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起不知深 书名:夺命魔窟
    天才最快的小说网站!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看着很是偏僻的岔路口竟然越走越宽,远处渐渐出现的微微光亮,不由得让我大喜过望。

    希望,就在眼前。

    但此时李菲的话又让我的心尖猛地一颤,那位门口的诡异老头会不会在木门一端处等着我们吧。

    “林阳,待会我拖住门卫老头,你趁机逃跑吧。”

    李菲试图从我的怀中挣扎跳下,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她显然是虚弱到极点了。

    “说什么傻话,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她抬头注视着我许久,最后将头埋进我的怀中,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手中的无涯既然能克制那些鬼娃,会不会连门卫老头这种邪祟也具有克制作用呢?

    我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但这次可不会有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操作了,我怀中的李菲让我不得不得全力而战!

    距离那星光般的亮处越发靠近,同样一扇跟负一层有几分相似的木门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脚尖微微点地,弓腰吸气,朝着木门方向缓缓跑去。先是将李菲放在木门左边一侧,然后倾身屏气,细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却发现木门出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光亮,心中有些好奇,朝着那点光亮处探过头去。

    才发现这是一个破损的黑洞,我继续朝着洞口那边望过去。

    却发现一颗眼珠也在好奇的盯着我,惊得我猛地后仰摔在地上。

    随后强行遏住将要喷口而出的卧槽,而是猛地踹开了木门,拿起了无涯肆意劈砍。

    凛冽的寒风像是刀子般抽打在我的脸上,近处的石墩恰像个蜷缩的佝偻身影,更远处的教学楼中某间教室血色的灯光看起来是如此妖异。

    身旁随处可见影影绰绰与我们擦身而归的诡异黑影,空气中的血腥味呼之欲出,夜晚的学校简直像个鬼蜮。

    我们出来的地方是图书馆的偏门。

    但我却长舒一口气,只是因为我们终于从档案室中活着出来了。

    虽然也很意外那双眼睛的主人为何迟迟没有出现,但这些事情我们暂时没有能力深究了。

    我和李菲搀扶着一起回到了寝室。

    身体好像被

    榨干了似的,整个人像是失了魂,我想扶住寝室的门把手,却身体一软摔了过去。

    房间里面的胖子听到门外的动静,急忙跑出来,伸手将我拉起来,满脸担忧的看着我。

    “阳子你,卧槽!你怎么搞成这样!”

    我已然是强撑着一口气的,回到了寝室身心俱疲的感觉肆无忌惮的宣泄而出,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意识渐渐消散,我也彻底昏了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寝室已经熄灯了。我透过窗户望去,整个学校竟然被一层红雾紧紧覆盖,就如同深处地狱般的景象让人恶寒。

    身上的伤口被风一吹,疼的我龇牙咧嘴,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打开手机,找到李菲的头像,发了一则消息问候她的情况。

    这才发觉已经凌晨3点半,虽然不知道睡了多久,但困意依旧浓厚十足。

    躺在对面床铺的胖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到刷手机的我,会心一笑。

    披上一件大褂,在黑暗中朝着桌子上方摩挲着。我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朝着他那边照去,却听到他小声嘀咕道。

    “我摸黑找就行,别把猴子给吵醒咯。”

    说罢,他朝着我指了指上铺的猴子,我知道胖子是关心舍友被我的手电闪到,自然关上了手机,下床想帮他。

    “你起来做什么?快躺在床上休息去。”

    胖子拎起了自己的暖壶,倒了杯热水递给我。

    “身体好受一些没有?”

    “好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多大事。”

    “放你妈的狗屁,你这衣服都染红了!”

    我无奈笑笑,看来有些事儿是真的瞒不住他了。

    但听到上铺舍友翻身声以及不耐烦的咒骂,我也只好推脱明天再说了。

    胖子也是点了点头,饶有深意拍了拍我的腿,转身回去休息了。

    看了眼手机,可能李菲也累坏了吧,我也就选择继续等待她的消息。

    ……

    早上,闹钟声准时将我叫醒。我小心翼翼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让自己的伤口撕裂开。

    看到一旁正在码字写小说的胖子,我只是静静坐在他的身旁,并没有出声打扰他。

    许久,像是终于写完他的文章,关上电脑起身跟我一起准备离开寝室。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将昨天发生一一说给他,这些怪诞都让胖子惊讶不已,但更多的还是在关心我的情况上。

    “不管怎么样,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算什么,你阳哥天下无敌!”

    “就这还天下无敌呢?你当你是刘备啊。”

    胖子朝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但看到我无力抵抗很快就化拳为掌缓缓挥出。

    “咳咳……”

    “虚成这样了,还跟爸爸我装逼。”

    我无奈笑笑,自己受伤严重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身边最好的朋友胖子。

    “李菲,她这个人可不简单。”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锤子,我看你就是被她迷了心。”

    “放尼玛的洋屁,起码我们这一趟也不是没啥收获。此外,她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次性用品用完就扔掉。”

    “收获就是一把刀柄?就这?”

    说罢,胖子手中拿起了我的刀柄,来回把弄着。

    “土老帽,让我给大儿子你开开眼界。”

    我单手拿出刀柄,比划了个自以为很酷很拽的造型。

    “出来吧,无涯!”

    ……

    “噗哈哈哈哈,你刀呢?别跟我说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到。”

    不论我怎么用力,这无涯就是不听我的使唤,怎么样刀锋都不出来。

    羞的我老脸一红,无奈的饶头说道。

    “学校里面人多眼杂的,等时机到了再给你展示展示。”

    “咱俩都快走到雪山了,有个鸟人看。”

    不知不觉间,我和胖子竟然走到学校的最南边,雪山。

    我抬头望向这座巍峨的大山,早上的雾气将这座大山遮掩的颇有些仙山的味道了,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学校雪山的秘密吧。

    听说一对喜欢刺激的小情侣跑来雪山干一些私密的小活动,不巧被某个歹人看见。

    那个歹人索性杀害了男人,奸污了女人,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最后经查后面发现尸体那里都被玩坏了!

    此后雪山就开始怪事不断了,凡是来雪山游玩的人耳边都会听到有男女调情声,而后的人们纷纷上吊自杀。

    最后学校迫于压力,最后选择了封山。

    不知道这里跟群主的来历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您喜欢夺命魔窟,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夺命魔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