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6(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宝酥 书名:鱼汤面
    “季小棠”这个名字出现在手机里的那一刻起,张其然的心墙也在一定程度的龟裂后轰然塌陷,发生质变。

    主动爆破的人是他自己。

    诡异的念头时常闪现,他是说,如果从此和季惊棠以男女朋友的关系相处下去,也不是不可以。  每每想到,他心头总会涌现大股甜蜜。

    他清楚这不是好现象,所以观察了一段时间。  他故意给予季惊棠更多自由,刺探她反应。但女人并无异样,相反,在感受到他态度转变后,她愈发黏腻,愈加感激,乖巧得不像话,需要时无处不在,不需要时挥之即去。

    季惊棠成了他最好休憩。

    说到底,他是个传统男人,需要陪伴,需要温情,需要一个春风化雨的私密天地。

    尤其他这次拍戏并不顺利,带资进组的女主角更是一言难尽,演技约等于背台词,不堪入目。  近墨者黑,一段时间下来,他都被搞得难以入戏,连带着挨批。

    张其然恼火地回来,按着季惊棠一顿发泄后,他点了支烟倚在床头,自顾自抽。  季惊棠在为他修理指甲,样子低眉顺目:“今天心情又不好了啊。”  她像个敏感的情绪探测雷达,总轻易摸出他脾气。  张其然“嗯”了声。

    “谁闹的,应该不是我吧,”她吹吹他指尖,莞尔:“我猜又是因为拍戏?”  张其然吁出一缕白烟,淡嘲:“我只能说,过嘉禾是个神人。”  “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季惊棠噘唇:“每天回来都要提她。”  想起来就暴躁,张其然搓头发:“看上个屁,我快被她气死了,跟她演戏你知道是什么感觉么,我是个隐形剧本,她在看着我朗诵。”  季惊棠被他的形容逗笑:“她就那么差吗,我才不信。”

    “我给你学学,”张其然揿灭烟,坐正,模仿起过嘉禾:“‘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就因为你是我的秘书吗?你说,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

    他腔调平直,神态木讷,学得活灵活现。  季惊棠笑得人仰马翻。

    张其然把她拉起来,也跟着乐:“先别忙着笑啊,还有呢,我还没学完,下边还有。”

    “我知道,我知道。”季惊棠说。

    “你知道什……”张其然卡住。

    因为面前的女人倏地正色,眉间拢起不满:“那些人是有钱,是英俊,是跟我门当户对,可我就是觉得他们配不上我。”  她瞪着他,眼周秒起一圈红:“只有你才是,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你知道我对杏仁过敏,知道我一定要听哪首歌睡觉,知道我放面膜的冰柜里总藏着一听啤酒,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她唇瓣打抖,泫然欲泣,看起来受伤又倔强:“你凭什么认为你配不上我,难道不是了解我的人才配得上我?难道不是我自己喜欢的人才配得上我?那些人我不喜欢,他们就什么都不是,全都一文不值……”  “从星,”她狠抹双眼,抽噎着:“你一点儿也不像……呜……一点也不像你的名字,一点都不从心。”

    张其然看呆了。

    直到女人双手在他面前挥舞,带着张湿漉漉的脸凑近,他才有了反应。

    他纹丝不动地凝视着她,带着惘然的惊艳与痴迷。或许是因为有白日对比,季惊棠信手拈来的表演像一股有着偌大冲击的能量团,直直将他裹在原地。

    他惊喜地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这段?”

    “你忘了?”季惊棠指指这张床:“我们刚来这的时候,有天你背台词,我就窝在你怀里跟着一起看。”  她弯起嘴角:“我很喜欢这一段。”

    她从他胳膊下方钻回去,让两人形成一个坐着背后抱的姿势:“就是这个姿势,这段你还用马克笔标红了,我猜一定是很重要的戏份,就多看了几眼。”

    张其然的鼻尖来到她耳后:“你就记住了?”  “对啊,”季惊棠被他蹭得发痒,不自觉缩起脖子:“你白天是这段出了问题?”

    他还沉浸在她刚刚精彩绝伦的表现里,有些同道中人的激动与兴奋:“你一直这么会演戏吗,季惊棠,季小棠。”  说完又恶意地掐她腰,惹得她咯咯笑。  季惊棠故作自负:“我演技一直很好的。”  男人陷入回忆:“我怎么不记得了,我们明明对过几场戏。”  季惊棠哼一声:“你当时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哪还会多看我水平。”

    “过嘉禾跟你……”张其然斟酌措辞:“天壤之别。”  季惊棠笑:“谁是云谁是泥?”  张其然不假思索:“你比她强太多了。”

    季惊棠被夸得一脸明媚,过了会,她敛起几分笑,认真道:“以后你有什么瓶颈,我陪你先对一下好了。”  张其然觉得可行,又像个被迫上学的小男孩那样烦恼:“但我第二天还是要面对过嘉禾。”

    季惊棠说:“那就想象前一晚怎么表演的,重现它就行。”  张其然颔首:“可以先试试。”

    从此,两人的夜晚除了肉/体上的擦撞,也有了演技上的切磋。

    床上,厨房,玄关,房屋的每个角落,为戏痴狂的二人都在为时刻进入剧本待命。

    生活与工作,都不再是独角戏。

    他们都有了舞伴,步调一致,旋转着,笑闹着,从黑夜滑向黎明。

    所有难题迎刃而解。  张其然不再为女主演的差劲所干扰和分心:只要把过嘉禾想象成季惊棠,所有令他滞塞的情绪全都消失殆尽。  连导演都夸他突然开窍,找对了角色的路子。

    他的出色将过嘉禾衬托得糟糕透了。

    导演都烦到接着玩笑挖苦说要给过嘉禾单独培训。

    一天,张其然跟着助理打道回府,助理说他最近看起来心情不错。  张其然说:“因为我有个池塘。”  助理不明其意:“什么池塘。”  张其然说:“你在夏天的池塘漂过吗?”  助理挠头:“那还真没有。”

    张其然有过。

    幼时的老家在偏远镇子里,每到夏天,暑气旺盛,他会跟小伙伴们结伴去找龙虾捉泥鳅,一天下来,他们全变成黑黢黢的泥猴。

    回家前,他就到池塘里凫水,并洗净自己。  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不动的话,竟会浮起来。

    水面被晒久了,是那么温暖。  大朵大朵的橘色云霞浸泡来水里,变成了油画,他就躺在画里。

    那一瞬,天地颠倒,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与轻盈。

    像位于世界圆心,他飘飘然,心晃漾,自比侠客或仙人,从此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如果您喜欢鱼汤面,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鱼汤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