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第 1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羡山 书名:接吻请闭眼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地铁刹车,惯性把林懿丘搡了一下,头失重下跌,她猛地惊醒。

    先看一眼腿边尚在的行李箱,再抬头环视一周。

    嘈杂外语嗡嗡交叠,各色人种上来下去,地铁关门重新启动,轨道两边的led广告牌由慢到快地闪过,逐渐剩下虚晃光影。

    灯黄白交替,一条路走得明明暗暗。

    她刚结束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差还没倒过来,困倦得很。

    从没独自离家这么远,她提提精神,不敢再打瞌睡了。

    微信里跳出父亲徐至诚的未读消息,她抿抿唇,点开对话框。

    【懿丘,到新学校了吗?】

    【爸爸这两个月在澳洲,等来b市了再来看你,成吗?】

    林懿丘盯着这两句瞧了许久,熟稔如旧的语气让她局促不已。

    【好的。】

    地铁到站,推行李箱下车,走过长而狭窄的过道,往上搭两层电梯,外面天光亮敞。

    b市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泛凉,正午昙花一现的日光却是暖和。

    街道下水道口落了颜色还未红透的枫叶,建筑保留了殖民时期的混合风格,尖塔穹顶的教堂和现代高楼交织在一起。

    和国内全然不同的景象。

    林懿丘按照导航走到学校,负责接待的志愿者送她到公寓门口。搬行李上楼,也有不少热心的外国同学帮忙。

    刷卡开门,宽敞的单人间,暖色调的装修和家具,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浴室和阳台也干净完整。

    这么一折腾,睡意去了大半,她干脆卸了书包开始收拾行李。

    蹲在地板上整理书本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是母亲林佩。

    林懿丘诧异一瞬,北美正午的这个点在国内可是凌晨半夜。

    她深吸一口气,像是战前准备一样:“妈妈。”

    “嗯,到了?”林佩冷傲的声音响起,带着些微讥讽,“终于逃开我了,感觉如何?”

    林懿丘讷讷无言。

    “给你选的学校一个没去,翅膀硬了?忍不住了?敢自己改学校了?”

    “妈,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林佩不由分说地打断,“徐至诚呢,你没去找他?”

    一提到她父亲,林母的语气进而转为嫌恶。

    “他本来就不在b市……”

    林懿丘心下一阵无力,多说无益,她换只手拿手机,再次蹲下-身去。

    “看来他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在乎你。”林佩冷笑一声。

    “妈……您能不能别老这么想?夫妻一场,好聚好散不行吗?”

    那边安静一霎,她这话算是狠狠戳了母亲逆鳞,林佩冷冷警告:“随你便吧,我不管你了。”

    电话挂断,林懿丘垂着头,继续收拾堆在地板上的书,耳边却荡着母亲方才最后一句话。

    ——我不管你了。

    既然不想管,当初离婚又为什么疯了一样地要她?

    现在她有了法律上白纸黑字的抚养权,却又一再强调威胁,说我不管你了。

    大人真可笑,林懿丘心想。

    “hello?”

    身后传来一道女声,她的肩随之被一拍,转过身,瞧见一个扎丸子头的女孩子。

    这人蹲下来,看到她摊在地板上的电影海报,双眼一亮:“呀,你也喜欢宫崎骏?”

    “……小时候喜欢。”林懿丘挤出一个笑,“你是?”

    “我是谢忱,住你隔壁。”谢忱手臂张开,结结实实给了她一个拥抱,语气激动,“我终于盼来一个能和我说中文的人了!”

    她察觉到她的僵硬,只抱了一小下就退开,“你还好吧?我还以为你哭了。”

    “没有,”林懿丘下意识摇头,“我叫林懿丘。”

    “知道知道,整个班就差你没来。”她笑着把手里的选课名单塞过来,催促说,“这是大学先修课程目录,你赶紧上官网把课选了。”

    谢忱匆匆回趟公寓似乎只为送这薄薄几张纸,她走出房门时还不忘朝她刚铺好的床使个眼色:“你一定要先选课再去补觉哦,今天是选课最后期限,别错过了。”

    林懿丘点头,“嗯。”

    人走后,公寓恢复陌生的寂静,日光整齐切割地扑在地上,将棕红色木板照出一种波光粼粼的质感。

    她坐到摞起来的书上,刚刚听到“大学先修”,她无可避免地想起一个人。

    哗啦啦翻着目录纸张,直到第五页,;目光一行一行找下去。

    ——p微观经济学。

    林懿丘视线停住,手下用力,白纸上绷出褶痕。

    她知道顾承林在大读经济学博士,而自己则像个孤注一掷的逃兵,把学校改到了这里。

    林懿丘吐出一口气,望向窗外栖在树丫上的鸟雀。

    他应该在这里吧?

    嗯,一定在的。

    他答应过她的。

    -

    第二日进班报道,正式入学。

    林懿丘所在的国际班只有12人。大家虽然平常相处虽然融洽,但真正合得来并且形影不离的,也只有谢忱一个。

    学校里,她忙着适应新的学习模式和语言环境,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久远的旖旎心思。

    从前幼稚鲁莽的笨小孩长大,取而代之的,是若无其事、忙碌奔波的普通留学生。

    周末,林懿丘在海港大厦里做义工,结束后她照旧骑车回学校。

    临近七点,华灯初上,天空是即将黯淡的灰蓝,街道上的车和人挤成一片。

    脑海里默算着自己还差多少义工时长,她叹一口气,觉得国外也不见得比国内高中清闲多少。

    骑车最忌分心,等拐上陌生的街区,她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

    正想往前转弯调头,车轮前却不知道从哪蹿了只猫出来。

    她心里一惊,车龙头不管不顾地往左一侧。

    旁边黑色轿车驶过,她前轮整个儿地擦了上去!

    “嗙!”

    林懿丘被颠簸一震,踉跄地伸脚稳住重心。

    抬眼就瞧见轿车尾被自己擦破了漆——

    她倒吸一口冷气,心里咯噔一声。

    完了。

    而回头瞧罪魁祸首,那只猫却早不知道蹿到哪儿去了。

    她颤颤巍巍地看一眼车尾车标。

    大写字母b和一对小翅膀在晚霞里折射出低奢的光芒。

    林懿丘僵硬地吞咽一下口水。

    黑色的宾利商务车愤怒地鸣笛一声,熄火靠边停下,前坐的司机和后座的车主开门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懿丘背上全是冷汗,下意识开口道歉,隔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说的中文,又立马改口,窘迫地说一声“sorry”,并表示自己会承担所有的赔偿。

    而此刻,汽车后座另一侧的男人听见清脆声音,意外觉得耳熟不已。

    他愣一下,带着某种强烈的预感,抬眼去瞧外面的人——

    渐暗的天色下,一个纤瘦的姑娘推车站着,头发扎得很松,因为低头的动作,不少发丝垂落下来,明明满脸通红,眼睛却尤为黑亮。

    若刚刚只闻其声不能确定,现在瞧见这双与从前别无二致的灵动眼眸,他推门下车。

    “林懿丘。”

    顾承林站在三步开外,唤她的声音不大,却很是笃定。

    林懿丘浑身一颤,从慌张里茫然抬头。

    先看见的,是道路尽头还未散尽的夕阳余晖,暗橙色和粉紫色的云缠在一起。

    眼前人由模糊逐渐清晰。

    顾承林一身黑色衬衫西裤,一手插兜,像是凭空从车门里变出来一样。

    连接夜幕的光线下,男人面色看不清,林懿丘整个人像是灌了铅一样,怔怔与他对视。

    一时,她只觉得自己狼狈极了。

    宾利车主是一个肥硕的中年人,西装绷在腰身上,指着被她撞掉漆的地方,嘴里一连串的英文混合着“fuck”滚落出来。

    林懿丘头脑发懵,被车主浑厚的声音冲得往后退两步。

    嘴上磕磕巴巴措辞道歉,倏地,她眼前一暗。

    顾承林站至她身前,将车主那些不堪入耳的谩骂一下子隔绝开,他的动作捎带了秋日晚风,轻轻拂在她面上。

    “一点修理费而已,不至于为难小姑娘吧。”

    他声音很沉,淡笑里带着冷漠的客套。

    能在这里误打误撞碰见这个小妹妹,他也干脆顺了时机,不愿再与面前这位白人周旋下去了。

    先说的应该是工作上的事,寥寥三两句,前面人便冷了脸。

    这人也意识到在他身上讨不到好,视线便又落回林懿丘身上,问汽车的事准备如何赔偿。

    林懿丘心中忐忑,知道豪车随便刮蹭一下都麻烦得很,她挪动一步,用英文说:“先生,我可以给您留联系方式……”

    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面男人打断:“您放心,赔偿款我明天打到您账户上。”

    他语气不温不火,带着一种礼数周到的傲慢。

    白人车主面上是咬牙切齿的愠色,却又因为顾承林手上没有谈拢的合同而不得不怵之一二。

    那人低骂两句,回到车上后,车立即开远了。

    -

    随着天际擦黑,街上的灯火愈渐明亮,光影散射下,她抬头就能瞧见男人流畅清直的下颌线。

    他容貌没有多大变化,眉眼却更加成熟锋利。

    这般重逢,她真不知该喜该忧。

    特别是在这种自己闯祸又给他撞见的情况下。

    满心满眼都在想,她在顾承林那里的形象是不是又做了减法。

    猛然回神,意识到他正借着夜色端详自己,她心里紧张起来。

    林懿丘张张嘴:“顾……”

    对于男人的称呼,她大脑有一瞬间短路,意识到喊的是他的姓又连忙改口。

    “承林……”

    中间停顿极短,听起来像在喊他大名一样,前面人果然开口:“才两三年不见,哥哥都不爱叫了?”

    “不……不是。”

    林懿丘大窘,她低头憋了半天,挤了句:“承林哥。”

    没等对方应声,她继续小声解释:“其实……我不是有意撞的,刚刚有猫蹿我轮子下了。”

    男人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真的!”

    “我知道,”他无奈笑笑,“我听见了。”

    林懿丘支吾一声,又问他:“那个赔偿款,我要……还你多少钱呀?”

    顾承林只当没听出她话里的生分,抬手瞧一下腕表,不答反问:“吃饭了吗?”

    “嗯?”她一愣,不解地望着他。

    男人也极有耐心:“我问,你吃饭了吗?”

    林懿丘摇头:“……没。”

    顾承林眉眼舒展,他一手插兜,转身往前走。

    “那先吃饭吧。”


如果您喜欢接吻请闭眼,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接吻请闭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