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公交(答应了要对你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殷之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矫情,以前她和弄堂里一堆男生打架,挨了揍都不会掉眼泪。

    青春期的烦恼,真的好多好多呀。

    程妄粗砺的指腹,揉了揉她的眼角,指尖揉出微微的湿润。

    他摩挲着指尖,难以置信地说:“靠,还真哭了?”

    “没有。”殷之遥挣开他,后退了几步,用袖子擦擦眼睛:“进沙子而已。”

    程妄显然不相信,抱着手臂望她:“哭了就是哭了,进什么沙子,南城绿化这么好,哪有沙子给你进。”

    殷之遥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咬着牙,背着手,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好矫情呀,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受不了自己了!

    程妄面对女孩掉眼泪,着实有点无奈,耐心问道:“到底哭什么,我没欺负你吧。”

    殷之遥使劲摇头。

    “你不肯说,那我就只有猜了。”

    殷之遥憋红了脸,着急地说:“你不准猜!”

    程妄有点看不懂眼前这姑娘,又问道:“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事了?有没有哥哥能帮忙的?”

    殷之遥依旧摇头,一边想着“他怎么这么好”,一边想着“我真的要完蛋了”。

    她将滑板还给了程妄,破罐破摔道:“以后我们就不见面了。”

    说完,转身就跑。

    “你这小鬼!”程妄三两步追上了殷之遥,不客气地揪住她的衣领:“我真没欺负你吧,怎么随便食言。”

    殷之遥也不知道该怎么讲,她不是特别聪明的女孩子,但即便不聪明,她也知道,再和他接触下去,她真的真的就要完蛋了。

    “你知道滑板我不能带回家,我爷爷,特恐怖。”程妄无奈地像哄小孩子一样,对她说道:“你帮哥哥这个忙,哥哥以后对你好,行吗。”

    殷之遥近距离地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感受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能思考了。

    她赌气地说:“我才不不要你对我好。”

    程妄眉头拧了起来,是真的感觉有点困惑:“是不是你们这个年纪的姑娘,都这样?”

    殷之遥知道,自己在他心里肯定已经变成“怪女孩”了,她甚至有点绝望。

    她跺跺脚,接过了滑板,依旧闷着气,一言不发。

    程妄松了口气:“咱们也才隔着两个年级而已,感觉交流起来都有代沟了。”

    殷之遥看着他,眼底有委屈:“你觉得跟我有代沟吗?”

    “也许不是代沟,我一直不太懂女孩的心思。”

    程妄轻松随意地说道:“为什么你一会儿讨厌我、一会儿喜欢我,为什么哭,我都不懂。”

    殷之遥庆幸他不懂,如果懂了,他肯定不搭理她了。

    殷之遥叹了口气:“我会帮你保管,你要玩的时候,就给我发短信。”

    “那你要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184209”殷之遥念了一半,停了下来。

    程妄:“嗯?”继续啊。

    殷之遥看着他,真挚地问:“你不需要记下来吗?”

    程妄粲然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妹妹,几个数字而已。”

    “哦。”

    殷之遥念完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想起之前女生们对于程妄的议论,说他是个特别聪明、智商特别高的人。

    殷之遥从来不知道完美的人是什么样子。

    但是在她眼里,程妄,近乎完美。

    走出校门,街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程妄对殷之遥道:“今天要回老宅,爷爷派车来接我了,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坐公交或者走路,反正近,两公里不到。”

    “顺路了。”

    殷之遥连连摆手:“你不是说你家爷爷特恐怖吗,滑板都不让你玩,要是他知道你送女孩回家”

    “怕什么,你是邻居家的妹妹,乐于助人不行吗。”

    “不了不了。”

    程妄索性不再勉强:“那再联系。”

    殷之遥看看天色,的确很晚了,独自步行回家也不安全,索性走到了公交车站边,耐心地等待着公交车。

    她看着手中的滑板,轻轻叹了一口气。

    明明知道应该拒绝,但她就是拒绝不了他提出的任何请求。

    要毕业了怕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拼命一把,努力考上他的大学。

    庆幸的是,她还有三年的时间可以努力,一步一步慢慢向他靠近。

    殷之遥心里似乎有充满了能量,也鼓起了勇气。

    公交车进站停靠,殷之遥上了车。

    这个时间,车厢里比较空旷,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乘客,各自低头玩着手机。

    殷之遥来到后排位置坐下,车门正要关上,似还有乘客要上车,于是司机不耐烦地将车门打开:“快点。”

    殷之遥看到这位姗姗来迟的乘客,是程妄。

    一时间,有些恍然。

    程妄上车之后,对司机粲然一笑:“不好意思。”

    他的笑容似乎有化解不良情绪的能力,和司机对视了一眼,司机态度立马好转:“年轻人,刷卡还是投币。”

    “投币吧。”

    程妄在校服裤兜里摸了半晌,最后摸出一张一百的钞票,准备投入币箱里。

    司机连忙制止他:“这么大一张,我这儿可没法找补。”

    “不用找。”

    在他准备投币的时候,殷之遥按住了他的手,同时摸出自己的公交卡帮他“滴”了一下。

    “谢了。”他对她爽朗一笑。

    殷之遥紧抿着唇,揪着他的衣袖,走到公交车的最后排坐下:“你没有公交卡?”

    程妄反问:“你看我像有公交卡的人吗?”

    “所以零钱也没有?”

    “零钱有点脏,不会带在身上。”

    “你上次还给我钱买水呢。”

    “那是从乔正阳包里拿的。”

    殷之遥:无言以对。

    这很像程妄的作风,他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看起来是特别讲究的男孩。

    她猜测他可能有点洁癖吧。

    “不是有司机来接你吗,为什么来坐公交啊?”她好奇地问。

    “答应了要对你好,当然要护送你回家。”

    说着,他望了望窗外,补充道:“天都黑了,女孩子家不安全。”

    夜幕已然降临,淡黄色的路灯时不时地透过车窗照耀进来,在他英俊的脸庞上闪烁着斑驳的光。

    这番话把殷之遥的心烤得暖烘烘的。

    公交车停了下来,等待着红灯通行。

    殷之遥用余光扫了他一眼,见他闭着眼睛小憩,才敢光明正大地看他。

    他睫毛长而密,轻轻扫下来,覆着眼睑。鼻梁很挺,薄薄的唇自然上扬,让人忍不住产生想要触碰的欲望。

    他闭眼小憩的样子,柔和而安静,在这一瞬间,世界仿佛也为他停止了喧嚣。

    在车辆再度启动的时候,惯性使然,殷之遥的腿,不小心和他的腿碰到了一起,轻轻地贴合。

    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酥酥麻麻的感觉漫遍全身。

    而程妄浑然不觉,睁开眼,看了看手表时间,然后继续闭眼小憩,囫囵地喃了声:“好慢。”

    “公交是有点慢。”她感觉说话的声音都快不属于自己了。

    公交车时走时停,她的膝盖时不时就会碰到他,随意而又很刻意。

    她仿佛正在做着什么亏心事一般,紧张得要死了,脸蛋胀红。

    “到站了吗。”

    程妄忽然出声,吓了她一跳,腿迅速挪开,整个人扒拉在窗户边,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程妄见殷之遥反应如此激烈,眉头微蹙:“你干什么?”

    “没、没什么。”

    “你这反应有点做贼心虚。”程妄一双狐狸眼还是相当老辣的,望着面红耳赤的小姑娘:“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没有!”殷之遥都快哭了:“我没有做什么,真的没有。”

    程妄不敢逼她,生怕这小孩一不开心,闹脾气又把滑板还回来。

    “行吧,做什么都能忍,谁让你是我女儿呢。”

    这梗还过不去了是吧!

    “真的”

    殷之遥小声而又无力地辩解:“没做什么。”

    程妄伸了个懒腰,t恤上移,露出了他的劲腰。

    殷之遥一扫而过,似乎看到肌肉的弧线。

    她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心怀鬼胎的女流氓。

    “感觉坐了好久。”程妄揉了揉眼睛:“还没到吗?”

    殷之遥赶紧起身,去查看前方的报站显示屏。

    看到站点,她愣了一下子,然后强装镇定地坐回来:“哥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殷之遥哭唧唧地说:“我们坐过站了。”

    qaq。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