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塞糕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泡面香肠君 书名: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
    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穆怀宇被雷声吵醒,晕乎乎的坐在床上,围着被子,只露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好吵……

    好想睡回笼觉。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从落地窗前跑过去了,看体型,应该是穆升晏和穆宸。

    下雨天跑步?

    是觉得脑袋不够潮吗?

    哈欠连连的穆怀宇走到窗前,看向越跑越精神的两位勇士,喷喷称奇。

    穆升晏带着穆宸转个圈往回跑,一眼就看见了不修边幅的小儿子。

    “老大,我家什么时候养北极熊了?”

    穆宸抬起眼皮子,雨水模糊了视线,若隐若现的穆怀宇裹着天蓝色的被子,顶着几根呆毛,只露出半张小脸,显得双眼特别大,特别漂亮。从外观看,明明是只毛茸茸的小狐狸,老爸却说成北极熊,看来,他对穆怀宇要“啃老”的怨念非常深。

    “你瞧,他犯瞌睡了,真可爱!”

    呵,您高兴就好。

    穆宸加快速度,将双手放在头顶对小儿子隔空示爱的老爸抛开,省得辣眼睛。

    苏阿姨像往常一样做了丰盛的早餐。

    “姜汤煮好了吗?”季敏走进全是蒸汽的厨房,掀开小锅盖一看,立刻勾起了嘴角:“火候够了,你先忙吧,我自己盛就好。”

    “夫人,空心碗在下面第二排,”碗是苏阿姨特意买的,能保温,不烫手。

    “还是你细心。”

    季敏盛了两碗后放在托盘上,亲自端着走向客厅,小雨阴寒,北风瑟瑟,他们俩出去一个小时了,也不知冷不冷。

    咯吱一声,穆宸打开大门走了进来:“妈?你怎么站在门口?”

    “先把汤喝了,暖暖身子。”

    轻轻推开送到嘴边的腕,穆宸年轻体壮,跑得浑身是汗,根本不想碰刺鼻的苦汤汁。最近穆怀宇上蹿下跳,折腾好几回……就送给他吧,毕竟是老妈的一番美意,不能浪费。

    “刚才阿宇光着脚到处走,不如让他喝吧?”

    “真的?他不是最怕冷吗?”

    “不信你问爸,”话落,穆宸转身就想走。

    “回来,这碗是你的!”

    逃跑失败的穆宸……

    几分钟后,穆升晏气喘吁吁的走进门:“老喽,追不上阿宸了。”

    “老公,你也看见小宇贪凉了吗?”

    “嗯,这孩子可能是火大,”接住热乎乎的姜汤闻了闻,穆升晏内心是拒绝的,悠悠地叹口气:“你把我的送给他吧,就说人人有份,要入冬了,不喝不行。”

    “既然人人有份,”洞察一切的季敏拿起糖果,似笑非笑的道:“你就别推辞了。”

    —

    哈哈哈哈哈……

    一阵放恣的大笑,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穆怀宇乐得肚子疼,左手压着椅背,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穆升晏和穆宸:“爸,大哥,你们对我太好了!”

    一碗汤推来推去,不知道的人会不会以为穆家要当乞丐了?

    穆升晏故意“咳”了一声,威严的板起脸,饭桌上的气氛立刻就变了:“吃饭时别笑,容易消化不良。”

    “没错。”

    季敏言笑晏晏,根本不像刚出卖老公和儿子的人。

    穆宸全程沉默,自顾自的吃着嫩羊肉,一会儿的工夫,碟子里就摆满了一排骨头,整整齐齐,仿佛有强迫症似的。

    饭后,苏阿姨又倒了几杯刚泡好的菊花茶。

    “陈家老爷子过整寿,你们俩谁有时间陪我去?”穆升晏不动声色的拿起杯子,见兢兢业业的长子要开口,马上偷偷踢了一脚,然后慈眉善目地望着小儿子。

    无端被打的穆宸……

    好像被盯上的穆怀宇……

    “爸,这种事儿你问我干什么?不是一向归大哥负责吗?而且他还没对象呢,应该多拉出去给小姑娘们看看啊?”

    “你大哥晚上有聚会,”季敏解释一句。

    “爸,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哥年纪这么大,你居然一点都不上心!不想抱孙子了吗?你瞅瞅隔壁王老五,人家孙子们都会跑啦!”

    “什么?老王夫妇不是丁克吗?”

    呃…

    这是重点吗?

    “我说的是狗崽子!”

    老王夫妇喜欢狗,把宠物当孩子养,狗生的后代不就是孙子嘛!穆怀宇话粗,理不粗,没毛病,但听起来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宛如有股尿骚味。

    被指“年纪大”的穆宸放下筷子,目光沉沉地落在神采飞扬的穆怀宇身上。

    穆怀宇灿烂的微笑,像天使般纯洁无瑕,一点瞧不出故意损人的样子。

    慢条斯理的擦擦手,穆宸优雅的喝口菊花茶,口感不错,沁人心脾,瞬间冲走了被穆怀宇引起的不悦:“妈,小宇的衣服旧了,你帮他挑几套新西装吧?”

    这么好?

    穆怀宇瞥了眼穆宸,泰然自若的大哥正在喝茶,目光清冷,态度淡漠,似乎只是随口关心了一把弟弟而已。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他们俩毕竟是“亲”兄弟,坐过同一个马桶,哪来的隔夜仇?

    谁不喜欢新衣服呢?喜上眉梢的穆怀宇站起来,抽出一张纸巾放在穆宸手边:“谢谢哥,你对我最好了。”

    穆宸“嗯”了一声。

    穆怀宇如法炮制,又抽出一张纸巾,刚要送给老妈时忽然对上她蠢蠢欲动的双眸,囧,为什么有种要被蹂/躏的错觉?

    —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穆升晏从劳斯莱斯下来后看了眼手表,五点多,也不知小儿子准备好了没。

    走进客厅一看,穆怀宇半躺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瓜,只剩下一口气了。

    “爸,你再不回来就看不到我啦!”

    “别撒娇,”季敏放下水果刀,帮老公拿外套,拿公事包,雍容的面容格外柔和,比阳光还温暖:“老公,我今天帮怀宇挑了四套西装、五套配饰、三件卫衣外套、七条各种颜色的休闲裤,两条牛仔裤、十双鞋、两件毛绒衫,太多了一时想不起来。你不知道,连设计大师都夸咱们宝贝身材好,是行走的衣服架子呢。”

    “她们眼光真好。”

    穆升晏口干舌燥,从苏阿姨捧着的托盘里挑了一杯蜂蜜水。

    季敏抿嘴轻笑:“明明是我们的儿子好。”

    “妈,她们是为你兜里的小钱钱!”

    大家都说土豪的钱好骗,现在穆怀宇的想法变了,觉得有孩子的女人最好赚!你只要不停地夸娃儿,她就会主动的买买买。

    关键是她买就买吧,还拼命地往穆怀宇身上比,比激动了,就推他去房间换!

    “我努力工作,不就是为了让老婆和你们随便花吗?老子没嫌她手大,你倒嗷嗷叫上了!咋地?有意见啊?”穆升晏故意撩闲,坐在儿子旁边,细细地打量他的脸蛋:“是嫌零用钱多吗?从下个月开始……”

    奄奄一息的穆怀宇原地复活,精神抖擞的握住老爸的手:“是太少了!能张点吗?”

    “滚蛋!”

    穆升晏揉了揉穆怀宇的头发,真软啊,滑溜溜的手感就像在抚摸最柔亮的丝绸,十分合人心意。

    “赶紧上楼换衣服吧,别迟到了,”季敏一边催促摸上瘾的老公,一边拿起盘子里的水果蛋糕,对更加萎靡不振的儿子道:“先吃点吧,免得晚上胃难受。”

    说是寿宴,有谁是真去吃东西的?

    穆怀宇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抬起软绵绵的手,刚插起一块,就看见披着风霜的穆宸回来了。想起被咬手的那一幕,穆怀宇邪气地磨磨牙,咬住青葡萄,也不吃,也不吞,气死人不偿命的望着穆宸。

    被挑衅了。

    弟弟脸色不佳,被妈折腾稀了吧?

    穆怀宇天生好颜色,此刻含着一颗水润的小葡萄,唇红齿白,似勾似诱,不经意间流落出的神态妖艳魅惑,风情万种,明知是亲弟弟,穆宸也不免红了耳尖,眸色渐深。

    季敏走过来了。

    叭…

    穆怀宇立即把葡萄吸进去,拿起一块大枣糕:“哥,这是老妈亲手做的你快尝尝。”

    当着老妈的面,骑虎难下了吧?嘿嘿。

    “好啦,别闹哥哥了,”嘴上这么说,眼神却出卖了季敏的心思。

    穆宸闲庭信步的走过来,扯下领带、指尖缓缓地解开三颗扣子,平时一丝不苟的人一旦放松下来,不仅多了两分性感,三分狂野,还多了五分攻击性。他的每一步,都像踩在穆怀宇灵魂上似的充满压迫力!

    当男人弯下腰时,穆怀宇窃喜不已的抬高手臂:“啊!”

    眼底闪过一抹了然之色,穆宸张开嘴,穆怀宇就把枣糕塞进去了,还“体贴”的往里推推。

    “哥,你真贪心。”

    鸟大,洞小,卡住了吧!哈哈哈哈哈。

    直起腰身,穆宸就像没事人一样,不疾不徐地上楼了。

    他到底吃没吃?穆怀宇不知道,但站在后面的季敏以为老大吃了,还很满意的样子。

    叮,电梯门开了,喜欢运动的穆升晏很少搭电梯,他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请帖:“我好了,咱们走吧?”

    —

    金碧辉煌的陈家度假酒店坐落在半山腰,为了给老爷子庆祝,儿孙们不仅花心思装点了大厅,还在路上安装了造型喜气的尼彩灯具。

    小年轻或许不喜欢,但老爷子百分百受用。

    保镖打开门,毕恭毕敬的请四少下车。

    脚跟踩在质地不错的红毯上,穆怀宇暗暗乍舌,这红毯从山下一直扑到这里,太大手笔了,就像怕别人不知道陈家财大气粗似的。

    穆升晏揽住儿子的肩膀,低声道:“刚才我告诉你的话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在来的路上老爸讲了陈氏的发家史,宛如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尝遍人生疾苦。但难得的是手足情深,家庭和睦,这才是值得别人学习向往的地方。

    “陈家再牛,也没咱家盘根错节,”拍了下儿子的肩膀,穆升晏眼神柔和下来:“今儿带你就是出了来玩的!别紧张,放松。”

    “什么意思?其实我家更牛掰?”

    穆升晏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男接待走在前面,听不见父子俩嘀嘀咕咕的声音:“这有台阶,小心脚下。”

    目送贵客进去,他马上回去招呼其他宾客。

    穆升晏刚露面,热闹的大厅就有了反应,这种反应类似冰川下徐徐流淌的暗流,不明显,却感觉得到。

    形形色色的绅士,珠光宝气的淑女都热切的上前攀谈。

    老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虚与委蛇,推杯换盏,很快便把这群人打发了。

    竖起大拇指,穆怀宇意有所指的道:“怪不得我嘴贱,原来根源在您这!”

    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因为人多,穆升晏总想拍他一巴掌!

    见过陈家老爷子,穆升晏就把气人的小坏蛋放生了。

    穆怀宇喝了两杯酒,就在他想找服务生,问卫生间在哪儿的时候,几个流里流气的少年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滑哥吗?”

    [小剧场]

    宇:滑哥???

    试过的宸:是真的滑。


如果您喜欢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