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听话(哥哥随时有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春风榴火 书名:狂妄
    殷之遥看着手机里的号码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狠下心,没给程妄打过去。

    写完了其他科目的作业,她早早地上床睡觉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殷之遥走在上学的路上,才开始后悔起来。

    强撑着一口气不理他,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啊!

    要不回英语练习册,肯定会被张狠狠批评,甚至真的可能要请家长了。

    殷之遥懊恼地揉了揉头发,垂头丧气地往学校走。

    清晨的阳光漫洒着地面,校门外的早餐店蒸腾着白茫茫的雾气。

    路过早餐店,殷之遥嗅到了热包子的肉香味。

    恰是这时候,正好看到程妄叼着牛奶袋进了包子店,身边还跟了乔正阳几个男生。

    乍然见面,殷之遥心脏不听话地跳了跳,加快步伐离开。

    然而走了没几步,她脑海里浮现了张愤怒的脸,不禁哆嗦了一下,只能硬着头皮折回来,咬牙进了早餐店。

    乔正阳点了两笼小笼包,正和几个男生大快朵颐。

    程妄吃东西并不像其他男生那样粗鲁,但也绝不斯文,一口咬掉半个包子,就着牛奶,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

    乔正阳看到殷之遥,冷着脸道:“你干嘛,我不认识你,走开走开!”

    殷之遥撇嘴:“又不找你,自作多情。”

    “你”

    程妄抬头,漆黑的眸子云淡风轻地扫了她一眼,终究还是压着怒气,没发作。

    殷之遥走到程妄身边,小声说道:“我练习本在你那里吗?”

    程妄没应她,继续吃包子。

    他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昨天这小姑娘半途离开的态度,让他烦躁了很久。

    “我的练习册忘在图书馆了,你有帮我收着吗?”

    身边的哥们杜嘉颖见小姑娘脸颊都憋红了,于心不忍,手肘碰了碰程妄:“人家跟你说话呢。”

    程妄不客气地回道:“你吃饱了?”

    “啊,还没。”

    “没吃饱还撑的管起闲事来了。”

    杜嘉颖:莫名被刺了一下,他便不再作声了,眼见着这位爷心情不好。

    殷之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再要不回来作业,连抄写答案的时间都没有了。

    她一咬牙,索性抓起了程妄放在身侧的书包,准备打开了翻找自己的练习册。

    程妄抓住她的手腕,重重地甩开了。

    殷之遥身子被他带得一偏,急切道:“你不还我练习本,我交不了作业会被老师请家长的!”

    程妄神情漠然:“哦,跟我有关系?”

    杜嘉颖稍稍有些看不下去了,程妄从来没对女生发过脾气,一次都没有。

    “妄哥,没必要这样吧。”

    程妄:“她自找的。”

    他低沉的语调、冷冰冰表情,令殷之遥心头一酸。

    吧嗒,跟着豆大的眼泪从眼眶滑落。

    程妄:

    不仅是他,周围几个男生同时停下了吃包子,眼睁睁地看着这小女孩在程妄面前委委屈屈、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只有乔正阳,露出了痛快的神色:“靠,你这暴力女也会哭啊,你凶啊,你再跟我凶啊!”

    殷之遥暴怒地冲他吼道:“你滚远点!”

    乔正阳捂了捂胸口,咽唾沫。好像哭起来的样子更凶。

    还有点儿怕怕的。

    不过,程妄才是欺负她的人,她冲自己凶什么凶啊。

    乔正阳不服气,不满地对殷之遥道:“哭有什么用,他不还你练习册,你打他呀,你打人不是挺厉害的吗!”

    殷之遥吸吸鼻子,看了眼程妄,违心地说:“人家从来不打人。”

    乔正阳:见了鬼。

    殷之遥不搭理乔正阳,用袖子揉着眼睛,开始控诉程妄:“你明明明收走了我的练习册,故意不还给我。”

    “你不还我练习册,我就交不成作业,我会被老师骂死”

    她一边控诉,一边抽泣,揪着他的衣角,越哭越伤心,仿佛面前的程妄就是害了她一辈子的臭男人。

    程妄从来没有经历过眼前这样的情景,他鲜少和女孩交往,更不可能欺负她们。

    顿时感觉自己像个禽兽。

    程妄的脾气顷刻间灭了大半,他心里不高兴,但是绝对没想欺负她,还把她欺负哭。

    程妄立刻翻开自己的书包,将殷之遥的练习本取出来,递到他手边:“还你,别哭了。”

    说着扯了纸巾,胡乱给她擦了擦脸。

    小姑娘低下头,肩膀微耸着,还在掉眼泪。

    程妄见状,不满地说:“都还你了,还哭。”

    “已经没时间了。”她瓮声瓮气地说:“你还给我也没用了。”

    程妄被她这哭兮兮又委屈的模样逗乐了,嘴角扬了扬:“那你还不快回去写。”

    能多写一道题,也少挨点骂。

    殷之遥用衣袖擦了眼泪,不甘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匆匆跑进了学校。

    教室里同学已经来了大半,班委也开始准备收作业了。

    喻白见殷之遥红着眼睛走进来,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英语作业没写。”殷之遥来不及解释更多,慌慌张张打开了自己的书包,抽出英语练习册:“白白,把你的英语作业借我抄一下。”

    “抄?”

    “没时间了!”

    喻白为难地说:“抄作业吗那可不行,我们的塑料姐妹情不允许我这样做。”

    殷之遥见她表情坚定,求肯定是求不来的,索性只能放弃。翻开练习册正要动笔开干,却发现书页里夹了一张纸。

    她好奇地翻开对折的纸页,却见纸页上赫然写着练习题的答案。

    英文字迹非常漂亮,每一个字母饱满而又遒劲。

    这是程妄的字迹,字如其人,只有他才能写出这样的字迹。

    这家伙早上凶巴巴的说着不关他的事,没想到竟然早就帮她把答案写好了。

    殷之遥有些困惑,但也来不及多想,正要誊写答案,却又在纸页的背面,看到另外一行英文字——

    “pyornot,choose。”

    殷之遥:

    要没这行字,她都准备要誊抄了,但是看到这行字,感觉就像他站在她面前,问她:“要不要做坏事,要不要当个坏女孩,自己选。”

    这会儿英语科代表已经开始挨个收作业了。

    她又望了望那张写满了答案的纸页。

    抄答案,abcd的选项,分分钟就可以完成今天的英语作业,免于被英语老师责骂、甚至免于请家长。

    可是殷之遥心里也明白,这样做不对。

    尤其这是程妄给她的选择。

    她把他放在心里最珍贵美好的位置,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很糟糕的女孩子。

    殷之遥咬咬牙,将答案揉成团扔进了书包里,然后翻开练习册奋笔疾书,能写几道题是几道。

    很快,英语课代表黄莉莉来到她的位置上,见她还在赶作业,不屑道:“殷之遥,交作业了。”

    “我作业没写完。”

    黄莉莉耸耸肩:“那你自己去向英语老师解释呗。”

    黄莉莉将殷之遥的名字记在了小本子上,一起上交给iss张认错——

    “everyverysorry。”

    黄莉莉一边清点作业,一边发出嘲讽的冷笑。

    张听着她这满是语法错误的蹩脚英语,嘴角抽抽:“你这英语,我还真听不懂,还是说中文吧。”

    殷之遥红着脸道:“对不起,老师,我忘了带练习册回家,所以没完成作业,您要请家长的话,就请吧”

    “所以已经破罐破摔了吗?”张批改着作业,懒得看她,拉长调子道:“连抄都懒得抄了?”

    黄莉莉趁热打铁道:“刚刚收作业的时候,看到殷之遥正要抄呢,是我制止了她。”

    “才不是。”殷之遥不屑地说:“我要真抄了,还能有你在这儿加戏的机会?”

    “你自己没写作业,你还有道理了不成!”

    张是很有个性的女人,一眼就看出黄莉莉针对殷之遥的意图明显,于是瞪了她一眼:“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要不,你来替我教训学生?”

    黄莉莉讪讪地退到了一边去。

    张对她伸出了手,殷之遥磨磨蹭蹭将藏在背后的练习册递到了她的手上。

    她翻了翻,见殷之遥果然只做了三个选择题,其中两个还是错的。

    这应该不是誊抄的答案,毕竟她的同桌可是优等生,不至于这么基础的题都写错。

    “真没抄?”

    “没有,自己做的。”

    张神情稍稍缓了缓,又问道:“为什么不借你同桌的作业抄?反正老师也不知道。”

    殷之遥慢吞吞地回答:“因为她不借。”

    ;她有点无语,有时候觉得这小姑娘顽劣过头,有时候有觉得她着实憨得可爱。

    递来的台阶都不知道怎么下去。

    “所以要全靠你的同桌咯,把你从罪恶的边缘拉回来?”

    “也不全是。”殷之遥背着手,像个乖乖听训的小学生一样,诚恳地说:“我自己也不想抄。”

    “是么?”

    殷之遥红着脸道:“我不想说谎了。”

    张打量殷之遥,知道她的话发自肺腑,倒是有点欣慰,同时也很惊讶。

    这小姑娘虽不是她遇到过最顽劣的学生,但也绝对不是省油的灯。怎么着今天像是忽然开窍了?

    “痛改前非了?”张终于抬起头,望着她:“为什么。”

    殷之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吞吞吐吐道:“有个人,他就很好我想像他一样好。”

    张看着小姑娘绯红的脸颊,倒是也知悉了她的几分心事,也没有戳穿,只说道:“既然有了目标,想要变得更好,那就不能只是嘴上说说,明白吗。以你现在的成绩,恐怕还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我知道的”

    十倍百倍都不够,要千倍万倍吧。

    张将练习册还给了殷之遥:“今天之内,把作业补上。”

    殷之遥惊奇地说:“就这样?”

    “你还要怎样?”

    “不、不请家长了吗?”

    “既然你这么想请家长。”张笑着摸出了手机:“那就叫你妈妈来一趟呗。”

    “我今天之内一定写完作业,thankyoung!”

    说完拔腿开溜,跑出了办公室。

    张看着小姑娘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喜欢她了。

    殷之遥冲出办公室,转过一个楼角,便看到了抱着一沓作业准备回教室的程妄。

    她放慢了脚步,有些不好意思,和他保持几米的距离,想等他先走。

    程妄路过她身边,停下了脚步,主动唤道:“相见就是缘,过来帮哥哥分担一部分。”

    殷之遥纠结片刻,见他抱了那么厚一沓作业,还是乖乖走过去,接过了他手里三分之二的作业本。

    程妄嘴角扬了扬,和她一起朝着高三年级教室走去。

    小姑娘全程低着头,默不作声。

    “没想到这么听哥哥的话。”

    程妄主动打破了沉默,语气听着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像单方面和她和好了似的。

    殷之遥板着脸说:“我是怕你抱这么重的本子,闪着腰。”

    程妄垂眸,看着她手里的练习册:“我是说,你这么听哥哥的话,真的没有抄。”

    “那才不是听你的话呢。”殷之遥心虚地看着地面:“就是不想抄你的答案而已,你肯定整我,写的全是错的。”

    “要整你也不会这么无聊。”

    程妄打了个呵欠:“你力气还真大啊。”

    “哪有,本来就不多。”

    程妄嘴角抽抽:“几十本五三总复习,是不多。”

    殷之遥鄙夷地望他一眼:“你身体虚吧。”

    “狗丫头,再说一遍。”程妄单手掌住了她的天灵盖:“当哥哥真不会揍你啊?”

    殷之遥心情变好了不少,对他笑了笑:“你打不过我。”

    程妄懒得和她打嘴皮架,说道:“中午到图书馆。”

    “干嘛?”

    “补作业。”

    殷之遥反问:“你是在邀请我吗?”

    “什么叫我邀请你。”程妄懒散地说:“这是给你补课,爱来不来,当自己二大爷呢?”

    殷之遥偷偷咬了咬舌尖,矜持地看他一眼,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如果哥哥有空的话,那我就来呗。”

    程妄喜欢听她软软说话的调子,揉了揉她的脑袋,粲然一笑:“哥哥随时有空。”


如果您喜欢狂妄,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狂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