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小鬼(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一整天,殷之遥脑子里都在回响祥林嫂的叹息——

    我真傻,真的,下雨天就不该出门,可能这就是命。

    她生平干的第一件出格的事儿,没想到居然让新邻居看到了。

    要是他跟她妈告状,就麻烦了。

    不过,看起来他不像嘴碎的人。

    她说不出来对他是什么感觉,他不讲话的时候,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是如此迷人,但一开口又能气死人。

    她坐在书桌前,摸出铅笔,凭着记忆,将他踩滑板的身影绘在了纸上。

    没有正脸,大雨倾盆,只有他隐约的侧脸轮廓,淹没在雨雾中。

    她将画质撕下来,叠好了和糖盒里漫着淡香的桂花屑放在一起。

    次日清晨,殷之遥背着书包去学校,沿着小路走进绿树成荫的花园步径。

    别墅区的绿化设施非常精细,每一棵树、每一簇灌木都修剪成了动物的形状,给人一种进入童话森林的感觉。

    这里的居住环境,跟她以前住的弄堂小巷,真是天壤之别。

    熹微的晨光里,少年溜着滑板,迎面而来。

    他穿着白衬衣,手背在后面,经过她身边,带起一阵清凉的风。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殷之遥的心脏就跟小兔子似的,不受控制,活蹦乱跳。

    程妄踩下了滑板的尾端,停在她面前。

    道旁,微风带落了细碎的桂花,落在他的肩头。

    他打量着殷之遥,嘴角自然上扬:“小孩,这么辛苦,暑期还补课啊?”

    殷之遥还在为昨天美人计的事,耿耿于怀,不理他,埋着大步子径直往前走。

    很快,程妄溜着滑板追上了她,一个漂亮的回身,停下来。

    殷之遥不设防,险些撞进他怀里。

    “你!好狗不挡道!”

    程妄踩着滑板,挡住了她的去路,伸手捏捏她的头:“小鬼,起床气这么重?”

    他乍然靠近,殷之遥脸颊一红,越发凶狠地瞪他。

    程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惹你了?这么不待见。”

    “你没有惹我,我就单纯不喜欢你。”

    殷之遥气呼呼地说完,绕开了他。

    程妄拎着滑板,走在她身边,漫不经心道:“我让你喜欢我了吗?”

    殷之遥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狠狠瞪他一眼,脸颊越发通红。

    程妄拉住了她的手肘,顺走了她腕间的一根橡皮筋,指尖撑着橡皮筋弹了弹:“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又想玩什么花招?”

    程妄拎着他的滑板,递到殷之遥面前:“我家里人不喜欢我玩滑板,你可以帮我保管吗。”

    殷之遥看着红黑配色相间的滑板,抗拒地说:“我们又不是朋友,我才不帮你保管。”

    程妄俯身与她保持平行的高度,摸着她的小脑袋,嘴角勾了起来:“你看,哥哥不是努力地在跟你交朋友吗。”

    嗓音很自然地上扬,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懒怠。

    殷之遥甚至能嗅到他身上清新的薄荷草味道,往后退了两步,心跳砰砰砰。

    她真的要死了!

    程妄见小姑娘别别扭扭的模样,于是又说:“这样,不白帮忙,我给你保管费。”

    殷之遥白眼他:“用钱是买不到朋友的!”

    “那怎么办。”

    程妄笑着说:“那总不能让我以身相许吧?”

    !!

    这个哥哥怎么回事,为什么浑身上下都在散发魅力?qaq

    殷之遥不再搭理他,加快了步伐,朝着小区出口的方向走去。

    程妄见她这般强硬地拒绝,终究还是不再请求了,目送小姑娘远去,拎着滑板车独自离开。

    殷之遥慢条斯理走到小区门口,心情很复杂,脑子也很乱,一帧帧回闪的都是那日倾盆大雨之下,少年踏着滑板飞驰的惊艳身影。

    最终,殷之遥猛地踹开了脚边的碎石子,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程妄刚走到家门口,小姑娘背着书包,气喘吁吁地追上了他——

    “喂。”

    程妄回头,看到小女孩乱糟糟的头发和红扑扑的小脸蛋,他眼底浮现一丝温煦的笑意:“还有事?”

    殷之遥硬着头皮走到他跟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滑板:“不要你的钱啦!”

    还没等程妄说话,殷之遥抱着滑板,分分钟就消失在了小路尽头,跑得比狗还快。

    程妄看着她的背影,倒是浅浅地笑了一下。

    小鬼挺逗。

    今天下午的补习课程结束得比较早,殷之遥的同桌喻白,约她去看电影。

    喻白是殷之遥来了南城一中补习班认识的朋友,品学兼优的学霸,容颜清美、长发披肩,而且家境优渥,素养良好,女神范儿十足。

    因为老师成立了班级一帮一互助小组,喻白的“扶贫”对象,正好是殷之遥,所以俩人才有机会认识。

    当然,喻白在女生堆里,名声不太好。

    早有女生都警告过殷之遥,喻白其人,简直就是绿茶中的绿茶,烹得一手好茶艺。

    据说从初中到现在,喻白几乎都没有闺蜜,因为她就是死闺蜜体质,任何女孩都受不了她。

    很快,殷之遥就感觉到传言非虚。

    譬如此刻,在电影院里,喻白拿着易拉罐,抠了五分钟,都没能抠出易拉罐的拉环。

    殷之遥看着她细细的指甲,又看看自己手里已经快喝了一半的汽水,嘴角抽抽:“你认真的?”

    见过拧不开矿泉水瓶的,没见过连易拉罐都扯不开的女孩。

    喻白看着殷之遥,露出特别无辜的表情:“嗯,人家抠不开。”

    身后倒是有五大三粗的直男,特别殷勤地说:“来,妹妹我帮你开!”

    喻白柔弱地说:“谢谢哥哥。”

    “用不着。”

    殷之遥单手接过了喻白的易拉罐,咔哒一声,抠开了易拉罐拉环,递给喻白。

    身后的直男很不满地望了望殷之遥,鼻息间发出轻嗤。

    喻白笑着对殷之遥道了声谢。

    这就是为什么殷之遥和喻白能成为朋友。

    相比于周围的女孩子们,殷之遥神经粗线条,对女孩子之间暗流涌动的较量和竞争,完全不感冒。

    喻白拧不开瓶盖,她能帮她拧开;喻白吃不了的大鸡腿,她乐滋滋地接过来一口咬住;追着喻白死缠烂打的男孩,被殷之遥一脚踹飞

    后来班上女生给殷之遥取了个绰号:绿茶粉碎机。

    电影是一部警匪片,全影院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惊险刺激的剧情,除了殷之遥身后这俩讨厌的男生,总是在说话。

    每当殷之遥被剧情吸引住的时候,就会听到后排男生的窃窃私语——

    “正哥刚从高原下来,不回去好好休息,恢复元气,拎着行李箱来看电影,也是牛逼。”

    “你正哥身体好,刚得住。再说,回去干什么,家被那女人霸占了,还带个小拖油瓶过来,没我的位置。”

    “有妹妹多好啊。”男生感叹道:“我就想要个妹妹,每天追着我叫哥哥,啧,多幸福。”

    “好个屁,她要是敢乱叫,我先给她一大耳刮子。”

    为了配合情绪,后排男生甚至一脚踹在了殷之遥的椅背上。

    殷之遥手上的爆米花都让他抖出去几个。

    她不满地回头,说道:“你能不能小点声,影响别人了。”

    身后男生总算安静了几分钟,随后,殷之遥又听到他说:“看吧,这种年纪的小丫头,特事儿,要是每□□夕相处,还不烦死了。”

    “她要是乖乖听话,老子就放她一马;她敢像前排那臭丫头一样烦人,我每天暴打她三顿,直到把她赶走。”

    终于,殷之遥彻底受不了了,暴躁地站了起来,冲身后男生说道:“从电影一开始到现在,就在逼逼叨叨。这么多话,你俩怎么不去酒店开个房彻夜长谈啊。”

    全影院的人,同时望向了殷之遥。

    喻白赶紧拉扯她坐下来。

    乔正阳微微抬起下颌,望向她:“懒得跟小鬼一般见识。”

    殷之遥望望他被晒得黑不溜秋的脸,淡淡道:“我通常也不跟智障一般见识。”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