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团宠(你以为选男朋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那几天,乔正阳没再和殷之遥起正面冲突。

    不过殷之遥也能感觉到,他每每看她的时候,眼风都是阴恻恻的。

    同时,殷之遥也发现了,乔正阳和程妄的关系还真不错。

    自从乔正阳旅游回来之后,程妄找她拿滑板的次数便少了。

    乔正阳经常约程妄、以及小区里其他几个同龄男孩,去小区湖畔的篮球场打球。

    现在正值暑期,小区里男孩挺多,每天傍晚,殷之遥放学回家进过小区篮球场,都会看到他们打篮球的身影。

    她的眼睛会自动屏蔽周围的其他人,一秒锁定球场上最漂亮的少年。

    程妄的个子也是诸多男孩中最高的一个,肤色是最白的一个,经常穿一件枫叶红的球服。

    黑发、白皮肤,火红的球衣,给她一种湘北的热血感。

    每天放学经过小区篮球场的时候,殷之遥都会放慢步伐,目不转睛地盯着球场里的红衣少年,看他带球闪躲、假动作起跳投篮,最后进球。

    是有点帅。只有一点而已。

    她心里默默想。

    那天下午,殷之遥背着画板,照例经过球场。

    一帮男生坐在篮板下休息,乔正阳身边的男生拍拍他的肩膀:“诶,你妹。”

    “你妹!”

    男孩冲乔正阳努眼:“你妹真的太漂亮了,看这腰,这腿,皮肤白得跟牛奶似的感谢你后妈吧,靠你们乔家这基因,永远生不出这么乖的妹妹。”

    乔正阳回头,看到了殷之遥。

    她站在铁丝网外面,背着双肩包,肤白唇红,背后夕阳热烈地渲染着云霞。

    的确美成了一幅画。

    但是乔正阳对她一点都不感冒,想到那晚的事,反而觉得她面目可憎。

    朋友继续说:“我要是能有这么乖的妹妹,不知道多有面子。”

    乔正阳不耐烦地说:“拿走拿走,谁爱要谁要。”

    “那可不客气了。”

    男生们冲殷之遥喊道:“小妹妹,过来这里,哥哥这里有糖吃。”

    殷之遥看他们几个,感觉跟乔正阳一起玩的智商好像也不太高,本来不想搭理他们。

    不过见程妄也在其中,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

    “干什么?”

    穿蓝色球服坐在乔正阳身边的男生,名叫杜嘉颖,他用哄小孩一般的语调,说道:“叫声哥哥好,哥哥请你吃辣条。”

    身边另一个男孩说:“让妹妹给我们唱首歌呗。”

    “来一段才艺表演吧。”

    殷之遥嘴角抽抽,没搭理这帮弱智。

    这时,程妄拎着球走过来,漫声说道:“她高一了,别把她当小学生。”

    最后一句话,他尾音下沉,带着笑意,融合起来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温柔。

    男生们玩笑了起来——

    “娃娃脸太乖了吧。”“妹妹在哪里念书?”

    殷之遥看看程妄,说道:“南城一中。”

    杜嘉颖夸赞道:“喝,小妹妹成绩这么好,居然跟妄哥、正哥念同一所学校。”

    殷之遥嫌弃地望了望程妄和乔正阳,尤其是乔正阳:“你也读一中?”

    看着不太像啊这小傻逼。

    乔正阳察觉出了殷之遥眼底的不屑和轻视,怒道:“你什么意思?”

    殷之遥问:“南城一中是交钱也能读的高中吗?”

    “谁交钱了!少看不起人。”

    众人也看出来了,这俩兄妹兴许真的就是八字不合,说不到几句话就开吵。

    乔正阳颤抖的手,指着殷之遥:“你这死小鬼,上次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谁怕你。”殷之遥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乔正阳一跃而起,上前揪住小姑娘就要动手。

    这时候,程妄先他一步,将殷之遥圈到自己身后:“真动手就没意思了。”

    殷之遥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年高大挺拔的背影,奇异的感觉落在她的心头。

    酥酥的,带着一丝甜。

    “你不知道这小孩有多烦人,撒谎精、告状精、这样的熊孩子,搁谁家里都受不了!”

    乔正阳激动得唾沫星子乱喷,程妄有些嫌弃地避开他,说道:“你跟小姑娘计较什么。”

    “她算什么小姑娘,姑娘能用这么阴险狠毒的招对付我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在家里,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全拜她所赐!”

    殷之遥躲在程妄身后,害怕他误解她,辩驳道:“是你自刀,关我什么事。”

    乔正阳对程妄是插手这件事了,颇为不满:“这么护着她,送给你当妹妹得了。”

    程妄欣然接受:“行啊。”

    乔正阳见程妄执意护着殷之遥,知道肯定是动不了她了,他气急败坏地说:“行行行!以后你管着她!把她看住了,要是她再来烦我,我就不客气了!”

    乔正阳威胁地指了指殷之遥,气呼呼地离开,殷之遥冲他背影扮了个鬼脸。

    周围的男孩们跟着上场打篮球了,程妄揪着殷之遥的衣领,从她从身后拉过来:“乖一点。”

    殷之遥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眨巴眨巴眼睛,心跳有点加速。

    程妄似乎没察觉她的异样,坐在绿色的颗粒塑胶地面上,仰头喝了口矿泉水,瓶底指了指她:“乔正阳挺笨,你俩和平相处,别让我操心。”

    身边的男生杜嘉颖转着球走过来,对程妄道:“妄哥,这不行啊,你这么轻而易举就把漂亮妹妹拐走了?”

    程妄接过了他传来的球,起身随手一个上篮,球进框落地:“怎么,想跟我抢?”

    “得公平竞争吧。”杜嘉颖笑着说:“一开始明明是我看中这小姑娘的。”

    “你要怎样公平竞争?”

    “让她自己选呗。”

    杜嘉颖走到殷之遥身边,俯身摸摸小姑娘的头发:“妹妹,你喜欢程妄哥哥和杜嘉颖哥哥,选一个呗?”

    殷之遥偏头躲过了他的手,嘴角抽抽:“都不想选。”

    “不行,必须选一个。”

    她看看他,又瞅瞅程妄。

    他背靠着篮球杆,双手叠抱在胸前,挑着下颌望她,似也在等一个回答。

    “那我选他。”她毫无意外地指了指程妄。

    “为什么?”杜嘉颖失望地说:“杜嘉颖哥哥哪里不如他?”

    “乔正阳欺负我,他能保护我。”

    “这理由可不成立,我也能保护你,哥哥打人痛得很呢!”

    殷之遥:“你打不过乔正阳。”

    杜嘉颖挠挠后脑勺:“你怎么看出来我打不过乔正阳?”

    “你比他瘦,而且比他矮。”

    杜嘉颖:“”

    他指了指程妄,说道:“他也不见得比乔正阳胖啊,身高也差不多!”

    殷之遥用敏感的目光,望望程妄结实而白皙的胳膊,小声说:“他有肌肉。”

    杜嘉颖见这小姑娘还真是个趋利主义者,他不甘心地说:“肌肉我也有。”说着挥了挥胳膊肘。

    见他挥拳头,殷之遥后退了几步,宛如小兽物一般,用防备的目光看着他,抿抿嘴,小声说:“可他比你帅。”

    “”无言以对。

    杜嘉颖到手的妹妹飞了,同时还被“羞辱”了一番,一个人拎着篮球去对面球场发泄。

    程妄从包里摸出一颗金箔纸包裹的巧克力糖,递到殷之遥面前:“请你吃糖。”

    殷之遥没有接,程妄索性剥开了巧克力糖衣,递到殷之遥手边:“这巧克力很好吃,尝尝啊。”

    殷之遥终于还是接过了巧克力,蹲了下来,咬了一口。

    巧克力酥脆的外壳里面包裹着榛果和夹心奶浆,一口咬下去,满满都是幸福。

    “好好吃。”她冲程妄笑了起来,牙齿上也黏着些巧克力:“谢谢。”

    程妄上身后仰,双手撑着地面,嘴角挂着笑,下颌线流畅而分明:“不客气,妹妹。”

    殷之遥闻言,惊愕地抬头望他:“谁是你妹妹!”

    “你刚刚不是选我了吗?”

    “选你,不是选你当哥哥呀!”

    程妄凑近了小姑娘,很不客气地拍拍她的脸蛋:“不然,你以为选男朋友?”

    殷之遥:

    “反悔啊小鬼?”

    “反悔了!”

    “那你把我的巧克力吐出来。”

    殷之遥:qaq

    乔正阳觉得,真要说牛逼,还是程妄牛逼。

    在他和熊孩子聊天回来之后,熊孩子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恹恹的,跟之前嚣张的模样,判若两人。

    指不定程妄怎么着欺负她了呢,真是他的好哥们。

    乔正阳就喜欢看殷之遥这副吃瘪的模样,看得他心里真是爽。

    没过多久,学校正式开学,正好这天苏文芮和乔锡诚公司有事,早早地便走了。

    乔正阳趁着父母不在,偷偷调整了殷之遥的手机闹钟,害她起晚了,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多吃几口,匆匆忙忙出了门。

    小区距离学校只有两公里不到的距离,近是真的很近,平日里走路就能到。

    这也是苏文芮把她就回家的最主要原因。

    路上,黑色的轿车缓慢停在路边,车窗滑下来,乔正阳那张丑恶的嘴脸,挂着嘲讽的笑意:“开学就迟到,狗丫头,你还真行啊。”

    殷之遥用力瞪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对了,警告你啊,到了学校,不准告诉任何人你和我的关系,也不能跟我打招呼。如果让学校的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看我怎么收拾你。”

    殷之遥回道:“放心,我不想丢脸。”

    乔正阳听出她话里嘲讽的意味,又被激怒了,正要发作。不过转念一想,反正这家伙都迟到了,会有老师收拾她,他才懒得和她计较。

    小轿车驶了出去,消失在小区门口。

    殷之遥看了看时间,距离学校规定的到校时间不到二十分钟了,她要步行赶到学校,是有些勉强。

    这会儿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叫车软件排队都等了一百多人了,堵车也很厉害,还不如步行。

    她心里默默地骂着乔正阳,一路狂奔。

    恰是这时候,“叮铃”,一声清脆的自行车铃在她身边响了起来。

    殷之遥回头,看到穿蓝白校服的程妄,骑着车在她身边缓慢滑行:“妹妹,快迟到了。”

    他单肩背着书包,校服的拉链开到了胸口,露出里面的一件干净的白衬衣。

    朝阳的晨光照着他的侧脸,轮廓硬朗而分明,嘴角挂着笑:“需不需要哥哥载你一程?”

    殷之遥目光后移,看到他的山地自行车后座,是有可以载人的位置。

    她有点纠结,看看时间,又看看还没走出小区大门的前路。

    程妄见她犹豫这么久,耸耸肩,便要离开:“不愿意就算了。”

    “等一下,哥哥。”

    程妄猛地按下了刹车。小姑娘小跑着追上来,跨坐在了他的车后座,说道:“既然你这么恳求,那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坐一下吧。”

    程妄看到她的坐姿,哂笑道:“女孩子不是一般都侧坐吗?”

    殷之遥反问:“你载过很多女孩子?”

    程妄蹬踩着踏板,说道:“倒没有,看过不少。”

    殷之遥稍稍安心,说道:“以前我贱哥载我,我就这样坐的,这样舒服一点。”

    “你舒服就行。”程妄漫不经心地说:“你哥哥挺多。”

    殷之遥反问:“那你妹妹多吗?”

    程妄发现,这小孩对他的事情过于感兴趣了,不管说什么,都能扯到他自己身上。

    “我没有妹妹,只有你,行了吧。”

    殷之遥心里终于舒服了,又问道:“程妄哥哥,你成绩是不是很烂?”

    “我看着像成绩很烂的人?”

    “对啊。”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殷之遥说道:“你和乔正阳是朋友嘛,他看起来就不太聪明的样子。”

    这还受牵连了。

    程妄淡淡一笑:“是啊,我成绩也很不好,天天被爷爷骂。”

    殷之遥同情地望着他:“我可以给你补课。”

    “你给我补课,你成绩很好?”

    “不好,但我可以教你怎么填英语机读卡,填出最佳正确率。”

    程妄:“这倒也不必了。”

    阳光透过香樟树叶,斑驳地洒在林荫路的塑胶人行道上,这条路是南城的主干道,早高峰堵车严重。

    殷之遥看到乔正阳的黑色轿车正好堵在路边,车里的他,焦急地望着前方。

    距离学校一公里不到,偏偏就堵路上了。

    殷之遥冲乔正阳挥挥手,把刚刚他的话原封不动地奉还:“嘿,第一天上学就迟到,你还真行啊。”

    被堵在路中的乔正阳,脑袋伸出车窗,看到程妄载着殷之遥一晃而过。

    气得吐血。

    殷之遥看着他憋屈的表情,心情十分舒畅。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