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一起同吃同住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泡面香肠君 书名: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
    h市在最冷的北方,如今只是秋天,就已经黄了树叶,红了枫叶,没有一点绿意了。

    刚从飞机下来,穆怀宇就缩了缩脖子,好猛的风啊,幸好老妈提前织了一条白色的长围脖,脖子暖呼呼的,非常舒适。

    身为长子的穆宸走在最前面,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无事一身轻的穆升晏慢悠悠地走在后面,背着手,像散步一样惬意。

    头一次来h市的穆怀宇搓搓手,好凉啊,吹了几口热气也没缓过来。当他看见老爸高大的背影时,目光一亮,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把手插进“温暖如春”的衣兜里。叹口气,都说父爱如山,他总算是明白了。

    “爸,你冷不冷?”

    被占便宜的穆升晏……

    “小滑头,是你冷吧,”话落,穆升晏用厚重的大手握住纤细的白手,温柔的十指相扣,输送更多的热量:“好些了吗?”

    “好多了呢,谢谢爸!”

    “把左手也给我。”

    穆怀宇倒是想给,但如此一来就没法好好走路了,下午两点有一个碰头会,要和本地公司谈买地的事情,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于是穆怀宇再次耍起了小心眼,对不远处的穆宸摆摆手。

    “哥,爸叫你过来。”

    两人关系不好,他叫了,人不过来,多没面子啊。

    正在听秘书说午餐内容的穆宸回头看去,老爸笑盈盈的,而穆怀宇目光清亮,就像单纯的传个话而已,没有任何目的。

    一老一少手拉手的站在一颗高仿樱花树下,穿着同色系的衣服,同色系的鞋子,眉眼相似,鼻峰高挺,陌生人一眼就能瞧出他们的血缘关系。

    穆宸大步走过去,低沉的询问:“爸?”

    “爸说机场人太多了,容易走丢,让我们一起行动,”有灭火功能的老妈不在,穆怀宇可不敢让老爸先开口,免得下不了台。赶紧拉住大哥的手,歉意的低下头:“好吧,其实是怕我走丢,谁让我没来过呢。”

    被碰到的一瞬间,穆宸浑身一震,不习惯的想推开时忽然发现穆怀宇的手太凉了,就像没有温度的雕像。

    虽然没有当众甩开弟弟的毛爪子,但锋利的目光更深邃了。

    学着老爸的样子,穆宸把弟弟的手揣进自己兜里,一下下摩擦着皮肤,应该马上就能暖和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穆怀宇确实有娇气的资本。

    他皮肤就像刚端上桌的嫩豆腐,又滑又水灵,触感非常细腻,而且手指细细的,长长的,和自己干燥的肤质相差甚远。

    三个无比英俊的男人排排走,手拉手,这一幕特别温馨,有幸福的感觉,旅客纷纷观望,都没人关注高调秀恩爱的小情侣们了。

    一开始穆怀宇特别开心,这才像一家人!

    但是渐渐地他越来越疑惑了,小眼神频频的往左边瞄,观察穆宸的表情。

    穆宸又不是死的。

    “怎么了?”

    “没……”

    大哥,你确定在帮我暖手而不是玩手吗?

    指尖又被捏了捏后,穆怀宇的脸色彻底难看起来,委屈的看向老爸。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秘书往前跑了几步,打开停在路边的宾利车门:“穆总,两位少爷请上车。”

    “嗯,”穆升晏松开小儿子,率先上去了。

    穆宸紧跟着也坐进车里,只有穆怀宇好奇的先抬起左手,卧槽,已经揉红了!

    —

    机场周围的环境非常不错,中高档饭店也多,几乎包涵了所有菜系,只要做好攻略就能尝遍全世界的美食。

    秘书滔滔不绝的讲解,主要是说给穆怀宇听。

    穆总和经理是来公办的,而四少是来玩的,已经安排了几个保镖、司机、导游、生活助理候在酒店里,一定会让四少满意的。

    二十分钟后饭店到了,穆怀宇“呲溜”一下钻出去,跟上老爸的脚步,把坏心眼的穆宸甩远了。

    被用完就扔的穆宸……

    几位笑容满面的男人迎出来,他们西装革履,一丝不苟,把姿态摆得非常低,应该是子公司的领导层。穆怀宇不想引起穆宸的忌惮,特意摸了下耳朵,与老爸拉开距离,不动声色的落后穆宸半步。

    职场是有潜规则的,走什么顺序,坐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先介绍谁,一旦弄错了就会引起误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双方是熟人,只有穆怀宇是生面孔。

    但久居上位者哪有一个傻瓜?早就提前打听过穆怀宇的习惯、爱好、性格之类的了,并了解到穆家四兄妹之间的关系不太好,最小的野心挺大,与上面几个苗头不对。可他太受宠了,就从穆总只与他说说笑笑便能窥探一二。

    “这位一定是四少吧?果然仪表堂堂,闻名不如见面啊!”郭向中规中矩的夸了一句,态度热忱的伸出手:“我是郭向,方向的向,邱晨建设的总经理。”

    “你好,”穆怀宇微笑着伸出手。

    两人握了一下便分开了。

    郭向又贴心地递上一份精心准备的礼盒,当着大家的面打开盖子,露出一双深色的羊绒手套:“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谢谢。”

    不是贵重物品,穆怀宇欣然接受了。

    有了这双软软的手套,他再也不需要老爸牌真皮护具了。

    殊不知,穆升晏和穆宸都隐晦的瞥了他一眼,前者遗憾,后者神色莫名。

    大家边聊边往二楼包间走,穆怀宇不想和子公司的人结交,于是单手扶额,装成头晕目眩的样子。

    “四少,您怎么了?”

    男秘书立刻抬起手,虚虚的托在下面,一旦四少有需要他会马上扶人。

    “没事儿,可能是又坐飞机又坐车的有点迷糊而已,休息一下便好,你别担心。”

    “这……大包房人多,还得喝酒应酬,您会更难受的吧。要不,我在旁边再开一间包房让您单独用餐吧?”秘书提出了妥善的解决方案。

    “好,不用太麻烦,送一份粥就可以了,”穆怀宇看了眼化身保姆的男秘,这人轻声细语,一路呵护,简直把他当巨婴哄啊!奇怪,难道要发工资了?

    秘书的行动能力非常强,马上搞定一切。

    单独坐在落地窗前的穆怀宇,转着杯子,放空心神,望着与首都不一样的天空出神。

    直到门口传来开门声,有人进来为止。

    以为是秘书的穆怀宇转头一瞧,顿时惊讶不已的站起身:“大哥?你怎么过来了?不用帮老爸吗?”

    “厨房不知你的口味,我特意去看看。”

    穆宸走过来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温水,动作优雅,不温不火,要不是穆怀宇看清他起皮的嘴角,根本猜不到他口渴很久了。

    穆宸真不容易。

    老二一心扑到科研上,老三发誓要抓光所有色狼。

    一想到穆宸在为他的小荷包废寝忘食,埋头苦干,就忍不住想关心两句:“大哥,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别太辛苦。”

    瞅瞅,还是咱最有良心了!

    穆宸轻勾嘴角,眼底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

    一群漂亮的服务员鱼贯而入,放下一道道美味佳肴,孜然羊肉、羊段、羊排骨、羊肉汤、羊肉烧麦……最后放在穆怀宇面前的是一碗青菜粥。

    表情龟裂的穆怀宇……

    —

    吃完饭,大家分道扬镳了。

    穆宸和穆升晏去公司开会、见客户,晚上还有应酬。

    穆怀宇宛如冲进大海的游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去最有名气的古代皇宫或地底迷城时,穆怀宇让司机买来一大堆暖宝宝,左贴贴,右贴贴,高兴地坐上去北极官的公交车。

    玩嘛,当然要入乡随俗,光坐在豪车里有什么趣儿?

    北极官里养着很多动物,像海豹,北极熊、企鹅、驯鹿之类的并不特殊,穆怀宇今天的目标是鲸鱼。

    蒙蒙是一只10岁的雄性虎鲸,因为受伤的缘故,无法回归大海,只能孤独的生活在水族馆中。

    当巨大的黑白身躯游过来时,穆怀宇立即用手机拍照,还拍了几张角度非常不错的合影,编辑好标题,分享给穆升晏。

    正在讲话的穆宸就算没留意,也能感觉到老爸的心情特别好,时不时的勾下嘴角,期待的扫眼手机。

    难道是穆怀宇?

    他放弃公司的职位,只围着老爸转,难道是想反其道而行?

    喜怒不形于色的穆宸点了点桌子,提醒“总裁”认真开会,您的嘴,已经裂到耳根子了。

    穆升晏收敛心神,从容不迫地扫了一遍进度,立即加入讨论当中,仿佛“走神30分钟”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傍晚五点多,穆升晏有些精力不济了。

    “穆总,派去保护四少的保镖来了,”特助小声的汇报,其他人听不到,只有近在咫尺的穆宸严肃地看过来。

    “哦?难道小宇有事吗?为什么不打电话?快让人进来。”

    特助摇摇头:“人走了,留下四个暖宝宝,说是四少的意思,不想让总裁和总经理冻到手。”

    “哎呦呦,还是小宝最贴心,最孝顺,比老二老三强百倍。”

    穆升晏感动的捂住胸口,把暖宝宝视如珍宝,拿着不撒手,最后只分给穆宸一个。

    其实穆宸根本不需要暖宝宝。

    他下意识的揣进兜里,捏了捏,又揉了揉,与娇皮嫩肉相比手感烂透了。

    穆怀宇在七星大酒店用餐,尝了口叫银河的酸菜炒粉丝,酸溜溜的,特别下饭,就拍了一张图分享给也在吃饭的老爸。

    穆升晏拿着手机给穆宸看:“还是小宇惦记我,就连出去玩也喜欢粘着我,不像你们一出门就犹如脱缰野马般根本不找家。我记得三年前有一次你喝醉了,昏昏欲睡,还是我扛回来的呢。”

    正在吃工作餐的穆宸……

    饭菜突然不香了。

    拒绝放/毒,拒绝聊天,拒绝沟通。

    认真工作时光阴流逝的特别快,一转眼,已经快11点了。

    穆宸担心老爸的身子吃不消,催促秘书送他回去,自己留下,和几个心腹继续商讨地皮的事。敲定所有细节后,穆宸才拿起外套回酒店。

    凌晨三点了,外面北风刺骨,街上没有一个行人。习惯冷漠的穆宸摸到了兜里的暖宝宝,脚步一顿,凌厉的眉眼渐渐柔和下来,没那么冷淡了。

    穆家订的是总统套房,也不知是不是秘书弄错了,当疲惫的穆宸打算休息时发现只有两个卧室,其余都是会客室、健身室等。

    轻手轻脚的打开柜子,居然全是空的,再去要床被子的话可能会惊动老爸。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和老爸睡;二:和穆怀宇睡。

    只站了一会儿,穆宸大步流星地走进左边卧室,躺在双人床上,和老爸大被同眠。

    第二天清晨,刚睡醒的穆升晏非常郁闷,都想把老大打包送去小儿子房间。

    他容易吗?

    和老婆商量许久,才制定了一套“兄弟相亲”的计划,结果,穆宸根本不上套!性子冷没关系,但心不能也跟着冷掉啊!

    越想越生气的穆升晏眯起双眸,干脆拉开被子,对着肉多的地方拍下去。

    啪啪啪

    被打醒的穆宸……

    “爸,你发什么神经?”

    “这是你妈的位置,你躺在老子旁边时有想过她的感受吗?”穆升晏盘腿坐在被子上,指着门口,嗓门更高了:“你和怀宇是单身,随便睡,不违法,去,别在我房里逗留,你多大了还缠着父亲,丢不丢人?”

    被歪理折磨的穆宸……

    难道穆怀宇给老爸下降头了?

    为什么每次面对他的事,老爸都会毛毛躁躁?

    冷静自持的穆宸自然不会与老爸争执,拿起手机就往外走去,刚拉开门,就有一个“物体”从腿边滚进去了。

    趴在地上的穆怀宇……

    他就听个墙角,居然这么危险?

    哈哈哈哈哈,被老爸打/屁/股的感觉好吗?

    努力憋笑的穆怀宇抬起头,露出一抹讨好的甜笑。而居高临下的穆宸黑着墨汁脸,死死地盯着他,像要杀人似的,吓得穆怀宇心里咯噔一声,连忙手脚并用的往前爬,扑到床上找老爸撑腰,还装成一副受惊不小的样子。

    穆升晏受宠若惊的抱住小儿子。

    惊喜来得太快,他都不敢眨眼!

    昨天看见小不点从楼上冲下来,搂着阿宸腰撒娇的样子,把他羡慕坏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竟也有撸娃的机会。

    于是,穆升晏向毫不知情的穆怀宇下手了。

    被捋毛的穆怀宇……

    好像哪里不对,他似乎跑错地方了。

    当他对上穆宸似笑非笑的双眸,才想起老爸是把双刃剑,爱玩无差别攻击,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

    穆升晏和穆宸去竞标了。

    男秘把三张行程表递给穆怀宇审批,希望他能看中一张。

    “大峡谷好玩吗?”

    “好玩啊四少!”秘书滔滔不绝的介绍一番,还打开双屏手机,点开事先备好的文件夹,里面有美景图片、马场风光、漂流岛等刺激有趣的试玩视频等。男人热血,四少又是刚毕业几个月的大学生,应该会感兴趣的。

    “水洞好玩吗?”

    “好玩啊四少!”秘书又将水洞的特色讲一遍。

    看第三页时车窗外有个广告牌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刹那,毫不起眼,却引起了穆怀宇的高度重视。脑海里浮现出穆宸的轮廓,尤其是剥皮的嘴角,格外地令他无法释怀。

    抿了抿唇,不知为什么也忽然干涩起来。

    “四少,您喝点水吧?”

    拧开一罐温牛奶递过去,是葡萄味的。

    能当总裁秘书的人自然是厉害角色,察言观色,能说会道,都是基本技能罢了。

    “去世纪商城。”

    “好……哒!”

    出乎意料的秘书迅速调整心态。

    他昨夜看了大量的旅游线路,还去流量最高的论坛留言询问年轻人的喜好,才谨慎的定下三套方针。

    不愧是豪门世家精心培养出来的人物,思维强悍、不走寻常路!

    其实他想错了,穆怀宇只是忽然抽风而已。

    他带着一群人在商场里走了几圈,挑了三款一模一样的隐形唇膏,一条颜色特别温润的丝巾。

    “怪不得总裁总夸您孝顺,我都要嫉妒了呢,”秘书女儿两岁,快会打酱油了。

    穆怀宇的笑容更灿烂了:“我也这么觉得。忽然不想拜托你邮给老妈了,还是我亲自回去给她围上更好。”

    “啊,飘雪啦!”

    “这么早就下雪了,明天会更冷吧,太扫兴了。”

    几个小朋友在叽叽喳喳的抱怨,穆怀宇看向窗外的世界,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漫天飞舞,美丽极了,宛如画卷般令人移不开视线。

    “四少,小心眼睛疼。”

    “程秘书,咱们再去买几套羽绒服吧?”

    “是!”

    兜兜转转两个小时,穆怀宇派一个保镖亲自跑一趟公司,送去御寒的衣服后,便从第一页行程表开始逛风景区了。

    走到古刹附近时,穆怀宇被叫住了。


如果您喜欢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穿成反派后我躺平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