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十三章 狼子野心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起不知深 书名:夺命魔窟
    天才最快的小说网站!

    “还是先照顾好慕容飞吧。”

    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慕容飞,我也只能无奈地摇头,缓缓走开了。

    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如今就算能把他救回来,但只要到了时间,还不是难逃一死呢?

    而造成这一切的不单单有群主的功劳,更有诸如于李晓这样人的肆意妄为。

    依我看,这次慕容飞是难逃一死了,但下一个同学呢?也是被李晓买凶杀害的结局吗?

    那样不用等到群主布置什么新的任务,我们所有同学都会排着顺序死光光的。

    身边的李菲握紧了我满是汗水的手,缓缓开口。

    “这件事的结果还未知,你不用过于担心,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思绪万千,任凭李菲拉着我在校园随意走动。

    许久,李菲站定在原地,我还想往里面走,愕然发现这里竟然是我们刚刚的教学楼。

    “这栋楼里面也有秘密。”

    李菲鬼使神差的留下这句话,松开了我的手,自顾自朝前面走了进去。

    我连忙跟了上去,却发现她一步一步走回了刚才的教室。

    让我意外的是,大部分的同学并没有回去,而是各自聚成一小堆人讨论着什么。

    一旁的李晓还向我扬了扬手,他身边的几个同学如同哈巴狗一般半跪在地上听着他的话。

    我皮笑肉不笑的凝视着他,却没多说什么。

    突然下意识的,我发觉出一些端倪,看了看手机。

    距离正午只有1个小时了,连忙朝着李晓身边的人大声喊道。

    “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周齐闻着一愣,无奈地摊了摊手,鄙夷的撇了我一眼。

    “怎么着?劳资去厕所还得跟你打报告?”

    “我看你们是想去找慕容飞吧,很不巧,他早就被我们送去医院了。”

    “哟?有了大美人当对象,你林阳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现在学校都出不去,你能送他去医院,拿我们一群兄弟当三岁小孩耍?”

    “你们没办法出去不代表我没办法出校门,废物。”

    “你说什么?”

    周齐拿了匕首整个人都变了,竟然带着一群兄弟朝着我直冲而来。

    我正欲

    拿起手中的无涯,却听到一声。

    “住手,都给我住手,林阳是我的朋友。”

    李晓站起身来,缓缓朝着我走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

    后面的周齐早不见了之前的跋扈,点头哈腰的称赞道。

    “既然晓哥的兄弟,我们自然要给个面子。”

    我点了点,收起来手中的无涯,一步闪身到周齐身旁,单手抓住他的脖子,猛地将他举了起来。

    “你也配给我面子?”

    面色紫青的周齐看向我的脸庞是满是惊恐,周围的兄弟想要围过来。

    “再给我乱动,我就掐死他。”

    说罢,右手微微用力,任凭周齐双手怎么捶打我的手,也是无功而返。

    “林阳,你不要太过分了!”

    一旁的李晓怒意十足,但碍于我的实力,仍是不敢寸进一步。

    我手臂先是一弯,而是向前一甩,周齐如同铅球一般猛地飞出,撞到一片桌椅。

    跪在地上,脸色通红,脸上皆是鼻涕和眼泪的混合体,看上我的目光满是惧意。

    身下出现的湿润引起了好多看热闹同学的笑柄,之间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双腿还有些颤抖,艰难的走到李晓的身旁。

    “林阳,你别太过分了!”

    一旁的李晓指着我的身影近乎用吼说出了这句话,而我却没什么回应,转过身接着跟李菲亲亲我我。

    李晓根本奈何不了我,只能自顾自生闷气。虽然不能阻止群主的计划,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晓一伙人把慕容飞给杀死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李晓怀中的王晓雯不断咒骂着,到最后竟然和李晓争吵了起来。

    “啊,丑婆娘。”

    李晓捂着自己的手,几滴鲜血从手缝中缓缓流下。

    “晓哥,你没事吧。”

    一个瘦猴状的男生从人群中走出,讨好似的拿出一些纱布帮李晓包裹。

    “我没事,不过……”

    李晓看着王晓雯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但很快就收敛了,变成往日温和的模样。

    “晓哥,这娘们不知好歹,不如做了她?”

    瘦猴见缝插针,连忙朝着身边的兄弟努了努嘴,却被迎面而来的一掌掀翻在地。

    “我婆娘也是你能随便乱叫的?”

    “不敢,不敢,晓哥我该死,您大人有大量

    ,绕了我吧。”

    说罢,这瘦猴竟然真的扇起来自己嘴巴,一脸委屈状。

    “……”

    李晓拍了拍他的肩头,对着他耳语了一阵,随后瘦猴大喜过望,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这徐国豪倒底说还真是个人物,今后还是小心为好。”

    “嗯,确实是。”

    李菲这话让我也有些忌惮,此人还真是能能屈能伸,可以选择伏低做小还能把做到如此不要脸的境地。

    而后,又去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我见状不妙,这李晓还是派出去了几个人去找慕容飞。

    我连忙联系胖子一伙人,务必要保护好慕容飞。

    “阳子,慕容飞他跑了!”

    胖子的消息让我有些头疼,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但心中仍然有些疑惑。

    “依仗他的身体状态,是怎么从你们一群人眼皮底下跑出去的?”

    “我们全被那个女医生赶去了走廊,没想到那间病房里面还有个小门,还是有个同学想进去送水才知道的呢。”

    “行,如果李晓那帮人真的找到你们这里,你也不要告诉他们慕容飞跑了。”

    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不希望慕容飞死于李晓手中,既然他有想法,那我索性当个好人帮他一把。

    耳边又传来李晓与王晓雯的争吵声,想必是知道了自己必死的结局开始惶惶不安了?

    如此蛇蝎心肠的两人,我倒是乐得看他们争吵。

    “嘭……”

    一脚踹开了房门,身上还渗透着鲜血的慕容飞拿着一把西瓜刀直冲进来。

    李晓身边的兄弟个个拿着匕首,准备朝着慕容飞这边围过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想跑过来送死?”

    李晓发声大笑,朝着旁边的人打了个手势。

    “送死?是说你手底下这群虾兵蟹将?”

    拿着无涯,我再也做不到作壁上观了,站在慕容飞身边准备动手,而李菲也能摇了摇头,跟了过来。

    “王晓雯,现在是11点50,你们真的有信心能弄死劳资吗?如果我不死,你也要跟着一起死了。”

    慕容飞看到我站在身旁,心中也有了把握,无视了众多李晓的爪牙,向前迈出一大步。

    “王晓雯,我是烂命一条,问题是,你敢赌吗?”

    “晓雯,别听他胡言乱语。这点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时间够我弄死这个13好几次了。”

    眼睛通红的王晓雯显然一时间也陷入了沉思,她一边望了望身旁的李晓,一变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慕容飞。

    朝着李晓笑了笑,而后朝着慕容飞那边走去。

    “臭婊子,你敢去回来我就敢弄死你。”

    “对不起,李晓。我的命只有牢牢握在手心里面才能安心!”

    我面色复杂地看向朝着远处空教室走去的两人,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

    群主的游戏让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活,而有些人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个王晓雯,真是让人胆寒!

    ……

    面色铁青的李晓坐在椅子上,握拳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周围的同学全都噤如寒蝉。此时他紧紧盯着王晓雯远处的方向,久久不语。

    “晓,消消气。”

    这是王晓雯的好闺蜜柳宁,则是正贴靠在李晓身边,说着什么安慰他的话。

    “晓哥。”

    为首的瘦猴点头哈腰的走进来,看到如此尴尬的局面,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李晓站起身来,直冲到徐国豪面前,照着面目狠狠来了一拳。

    倒地不起的徐国豪没有一点犹豫,立马跪下,诚恳的说。

    “晓哥,是我们办事不利,要杀要剐我都听您的。”

    “但请晓哥先让我杀了那个玩弄大嫂的畜生再说。”

    “不,我要他们两人死!”

    李晓像一头愤怒的雄狮,整个人疯了似的大喊道。

    “我听您的。”

    徐国豪默默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我这边看了看。


如果您喜欢夺命魔窟,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夺命魔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