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3、第 3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羡山 书名:接吻请闭眼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在大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顾承林给她找了个靠墙的双人桌。

    北美快餐文化浓郁,这个时间点儿,店里坐满了支着平板和笔记本、塞着耳机自习的学生。

    林懿丘干等着,手里抽了餐巾纸折着玩,眼神百无聊赖地看一圈,最后定在前台那处帮她排队取餐的顾承林身上。

    想起小时候吵着吃麦当劳,每次一提这种幼稚建议,顾承林本能皱眉,可往往又架不住她嘴馋时的央求——

    因为她会毫不顾及地一把抱住他的腰,踮起脚睁大水汪汪楚楚可怜的眼睛给他看,而男人则会见怪不怪、慢条斯理地一把揪开她。

    面上虽然是置身事外,但行动上却往往会顺她的意。

    这个男人嘴硬心软,林懿丘从小就知道。

    ……

    顾承林端着餐盘出现在林懿丘面前时,她正抱着书包傻笑。

    他不解:“你笑什么?”

    林懿丘轻轻“啊”了一声,立刻用手揉揉自己的脸,敛住方才笑意,故作镇定道:“我才没笑呢。”

    这句话尤其没有底气。

    顾承林将餐盘推到她面前,一份水果沙拉和炸薯条,还有一杯鲜榨的甜玉米汁。

    “没点很多,高热量晚上不好消化。”

    她点头,套上塑料手套,率先拈了根薯条送进嘴里。

    除了下午课间吃的那半杯冰淇淋,一直现在,她才算正式吃上了晚餐。

    顾承林去前台那要了杯冰水,顺便替她多拿了包番茄酱,他靠坐在木纹椅上陪她吃东西。

    “以后要是再被人拉去帮忙,直接拒绝就好。”

    经管院有名的“潜规则”他当然耳闻过。

    本来无暇搭理这种事,没想到这手有一天也能伸到她身上来。

    “我怕拒绝了会被他们扣平时分。”

    顾承林皱眉,复杂的目光看下来:“谁说的?”

    林懿丘喝一口玉米汁,小声:“……我听别人说的。”

    “……”顾承林无奈,“没这回事。”

    “得分扣分是任课老师的事。你认真听讲比什么都强。”

    林懿丘叉起一个草莓:“哦。”

    男人变换一下坐姿,他顺着往下问:“你先修课选的哪一门?”

    “微观经济学。”

    顾承林点头,手指习惯性点一下桌面,她选的课在自己专业范畴里,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的话才多起来。

    “微观不算难,课本好好看一看,几条曲线原理和名词解释要背熟……;她正想应声,旁边却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个人,一道声音插进来。

    “顾师兄?”

    那人见到顾承林,手上端着可乐走过来,“没想到你在这,我以为你在帮陶滢看论文呢。”

    “人家大老远从h大过来找你一趟不容易,够主动了,你倒好,去阅览室拿个书人就不见了。”语气里或多或少地带了点暧昧的责备。

    这话钻入林懿丘耳里,她拿着叉子的手顿了一下,一个陌生的女性名字。

    抬眼瞧顾承林,他仍旧交叠着双腿,手上拿着喝水的纸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她心里偷笑,视线从沙拉移到前面说话的人身上,黄皮黑短发,鼻梁上架着眼镜,普通的留学生面孔。

    那人这才注意到对面还坐了个人,他愣了下,看眼吃着喝着的林懿丘,又看眼悠闲喝水的顾承林。

    像是现在才会意过来:“不好意思啊师兄,那个……”

    他频频往林懿丘那看几眼,显然是带了误解的“恍然大悟”,压低声音对顾承林说:“我是不是出现得不是时候?”

    顾承林揉一下眉心,懒得答这个低智不已的问题。

    水喝了一半扔在桌上,瞧她吃完大半后停住,遂问:“还吃吗?”

    林懿丘双手捧着玉米汁,咬着吸管摇摇头。

    他起身拿起风衣搭在臂弯,自然而然提过她书包:“走吧,送你回学校。”

    这小师弟显然已经习惯了顾承林不爱搭理人的臭脾气,继续说:“师兄,这就走了?陶滢那边……”

    顾承林不带什么情绪地瞥他一眼,视线明明平淡得很,却无端让他背后升起一阵凉意,直直截封住他后面要说的话。

    同时还不忘提醒林懿丘拿上没喝完的饮料。

    她“哦”一声,忍不住回头再瞧了眼这个面色一变再变的人,脚下跟着顾承林出了快餐店。

    小师弟看着一高一矮的身影,这下总算“大彻大悟”了。

    -

    车停在她学校门口的柏油路上,路灯盏盏,隐在黑胡桃树的枝叶里。

    林懿丘按亮车载灯,提起书包,也没急着下车。

    想和他说声谢谢,但莫名地,这两个字卡在嘴边,不知道以一个什么语气说出来。

    直到他目光看过来,“还有事?”

    她犹豫片刻,还是说:“今晚……谢谢你了。”

    顾承林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他没答话,侧过头去看窗外,车载小灯将他轮廓照出几分暖意。

    “嗯。”总算应了声。

    林懿丘想起前几天转账的事儿,知道自己微信上问估计是得不到回复了。

    “上次我撞的那个车……”

    “已经解决了。”

    “我知道,”她认真说,“可钱……”

    “这么不情愿我帮忙?”

    顾承林回头,看进她那双与儿时相差不大的眼睛里。

    至少在从前,她从来不会有这么强的界限感。

    林懿丘自觉理亏,她垂下眼,躲开男人端详的视线。

    “一点赔偿款而已,替你付了也就付了,不值得你早晚两三条微信地来回问。”

    他语气很轻,那目光却像早春雾水似的,总掺了些分量在里面。

    听了这话,林懿丘不乐意了,她小声反驳:“我哪有天天发,更何况……”

    她撇撇嘴,继续嘀咕:“也没见你回我消息啊。”

    顾承林:“……”

    他每天有学校里的事要忙,公司那边也有事情绊着,就算手机里看见她的信息,也是好几天之后了。

    延时回复,总少了些味儿,也就搁置了。

    气氛由忸怩变僵硬,现在却又不好琢磨了。

    凝滞的瞬间里,林懿丘伸手去拉车门。

    外面的风一下子钻进来,将逼仄空间里若有若无的暗昧散了些。

    她背上书包站至车外,正要关门。

    “小丘。”

    车里传来他的声音。

    唤的是她久违的小名。

    林懿丘顿住,从她站着的角度瞧不见车里人的面容,心绪被这一个称呼搅乱。

    男人音色清寂,咬字清晰,这样喊她,像是唇齿里都带了软糯。

    太过蛊惑人心。

    呼吸下意识放轻,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扣紧车门。

    顾承林似乎是很浅地叹了口气,“微信我不常看,有事的话,直接打我电话。”

    林懿丘垂着睫毛,瞧地上自己的影子。

    听他这一副照顾远房亲戚的口吻,心里倏地有一种提不起劲儿的失落。

    “听见了?”

    她声音低弱几分:“……听见了。”

    说完,手下用力,车门带着风,合上了。

    -

    学校里的日子如往常地过。

    b市这几日出了大太阳,天碧蓝一泓,这个季节,学校里各样的比赛也多了起来。

    因为要攒够课外学分,林懿丘和谢忱不得不矬子里拔大个儿,从一大堆不擅长的比赛里挑几个自己喜欢的。

    两人脑子都不灵光,关于自动化、计算机这种烧脑要列公式计算的比赛一概不碰。

    再球双打,而且校内晋级后可以直接输送校外去和市里其他学校打半决赛。

    这种休闲玩乐性质的比赛参加人数最多,平常私下练习时学校里经常抢不到地儿。

    谢忱干脆拉着她去了;学校里路过篮球场时,正巧又遇上冯又谦。

    他一身球衣,篮球中场休息时抬头一望,很容易就在各色人种里瞧见眼熟的亚洲面孔。

    隔老远和她们挥手,等人走到面前,他瞧见网球拍杆从谢忱的书包拉链口伸出来:“你们不会是专程跑来打网球的吧?”

    林懿丘还在四处张望,这不知是她何是染上的习惯,一到;然而自上次顾承林把她送回学校,两人再没联系了。

    还真就像远房亲戚。

    “我们报了个网球赛。”谢忱见林懿丘发呆,只好自己接了话过来,“学校场地太少了,训练总占不到位。”

    冯又谦了然一笑,摸摸下巴,“那正好,我刚打完球——”

    他停顿一下,瞅一眼心不在焉的林懿丘,笑着说:“你们要陪练么?”

    -

    顾承林接到冯又谦电话时,正在社科研究室里计算经济数据。

    上一周跟着研究院出去参加论坛,今日凌晨回的b市,下午就开始电脑数据建模和经济计量。

    那边应该是在运动场里,嘈杂声不少,冯又谦笑着问:“承林,你猜我刚刚遇着谁了?”

    顾承林有些不耐,他最不喜被打扰后还绕弯子:“有事说事。”

    冯又谦揶揄:“我瞧见你家林妹妹了,在网球场打球,你要来看吗?”

    顾承林没说话。

    他知道他的性格,没应声就是同意,随即又说:“赏脸过来吧,我们这儿双打四缺一呢。”

    挂了电话,身旁插进来一道女声,陶滢手里抱着一叠文件,佯装抱怨:“顾师兄,你刚刚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随之靠过来一缕藏着心机的水果香水味。

    顾承林皱眉,不动声色地避开去一旁接水。

    陶滢跟在他后面,“顾师兄,你能帮我再检查一下这组实验数据吗?”

    顾承林拇指摩挲一下水杯壁。

    由冯又谦的话,他想起上次送林懿丘回学校,小妹妹站在车外,飘进来的声音里掺了无端的低落。

    水杯不轻不重地搁回电脑桌上。

    “我还有事,你找别人。”


如果您喜欢接吻请闭眼,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接吻请闭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