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一章 神秘红包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起不知深 书名:夺命魔窟
    天才最快的小说网站!

    傍晚,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校园,周围静的可怕。

    也对,整个学校只剩下我们系了,其他学生都搬去新校区了。

    大病初愈的我走起路来还有几分踉跄,可我实在不想窝在寝室浑浑噩噩了。

    走到教室门口,里面熙熙攘攘的喧嚣声几乎要溢出来,我推门而入找到舍友的位置,径直坐下。

    “阳子,怎么生病都这么热爱学习啊,还是说看上哪家小姑娘了啊?”

    上来一把搂住我的是舍友范统,这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小眼睛咪成一条缝,打量周围的女同学。

    “去你妈的,宿舍待着太无聊了。”

    胖子嘴上不饶人地跟我打着荤段子,我倒是乐得与胖子开开玩笑。

    尽管夏夜转瞬即逝,但在这看起来有些狭小的教室中,满满当当挤下了4个班120人,还是多少有些闷热。

    此时,一本正经的秃顶老头走进教室,无视了喧闹的课堂,开始他的喋喋不休。

    我有些后悔来听这节线代课程,老头带着方言在讲台上叽里咕噜不知道说的是什么鸟语,让我本就隐隐作痛的头更加胀痛了。

    “林阳,快进这个扣扣群,有红包雨。”

    说实话这种小套路我倒是见多了,但实在拗不过胖子的怂恿,还是加了进去。

    好巧不巧,当我进群时,恰好一个红包发出来,我想都没想就顺手点开了。

    50元!还是个200元的运气红包!

    对于我而言也算是一笔小财了,困意消除了大半,饶有兴趣地盯着红包群。

    很快,人数从开始的几十个到达了121人,这时群主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说话。

    “游戏开始,运气王抢到红包要完成指定任务,而后就会有下一个红包。”

    200元的红包很快就被抢完了,运气王是李晓。

    “请李晓同学扇张晓雯同学一巴掌,我将继续发红包。”

    “呦呵,这次可有好戏看了。”

    “家暴,家暴!李晓你雄起的机会终于来了。”

    在群里面的同学幸灾乐祸的嘲弄道,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模样。

    这李晓跟王晓雯本就是一对恩爱情侣,只不过李晓对待自己这个女友一直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

    嘴里怕化了的状态。

    甚至可以说,有些卑躬屈膝的关系了。

    众目睽睽之下,李晓也有些紧张,轻轻地拍了一下女友的脸,装作无所事事的耸了耸肩。

    “你,你竟然敢打我!”

    王晓雯却有些怒意,捂着自己的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李晓却毫不在意,麻木看着前面授课的老师,完全不理会女友的嘀咕。

    群里面像是炸开了锅,大家对吃瓜一向是情有独钟。

    “晓哥牛逼啊,这回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这样才爷们嘛,女朋友也不能老捧在手心惯着。”

    李晓则是回复这些人一个冷漠微笑脸,整个红包群这才噤如寒蝉。

    随后群主又一个红包很快让大家忘记了这件事,立马就被抢了个干净。

    “妈的,才5毛。”

    坐在身旁的胖子有些不满,跟200元的红包比起来这点小钱简直跟没有一样。

    “你多少啊,阳子……挖槽!”

    胖子这一声宛如平地一声雷,连在讲台上摇头晃脑的老爷子都被吓了一跳,所有目光都齐刷刷看向了我们。

    “那边说话的同学,你是对我这堂课有什么意见吗?”

    头顶老头将手中的书一摔,愤愤地看着我们。

    “没有没有,就是老师您讲的太好了,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呵呵,好好听课。”

    老头皮笑肉不笑地瞥了瞥胖子和我这边,接着开始了他的高谈阔论。

    “行啊,阳子,80元你应该是运气王吧。”

    “不得不说,你可真够‘好运’的。”

    “我倒希望我不是运气王,不然我把它让给你?”

    我作势要递给胖子手机,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我倒是想替你,可是咱们群里面的名字已经锁定了啊。”

    我脸色一变,看了看群里面每个人的备注。

    这才发现了一些端倪,没想到这些人竟都是我们系的同学,并且备注名字无论怎么改都没有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神秘的红包群总让我有些惶惶不安。

    我紧紧盯着红包群的消息,努力期盼着自己不是运气王为好。

    似乎上天听到我的念想,没想到后面竟然还有个开出80快5的人,紧紧5毛之差,就让他成为这次的运气王。

    “请运气

    王张扬托下陈琳同学的衣物,并让至少半数以上的同学看到她的内苦。”

    这次游戏,倒是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分歧。

    “这位同学你不要太过分啊,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在背后开个小号发钱装大尾巴狼?”

    “别以为大家都是傻逼,等下课不管是谁都能把你查出来的。”

    我开始环顾四周,到底想看看谁是那个人像是背后的群主,可大家都时不时地看着手机,一时间也难以分辨。

    不过,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及时出现了。

    “张扬,你可别怂啊,我们还想接着抓红包呢。”

    “怎么?为了几个红包连脸都不要了?你说的是人话吗?”

    “我说的可能不是人话,我就说给你这种狗东西听呢。”

    “……”

    为了一个红包,一群挑事儿的男生和几个与陈琳要好的女孩为了保护她而骂了起来,这其中的脏话可是有多难听要多难听。

    让作壁上观的我和胖子有些啼笑皆非,同时庆幸自己不是运气王。

    而坐在角落里面的张扬,时不时将目光看向了陈琳,却将头埋得更低了。

    别看张扬有个挺嚣张的名字,但是人真的是个怂蛋,平时连其他人吼他一嗓子,他就能朝着其他同学作揖道歉。

    想必是定然不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但是其中的好事者就有些恶心人了。

    而旋涡中心的陈琳呢,却是在群里面什么也没说,静静坐在那里认真听课。

    不得不说,懂得打扮又学习很好的陈琳算的上系花一级别的存在了。

    一身卡其色的外套,紧身短牛仔裤,傲人的身材怎么都掩盖不住。

    这么漂亮的女孩,要说没个色心那是不可能的,但幻想是幻想,良知还是要有的!

    “请张扬在半个小时内完全任务,否则要受到惩罚。”

    “我直接接受惩罚吧。”

    沉默不言的张扬突然在紧接着群主说话的后面跟上这样一句话。

    “是个爷们儿,张扬。”

    我连忙声援他。

    “游戏我们可以不玩,但是不能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失去了自己的良知,干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如果这事儿真闹到不可开交的程度,就别怪我把背后的你找到了通报全校处理了。”

    我抬头看了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看我们班的班长李海峰,这小子的话可比我的有分量多了。

    而群主却把班长李海峰的话置之不理,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潜下水去没有任何反应。

    其他班的人也开始讨伐声援,之前那些嘴里面不干净的人瞬间老实了许多。

    冷如冰山的陈琳则是回应了张扬一个笑脸,显然大家都没把群主的惩罚当做一回事儿。

    “由于张扬没有完全任务,请接收惩罚:西瓜汁。”

    “怎么?还要请我们喝西瓜汁吗?”

    “还以为要搞什么乐子呢?没意思!”

    之前潜水下去的零零散散几个人此时又冒出了头,开始讽刺群主起来了。

    我冷笑一声,心里面记下来这几个混混,反正以后接触的时间还长,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包括我所有人都好奇群主的惩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真的送我们一人一杯西瓜汁吗?

    大家都时不时看着坐在角落的张扬,倒弄得讲台上的老头有些不爽,草草下了课就快步走出了教室。

    因为连着三节课,我们倒是不急着回去,这时候也鲜有人去厕所,大家都围在张扬身边静静看着。

    迫于如此众多目光的“关注”,张扬趴下头睡了过去。

    久久没有啥事情发生,同学的兴致也少了许多,渐渐地减少了对张扬的关注。

    “嘭……”

    如同熟透的西瓜炸裂,张扬的头猛地爆炸开来,不偏不倚地让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些血迹。

    “啊!”

    女生与一些靠近在张扬身边的男生尖叫出声,大家全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身前的手机屏幕一则消息发来。

    “西瓜汁大家喜欢吗?”


如果您喜欢夺命魔窟,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夺命魔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