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办公室(哥哥舍不得打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程妄和殷之遥在就近的站点下了车,来到马路对面,重新上了回程的公交车,花了比平日多两倍的时间,终于回了家。

    殷之遥心里很愧疚,觉得自己耽误了程妄的时间,所以一直闷闷的没有说话。

    程妄倒是无所谓,尽职尽责地将她送到了家门口:“走了,早点睡,别熬夜。”

    “晚安。”

    殷之遥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

    身边传来乔正阳“啧啧啧”的声音:“女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都学会脚踩两条船啦。”

    殷之遥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乔正阳倚在篱笆墙边,似笑非笑。

    “谁脚踩两条船!”

    “那天晚上给你送鸡汤那男的,一条船;我哥们程妄,两条船。”乔正阳掰着手指头计算道:“你行啊,我还说让程妄套路你呢,敢情你才是老海王了。”

    “是家庭作业太少了,还是高三生活太无聊了。”殷之遥重重撞开他:“年级倒数第一,还在这儿管我的事呢。”

    “靠,你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轻轻撞他一下,差点给撞出内伤来。

    殷之遥嘲讽地看着他:“辣鸡。”

    “你个倒数第一,还说我辣鸡。”

    “走开,讨厌鬼。”

    乔正阳看着她噔噔上楼的背影,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她和程妄也没相处几天,俩人好的跟亲兄妹似的,对他就从来没好脸色。

    当然,乔正阳也不稀罕她的好脸色,因为他本来就不喜欢妹妹,也不想要妹妹。

    但是吧有对比才有伤害。

    乔正阳揉揉鼻子,心情不太美丽。

    晚上,殷之遥为请家长的事情发着愁,不敢告诉苏文芮,只能忐忑地给贱哥打电话。

    “哥哥哥哥哥!”“变成鸡仔了吗,咯什么咯。”

    “哥哥,明天你来一下学校好不好?”“为什么?”

    殷之遥敛着眉头,犹犹豫豫地道:“英语老师说她想见你。”

    “见我?”

    殷之遥忍着鸡皮疙瘩,一顿尬夸:“嗯,她听说我哥哥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所以想请最好的哥哥去学校喝茶聊天,谈谈怎么关爱未成年儿童的身心健康。”

    声音越说越小,没底气。

    谢渊拆穿了小姑娘的把戏,无语道:“所以就是请家长?”

    “一定程度上,可以这么说。”

    谢渊无情道:“叫你妈去。”

    殷之遥跪在床上,连声恳求道:“求求了,真的求求了!我没辙才会找你的。贱贱哥,全世界最好的贱贱哥。”

    “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的老师不会善罢干休,说不定连我一块儿骂。”

    “你打扮成熟点,帽子戴上,今晚熬熬夜,别剃胡须,看着就跟个中年老男人似的!”

    “我还为了帮你请家长的事,熬夜不睡觉,我欠你呢?”

    “呜,贱哥,求求了。”殷之遥趴在床上五体投地:“我给你跪下了。”

    谢渊虽然没有明确地答应他,但是也没有拒绝,只说考虑一下。

    以殷之遥对他的了解,这事儿就算妥了。

    贱哥虽然只比她大几岁,却是相当靠得住的一个人,只要他没有明确拒绝的事,多半也就答应了。

    殷之遥放心地去睡觉了。

    次日,谢渊穿了件成熟的衣裳,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帽子,来到了南城一中。

    门卫拦住了他,询问情况。

    谢渊报了殷之遥所在的班级和班主任的名字,说是过来见老师的家长。门卫没有怀疑,让他登记了信息,也就放他进去了。

    南城一中位于市中心,没有扩建的空间,因此学校很小。

    入门是圆弧形的田径操场,操场两侧是绿茵道,穿过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正对面就是一栋三角建筑的教学楼,教学楼三面弧射,正中间的圆弧形落地玻璃窗,属于教室办公区。

    谢渊没有直接去办公室,而是去了殷之遥所在的教室,准备叫上小姑娘,俩人一起去办公室。

    正好手机里收到了一条来自“狗妹”的短信:“哥哥,我在三楼走廊等你哦,你来了没?”

    谢渊懒得回她,径直去了三楼的走廊。

    殷之遥头上扎了个马尾小啾啾,穿着清新的蓝白校服,趴在窗台边,朝着楼下探头探脑地观望,神情似很焦虑。

    谢渊远远看见了小姑娘,正要朝她走过去。

    然而下一秒,程妄抱着篮球,从楼梯口上来,与他撞了个正着。

    那晚在小树林里黑漆漆的,也不见得能认出脸来,程妄只觉得他身形颇为熟悉,又瞥见了他骨折缠绷带的手臂。

    “站住。”

    擦身而过的瞬间,程妄叫住了他:“你是那晚对我朋友动手的人。”

    谢渊停住了脚步,却没看他,淡淡道:“怎么,还想把我另一条手臂也折了?”

    “我对你另一条手臂没兴趣。”程妄走到他面前:“你是来找乔正阳的妹妹?”

    “她不是他妹妹。”谢渊嘴皮翻了些皮,抿抿唇,一字一顿道:“不-配。”

    程妄与他隔着几米,却已经能感受到这家伙身上充盈着浓重的戾气,绝非善茬。

    “配不配,跟你有什么关系。”程妄双手插兜,嗓音微扬:“你谁啊?男朋友?”

    谢渊沉声道:“跟你也没关系。”

    “她今天要请家长。”

    程妄上下打量了谢渊一眼,见他穿着老式的皮夹克,头发略显凌乱,下颌还留着青色胡茬。

    他何等聪慧,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谢渊来此的目的:“看着的确比那日要老几岁,但你想装成她家长,还显嫩了些。”

    谢渊一个字也不想再听他废话,提步欲走。

    身后,程妄不紧不慢地说:“这里是南城一中,全省第一流的高中,老师都不是吃素的,每个学期都会开除一两个违纪的学生。如果你真为了她好,就别跟着她胡闹,把她爸爸叫过来。”

    谢渊的脚步,蓦然顿住,回头望了他一眼。

    “看什么。”程妄挑起了下颌:“又想动手吗?”

    谢渊眼神里酝着紧绷的力量,嗓音低沉沙哑:“她没有爸爸了,我就是她爸爸。”

    “好慢呀。”殷之遥看看时间,马上就是最后一节课了,怎么贱哥还没来。

    “别急,说不定已经进校门了。”喻白在边上安慰她。

    殷之遥摸出手机给谢渊打电话,焦急地说道:“喂,贱哥,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到啊?”

    “什么,不来?你怎么能不来了?你都答应我了!”

    “你没答应,但是也没有拒绝呀!”

    “谢渊,你坑我呀!”

    喻白问道:“怎么回事?”

    殷之遥挂了电话,哭丧着脸说:“完了,我哥说不来”

    喻白皱眉:“不来?”

    “明明都说好了,他没有拒绝,就表示肯定会来,怎么忽然变卦了呢。”

    殷之遥想不明白,她从十二岁那年开始,就一直和谢渊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谢渊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圆弧行政大楼那边,班委黄莉莉走过来,对殷之遥不善地笑道:“;殷之遥哭丧着脸,望了望喻白,喻白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乖乖跟老师认错,态度诚恳点。”

    殷之遥鼓起勇气,朝着办公室走去。

    大不了就是再挨一顿骂吧,她又不是没有挨过骂,从来就没怕过,这次也一样。

    办公室很安静,不少老师都已经下班离开了。

    窗边挂着一盆绿色的吊兰,英语老师张就坐在靠近落地窗的办公桌边批改作业。

    在圆弧形办公室的另外一张桌边,作为班委的程妄,也在帮着自己的班主任整理学生名册。

    他穿着规整的校服,坐在班主任身旁的椅子上,颀长漂亮的指尖拎着一支圆珠笔,正在名册上勾勾画画。

    殷之遥进门的时候,他稍稍抬头,恬淡的视线轻扫过她的脸庞。

    看到程妄的一瞬间,殷之遥有点万念俱灰的绝望感。

    张见殷之遥进来,扶了扶自己的方架眼镜框,严肃地问:“殷之遥,你家长呢?”

    殷之遥磨磨蹭蹭走过去,心虚地说:“妈妈忙。”

    “忙什么?”

    殷之遥硬着头皮道:“公司的事情。”

    “忙得连请家长都不来吗?”

    张看到她就是一肚子气,愤声说:“我看是你压根没告诉你妈请家长的事吧!”

    殷之遥的手紧紧抠着衣服角,都快抠出洞来了。

    “看来是要我亲自把你的家长请过来了。”张说着翻开了抽屉,翻出了家长联系册。

    殷之遥终于从嘴巴里挤出了几个字:“;“这时候知道r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殷之遥认怂认得很快。

    张翻出了殷之遥的开学测试试卷,拍在桌上:“你看看你考的什么,连最基本的作文句型都写不连贯,语法掌握也是一塌糊涂,你初中是不是没学过英语,我简直怀疑你怎么通过升学考试考进咱们一中的,你是不是抄了别人的试卷?”

    抄袭的指控只非常严重的,殷之遥连忙解释:“我没有,我就是”

    “就是什么!”

    她的嗓音渐渐弱了下去,心虚地说:“就是运气好,蒙的选择题全都对了。”

    的确是运气好,而且好到飞起那种好,在身边同学基本考入普通高中的情况下,殷之遥凭借一张沾着狗shi运的高分英语机读卡,顺顺利利摸到了名校南城一中的门槛。

    即便是最后一名,好歹也顺利进来了。

    “你说什么?”张也蒙了:“你的英语选择题都是猜的?”

    “也不全是,有一些是自己做的。”殷之遥低着头,弱弱地说:“不过都做错了。”

    张简直被殷之遥气得发抖了,指着她,手都在抖:“你你”

    程妄背对着他们,反而忍不住笑了。

    他的班主任立刻望了他一眼,他迅速收敛笑容,严肃地继续手边的整理档案工作。

    张对殷之遥彻底无语了:“成绩这么差的,上课还不好好听讲,让你请家长也请不来,殷之遥,你到底还想不想考大学?”

    殷之遥很羞愧,不是因为张的话伤了她的自尊心,而是因为程妄就在边上,见证着她这么烂的成绩、这么不好的表现。

    最不堪的一面,都让最好的他看到了。

    殷之遥脸红了,眼睛也跟着红了。

    程妄瞥了她一眼,看到她可怜兮兮地躬着身子,双手交握在身前,有些无措,余光还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瞟。

    程妄虽然和她接触不多,但是知道这小姑娘心思敏感,要强得很。

    “陈老师,我想起来还有试卷没有写完,放学前要交了。”程妄对自己的班主任道:“我现在能离开了吗?”

    班主任立刻道:“怎么不早说,让你来帮我做事情,是在不耽误你学习时间的前提之下嘛,快去快去。”

    程妄站起身,礼貌地退出了办公室。

    他一走,殷之遥立马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子也缓了下来。

    张似也觉得措辞有些过分了,于是缓口道:“老师也不是要骂你,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考大学虽然不是唯一的出路,却是绝大多数人最好的出路。”

    “我知道了,张老师,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

    “你跟我保证没用,我还是得和你父母聊聊。”

    殷之遥睁大了眼睛,看着张在厚厚一沓的家长练习册里找到了她的名字,然后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拨了过去。

    殷之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刺激地看着;很快,电话接通了,张开口道:“请问是殷之遥的父亲吗?我是学校的张老师。”

    电话那一端,谢渊清了清嗓子,用低醇粗厚的嗓音道:“张老师,您好,您好。”

    “是这样的,我让殷之遥今天请家长来学校,不知道她告诉你没有?”

    “说了,但是我这里边生意忙,脱不开身,抱歉,有什么话您就在电话里讲吧。”

    张不满道:“不管工作再忙,孩子总要管教的吧,如果将来她考不上大学,没有好的前程,你这么辛苦不也白忙活了吗。”

    “老师您说的很对,是我不好。”

    谢渊非常配合地帮殷之遥打了掩护,殷之遥见;贱哥虽然关键时候掉链子,但还没有彻底把她卖干净。

    就在殷之遥正要缓一口气的时候,却听电话里谢渊说道:“老师,您别对这小丫头客气,她是吃硬不吃软的,有什么作业尽管给她加。这丫头就是整天闲的慌,罚背诵发抄写,尽管招呼。”

    殷之遥:

    张放下电话,对殷之遥道:“你父亲说了,让我好好地管教管教你,这样吧,课本第一单元的课文,先抄二十遍,一周内给我背下来,先培养培养语感。”

    殷之遥垂头丧气地走出办公室,坐在楼梯口,托着腮帮子,为;抄写就算了,还要她背下来,小学初中背语文课文都要了她的命了,更遑论背英文课文,还限时一周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知道贱哥不会这么轻易地帮忙,肯定有后招等着她。

    “没想到你成绩这么差。”

    身后,一道悠扬有磁性的嗓音响了起来。

    殷之遥回头,看到程妄倚在楼梯扶手边,手揣裤兜里,步子轻盈地踮下楼梯。

    看到他,殷之遥下意识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成绩本来就不好。”

    “那就巧了。”

    “什么巧了?”

    程妄走到她身边,散漫地说:“我成绩正好还不错。”

    殷之遥知道程妄成绩好,说起来谁又不知道,高三的年级第一名,还要超第二名五、六十分的神级学霸。

    她躺平任嘲:“我小学初中的学校都很一般,连考上南城一中都是靠运气。”

    “跟学校没什么关系,主要还是脑子的问题。”

    殷之遥见他果真开始嘲讽她了,有些憋闷,但更多的是羞愧,羞得不想在他面前多逗留一秒。

    “是啊是啊,你看到了,我这么差,你不要理我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

    程妄拉住了她的手:“成绩差、脾气炸,说两句不到就炸毛。小鬼,你长这么大还没被打死的,也是奇迹了。”

    殷之遥羞愤地望着他:“那你打呀。”

    程妄笑了笑,拉起她的手腕,扯着她大步流星朝图书馆走了过去——

    “哥哥舍不得打你,只好帮你补课了。”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