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六章 意外之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起不知深 书名:夺命魔窟
    天才最快的小说网站!

    走在教室前两排的李菲此时正背着英语,针织薄毛衣,宽松运动裤,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樱桃般小嘴正念叨着什么。

    斜眼瞥到我进来,下意识地将头埋进书中。

    我径直走过去,饶头有些难为情开口道。

    “李菲同学,毕竟这个任务关乎到我的性命,我带几层手套你看这样可以接受吗?”

    “不可能!”

    用书挡着脸,李菲就这般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我。

    我长长叹息一声,无奈转身走回了座位。却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感受有时候东西在我眼前一闪而逝。

    “阳子,实在不行就强上吧!”

    胖子小眼睛不停地瞄着李菲的身影,咬牙切齿的说。

    “让我再试试说服她,毕竟任务时间还长。”

    “我求你别当烂好人了,如果任务没有完成你真的就没命了!”

    胖子的呼吸声都有些沉重,脸上的狰狞似乎快压制不住了。

    “我知道,但如果以后的任务是让我们杀人呢?仅仅为了自己的性命,我们可以肆意残杀同学吗?”

    “那就更别提摆脱群主的掌控了,因为那样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干净的走出这栋学校!”

    我的身体忍不住有些发颤,因为用力虎口处渗出了少许血迹。

    真正面对群主的任务时,我才能体会到当时王磊的疯狂举动。

    能够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终究是一小搓人,无论是谁,在性命受到威胁时都无法做到泰然自若。

    我死死地盯着李菲,眼睛仿佛就长在了她最为修长的长腿上,双目赤红,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那是我的命!只要摸一下,就一分钟就好!我就可以活下来了!

    但心中道德的准绳在心中不断提醒我,潘多拉的魔盒只要打开那可就没救了!

    今后更别说号召大家同心协力面对群主的死亡游戏!

    胖子看到我如此的纠结,也只能深深叹息一声,久久没有开口。

    “林阳,你出来一下。”

    李菲清冷的声音让我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为之一颤,我不免狐疑地望向了她。

    却看到她早就来到门口,宛如青葱般的玉指朝我勾了勾。

    我立马从座位上站

    起来,连忙朝着门口方向跑去。

    跟着李菲的身影,我俩来到了隔壁的空教室。

    李菲俏脸有些微红,宛如宝石般的双眼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美艳动人!

    “……”

    站在李菲面前,我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难不成就对她直说,快让我摸一把不成?

    “我……也不想看到同班同学接连死去,但……”

    “我实在是无法接受陌生人跟我身体有任何亲密接触!”

    我耷拉着头,像失了魂一般,接近死亡的不适感让人绝望。

    倒也真怪不得其他人,若是因为我的性命而道德绑架李菲属实有些自欺欺人的意味了。

    “你喜欢我吗?”

    李菲俏生生的声音,委屈的模样,活脱脱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

    跟往日冷傲简直不同的反差感让人不免有些心动。

    “可爱的女孩自然是人人都喜欢。”

    我尴尬的绕了绕头,实在不解为何她这般问我。

    “你……”

    听到我的话,李菲的脸颊倒是更红了,宛如我家村口树上那面猴屁股似的。

    “说实话,我确实挺喜欢你的。从之前军训那阵子吧,打心底喜欢你。”

    ……

    不知道是不是临死前再没什么顾虑,许多平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竟然此时跟说相声似的一股脑的倒灌而出。

    李菲细细听了许久我的絮叨,似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林阳,做我男朋友吧。”

    我一时间有些愣神,这小妮子莫不是昏了头,就凭着我这煽情的表白就同意了?

    这不科学啊!

    “不过目前只是考察期,也是因为你要摸我那里,名义上男朋友我还能勉强接受。”

    “好。”

    我说话都带着颤音,这是我在做梦吗?如此漂亮的大美人竟然当我女友了,虽然只是临时的。

    “看你表现,表现不好那就算了。”

    “那自然,女朋友大人说了算。”

    “油嘴滑舌。”

    我一时间还真有些飘飘然,但心中还是牢牢想着自己任务。

    与李菲交谈的同时,时不时朝着她小腿瞥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老色痞吧你。”

    李菲用手用力地戳了一下我的头,不满地看着我。

    “真不是,主要还不是我任务在身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嘛。”

    “嗯,也是。”

    说罢,李菲低垂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单身多年的我实在有些搞不懂她,我是应该上前摸摸还是不应该摸摸呢?

    她这是默许我摸?还是说我不能摸呢?

    女人真是麻烦……

    算了,自己的女朋友,不摸白不摸,我大大方方的走上前,轻轻捏了捏。

    李菲则是身体一颤,少许抗拒但又有意努力撑着。

    这么光滑?简直跟果冻一样,真是越摸越想摸,但我心中还是暗暗计算着时间。

    实在忍不住捏了一把,可真不错。

    “嘿嘿嘿。”

    李菲重重地喘息一声,幽怨的小眼神不满地盯着我。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尴尬的笑了笑,手上的力道都松了好多。

    时间一过,我连忙松开手,站在一旁有些促局不安。

    李菲气鼓鼓地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如此出格的举动有些气鼓鼓的。

    “印象分扣10分。”

    说罢,扭头不理我就准备回去了。

    “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人真的不能太得意,否则是会倒霉的!

    鬼知道这小妮子给我定的什么标准,看来为了今后的幸福必定要谨言慎行了!

    我傻呵呵的笑了笑,跟着李菲回到了教室。

    本来喧闹的教室因为我俩的进入刹那间万籁俱静,一双双带着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朝我望去。

    回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我不自觉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胖子上前给我来了一拳。

    “你小子行啊,说吧,给李大美女灌了什么迷魂汤。”

    显然群主已经把我完成任务的事件告知大家了,同时我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这算什么?回去再告诉你一件好事。”

    “阳子,是我胖子握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卖什么关子,有屁快放。”

    “回去说。”

    我先是看了看坐在座位上恢复了往日冰美人状态的佳人,而后朝着学校的深处看了看。

    “我们的游戏这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吧,群主!”


如果您喜欢夺命魔窟,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夺命魔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