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不乖(那我要私下批评你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清晨的微风吹在脸蛋上,宛如羽毛扫过一般,轻柔舒服。

    殷之遥看着少年挺拔结实的背影。

    他的肩膀很宽,肩线流畅,腰线劲瘦,看上去很有力量感。

    不知道抱起来是什么感觉。

    等等。呸!想什么呢!

    自行车路过一个减震带的时候,颠簸了一下,殷之遥本能地抓住了他的衣角。

    见他没有反应,于是殷之遥攥紧了他。

    这样一点小小的近乎于零的接触,也让殷之遥心里升起一丝丝奇妙的感觉。

    越靠近学校,渐渐的,路上的学生也多了起来。

    殷之遥对程妄道:“你就在这里放我下来吧。”

    “还没到。”

    “人多了。”殷之遥小声说:“同学会说闲话的。”

    程妄笑了起来:“怕人说我是你男朋友啊?”

    她咬咬下唇,说道:“您多虑了。”

    “嗯?”

    “我不想您年纪轻轻就被误会当爸爸了。”

    “”

    程妄按下了刹车,把小姑娘放了下来,将车篓里她的书包递了过去,同时双手捏着小姑娘脸颊边的软肉,咬牙切齿道:“新学期表现好一点,乖-女-儿。”

    殷之遥挣开他,转身跑掉,边走边揉被他捏得生疼的脸颊。

    很快,少年骑车的背影掠过她身边,带起一阵悠扬的夏风,消失在朝阳刺目的光晕中。

    殷之遥注意到,身边蛮多女孩都在注目他的背影。

    可能都想给他当女儿。

    她一路飞奔,跑到学校,按照新生指引的标志,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班级,高一12班。

    到了班级之后,殷之遥非常痛苦地发现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老师,就是之前上补习衔接班的时候,非常不待见她的英语老师,;张烫了一头很大的波浪卷,穿着规整的一字裙小西装,站在讲台边,扶了扶眼镜框,望着殷之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似乎在说:“臭丫头,栽我手里了吧。”

    殷之遥一下子跟熄了火的哑炮似的,低着头轻轻走进教室,走到最后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不敢再看;教室的最有一排,是殷之遥的安全区域,毕竟习惯了当排名倒数的“差生”,前拍的位置从来不属于她。

    倒是有几个同学想要坐到她的身边去,不过当得知了她的名字之后,也都磨磨蹭蹭地换到了别的位置。

    她的入校成绩,华丽丽地躺在班级同学名单表最后一行上,想不让人注目都难。

    殷之遥打了个呵欠,揉揉自己的头发。

    爱谁谁吧。

    还好,衔接班里认识的小绿茶喻白同学,丝毫不介意殷之遥的成绩,一走进教室,直接就冲着她来了,端端正正地坐在她身边。

    毕竟,全班能忍耐喻白绿茶属性的女孩,只有殷之遥了。

    张当然认识喻白,因为她班级里名列前茅的女孩子,还非常听话,是班主任重点关注的对象。

    “喻白同学,你确定要选后排的位置吗?”张询问道:“前三排你可以任选一个位置。”

    喻白笑着摇了摇头:“张老师,殷之遥是我的‘扶贫’对象,我想和她当同桌。”

    “你们衔接班的老师要求你们一对一帮扶,但正式进入高中课程之后,我不做这样的要求。”

    张板着脸,严肃地教育道:“大家都是高中生了,应当以自己的学业为重,我希望你们慎重地选择朋友,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久了,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班主任的意思很明显了,不希望喻白和殷之遥当同桌。

    然而,喻白却朗声说道:“老师,我愿意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竭尽所能地帮助殷之遥同学。虽然我的成绩很一般,距离年级第一还差两名。但是成绩对于我而言,不是全部,我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这番话说出来,班上吐了一半的女生——

    “yue”“太能装了。”“简直!”“凡尔赛女王。”

    张却大为感动:“喻白,你真的很棒!”

    喻白发自肺腑地说:“不,这还不够!我希望能帮助殷之遥同学把成绩提升上去,我相信自己可以!殷之遥同学,你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吗!”

    班上女生原地去世。

    殷之遥嘴角抽抽,看着喻白那张天真无邪又诚心的面孔,深深感觉,这姑娘是不是该吃药了。

    张终于不再勉强喻白了,让她和殷之遥做了同桌。

    就在这时,教室里传来一阵骚动。

    一个女孩走进来,顷刻间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

    女孩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容貌秀气,杏眼水盈盈的,一看就是女神级别的人物。

    “我认识她,跟我初中一个班的,许若彤。”喻白低声对殷之遥介绍道:“这女的成绩比我还好。”

    殷之遥看她的眼神微微变了:“真厉害啊。”

    喻白的成绩已经是年级上名列前茅了,这女孩成绩比喻白还好,那只怕是第一第二的人选啊。

    当然,不仅成绩好,许若彤也很好看,黑长直,白皮肤,卡姿兰大眼睛,带着一股子骄傲的劲儿,一看就属于优秀少先队员兼三好学生的女神范儿。

    许若彤走进教室之后,环扫了教室一圈,然后走到殷之遥面前,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对她说道:“同学,我能和你换个位置吗?”

    殷之遥打了个呵欠,不解地说:“为什么?”

    许若彤看看喻白,说道:“我想要和喻白当同桌,我们学习上可以相互帮助,互利共赢。”

    “若彤,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当同桌呢。”

    喻白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可是没办法,我和殷之遥同学是互助小组,这可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呢。”

    殷之遥:

    我可以让位。你俩说话这腔调,真的非常配。

    许若彤对殷之遥道:“同学,请你跟我换个位置。”

    殷之遥正要答应下来,忽然感觉大腿被喻白死命掐了一下,疼得她抽抽了一下。

    再看喻白,她依旧亲切地微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害,伤脑筋呢!我真的很喜欢你们俩。”

    殷之遥:

    见殷之遥不愿意换位置,许若彤直说道:“同学,即便喻白现在能帮助你提高学习,但是她能帮你高考吗。学习是要靠自己努力,不能依赖他人的帮助。”

    殷之遥本来是想换位置的,但是许若彤这腔调,也让她很不爽,索性扔了手里的绘笔,懒懒地往椅子上一靠:“不换,说什么都不换。”

    许若彤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地待她,从来没被人拒绝过。

    因此,当殷之遥说出“不换”的时候,许若彤脸色微微变了:“为什么?”

    殷之遥毫不留情面地说:“为什么我要跟你换位置。”

    “理由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许若彤有些不耐烦地解释:“我要和喻白当同桌,学习上相互帮助,互利共赢。”

    “不,你没有说清楚。”

    殷之遥看着她,淡淡道:“问题在于,为什么你想换,我就一定要跟你换,你是公主吗?”

    周围同学们窃笑了起来。

    许若彤倒真的被她给问住了,一时间想不出答案来。

    以前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初中,从来都是她想要什么,家长老师乃至身边的同学,都会尽可能地满足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殷之遥这样的刺儿头,如此不留情面地拒绝她。

    高中的第一天,她就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场滑铁卢,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憋红了脸,不知该如何下台。

    这时,张说道:“许若彤同学,请你坐到前排来吧,前三排才是你应该坐的位置。”

    老师化解了她的尴尬,她不甘地望了殷之遥一眼,转身去前排正中央的位置坐了下来。

    喻白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殷之遥小声道:“幸好没换位置,就许若彤那样的坐我身边,压力山大。”

    殷之遥鄙夷道:“不愿意为什么不自己拒绝。”

    “这不是得罪人吗?”

    “所以你让我帮你得罪人?”

    喻白浅浅一笑,抱住了殷之遥的胳膊:“我一看你就是个勇敢的女孩。”

    殷之遥推开了她的手,冷笑:“谢谢,滚。”

    上午新生分班完成之后,下午便是军训的开幕大会。

    殷之遥和喻白淹没在人群中,埋头鼓捣着女孩子人生的“头等大事”——臭美。

    殷之遥的指甲上,覆了一层莹润的亮粉色,一片片小桥的樱花瓣作为点缀,瞬间击中了殷之遥粗糙的少女心。

    她不禁看了一遍又一遍,喜欢极了。

    “这瓶的颜色好看吧。”喻白扭紧了指甲油瓶盖:“我家里还有好多,回头都给你试试。”

    “好呀!”

    经过这茬,殷之遥又原谅了喻白上午的“卖队友”行为。

    她发现和喻白的相处,就是不断地被她气死,又不断原谅她的过程。

    喻白使劲地揉她的头发,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洋娃娃一般。

    殷之遥被她揉得脑袋发昏,就在这时,听到新生大会的主持人播报——

    “接下来,由高三的年级代表——程妄同学发言。”

    紧接着,女生堆里传来了一阵骚动,尤其是殷之遥身后的一个妹纸,整个人都要裂开了似的,抓着殷之遥拼命摇晃,尖叫道——

    “啊啊啊啊!是程妄!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殷之遥:“同同同学,你再晃,我真的要死了。”

    女生放开了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殷之遥望着国旗下的演讲台。

    穿着白衬衫的少年,缓步走了上去。他眉目含着清浅的笑意,皮肤白皙,五官俊挺,眸子里含着比今天的日光更耀眼的光芒。

    “首先,我要代表南城一中的学姐学长们,对高一年级的新同学,表示欢迎。”

    一瞬间,掌声四起。

    殷之遥跟着周围的同学们,愣愣地鼓掌。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脑子就空了。

    少年的嗓音如此清润,咬字清晰,即便是演讲,也跟平日里说话是一个调子,徐徐道来,毫无造作感。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神里恍着不可置信。

    喻白见殷之遥眼睛都勾直了,笑着说:“他就是程妄,长得帅吧。”

    殷之遥回过神来,问道:“为、为为什么他会上台演讲?”

    “还能为什么。”喻白科普道:“他本人就是伟光正的代表呗,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品学兼优三好学生,我辈学生的楷模和典范。”

    因为喻白和程妄小学初中都在同一个学校,因此对他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

    “你知道他多牛逼吗,据说他的智,他几乎门门满分,语文不给满分是怕他骄傲。”

    殷之遥嘴巴张成了o字形。

    她恍然间又想起了那日在大雨中见到的落拓少年,和他现在这光芒万丈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她还以为他是个超级叛逆的社会哥呢!

    喻白继续跟殷之遥八卦道:“就咱们班的许若彤,许家,听说跟程家是世交,两边的家长都默认了是那种关系。”

    殷之遥不解:“哪种关系?”

    “就电视里面演的那种啊,青梅竹马,将来会订婚也说不定。”

    她猛地瞪大眼睛:“订订婚?”

    “不过程妄跟许若彤的关系好像也并不亲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的缘故程妄大她两个年级呢。”

    殷之遥心情有些沉重,闷声说道:“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

    喻白笑着说:“哈哈,我也这样觉得,反正既然家里有这样的默契,程妄如果一直没有女朋友,这事儿十有八九都能成,真令人羡慕啊。”

    殷之遥问她:“你羡慕许若彤吗?”

    “我不是羡慕她啦。”喻白笑着摆摆手,解释道:“我只是觉得,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挺令人羡慕的。”

    她忽然想起了《大话西游》里的一句经典台词:“人家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轮得到你这个妖精来反对吗?”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一条狗哦,想着有点儿心酸呢。

    就在这时,台上正发表讲话的程妄,忽然停了下来。

    同学们发现,他的目光,朝着高一12班的方阵队伍望了过来。

    12班的同学们骚动了起来,尤其是女孩子,纷纷低声私语——

    “他在看谁?”“不会是许若彤吧?”“肯定是啦,看来传闻是真的!”“啊啊啊,嫉妒令我面目全非!”

    许若彤脸颊微微泛红,有些不好意思,抬头和他对视,却发现他的视线,掠过了她,望向了队伍的最后排的殷之遥。

    “最后排那个有点狗的女同学。”程妄忽然开口:“没错,就是你。我在演讲的时候,希望你认真听,不要总和朋友窃窃私语。”

    所有人都朝着最后一排望了过去,寻找那个有点狗的女孩。

    目光,落到了殷之遥瓜兮兮的脸上。

    殷之遥完全没想到,程妄居然会在新生大会上直接cue她,愣愣的不知所措。

    却见程妄嘴角淡淡一扬:“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不乖,就要私下单独批评你了。”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