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4、套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献歌 书名: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你要砍了他们两个吗?”

    北原南风看了眼地上的两人,最后把目光投向莫名其妙就开始道歉的义妹身上。

    “不……”

    夏目美绪抬起头来,摇了摇头。

    然后,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嘀嗒,嘀嗒,嘀嗒。

    忽然,北原南风听到了类似钟表摆动都声音。

    “要结束了。”

    夏目美绪轻声说道。

    她话音刚落。

    伴随着最后一声嘀嗒。

    北原南风就发现停止的时间开始流动了起来。

    不过不是向前。

    而且倒退。

    包括他自己。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抬起腿,放过地上的社畜大叔,慢慢往后退去。

    失去意识的社畜大叔和轻浮青年,开始如提线木偶一样,倒退着重复刚刚做过一遍的动作。

    浓烟和碎石开始向原点收缩。

    妹妹又把刀丢回到了地上……接着重新捡起,往后退到了角落。

    整个世界,仿佛被按下了倒放键。

    这种感觉很奇怪。

    特别是退到被爆炸掀飞的时间点,北原南风撅着屁股原路滚回去的时候……

    他切实的体会到……自己被炸飞的动作,有多不雅。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北原南风蹲在车站,夏目美绪站在他的身前。

    两人伸出的手重新握在一起。

    嗡。

    时间恢复正常流动,周围的人动了起来。

    安静的环境突然变得嘈杂。

    北原南风握着便宜妹妹的手,仰头看着她。

    夏目美绪握着义兄的手,低头也在看着他,然后……脸蛋微红地瞥过头去。

    顺便一提,她被炸飞的样子,也很狼狈。

    比撅着屁股往前摔了个狗吃屎的北原南风好不了多少。

    美少女在这方面也没有特权。

    而这一切,刚刚北原南风都清楚地看到了。

    “所以说……”两人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北原南风先开口了。

    “嗯?”夏目美绪扭回头去。

    “……你叫什么来着?”北原南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问出来了。

    夏目美绪咬了咬嘴唇:“父亲和阿姨在一起半年了!”

    “所以?”

    “你跟我生活了半年!”

    “我懂了,抱歉,当时觉得你太阴森,所以名字没记。”

    “过份!最低!”

    大概是刚刚两人勉强算有战友之情了吧,夏目美绪娇憨地瞪了眼自己的义兄,很不见外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抱歉。”北原南风从善如流地再次道歉,接着问道,“所以,你的名字是……?”

    “美绪,夏目美绪!”她微微提高音量,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啊,想起来了,那么我叫……”

    “我知道,北原南风,南风这个名字很难念,印象深刻。”

    夏目美绪打断了自己义兄的自我介绍,直接说出了他的名字,并微微用力,将蹲在车站出口的北原南风,给拉了起来。

    毕竟,在大庭广众下,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手还一直握着,怎么想都不怎么正常。

    北原南风顺势站了起来。

    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事,夏目美绪突然觉得,义兄好高。

    虽然她自己也不矮,一米六几,在女孩子中已经算不错了。

    但在自己义兄身前,还是显得很娇小。

    起码一米九以上了吧。

    她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不知为何,莫名觉得很有安全感。

    北原南风不知道自己的便宜妹妹在想什么,他站起身后,第一时间就问了自己最好兴趣的问题。

    “自我介绍也完了……嗯,所以,现在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了吧?刚刚发生的事。”

    ……

    神奈川县虽然属于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东京都市圈的组成部分,而且还是个人口密度次于东京、大阪,人口密度位居第三的大县。

    但这里毕竟不是东京,除了横滨和川崎这两个东部数一数二的城市,其它城市还都保留着相当程度的自然风光。

    北原南风目前所处的位置是藤泽市,算是著名的一个旅游城市,与富士山遥遥相望,还有江之岛这个最负盛名的景点之一。

    当然,很多人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应该不深刻,至少没它隔壁的镰仓深刻,毕竟,那是《灌南高手》的取景地,镰仓高校前,樱木花道和赤木晴子相遇的铁道口,可谓是深入人心。

    搞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后,北原南风都想去看看。

    不过在考虑到自己的状况和刚刚发生的事,最后还是作罢了。

    还是搞清楚状况再说。

    呲~

    公交车慢慢停下,断气刹排气发出不小的声音。

    “走吧。”

    走下车的夏目美绪目送公交车驶离,然后扭头带着北原南风,沿着相模川往前走去。

    “那么,可以说了吗?”北原南风跟在她身后,又问了一句。

    刚刚夏目美绪找了个借口,说人多口杂,回避了北原南风的问题,并把他骗到了这里。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出错的话,这应该是回家的必经之路。

    “回家说也不急吧,反正马上就到家了不是吗?”

    夏目美绪回头,双手背在身后,提着单肩书包,倒退着往前走,并灿烂地朝自己的义兄笑了笑。

    很阳光的样子。

    但不知为何。

    南风总觉得这个臭妹妹在套路自己。

    “刚刚在车站不是说好了吗?我答应跟你回家,你就稍微解释一下,你嫌车站人太多,现在这里半个人影都没有了。”

    南风狐疑地问了一句。

    “那边不是人吗?”夏目美绪指了指正在等红绿灯,背着个红色书包的小学生。

    “……”

    北原南风沉默片刻,扭头就走,“再见!”

    “诶诶诶……”

    夏目美绪赶紧小跑着追上他,抓住他的手,拉住他道:“我会说的啦,回去一定会跟你说的啦,所以你先跟我回去。”

    “你别骗我啊。”北原南风其实也不是真的要走,他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又不是一肚子滔天怨气的原主,虽然他是有离家出走也能活下去的自信,但有家不回这种脑残事能不干最好。

    夏目美绪小声问道:“……如果我骗了你会怎么样?”

    “会揍你。”

    “明白了,我不会骗你,所以请跟我回家吧。”

    夏目美绪认真地点了点头,拉着北原南风的手,抬头看了眼他,似乎是怕他一言不合就扭头离开。

    她纠结了一会,想到了北原南风看自己的目光,和之前相处的半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松开了北原南风的手,改为挽住他的手臂。

    然后,硬拖着他前进。

    “走吧。”

    “……”

    这什么破展开。

    北原南风很想吐槽。

    人家出门都是捡妹子,自己倒像是被妹子捡了一样。

    不过……他确实对刚刚在自己眼前发生的超凡现象很感兴趣,这不是人类的好奇心那么简单,怎么说了,有个声音在指引自己,去探究清楚。

    对,有个声音,不是仿佛有个声音,而是真的有个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引导任务,去问清楚;引导任务,去问清楚;引导任务,去问清楚……】

    没有感情的中性声音在耳边低语。

    集中注意力去听的话,就会变得十分清晰。

    如果不去在意的话,又会变得很模糊。

    但模糊之后,更像是某个邪神的低语了,还带着点引诱的感觉。

    “义兄。”

    夏目美绪的轻呼,唤醒了皱着眉头沉思的北原南风。

    北原南风暂时忽略掉脑海中的声音,低头看着她,眼神询问什么事。

    “我其实刚刚就想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那两个人,你是怎么……把他们打趴下的?”

    “这个啊。”

    说起这个。

    北原南风来劲了,他露出骄傲的神色,道:

    “不是我自夸啊,我对趋吉避凶还是很有一套的!

    麻烦的事能甩给别人就甩给别人,能分的锅从来不独自背,领导在的时候,表现得比谁都勤快,不在的时候比谁都咸鱼,在别人拜托自己的时候干劲满满,但真正干活的时候,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夏目美绪美眸瞪圆,一脸震惊,打断道:“等等,你这社畜发言是什么鬼!?而且跟你打趴那两个人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北原南风笑了笑,“碰到出乎预料的事,我就是按照这个思路来解决问题的。

    实话跟你说吧,你和那两人干架的一瞬间,我就想过倒地装死。

    不过最后这个想法被我否了,因为我不确定那个社畜大叔,会不会朝装死的我来一发爆炸。

    所以我只能祈祷你能打赢。

    当然,最后没有,太让人失望了。”

    夏目美绪听到他的话,脸色古怪。

    北原南风继续款款而谈。

    “而那时候,装死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跑。

    是我想到的第一个解决方案,不过考虑到周围时间停止一般的状况,以及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和你要给我钱这点……

    行不通,得到这个结论,那就没办法了。

    解决不了问题,又逃避不了,那就只能解决产生问题的人,所以我就上了,然后就赢了。”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算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的发言超恶劣的!”

    夏目美绪瞪了一眼自己的义兄。

    “怎么就恶劣了?”

    “我还以为你会回答说,看到妹妹身处险境所以爆发之类的,你就算诓骗一下我也要这么说啊!

    哪有在这种时候!一本正经说自己逃避不了,所以只能上了这样的心路历程的!还穿插了一段社畜发言!”

    “哈!?什么玩意?看到你身处险境就爆发。”

    北原南风低头看着她,一脸‘跟你不熟,你在想屁吃’的表情。

    夏目美绪露出嫌弃的表情:“啧,果然,差劲!”

    北原南风一脸无所谓。

    唾面自干可是社畜的必备技能。

    “噗——”

    只是,夏目美绪刚骂完他,突然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又笑了出来。

    女孩子的心情啊,果然就像天气一样,晴时多云偶有阵雨。

    捉摸不定。

    “你干嘛?”

    “没……只是突然觉得,我们这样,好像真正的兄妹吵架。

    虽然我跟你只在一起生活了半年,期间说的话也不超过十句,而我们这次见面,距离上一次也已经过去差不多半年了。”

    夏目美绪一手挽着北原南风的手臂,一手提着书包,看着前方,笑容慢慢收敛。

    她沉默一会后,接着道:

    “义兄啊,虽然我曾经也不想承认,也在逃避,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唯二的亲人,哪怕是名义上的。”

    “……”

    北原南风看着她的漂亮侧脸,这时候才想起那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那次车祸,她的父亲,自己这幅身体的继父,同样在车上。

    就在北原南风出神的时候。

    “啊,到了。”

    夏目美绪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

    她松了口气,朝北原南风笑了笑,带着他穿过了不算很大的鸟居。

    然后,沿着石段——也就是石台阶,往上走去。

    她家是神社这点北原南风倒是能找到相关记忆。

    不过……

    北原南风抬头看向石段的尽头。

    半山坡上,巨大的古树枝繁叶茂,完全遮蔽了光线,加上现在本来就是傍晚,石段尽头处的台阶,和之后的参道完全就看不清。

    黑暗如同浓稠的液体一样。

    总感觉走上去就会去到某个神秘领域的样子。

    虽然按照神道文化的说法,跨过鸟居就算来到了神的领域了。

    但不得不说啊,这神的领域,有够阴森的……

    北原南风默默吐槽了一句。

    而夏目美绪则带着他一路前进,走过石段,踏上参道,路过手水舍,神乐殿,绘马挂,绕过拜殿和正殿,最后在一栋两层的木造小楼前停下。

    “呼……”

    夏目美绪放开北原南风的手臂,松了口气,温柔笑道:“欢迎回家。”

    “所以你现在可以说……”北原南风准备再提那个问题。

    但不等他话说完。

    “爷爷!我把你孙子带回来啦!”

    夏目美绪就突然扯着嗓子,冲小楼大喊了一声。

    咚。

    屋内立刻传来像是木履敲击底板的声音。

    哗啦一声,木门被用力拉开。

    “吵死了!”

    一个身材矮小,驼着背,穿着浴衣木履,拄着拐杖的老人十分精神地吼了一句。

    彪悍的气势扑面而来。

    北原南风:“……”

    “蒋蒋~你看,你孙子回来了哦!”

    夏目美绪往侧边挪了挪,露出身后的北原南风,并朝北原南风做了个请看的手势。

    “看到了!”

    那位老爷爷将目光投向北原南风,然后大吼道:“臭小子!还敢离家出走!你三岁小孩吗?给我好好反思!别以为我不能教训你,奈美嫁到我家,你就是老夫的孙子!给我记住这点啊!混蛋!”

    北原南风有些懵。

    主要是被这位爷爷的大嗓门,吼得脑袋嗡嗡作响……

    “对,爷爷教训的是,你再好好教训一下他啊,我去做饭啦。”

    夏目美绪幸灾乐祸地笑了笑,绕过自己的爷爷,就要进屋去了。

    北原南风瞥到夏目美绪的背影,回过神来。

    不对劲。

    不是说好了回到家就跟我解释吗?

    怎么你好像要跑路的样子。

    北原南风向夏目美绪投去疑惑的目光。

    夏目美绪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她转过身去,面对着北原南风,突然双手合十,放在身前。

    她看起来像是跟北原南风道歉,却一脸好像在说‘我就是骗了你,你来打我呀’的欠揍表情……

    tmd。

    北原南风在心里骂了一句。

    果然是套路。

    ——————


如果您喜欢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