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穿到大佬浴室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泡面香肠君 书名: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
    眼前一阵眩晕……

    当穆怀宇清醒时他发现浴室变大了,颇有格调,四周是纯黑色的瓷砖,就连他坐着的浴盆也是黑色的,这是什么地方?他不是在家里洗澡吗?

    低头一看,手里拿着透明皂?!

    难道吃酒糟鸭也会醉到产生幻觉吗?

    这不是他家!穆怀宇甩甩头,打起精神后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脚下踩到一条滑滑的东西,胳膊重重地撞向洗手台,发出“哐”的一声巨响,洗漱用品全哗啦啦的掉在地上,粉身碎骨了。

    “谁在里面?”

    糟糕,有人来了!

    穆怀宇拿起浴袍穿上,刚抬起头,就和打开门的男人撞上视线。

    来者非常英俊,穿着剪裁合体的高定西装,一丝不苟的乌发下是双凌厉的眼眸,眸色很深,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第一眼,穆怀宇就知道来者不善。

    他是谁?我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穆怀宇不知所措的时候,穆宸已经大步走上前,锐利的视线扫过凌乱的地面,像逃难现场一样,就算是熊孩子也没有这么强的威力。一瞬间,穆宸脸黑了,严肃的目光沉沉地落在穆怀宇身上。

    “你怎么在这儿?”

    咱们认识?男人器宇轩昂,五官深刻辨识度极高,要是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啊?

    “我走错房间了吗……喝多了。”

    这样解释应该没问题吧?你冷酷到底,就别怪他敷衍。

    穆宸眯起眼,像刀片一样的目光直视穆怀宇。

    透明的水珠闪着波光,顺着白里透红的脸蛋流下去,滴在锁骨窝里,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与小小的红痣互相呼应,妖艳异常,却十分不俗。当穆宸看清穆怀宇手臂上的一片青紫时,讽刺的勾起嘴角。

    “确实……像喝多了,要不要我帮你喊人?”

    穆怀宇深深的皱眉,这人对他的印象超级差,态度恶劣,还出言讥讽,难道他喜欢的人暗恋我?根本弄不清状况的穆怀宇灵机一动,干脆扶着墙装晕:“你谁啊?”

    “穆怀宇,你为了经理的位置连大哥都不认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但穆怀宇却像被大象甩飞般久久无法回神。

    经理?大哥?

    两个关键词仿佛神丹妙药般瞬间打通了穆怀宇的任督二脉,一股凉气顺着脚跟爬上头顶,连呆毛都竖起来了:“穆……穆宸?”

    男人双手抱胸,不置可否。

    天啊,这是穿进同名同姓的《商战》小说了吗?书里的原主是最受宠爱的小儿子,上头有两位优质哥,一位豪爽姐,老妈是温柔善良的家庭主妇,老爸是兢兢业业的豪门总裁。一家子无忧无虑,直到原主发现老爸有意让大哥继承公司,而他只有吃喝玩乐的份儿就开始笑里藏刀,不停的搞小动作,甚至与敌人里应外合想把大哥送进监狱。

    暴露后身败名裂,拉着公司一起死。

    在原主葬礼上,大家才惊觉原来穆宸是抱错的,亲爸感激穆家对儿子的养育之恩,带着诚意注资,帮穆家挺过了难关。

    看过整本小说的穆怀宇浑身发麻,他居然是恶毒反派?从第一集作到最后一集,就连结尾都是他的黑白嫉妒照,这也太凄惨了吧?

    而且他刚穿书就面临火葬场!

    原主后背受伤了,于是弄坏自己房间的淋浴系统,故意登堂入室,陷害穆宸。

    心里“咯噔”一声,穆怀宇摸向线条流畅的蝴蝶骨,指尖刚触碰到就传来刺痛的感觉,伤得不轻啊!

    “哥,我受伤了。”

    灯光朦胧,穆怀宇垂着浓密的睫毛,既彷徨,又无助。

    穆宸嗤笑出声:“换手段了?”

    “没有……不信你看看,”穆怀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立刻转身解衣带,浴袍滑落的同时露出泡白的伤口,不大,却很狰狞。

    穆宸瞳底闪过一抹惊讶,但更多的是不悦:“你受伤了还泡澡?不要命了?”

    泡澡的是原主,这绿锅咱不背!

    “爸妈应该睡了,大哥,我不想惊动别人……你帮我上药呗?”

    穆宸目光幽暗,定定地盯着越来越不安分的弟弟,好一会儿才转身走开。

    屋内的格局非常大,家具几乎全是黑色的,穆怀宇不动声色的打量一圈,乖巧的走到穆宸旁边坐着。

    男人已经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药膏、棉棒、剪刀、防水胶布等物品。他的手骨节分明,动作行云流水,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感。

    穆宸冷漠的道:“抬胳膊。”

    穆怀宇低下头:“哦”

    穆宸先用棉棒沾上药膏,轻轻地涂抹在红肿的地方。弟弟从小娇贵,肤色雪白,碰一下就会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要好几天才会恢复。擦痕不算严重,但后背的伤口……他单膝跪在沙发上拉开穆怀宇的衣领,仔细看了看,不深,也没有发炎。

    穆怀宇无聊的打哈欠,两人全程零交流,零接触,到底有多讨厌原主啊?穆怀宇不知道,被推出大门时还有些恍惚。紧接着衣服也被扔了出来,湿裤子顺利地飞进怀里,小四角却擦着耳边掠过,顽固的糊在墙上。

    好尬。

    穆怀宇扣了两下,提着小四角时脸色微微发烫:“哥,谢谢你。”

    “嗙”

    穆宸狠狠地关上门。

    穆怀宇缩缩脖子,这么凶?也对,他穿书的节点正是原主作到一半的剧情,除了父母,哥哥姐姐都清楚弟弟是白切黑的人渣,栽赃陷害,贪婪狡诈,无所不用其极,最近与家族死对头沆瀣一气,要坑死大哥呢。穆宸没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已经仁至义尽了,还指望他心疼吗?

    一阵冷风吹过,走廊里好凉,穆怀宇紧了紧衣领后更加凌乱了。

    谁能告诉他卧室在哪?

    书里写着父母住四楼,三兄弟住三楼,姐姐独住二楼……光脚踩在地板上的穆怀宇萧萧瑟瑟,试着拧旁边的门,没开,应该是二哥的房间。继续往前走,穆怀宇终于打开了最里边的门。

    感应灯亮了,他在房间里转两圈,找到了身份证等重要物品,还记住了其他东西的大概位置。

    站在落地镜前,镜子里的脸年轻俊美,漂亮精致到没有任何瑕疵,穆怀宇摸了摸鼻尖,这下子死去的老爸老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到对象了。

    扑到柔软的大床上,他用指纹解锁手机,游览策划表、文件、邮件、照片等,点开通讯簿时穆怀宇好奇极了。

    寡人是谁?

    办/证是谁?

    攻略目标又是谁?

    划到底才找到一个正常的备注,叫欠我五百万。

    这个太妙了,穆怀宇毫不犹豫的点开头像,发送一排(炸鸡图jpg):嗨,五百万什么时候还?

    【欠我五百万】:你刚才还撞到了脑子?

    呃,居然是穆宸!

    这运气要是用在打地鼠上该多好。

    [穆怀宇]:开玩笑哒,大哥晚安

    第二天一早,穆怀宇习惯性地在软绵绵的被子上滚几圈,把自己卷成春饼,香甜的又睡了。几分钟后……唱空城计的肚子咕咕叫,他耷拉着眼皮子,迷迷糊糊的穿着睡衣下楼。

    穆宸恰巧走出门,迎头遇见了。

    阳光穿过茶色的玻璃轻洒在米色睡衣上,仿佛渲染了一层银光,也模糊了穆怀宇的眉眼,看起来柔和不少,没有任何攻击性。

    “参加真人秀?”

    男人冷冽的语气像加了过期雪碧的红酒,有毒。

    “我……后背疼,穿睡衣舒服。”

    “是吗?”穆宸敛下眼中的精光,指尖一下下敲着手机壳,这又是什么招数?装可怜吗?目光落在扣错的扣子,眉峰渐渐皱起:“既然不舒服,那就休息几天吧?”

    “好哒。”

    不上班就能避开烧脑的工作喽,他可没有原主的记忆,还是躺平当咸鱼更适合自己。

    穆怀宇抬起头,灿烂的笑了:“大哥你真暖,真体贴,我一定会好好休息,不辜负你的期盼!”

    不想当经理了?

    还是伤口真得很痛?

    穆宸神色莫名,顿了许久才走上前,大手勾起穆怀宇的衣角下摆,刚露出一节纤细的腰线,就被反应快的穆怀宇躲开了。

    “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脚底踩空的穆怀宇惊呼一声,整个人往后跌去,暗想这下蛋碎了,一定会被误会他要陷害大哥的!

    准继承人心胸狭窄,把崭露头角的小弟推下楼,这新闻要是传出去肯定会“风靡”全首都的。

    千钧一发之际,他扑哒的右手抓住了穆宸裤子,使劲一拽,总算控制住了不至于滚成丸子。

    可惜裤子不给力,他还是一屁股坐在台阶上!

    “吓死我了。”

    拍拍胸口的穆怀宇微微一愣,入目的是……腿毛?!

    “你们干什么呢?”

    刚下来的夫妻俩讶异地看向一脸呆滞的老么,又看向面无表情的老大。

    穆宸……

    穆怀宇……

    画面太美,竟不敢直视!!

    【有读者不爱看作话,所以在正文里提醒一次哈,攻受没有血缘关系,没在一个户口本,先怼后爱,全文无虐,双结1v1、甜文、架空、所有私设都为剧情服务,开文大喜,发红包庆祝一下哈】


如果您喜欢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