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6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宝酥 书名:鱼汤面
    季惊棠站在门外,却仿佛被关冰箱里,森白灯光投射下来,她周身鸡皮疙瘩。

    她惊惑地揣测着所有可能,为什么那个送外卖的可以跟崔鸿勾肩搭背如同老友。他们的阶层分明千差万别,是天上月与沟中蝇。可脑中不断翻涌闪现的那个眼神,在反复提醒她,这只苍蝇踩来她秀美的发上了,还得意地嗡鸣。

    季惊棠难以置信,她一步步走回长椅。她整个人都虚浮起来,像一簇泡沫,像一脚陷进了海绵。

    她开始回想那个人的长相,她在心里努力描摹,却仍然没个完全清楚的全貌,她根本没仔细端详过他。他配吗?唯一能撼动她的,就是他刚才的眼睛,它们漆黑明亮,像嗜血的鹰隼,渲满复仇的快意。

    她依稀记得,这个男孩长得还算不错,是一种板正的面相,甚至隐藏着一丝不容冒犯的清贵。当时在派出所调解时,民警说他只有十九岁,她还不太相信,不是因为他老气,而是因为他的五官颇具故事性与矛盾性。她把它们归咎于穷酸的书皮,贫民窟的表现力。

    就是这种故事性与矛盾性,获得了崔鸿的青睐?

    季惊棠不信,他们这个圈子美人如云,随处可见,长相是最值钱也最不值钱的东西,崔鸿见多识广,还会为这等货色折服?她都想象不到他们是如何认识的。而且据她所知,崔鸿非出柜人士,家有娇妻,还有一双儿女。

    季惊棠完全困惑了。

    她想想泛起委屈,取出手机,敛眼给祁宾白发微信。女人后颈依旧直立,她不喜欢低头。

    季惊棠很少直呼金主的全名,平时都乖顺温驯地叫他爸爸,爸比,老祁,完美符合他的取向与他的年纪。偶尔为之,多半是她有了小脾气。

    季惊棠急速打着字,洁白的耳廓渐变成粉色,像一瓣花,可见她内心多么气急败坏。

    棠棠:祁宾白,崔老师都不知道我叫什么,你怎么安排我的,气死人家了。她连发泄都是婉转的,更近于娇嗔。

    这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奴颜婢膝的条件反射。她恨透这个男人了,做梦都想摆脱,可在这座城市,她能赖以生存,维持体面的唯一来源仅只有他。她是他秘密花园当中的一朵玫瑰,是生是死,全凭他心情灌溉与培育。她只能想方设法对他吐蕊怒放,讨好着这位喜怒无常的富有园丁。

    季惊棠等了少说三分钟,微信框都没有任何回应。她的那句话形单影只,毫无力量,被冷落在那里,恰如此刻的自己。季惊棠按灭手机,也把心火一并拧熄,接受失望,这是她相当擅长的事情。

    季惊棠抿了下唇,瞥了眼附近几位等待的面试年轻男女,他们已不再注意她。这一刻,她觉得她完全融入了他们,都是泯于尘埃的可怜人,渴望机遇之手把他们捞起,托放到白日下。这些幻想,皆是虚妄。真正被眷顾的人,早被请进分界线内。

    就那个人,那一眼,激起了她意识深处的无尽自卑,她变得微渺,光芒尽敛,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却在她心脏上留下火辣辣的指印,他扇去了她的画皮,迫使她残缺的内穰无处遁形。

    她费尽心机,步步为营,还不如个送外卖的。季惊棠鼻酸,感叹命运不公,悄无声息地咬牙。

    她攥紧了手,死死盯着那扇门,视线能将它凿穿。

    也是此刻,办公室的门又被从里打开。好像豁开了口子,那些熏眼的情绪干冰得到了缓冲,季惊棠一惊,熟练地在眼底切换上柔光。

    崔鸿从探出头,接着是出她神情,点点头,微笑:“对,就你,过来。”她旋即起身,心一下子被吊高,她又呼吸到了上层的清新空气,这感觉真好。

    季惊棠轻盈地前行,被一贯绅士的崔鸿请入门内。

    一进办公间,她下意识去找寻那个送外卖的,他坐在沙发上,也望着她,神色漠然。他的坐姿并不惬意,也非泰然,相反还有些拘束正经。他拿着剧本,像信徒手捧一本圣经。

    季惊棠从他身上看出了一种格格不入,一种对新世界的敬畏和忐忑,这种发现让她在短时间内找回平衡。短短一瞬,她轻飘飘别开目光,又变回蔑然的公主。

    崔鸿在桌边随意坐下,问她姓名:“你叫?”季惊棠吐字清晰:“季惊棠。”崔鸿对照着表格:“名字不错,是本名?”“对。”季惊棠嫣然一笑。“你父母很会。”因为这个响亮又不乏柔美的名字,崔鸿多看了她两眼,女孩的外形无可挑剔,纯中带欲,也难怪祁宾白看得上。

    崔鸿问:“看过剧本了?”季惊棠道:“对。”“知道自己演谁?”“张幼菱,女二号。”崔鸿单腿点地,笑了笑:“你外形还是很适合的,是我们想要的样子。”

    他回头看一旁的女制片人,找认同:“你看呢。”那女制片人颔首:“季小姐是很漂亮。”季惊棠知道她,是一位业界大佬的女儿,年纪轻轻就乘风而上当制片人,出产过一部口碑不错的都市片。她莞尔垂首,谦逊收下赞赏。

    崔鸿拿起桌边剧本,“打算来哪段?”季惊棠回:“张幼菱知道时荣真实身份后,去他宿舍表白那段。”

    时荣是这部剧的男主角。

    这一场戏里,虚荣拜金的张幼菱知道了时荣并非一位简单的门童,而是家大业大的时家私生子,她深更半夜闯入他寝室,向他表白,说自己被富商看上,威逼利诱,不堪其扰,不如把身体给真心喜欢的男孩。她为自己编织了一身楚楚可怜的无辜外衣,真实意图却是□□勾引,当她流着泪在时荣面前一件件褪去衣衫,时荣早已看破不说破,只是怜悯而讥嘲地替她穿回去,婉拒了她。

    这是季惊棠精挑细选的一场戏,冲突性强,如果发挥的好,她将是张幼菱的不二人选。

    女制片人挑了下眉:“哇哦,那段表现力很强。”许多年轻人过来试戏,会选择比较中庸,不易出错的剧情段落。季惊棠的选择,让崔鸿有了些许刮目相看,他本以为她是个花瓶,与那些背景雄厚带资进组的女孩儿们无异。

    崔鸿弯弯眼睛,扬高手中卷着的白册子,望向沙发方向:“张其然。”“在!”男孩像个初出茅庐的士兵,在给连长答“道”,又像个猝不及防被课上点名的男大学生,声音仓促干净。

    季惊棠在心里轻嗤,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崔鸿问:“这段你也背了吧。”男生回:“背了。”

    崔鸿下巴一抬,手腕一折:“过来。”

    她听见皮质沙发的窸窣轻响。他的步伐在向她靠近,季惊棠登时如芒在背。

    下一刻,崔鸿轻描淡写一句话,再度把她的体面扒剥干净,她从孔雀变回手足无措的秃毛鸡:

    “这是我们刚定下的男主演,就这段,你跟他对下戏。”


如果您喜欢鱼汤面,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鱼汤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