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8、第 8 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羡山 书名:接吻请闭眼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冷玉质地的音色透过来,他已经说了一天的话,此刻的声音低哑沉润,带着无形的电流。

    林懿丘这边安静了会儿,眼睛终于舍得睁开,头往一旁歪一歪抖落脸上的书。

    她定睛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正是她昨日发了消息后一直低落着心情等待回复的人。

    “……承林哥。”语气垮下去不少。

    男人“嗯”了一声,语气听不出情绪。

    “刚才……”

    解释的话还没想出来,顾承林却先一步问:“我打扰你休息了?”

    “没。我在背书呢。”她立马答。

    顾承林点头:“背书背睡着了?”

    “……”林懿丘语塞片刻,觉得自己是掉他语言陷阱里了,她小声嘴硬:“没有。”

    顾承林没拆穿,直接和她说课本的事:“明天我替你把书送去经院大楼,可以吗?”

    林懿丘捏着手机,意识到他指的是自己落在他家里的课本,她“啊”了一声:“好。”

    事情交代完,顾承林顺带叮嘱一句她的手腕,要挂电话的时候,林懿丘急忙叫住他。

    “还有事?”

    她听见自己缓缓起伏的呼吸,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得寸进尺

    “承林哥,你现在,是不是欠我一个心愿了?”

    顾承林微微一哂,听出她话里半是期待半是局促的心情,他手插进兜里,上身倚在玻璃上,垂眸瞧窗外流动的霓虹。

    男人磁性的声音停顿片刻。

    “嗯,哥哥欠你个心愿。”

    林懿丘眨一下眼,呼吸静静的。

    她头往窗棂那边靠,额头抵上冰凉玻璃。

    楼下不时有成群结队的学生说说笑笑,她胸腔绷得紧,有什么正在不受控制地尖叫。

    指尖触碰玻璃上的雕纹,用力按压着繁琐绮丽纹路,她指腹泛白。

    顾承林听那边良久没声,只再次开口,“那你好好想想,要同我要些什么。”

    “……嗯,我还不知道。”

    林懿丘声音温吞,回答也不知所措,全凭本能。

    “不急。”顾承沉吟一声:“等想好了,记得告诉我。”

    等挂掉电话,程璟生已然目瞪口呆。

    顾承林面无表情地把会议桌上的文件夹扔给他:“我回一趟b市,所有板块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会议你自己带人跟进,没问题就直接走流程签合同。”

    程璟生按住文件:“这么快就回去?”

    顾承林拿起椅背上的风衣往外走,扔下一句:“家里有事。”

    会议室门关上,一旁的小师弟凑上来,“程哥,你还不知道吧——”他想起那日在大快餐店瞧见的,顾师兄对面坐着的女孩子,神秘兮兮地说

    “我们师兄有女朋友了,长得乖巧又漂亮。”

    程璟生把文件一合,看着顾承林消失的门口,愈发觉得方才他走出去的模样如沐春风。

    他“啧”一声:“万年铁树还真开花了。”

    -

    第二日中午,林懿丘收拾东西往;谢忱早上要去画室,两人线路不同,一般下午上先修课她们都是谁先去谁占位。

    大学校园里的树正逢秋意,天高云淡有一种被水洗过的通透感。

    两人约好在经院二楼的咖啡店碰面。

    中午的这个点儿,咖啡店里学生多,写字声、键盘敲击声、谈话声和音乐声都混杂在一起。

    林懿丘提前几分钟到,没瞧见顾承林,倒是先眼尖地看见了冯又谦。

    他正坐在靠窗边的沙发椅上赶论文,余光瞥见她,远远地招一下手。

    “今天上课来这么早,吃午饭没?”他扬扬下巴,示意她坐对面。

    林懿丘抬眼环视一圈,顾承林没来,她拉开椅子坐下。

    “手快好了吧?”他瞧她现在手上的腕带比刚开始绑着的那一款简单多了。

    “下周就可以取下来了。”

    他遇着熟人,论文也懒得写了,问她:“林妹妹,下个月我生日,来我家玩吗?”

    林懿丘则撑着下巴:“承林哥去吗?”

    冯又谦“哟”一声,不乐意道:“我过生日,你问他做什么?”

    随即,他视线往前方一瞧,顾承林一身黑色风衣配西装感长裤出现在林懿丘身后,手里还拿了一本书。

    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连脚步声都没听到。

    男人目光落在林懿丘身上,而这个小妹妹浑然不觉,仍旧撑着头瞧窗外的景色。

    冯又谦心里坏笑一下,他声音大了些,接着方才的话题故意说

    “就这么放不下你承林哥哥,没他不行?”

    后面的男人听了这句话,身形一顿,他微微抬眸,冷淡的视线看了冯又谦一眼。

    林懿丘被面前人嬉皮笑脸、若有若无地点破心思,嘴唇不自在地抿直,好看的杏眼因为被揭露而微微慌张。

    她憋了半天,语气也不高兴了:“你有事说事。”

    冯又谦眉头微挑,这两人连话都能这么相似。

    “林妹妹——”他的笑容神秘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林懿丘皱眉,她身体往后靠,本能地有点儿不愿意听这个“好消息”。

    “顾承林在你后面哦。”

    “……”

    林懿丘浑身一僵,她确认似地眨一下眼,想从冯又谦半真半假的神态和语言中剖析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真的?”

    “不信你自己看。”冯又谦坏笑着,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她一动不敢动,突然觉得太阳穴凉飕飕的,脸颊却火辣辣的一片。

    脖颈硬得不行,似乎不会转头了。

    等了一会儿,身边掠过一丝风,她发梢被带着微微飘起。

    余光先是看见熟悉的风衣,再是修长如玉的手指和自己的课本。

    男人站至她身侧,将东西放至她手边。

    林懿丘忍不住抬头,瞧见顾承林身长玉立,风衣敞开着,露出里面的棉质衫,黑色衣物显得他眉眼锋利几分,整个人闲适却不懒散。

    因为刚刚冯又谦的话,她与他对视一眼就匆匆躲开,手拨弄一下发丝,试图挡住自己脸上浅浅的红晕。

    他眼神平淡如常,也不知道将刚刚的话听进去没有。

    冯又谦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玩笑开过头了,他赶紧站起来打圆场:“承林,下周我生日,来玩么?”

    顾承林这才将目光从林懿丘身上收回:“不一定,我有时间就来。”

    “那我到时候给你请帖,你记得来啊。”

    “嗯。”他点头,转身离开。

    林懿丘头低着,静静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不知道该做何动作。

    感受到男人提脚往回走,她立刻抬手别一下头发,不让发梢跟着飘起来。

    顾承林迈出两步,意识到林懿丘并没跟上来,他停下脚步回头,瞧她仍旧在原地呆坐着。

    “小丘?”他在身后唤她。

    林懿丘一激灵,双肩一颤:“啊?”

    “你跟我来。”

    她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顾承林这句话里带了自己从未听过的柔软。

    林懿丘磨蹭两下,她拿起桌面上的课本和书包走到男人面前。

    顾承林瞧她低头看脚尖,一副进退维谷的模样,脑海里浮现方才两人对视时,她错愣慌张的小脸,显得灵动又滑稽。

    出了经院大楼,两人沿着林荫道慢慢走着。

    周末的石板路上没什么人,只有赤红一片的枫林,脚踩落叶,鼻息间充斥秋日的草木泥土香。

    “承林哥……”她心里十分没底,不知道他究竟要和自己说什么。

    顾承林应了一声,却是说起了无关紧要的事:“我今早翻了你的课本,把你写错的地方都标了出来。”

    林懿丘呼吸提起来,忍不住瞧他。

    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歪曲重点,还是他真的没有听见。

    他见她一脸的疑惑,“上课还是要好好听讲。”

    她点头,只能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聊:“我有时候听不懂……也不是听不懂,是听不清。”

    如果是听正式英文广播都还好,但一遇到口音极浓的当地人,她压根就听不懂多少。

    顾承林:“教你们先修课的是哪位老师?”

    林懿丘报了名字,男人“唔”一声,认同地说:“他说话口音的确很重。”

    秋风里混着霜意,但走入阳光下却是暖洋,满目秋景绚烂,这条路走着应该很是舒服。如果没有方才插曲的话。

    两人说一会儿、安静一会儿,顾承林带她散步,踏着林荫路兜圈子。

    “你们几点上课?”他忽然问。

    “两点半。”林懿丘答。

    他抬手看腕表,“还有一刻钟。”

    林懿丘想起什么,停下脚步:“月底网球半决赛的场地在h大,你会来看吗?”

    还是没有抬头,她目光游移着,从他的大衣领口看到纽扣,再低头瞧两人相对的脚尖。

    “不一定,我有时间就来。”

    模糊且不着边际的回答。

    这样的话在她的意料之中,林懿丘撇撇嘴,终于抬头看他了。

    “怎么和回答冯又谦的话一模一样。”

    “这是实话。”顾承林眉梢微动,“我有时间就来。”

    他琥珀色的眸子沉而清,莫名为这句重复的话增加了不少分量。

    林懿丘没法,低低“哦”一声。

    对话又被风吹散了,头顶一片簌簌叶响,老老少少的落叶被风裹挟着飘落,有几片从两人视线之间穿过,半明半昧的。

    顾承林靠近一步,似乎现在才进入正题,斟酌着说:“前天开了一天的会,忘记看你消息了。”

    林懿丘微微一愣,没想到他真的会因为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而放低姿态地道歉。

    “不……那天我也是随口一说。”伸手顺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要不,你就当我那天是瞎说的……”

    她太怕给他添麻烦了,还有“心愿”什么的,现在回想起来,都矫情死了。

    “没事,”顾承林语气平静如初,“我也不能总让你等,是不是?”

    林懿丘愣住了,他似乎就有这种魔力,明明暧昧不已的话,总能让他讲出一种陈述事实的平缓。

    像处在感情和责任的区间里,而不纯粹属于某一点。

    心头涌上这个想法时,她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为什么会联想到责任?

    因为从前他们不亲不疏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喊他一声,“哥哥”。

    林懿丘望他如旧的面容,试图读懂他。虽然一直没有成功过。

    缤纷秋色里,顾承林打断了她的思绪:“还有五分钟。你该去上课了。”

    “还有个问题……”她急忙说。

    男人眼神收回来。

    林懿丘支吾一声,豁出去似地问:“你刚刚有没有听见我和冯又谦在说什么呀?”

    顾承林没想到她是问这个,见她耳根又红了,他换一个站姿,倾身问她

    “你想我听见吗?”

    “……不太想。”

    男人点头,还是没有回答她,催促说:“赶紧去上课。”

    “可你还没有回答我。”她索性拉住他衣角,一副不回答不让他走的架势。

    “你不都已经说了?你不想我听见。”他语气无奈。

    “那就不要问了。”

    林懿丘有点跟不上他的逻辑,觉得他在偷换概念,只能茫然抓住他话里的一点固执反问:“那如果我说……我想你听见呢?”

    空气倏地安静,耳边是飒飒风声。

    男人心下微愣,定定看她良久,却是伸手掏了根烟。

    拢着火,白烟被吹散,他的眸子里盈着很淡的颜色。

    这一点猩红火光,在燥烈秋日里,像有燎原之势一样。

    严谨逻辑败给一腔孤勇,他不动声色地笑一下,笑里是一种拒绝回答的沉默。

    “去上课吧。”他最后说。

    -

    踱步回教学楼,她悄悄回望了刚才两人站定的那一处。

    顾承林仍站在原地,清颀的身形混在斑斓秋影里,有一种与现实割裂的虚晃和游离。

    阶梯教室里的老师已经来了,坐在第三排的谢忱正朝她招手。

    在座位上坐下,书包塞进抽屉,她迫不及待地翻开课本。

    顾承林在学业上一向用心,她课本上的每一节课后习题,只要是自己写错的地方,他都拿铅笔替她圈了出来,在一旁写下正确公式。

    甚至自己笔记记错记漏的地方,他也眼尖地给她改了过来。

    林懿丘看着课本上遒劲流畅的字迹,心里痒痒的。

    想起从前在四合院的老槐树下,顾承林就是这么坐在石凳上,三指捏着自己的自动铅笔,给她检查暑假作业的。

    书页一张一张翻过去,林懿丘从回忆里抽离,他这是在以一种别样的方式安抚她么?

    -

    b市女子网球双打比赛定在下周末,她恢复尚可,固定带早取了几天,在学校里打完晋级赛,她和谢忱如愿进了半决赛名额。

    去h大打比赛的前一天,她给顾承林发了自己比赛的赛程时间。

    得到的仍旧是模棱两可的回答。

    也许他真的很忙,所以才有意识地说三分留七分。

    正因如此,林懿丘才觉得分外难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说的话憋在肚子里,隔夜情绪也只能自己消化。

    比赛当天,冯又谦专程翘了课跑到h大来给她加油。

    林懿丘因为上次他乱开玩笑的事懒得理他,而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不仅惹了这位妹妹不高兴,甚至也连带惹了顾承林。

    那次之后,他偶尔有论文上的问题想找顾承林帮忙,无一例外全部碰壁。

    他给林懿丘拿着毛巾和水,两人上场前拉着她嘘寒问暖,要她打球时注意点手。

    谢忱在一旁站着,面上的失落一闪而逝,而在冯又谦眼神瞧过来时又立刻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换了统一的比赛运动服,站上场地前忍不住看一眼手机。

    顾承林那边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比赛入口都没有仔细问过她。

    半决赛的难度明显比校内的晋级赛上升了几个档次,都是各个学校比出来的,技巧、耐力都不是花拳绣腿。

    中场双方换位,她心里空落落的,眯着眼往观众席上环视一圈。

    网球双打三局已经过去两局,比分咬得紧,不出半小时,这场比赛就能结束。

    莫名有些委屈,昨天他明明说把手里的事做完就过来的。

    可今天来观赛的人太多,就算是来了,她也不一定瞧得见。

    站在前面的谢忱回头喊:“懿丘,别发呆呀。”

    林懿丘摸摸鼻子,集中注意力:“我知道啦。”

    三局两胜的比赛打完,两人的比分还是差了点儿。

    谢忱倒是没她这么多心思,输了比赛但打得还算畅快,她心服口服。

    还没从场地走回换衣间,余光瞥见一个穿马甲的比赛志愿者走过来。

    “请问是林懿丘吗?”

    看面容像是国内的留学生,但中文说得却并不流利。

    林懿丘有些疑惑,但还是点点头。

    那人指一指志愿者入场口。

    “你哥哥让我给你带句话,他在入场口那等你。”

    林懿丘心头一颤,几乎是瞬间就抬眼往那边看过去。

    男人衬衫西裤远远站在那,一手慵懒地插在裤兜里,身姿清绝如昔。

    秋日正午的光影投落在他脚边,洒下薄薄的金粉流光。

    ——正是人迟迟未到、她心心念念的顾承林。


如果您喜欢接吻请闭眼,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接吻请闭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