽误了!”

    谢渊不慌不忙将车龙头上挂着的奶茶递给她,说道:“你的无糖奶茶。”

    “现在不喝,快走啦。”

    “急什么。”

    “饿啦!”

    谢渊骑上自行车,正要离开。

    忽然,身后传来了母亲苏文芮冷冰冰的声音:“你要带我女儿去哪儿?”

    殷之遥和谢渊心里同时咯噔一下。

    哦豁。完犊子。

    苏文芮从车上下来,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两人面前。

    殷之遥看她脸色,就知道她肯定生气了。

    谢渊看到苏文芮,脸上的笑意散了散,有些不知所措地喊了声:“苏阿姨好。”

    苏文芮对谢渊绝无好感,甚至还带了点敌意,觉得他是自己散发母爱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她没有理会他的问好,问殷之遥道:“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殷之遥还没开口,谢渊连忙解释:“我放学经过一中,顺道过来看看妹妹。”

    说完,他将奶茶递到了殷之遥手里,揉揉她的小脑袋,叮嘱道:“乖一点,走了。”

    殷之遥紧紧捏着奶茶袋子,恋恋不舍地望着谢渊。

    谢渊离开以后,苏文芮带着殷之遥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殷之遥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文芮心里也清楚,小姑娘跟她疏远得很,倒不是因为有怨气,就是不熟。

    “少喝奶茶,对身体不好,不健康。”

    “哦。”

    “今天你乔叔叔的生日,晚上我在世纪饭店订了桌,我们一家人吃顿饭。”

    殷之遥犹豫了片刻,咬牙说道:“我不想去。”

    苏文芮顿了几秒,语重心长地说:“我不求你把乔叔叔当你爸一样对待,但是今天是你乔叔叔的生日,你也不想让他失望吧。”

    殷之遥有些赌气,闷声说:“亲儿子都还在西藏‘净化心灵’,我到不到场,有什么关系。”

    苏文芮被殷之遥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又绝不能骂她。这一骂,指不定直接把小姑娘给骂回去。

    毕竟,小姑娘处于青春期,看着乖,骨子里很叛逆。

    她可以用法律武器拿到抚养权,但是她不可能用法律让女儿爱她,心甘情愿和她生活在一起。

    苏文芮还是送殷之遥回了别墅:“今晚我回晚些回来,你自己早点睡。”

    “哦。”

    殷之遥目送她离开。

    其实她对苏文芮绝无恨意,也不怨她和老爸离婚,也不怨她这么多年的不闻不问。

    不怨恨,但她也不爱苏文芮。

    殷之遥百无聊赖地站在街道边,心情很不好,谢渊给她短信,让她乖乖听妈妈的话,不要闹脾气,他下次再来看她。

    她回了一个字:“好。”

    一阵风过,鼻息间飘来阵阵桂花香,殷之遥抬头,看到对面的白色小洋楼的篱笆内,有一一棵很大的桂花树。

    风过,有淡黄色的细碎桂花落在墙内的草地上,也有不少落在了墙外的路旁。

    殷之遥走过去,蹲在地上,捧起了一簇桂花碎屑,用自己的裙子兜着,准备带回房间当熏香。

    就在这时,一道流畅的身影自她身边飞驰而过。

    哐啷一声,滑板停下来,那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殷之遥抬头望向他。

    他穿着一件浅粉色卫衣搭破洞牛仔,衣服颜色衬得他唇红齿白、五官越发明艳。

    正是昨天逮着她干“坏事”的少年!

    殷之遥心脏一紧,人都傻了。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程妄提着滑板,打开了篱笆铁栅门,回头笑道:“小孩,偷我家花?”

    “地上捡的。”

    “地上的,也是我的家的。”

    殷之遥将怀里的桂花抖落,目光斜侧,羞耻地说:“不要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

    程妄嘴角的笑意漫开了,他看出这小姑娘脸蛋都红透了,柔嫩的耳垂跟挂了两颗大樱桃似的,知道她窘迫,索性不再追问。

    殷之遥起身退后了两步,宛如小兽一样警惕的目光,偷偷望了他一眼。

    今天的他,没有张扬的耳钉,没有半敞的衣领,没有昨日大雨中落拓不羁的模样。

    就像所有的邻家男孩一样,英俊,阳光而整洁。

    他没说什么,进了屋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糖盒,然后三两下爬上树,从树上摘了几簇桂花,装进糖盒里,盖上盖子,递到殷之遥手边。

    “地上的不干净。”

    殷之遥接过糖盒,心跳有点不受控制:“谢谢。”

    程妄望了望对面的小楼,问道:“你是乔正阳那个鸠占鹊巢的讨厌鬼妹妹?”

    “鸠占鹊巢?”殷之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讨厌鬼妹妹???”

    程妄接过了殷之遥手中的滑板,在她身边溜了两圈:“是啊,住对面的乔正阳,应该就是你哥。前两天跟我抱怨,说马上有个讨厌鬼妹妹要来霸占他的家。”

    殷之遥猜测这个便宜继兄不会喜欢他,没想到还是个口无遮拦的傻子。

    初步估计智商不超过90。

    她闷声说:“他不是我哥。”

    程妄立住滑板,笑了:“他跟你基因的确不太匹配。”

    殷之遥问道:“他很帅吗?”

    程妄道:“是你乖。”

    殷之遥有点羞,绷着脸,故作严肃。

    程妄继续在她身边花式溜滑板,带着滑板哐哐起跳,英姿飒爽——

    “他很不喜欢你,说等你来了,让我帮着一起欺负你。”

    “欺负我?”殷之遥目光追着他的身影,好奇地问:“你计划怎么欺负我?”

    程妄走到殷之遥面前,俯身和她平视,手压着她的小脑袋:“觉得哥哥好看吗?”

    殷之遥蓦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凑近的英俊脸庞,屏住呼吸。

    “如果哥哥用美人计勾引你,再抛弃你,会伤心吗?”

    “”

    殷之遥被呛了个惨,俯下身疯狂地咳嗽,脸颊胀红,眼泪都快咳出来了。

    程妄背靠着铁栅栏,漫不经心地笑起来:“反应这么大?”

    殷之遥喘息着,心虚地说:“成功的几率为零。”

    程妄见她又气又急,还呛得不行,索性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殷之遥赶紧躲开,防备地望着他:“走、走开!”

    程妄嘴角的笑意加深了:“怎么,还真怕我?”

    殷之遥不敢看他,目光斜向一边,咬着下唇,噤声不言。

    程妄伸出手指,擦了擦她眼角被呛出的眼泪,云淡风轻地说:“别怕,看到你,美人计就破产了。”

    “为什么?”

    程妄挑眉看着她:“你这么乖,哥哥先栽为敬了。”

    “”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