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5.(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宝酥 书名:鱼汤面
    回到屋内,季惊棠没忙着整理凌乱的行李,只拉着张其然在床边坐下,温言软语:“怎么了,怎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

    张其然抽回自己手,猛搓了下漆黑的发根:“就是白天在剧组不太开心。”

    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在乎她。

    “是哪个大坏蛋,”她也佯装生气的模样,对空气拳打脚踢:“让我们张小然这么生气。”  张其然弯了弯嘴角,看她闹。

    女人冲着他咧出小白牙,并将脑袋贴来他怀里:“以后跟我多说说话,有什么不开心就告诉我,好不好?”  她发丝馨香,张其然用下巴抵着:“好。”

    “哦,差点忘了,”她忽然一跃而起,眼睛灿若星辰:“我有东西要送你。”  张其然双手搭床,身姿微微后仰,惬意睨她:“什么?”  她故作玄虚:“应该是个能让你开心起来的法宝。”  他微微挑唇,饶有兴味。

    女人屁颠颠跑去翻衣柜,从防尘罩中抽出一件崭新的黑色印花长款风衣,双手提到比自己还高的地方,展示给他看:“当当当当~”

    张其然没吱声。  季惊棠待在衣服后边:“你怎么没反应啊。”  张其然上眼皮略扬,多看了几眼。入行前他根本不懂这些,一件T恤能翻来覆去穿两三年,如今高定穿多了,人也耳濡目染,在衣品与质感方面渐有主见。

    他随手把衣服接过来,女人终于露出小脸,还怨:“你轻点,轻点啊,很贵的。”

    她越这样,他越肆无忌惮地掀了好几下,直到她扑住自己故意暴殄天物的臂弯。

    风衣的走线与材质可见工艺精湛,价值不菲,张其然挂起笑,瞧了瞧标签LOGO,问:“多少钱?”  季惊棠报了个数。  张其然讶然:“这么贵。”  “对啊,”她撇撇唇,“你给我的钱基本拿来买这衣服了。”

    张其然难以置信:“我给你的钱,你全拿来买这衣服了?”  季惊棠说:“对啊,我们张小然可是大明星,你看你整天穿的都是什么,也不知道好锅配好盖。”  什么鬼俚语,张其然摸耳朵,唇却止不住上翘。

    张其然试了试衣服,大小刚刚好,衬得他长身玉立。

    两人立在全身镜前,季惊棠蹦跶好多下,彩虹屁无数。

    张其然瞥她两眼,领了下衣领,微讽着探问:“肉很痛吧?”  “不啊,你对我这么好,我早就想回报你了,”她勾勾手,等他俯身来听时,她悄声补充:“你可是「男朋友」诶。”  她将那三字咬得极重,张其然心里乐开花,仍嘴硬:“少给我得寸进尺。”

    季惊棠努了努嘴,嘟囔:“这可是我海淘买的,等了我快一个月呢。要是能出去就好了,直接专柜买,当天就能拿给你。你不知道我盼这一刻盼了多久,结果你就这反应,还要赶我走。”  张其然看她:“我要什么反应?”  季惊棠仰头:“你看你,看起来完全不惊喜,也不高兴。”  张其然没有感情地抿高唇角。

    “靠。”她捶他胸口,直接被他抓住手,再难挣脱。  被压到床上时,男人的急喘直冲耳膜:“你知道叫男朋友会有什么后果。”  季惊棠闭上眼,视死如归状:“那来吧!”  张其然低笑了声,轻轻吻住她。

    ……

    第二天醒来,季惊棠的床头多了两张卡,一张黑卡,一张房卡。

    她急急忙忙拍下来,好似从未见过这两样东西,发微信问张其然:这是什么啊。  张其然:还装?  季惊棠说:我真的不懂。  张其然回:逛去吧。

    张其然有了更多的爱称,有时软绵绵,有时娇滴滴:男朋友,张小然,宝宝,大宝贝,老公。

    无数个失态的瞬间,都是被这些一闪而过的字眼戳中笑点。

    老公。  老公都来了。

    他打心眼里服气。

    一个晚上,季惊棠买来了星空投影仪,拽着他欣赏。

    他们躺在一片微缩却浩瀚的宇宙里,像两叶相依为命,驶于银河的船。

    季惊棠问他:“张小然,你有喜欢的人吗?”  张其然愣了愣:“暂时没有。”  季惊棠的语气骤然低落:“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张其然明知故问。  她一字一顿大声宣布:“张!其!然。”  他装得像听见什么恐怖消息:“又是我?”

    她掐他胳膊:“什么叫又是你,我只喜欢你一个。”  张其然没有再反驳,情不自禁地确认:“真的?”  “除了你还有谁。”  张其然不再言语。

    季惊棠侧了个身,用额头抵他上臂:“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张其然把问题抛回去:“你呢。”  “我?”季惊棠自嘲:“你看我像是有机会恋爱的人吗?我十六岁就开始接客了。”  张其然眉心微锁,回道:“我以前也没谈过。”

    季惊棠扒拉来他胸口,好像要在男人手臂的重力里寻找一种安全与依附,

    “你跟他们不一样。”她说。

    张其然哼一声:“哪不一样?”  她憋了半天,憋出三个字:“你人好。”  张其然笑起来:“就这样?”  “跟你有……”她仿佛在绞尽脑汁地想象他给她的体会:“恋爱的感觉,虽然我没谈过,但我想,恋爱就是这样的吧。”

    季惊棠在他肋骨处撑起下巴,用手指在他心脏的位置画圈:“心里很甜,又很难受。”  张其然不满问:“哪里让你难受了?”  季惊棠停下动作,嗫嚅:“知道自己随时会被别人取代,你那么多粉丝,她们都好爱你,每天又会见那么多漂亮的人,我能陪你多久呢。”

    张其然心说“知道就好”,但他自行鲠住,话到嘴边时已彻底变了意思,带着自己也不曾预料的哄慰:“你又知道了?”

    “什么意思。”女人突然兴奋,打挺坐起,看过来的双眼含情脉脉。  张其然含笑不语。  她开始推搡他,要个说法:“什么意思,张小然你什么意思啊。”  张其然被推得直想笑,偏不顺她道:“什么什么意思。”

    “我听出来了——”她语气笃定。  “什么啊。”他还是装傻。  “我不管,”她攀到他腹部坐着,目光死咬他不放:“你就是那个意思。”  张其然鼻端微皱:“打什么哑谜。”  女人身后是漫天星粒:“反正我赖上你了。”  张其然说:“随你。”

    “你同意吗?”  张其然不答。

    她躬身去咯吱他,他受不住,也躲不了,用相同的方式回击。  笑了阵,闹了阵,张其然反败为胜,擒住她手腕把她控回身下。

    季惊棠侧脸贴地毯,声音已含混不清:“你……同意……不啦?”  张其然还是不说话。

    季惊棠挣扎:“你同意,啊……你同意……嗯,你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季小棠。”

    他还是不理。

    “啊!”  “救命啊!”  “张小然草季小棠啦!”  “季小棠都不是她女朋友,他怎么能随便草人季小棠呢!”

    她大呼小叫,又坏又娇。

    张其然忍无可忍,摸到一旁手机,调到个界面丢去她脸边。

    屏幕的灯光映亮了女人的弯弯笑眼。

    她在起伏间看到了自己在他手机里的最新备注,是让她逞心如意的三个字:季小棠。


如果您喜欢鱼汤面,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鱼汤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