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七章 诡异门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起不知深 书名:夺命魔窟
    天才最快的小说网站!

    到了晚上,群主也没有再次发那夺命的红包,这倒是让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至于老师讲的东西,早就被大家给下意识的忽略掉了,毕竟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的性命重要。

    我倒是没少偷偷和李菲聊天,但很明显,我和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熟络起来。

    最后一堂课上到了七点多才下课,我跟着胖子准备去恰饭。

    却看到李菲朝着我这边看了看,我立马会意,果断抛弃了胖子一伙人。

    朝着李菲那边缓缓走去,径直拿起来她的书包,拉住她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她也只能被我厚脸皮所打败,任由我肆意拉着她了。

    看到一旁的胖子朝着我比了比中指,我脸色的笑容自然多了几分。

    “林阳,你有没有想过群主到底是什么?”

    四下无人,李菲冷不防的发问让我诧异万分。

    “应该不是人吧,怎么?你有线索吗?”

    设计了如此多恶趣味的游戏,又可以做到在众人面前无声无息的杀人。

    说什么我也不敢相信是哪个同学能够做出来的,但诸如鬼神之类的东西真的存在吗?

    “你有没有想过,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鬼怪之类邪物呢?”

    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疑惑,李菲这句话脱口而出。

    难以想象,这竟然从平日里品学兼出这种虚无缥缈的话来,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低头不语。

    “来这个学校之前,我听说过一些恐怖的传闻。在我们来这所大学之前,也陆续出现过大量的灵异事件。”

    “所以你怀疑是学校背后的鬼怪在设计折磨我们?”

    李菲的话倒是给我提了醒,红包群是在整个学校只剩下我们系才出现的。

    而且,接连死去了几个同学,校方的态度却很暧昧。就连昨天张扬爆头而死,现在连个经查都没来。

    似乎我们就像被完全遗弃,自生自灭了一般。

    “我想晚上去档案室调查一下鬼怪的来历,你要一起来吗?”

    “好,那我多带几个人如何?”

    “就你我就够了,若是被群主发现就不好了。”

    “好。”

    就

    我们两人?还是说周围的同学也不是完全可信呢?有些话李菲没直说,但我却嗅到些不寻常的意味。

    这种时刻提防着身边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但却又不得不防。

    吃过了晚饭,回到寝室略作休息。随后看了看手机,距离约定的时间也没多少了,翻出一身黑色兜帽外套,我准备离开去图书馆赴约。

    “有女朋友就是不一样啊,以往懒得跟猪一样的阳哥竟然晚上出去散步了,可是今年头一遭啊。”

    胖子朝着我坏笑,玩味地拍了拍我的肩头。

    我老脸一红,无奈的朝着胖子就是一个暴栗,却发现全寝室只有我和胖子在。

    “嘿,胖子,注意点。”

    我朝着李海峰的位置努了努嘴,随手把我的椅子朝着门口那边踹了踹。

    “嗨,你胖哥我吨位摆在这儿,咱都不带怂的。”

    说吧,胖子还掀起了自己的衣物,露出了他圆滚滚的大肚皮。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我笑了笑,转身推门离开了。

    其实倒不是为了防着李海峰,只是借个幌子提醒胖子多注意身边的人。

    保不齐群主下一次留下个什么恶趣味的古怪任务。

    往日夜晚零零散散的学生情侣早已不见了踪影,许多热卖的小店铺很早就关了门。

    两旁的树枝遮掩着前进的道路,若有若无的路灯形同虚设,宛如个无底的魔窟,无数的恶鬼仿佛在等待……

    寒风如女鬼的哀鸣在耳边不断回响,冬意都比以往来的都上早上半个月。

    身体止不住发颤,用力搓了搓有些麻木的双手,倒是开始想念自己舒服的被窝了。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哪能答应了李菲还说跑就跑呢?

    心里抛开了诸多杂念,远处路灯下那道被拉长的倩丽背影让我忍不住小跑了过去。

    “慢慢吞吞的,远处看还以为是个老头在散步。”

    “……”

    随手递给了李菲一杯奶茶,我看向李菲的目光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李菲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了奶茶,用那细微的声音喃喃。

    “谢谢。”

    我倒没在意太多,目光看向这栋历史悠久的图书馆。

    我一直觉得,学校图书馆才有那么一点建筑大学的逼格。呈现口字形状的镂空造型

    ,恰到好处的采光落地窗,还有诸多靠近过道的座位,学习休闲两不误。

    简直是天堂,这也是我几年来日常来上自习的原因。

    可晚上看起来却莫名有些可怖,正对着我们的建筑,恰好像一个竖起来的棺材。

    进入其中,内部镂空墙壁内侧红色的狰狞古怪涂鸦,那落地窗宛如诡异的太平间,白蜡色灯光下,连里面站着坐着的同学,都给我一种死人复活的意味。

    带着灰褐色的杂草,像是长在墙壁中。还有教室那说不上郎朗读书或是宛如靡靡之音的低沉鬼声。

    都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暗流涌动之下的无声寂静像是一把打手,紧紧遏制住了我的心脏,实在让人很不舒服。

    就更说负一层的档案室了,这种情况实在是我万万没想意料到的。

    “这只是学校的冰山一角,若是害怕就别勉强了。”

    李菲撂下这句话,径直朝着图书馆门口走去。

    “怕个锤子,我们一起走。”

    我顺势握住了李菲冰凉的小手,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门口的保安是个身材干瘦的黑色中山装老人,宽大帽檐将他的头颅完全遮掩住,蜷缩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这人莫不是死了?怎么连呼吸声都没有!

    “9点关门,可不要躲在里面不出来。”

    呜哑的声音像是怪物的吼叫,像是砂纸一般反复摩擦在我的心上。

    蜡黄色的脸庞毫无一点血色,近乎凹陷的双目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般浑浊,鼻子下方一道狰狞地疤痕几乎将整个下巴都削去似的。

    脖子上满是各种坑坑洼洼的脓包,还渗透出黄红色的血水。

    吓得我愕然楞在原地,这老头长得也太邪门了。

    像是满意我的惊讶,老头睁开了青紫色的嘴唇,刀口般锋利的尖牙密密麻麻遍布在老头嘴中,红色的血液不要钱地从嘴角溢出。

    而老头却见怪不怪,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我。

    荷tui。

    一口不可描述的脏东西不偏不倚地吐进老头嘴中,我玩味的看向一脸便秘状不断咳嗽的老头。

    “小畜生,这是你找死的。”

    老头脸色变得青紫,朝着我一步飞来。

    “快跑!”

    李菲一手拉住我,朝着走廊一边跑去。这小妮子简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直是个小牛犊子,带着我愣是跑起来飞快。

    跑到走廊深处的一边,看到身后的老头没跟来我们这才停下脚步。

    甩开我的手,狠戳戳地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带你过来真是个错误,好好偷着溜进来不好吗?”

    “这个学校的鬼物大概都是群主耳目吧,就算我们能偷偷溜进去,他也会报告群主。”

    “时不时在我们背后抽冷子,更让人难受。既然如今撕破脸皮,那门卫老头更不需要什么遮掩,直面他总好过时刻提防吧。”

    “歪理邪说……”

    话是这么说,李菲倒是没有过多在意这种事情,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楼梯的位置。


如果您喜欢夺命魔窟,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夺命魔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