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笨蛋(就像当他女朋友是多丢人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南城一中的图书馆不大,分为书籍借阅区和自习区。

    自习区的木质长方桌边,坐着一些正在埋头苦干的高三生。

    殷之遥坐在靠窗的桌边,摸出英语课本,像绘涂鸦一般誊写着课文。时不时用余光去瞥坐在她身边的程妄。

    程妄很快便做完了一套数学综合试卷的一面,翻了页。

    日暮西沉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他英挺的侧脸上,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泽,安安静静。

    他修长的指尖捏着试卷一角,另一只手握着笔,在草稿纸上快速地演算。

    字很漂亮,哪怕只是随手写来。

    殷之遥的心思全放在了身边的少年身上,知道他拎着笔,敲了敲她的脑袋。

    “嗷。”她吃痛地低低叫了一下。

    程妄的笔端敲了敲她的本子:“你画画还是默课文?”

    “课文啊。”

    “重写。”

    “什么!凭什么!”

    “太乱了,重写。”程妄重复道:“好好写。”

    殷之遥都抄到第三遍了,程妄居然叫她重写,这也太过分了吧!

    “英语老师没有规定字体。”她看着笔下带了涂鸦艺术感的英文字体,嘟囔道:“你还管这么多。”

    “我也可以不管你。”程妄说着便要起身:“你自己抄,不陪了。”

    殷之遥心跳一空,下意识地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嘟着嘴,憋闷地说:“重写就是了。”

    程妄重新坐了下来,翻开了新的一页纸,然后展开课本放到她面前,耐心指导道:“一边写,一边默,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默清楚,别搞艺术字,抄写的目的是记忆。”

    “要求这么多。”

    “不是说让你一周内把课文背下来吗,抄完这几遍,就差不多能背了吧。”

    殷之遥立刻反驳道:“怎么可能!你抄几遍就能背下来啊?”

    程妄:“我看一遍,就能背下来。”

    殷之遥:

    她乖乖听程妄的话,埋头专心地默课文,便默边记,抄完一遍之后,发现程妄的数学试卷也写完了,拿出了另外一本总复习纲要,开始勾勾画画。

    这做题速度,也太快了吧。

    他说道:“周末没事的话,我来找你。”

    殷之遥抬头望他。

    程妄一边做题,一边说道:“你帮我保管滑板,一直没找到回报的方式,哥哥碰巧智商不低,可以帮你补习。”

    “哦,那我考虑一下咯。”殷之遥继续写作业,嘴角有抑不住的笑意。

    “行,考虑。”程妄懒懒道:“小鬼还挺傲娇。”

    过了晚饭时间,自习室里的同学渐渐多了起来。因为程妄是班长,因此有不少认识的高三生跟他打招呼。

    一个穿格子裙的女生走到程妄身边坐了下来:“嗨,程班,你也在这里复习呀。”

    程妄没有抬头,很轻地“嗯”了声。

    殷之遥却瞬间坐不住了,她偏头望向那女生。

    那女生似乎是坐定了他身边的位置,已经从书包里抽出课本了。

    这位学姐坐在程妄身边,殷之遥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图书馆位置是公用的,任何人都能坐,她也没有理由让人家离开。

    程妄见小姑娘又在走神开小差,于是敲了敲她的小本子,提醒道:“认真写。”

    殷之遥赶紧埋头誊写课文。

    格子裙女生见状,颇感惊讶。

    要知道程妄在班级里几乎没有异性的朋友,即便有,也仅限于班级的工作而已。

    他待人随和,鲜少发脾气,对待女孩子也非常礼貌。但有时候礼貌其实也意味着疏远。

    女孩子甚至都希望他坏一些,像那些在班上使坏“欺负”人的男孩一样,扯扯头发,揪揪手。

    虽然女孩会假意生气,但这也意味着两人间关系的亲近。

    程妄从来不会这样,他礼貌到让每一个女孩都感觉可望而不可即。

    所以他不可能有关系铁到能一起上自习的女性朋友。

    格子裙女孩故作开玩笑的语调,好奇地问程妄:“程班,她是?”

    程妄跟着女孩不熟,她坐他身边,他也没怎么在意。

    听到她发问,他略感冒犯,尽管没有必要跟她解释什么,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随口道了声:“一小学妹。”

    格子裙女孩当然知道是学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女孩顶多也就高一新生。

    她讪讪地笑了起来,问道:“她不会是程班你的女朋友吧?”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殷之遥手里的笔重重一顿,连呼吸都快停滞了,心脏哐哐撞大墙。

    “你别胡说!”还没等程妄开口,殷之遥连声反驳:“我才不是!”

    程妄本来没觉得这有什么,班上女生爱传八卦也是正常的,作为班长,他可以不计较。

    可他没想到,殷之遥反应这么大,倒像当他女朋友委屈了她似的,忙不迭要撇清关系。

    程妄扔了笔,倚在座椅靠背上,舌尖抵了抵后牙槽,顿觉索然无味。

    这小白眼狼,亏得他还在担心她成绩,原来她打心眼里是真的不想被人说闲话。

    就像当他女朋友是多丢人的事。

    难怪见了他总是凶巴巴,没好脸色。

    格子裙女生见殷之遥这样用力的反驳,倒是放松了不少,对程妄说道:“程班,周末有新电影上映,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看电影啊。”

    殷之遥耳朵又提了起来。

    “不只我一个人,我们班好些同学都要去,乔正阳也会去,程班,你要不要也一起?”

    程妄视线一直盯着殷之遥,本来刚刚都说好了给她补习,不过这时候他心里有点不爽,顺口应道:“行啊,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

    殷之遥紧紧握住了中性笔,骨节都泛了白。和她约好的事,不重要

    殷之遥越发不开心,索性收拾了书包准备离开,程妄叫住她:“还没有抄写完。”

    “不写了,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

    说完,殷之遥背起小书包,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把椅子硌得很响。

    程妄自然也没什么好脾气,推开了手里的高一英语练习册,沉着脸低头做自己的题。

    殷之遥一走,格子裙女孩本来很高兴,但是见程妄垮着一张脸,浑身上下冒着森然的寒意,眼见是很不爽了。

    她也不敢打扰他。

    程妄做完了试卷之后,也收拾东西跟着离开了,全程一句话都没说。

    她和程妄当了三年的同学,还从来没见他这么不爽过。

    殷之遥不想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程妄,索性给苏文芮发短信,准备回哥哥家里住几天。

    苏文芮虽然不愿意,但是没有勉强她。

    殷之遥坐上公交,在天桥站下了车,径直去谢渊的大排档。

    谢渊正开着大火炒河粉,暖黄的灯泡光线照着他麦黄的皮肤上,男人味儿十足。

    殷之遥什么也没说,走过去端起河粉,按着桌号递到了客人面前。

    谢渊回头望见小姑娘气鼓鼓的脸蛋,看着又像是生气了。

    “谁又惹你了?”

    殷之遥没有回答。

    谢渊放下抹布,解了围裙挂在杆子上,穿过热闹的大排档,径直走到殷之遥身边,拉长调子喊了声:“狗妹。”

    殷之遥利落地擦着桌子,没搭理他。

    谢渊连忙接过了她手里的抹布,压低声音道:“不就是没来学校给你冒充家长吗,还生气?”

    殷之遥将湿润的抹布扔谢渊身上,气呼呼道:“特讨厌你们这些食言的男的。”

    谢渊回身挂好了抹布,顺手从书包里摸出了一盒榛粉巧克力夹心糖,递给殷之遥:“给你买的,赔罪了。”

    殷之遥是个特好哄的女孩,谢渊当然也知道怎么样讨她开心,不过这一次,殷之遥看到巧克力糖,也没有显出多开心的喜色,恹恹地撇嘴:“不想吃。”

    心里苦,再甜的糖也没胃口。

    殷之遥背了书包,朝着梧桐巷走去。

    “至于么。”谢渊追上她,背着她沉甸甸的书包往回走:“虽然没有来学校见老师,但电话里表现还不错吧。”

    虽然殷之遥并不是因为谢渊的食言生气,但听到这话,也还是说道:“表现不错?你害我要罚抄课文二十遍,还要背诵全文!”

    “自己上课不认真听讲,吃点苦头算什么。”

    殷之遥没有和他辩驳,迈着懒散的步子,走在雨后湿润的青石小路上。

    一晃眼,忽然看到他藏在夹克衫里的手臂,缠着一圈白色绷带。

    “贱哥!”她惊呼了起来,抓着他的石膏板:“你手臂怎么回事!断了吗!被人砍断的?!”

    “断你个头。”谢渊扯开她的狗爪子:“只是骨折而已。”

    “怎么会骨折呢!你跟别人打架了吗!”

    “没打架,骑自行车摔倒了。”

    殷之遥松了口气,用力捶了捶他的肩膀:“真的假的,骑自行车还会摔,你是小孩子吗?”

    “雨天路滑。”谢渊轻轻松松地带了过去:“对了,你家里那个继兄,还有欺负你吗?”

    “这几天他还挺乖的,就不搭理我,但是没再跟我吵架了。”

    “那就行。”谢渊点头:“无论是谁,对你不好,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知道啦,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拉勾。”谢渊固执地说。

    殷之遥跟谢渊打了石膏的手臂小拇指拉了拉勾:“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殷之遥回到房间,打开了书包,翻找了半晌,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完了,英语练习册忘在程妄那儿了!

    刚在张面前赌咒发誓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学英语,明天要是交不了英语练习册的作业。

    后果简直不敢想。

    殷之遥摸出手机,翻开手机通讯录,看到那个名字后加了小心心的号码。

    雨后的夜空如洗,空气清新亦凉爽。

    程妄推开了窗户,望向对面的小洋楼,却发现二楼的窗户,漆黑一片,没有灯光。

    他看看时间,也才八点而已,不会这么早睡觉吧。

    程妄顺手摸出手机,给乔正阳打了个电话:“你妹呢?”

    乔正阳骂道:“你妹的。”

    程妄:“我是问,你妹妹呢?”

    乔正阳:“那个暴躁怪力女,才不是我妹妹!”

    “少贫。”程妄调子里带了几分急切的怒意:“她是不是没回家?”

    “是啊。”

    “都八点了,她怎么没回来?!”

    “你着急上什么火,她回她原来家里去了,今晚不回这边。”

    听到这话,程妄稍松了口气,却又听乔正阳道:“老子今晚终于可以在家穿裤衩了,靠,自己家都不自在。”

    程妄靠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懒懒道:“你家又不止一个妹妹。”

    “那还有啥?”

    “还有个美艳如花的后妈。”

    乔正阳:烦躁!

    挂掉电话之后,程妄从书包里取出笔和家庭作业,却看到里面夹了一本高一英语练习册。

    练习册里还有折页的部分,题目上打了勾,应该是今晚的家庭作业。

    程妄目光稍稍柔和了些,翻开了练习册,喃了声:“笨蛋。”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