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十九章 歌妓水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Le华子 书名:我在江湖偷个香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柳圳文见此也是微微勾起嘴角,笑道!

    “众所周知,柳某膝下有一未出阁的闺女,叫柳如衣,乃我柳某最宠爱的小女。柳某别无他意,今日说起这事便是想告诉大家,柳某已为小女定夺了婚事”

    “什么!柳家主此话是真是假?难道柳小姐早已心有所属?”

    此话一出,不少人一下惊呼道,似乎难以置信,也有不少质疑柳圳文话中真假,问柳小姐为何不出来示人?尤其是那些青年杰出一下站了起来,面上一下拉胯了下来,似乎很是失落。

    “柳某何须拿小女名声说笑?”柳圳文不悦,小眼一瞪!

    待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柳圳文才道:“如衣承蒙大家仰慕追求,不过小女早已心有所属,此人是谁,待晚时小女出来给大家献上一曲时,柳某再告诉大家。”

    说道这,柳圳文不再说话了,一脸微笑模样。而底下不少青年杰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是何人得了柳小姐的青睐,能与之喜结良缘,共结连理。

    江风云若有所思:“难怪柳圳文今日春风拂面,敢情是给自己招了上门女婿了,就是不知谁人能得冷美人的青睐,最终抱得美人归了?”

    不管如何,反正对江风云来说,他现在的心思都扑在了见到冷美人后怎么解释,而且丢失了“江山美人谋”这事,江风云心里一直觉得甚是可惜,如今冷美人能把画作还给他,他自然是乐意。

    随着宴会的开始,这会江风云就见一群下人们端着山珍海味,美味佳肴上来,朝着柳家家主先去。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与众不同的摆盘技巧,当真引得所有人侧目相望,馋涎欲滴。

    很快,柳圳文再尝了一口菜后,眼睛一亮,赞不绝口道!

    “绝了绝了,难怪如衣说让我不要操心晚宴之事,原来早有安排啊。只是这是何许人家的厨子,手艺竟如此高超,让人拍案叫绝?”

    “咯咯,回老爷,这是“江南小筑”家的厨子,早先便有跟老爷您讲过,只是老爷太繁忙,一直未有时间陪妾身一同品尝。”

    大夫人扭着蛇腰对柳圳文娇声说道。

    柳圳文自然听出夫人的抱怨,他赔笑道:“夫人想吃这家厨子的菜肴还不容易,改明我让人把那什么“江南小筑”承包下来,让夫人天天尝他家菜系,只为夫人欢心。”

    “难得老爷有心了,只是这“江南小筑”从不做府上生意,且规矩众多,所以这次如衣能请动他们掌柜,说实话,妾身也很万分惊讶。”

    “哦?竟有此事!”

    柳圳文很诧异,他刚想询问夫人这“江南小筑”掌柜是何许人也,这时,他就见一群舞女手托琵琶,赤着脚,小碎步来到台子上。在那一层略薄的衣裳下,舞女们的曼姿身形若隐若现,一时间,男人们的眼睛一亮,身子一直,目不转睛的随着舞女的身影来回晃动。

    “咦?那不是京城有名的歌妓水若姑娘吗?”

    “是啊,真的是水若姑娘啊,没想到柳家主竟能请动红楼苑的当红头牌。”

    “早听说水若姑娘只出行皇宫演出,今日有幸听水若姑娘弹奏一曲,这辈子自足了”

    此刻,在男人们的三言两语中,一下引起江风云的好奇。他不禁暗匪一个歌妓来头是有多大竟能让一群男人目光发直,说出一番夸张的话?

    如此,江风云探出半个身子好奇的朝那台子看去,就是这一眼,江风云便在一群托着琵琶舞动的舞女中,见到了一位长相惊为天人的女人坐于正中间。

    且看女人一身雪白的长裳,一根粉色丝带缠着腰身,她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让人不敢直面逼视。在女人面前是一座古筝,女人纤柔的手指正轻轻拨动琴弦,似乎也在撩拨他人情意,仿佛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在女人身上散开,在这灯火通明的大园子里,女人粲然生光,只觉她身上似有烟霞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

    “好一个清新脱俗的尘世女人啊!”

    江风云眼里大放光彩,目光一下就被女人的样貌吸引!

    这其实也说不上是多么倾国倾城的女人,但在她身上,好像有一种清新与灵动的气质,让人看了一眼后就再也移不开眼睛。

    江风云亦是如此!

    比起他人的正人君子,故作正直而言,此刻的江风云就像个贼人一样,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台上的女人,有些猥琐,让人心生鄙夷之感!

    “阁下也被水若姑娘惊艳到了吧?”在江风云一旁一男子道。

    “嘿嘿,可不是,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哈哈,阁下说的倒是不错,水若姑娘可是多少男儿心中的梦中情人,偏偏可惜了,水若姑娘却出生于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

    江风云不明所以:“什么地方?”

    不待江风云祥问,这会只听“铮”的一声,江风云就见那女人纤细白皙的手指轻抚琴弦,一缕青丝随之倚肩滑下,随着女人再次一拨,一曲清婉流畅的古筝就此响起。

    这一刻,所有人不禁沉醉其中,只听得古筝如缓流的溪水,清清静静,潺潺流动,舞女半抱琵琶半遮面尤为美感,在这朦胧的月色中,古筝声时而婉转,时而静雅,好似仙子翩然起舞,舞着飞旋的衣裳与美妙的身姿,令人身临绝境!

    一曲完毕,众人欲犹未尽,在女人站起来缓缓躬身的时候,众人也随着站了起来,纷纷鼓掌叫好,尤其是那群青年杰出,眼神更是放光,满是仰慕之情。

    柳圳文笑道:“哈哈,听得水若姑娘一曲当真让人赞叹不已啊,早听闻水若姑娘琴艺不凡,今日能来我柳某大宴,柳某真是感谢水若姑娘给了面子啊”

    “柳家主严重了,能为柳家主恭贺生辰大寿是水若之幸,水若在此祝柳家主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水若的声音很是好听,如同黄鹂鸣翠柳般,她话中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给人一种秀外慧中,大家闺秀的感觉。

    “好好好!”

    这一刻,柳圳文双眼大放光彩,连连道好。同时,他目光毫不避讳的注视着水若姑娘,似乎有些异样的色彩,而那敦实的身子因水若姑娘的一番话,一下挺拔了起来!

    要说柳圳文这模样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心道柳圳文怕不是想老牛吃嫩草,又想纳妾了?

    不过想归想,却没人敢说出这话。

    水若应该也是注意到柳圳文异样的目光,看样子有些不自在,好半天,还是柳圳文那正室偷偷掐了柳圳文一把腰身下,他收回目光尴尬一笑。

    如此的,水若再次向众人微微躬身,随着舞女慢慢离开台子,消失在众人视线。

    “唉,曲子好听是好听,可惜水若姑娘就这般走了,一下少了看头。”

    江风云旁边那男子自顾自叹气道,说着还与他干了一杯酒,那黯然无光的样子,像极了个失恋的人,直引得江风云心里偷偷笑着,面上却故作坦然道。

    “这不是还有柳家小姐未出来嘛?”

    “也是哦。”

    男子闻言一下来了精神,频频点头:“京城四大美人之一,唯独性子冷了些,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显得柳小姐的与众不同,看来,我等又有眼福了哈哈”

    接下来,宴会还在继续,台上又换了一批舞女,舞姿灵动轻盈,众人则推杯换盏,三两交谈,气氛适宜,不亦乐乎,然而此刻的江风云却没有了兴致。就在众人未注意到他的时候,江风云悄悄的从位置退开,消失在了大园子。

    “唉,古代人的娱乐方式也就这些了,想来平日生活也是索然无味,没有一点新鲜感,若是能像现代酒吧一样喝酒蹦迪该有多好?”

    江风云摇摇头,只觉得的很是无趣,也不知是否那水若姑娘的开头,导致了后面的平平无奇。就这样,江风云打算去南边找林哥,刚好这时,他就见那若水姑娘迎面朝他方向走来,而在她身边,一个翩翩公子正彬彬有礼的,像个绅士般对着若水姑娘说些什么,待江风云看清那人,顿时让他一愣!

    “赵枫!”

    这厮怎么在这里?

    江风云一怔,心里疑惑,随即他又想到白天那钦大人,想到这厮正是钦大人的侄子,江风云又恍然大悟!

    “是你!”

    此时,正当江风云想调头回去,这时的赵枫却突然注意到他,脸上明显一变,似乎饱含怒意。江风云见此也是尴尬的停在原地,倒是那赵枫见若水姑娘疑惑模样,他仿佛不愿意在女人面前展现失态的一面,随即恶狠狠的瞪了一下江风云,不再理会他,微笑着随若水姑娘朝前走去!

    对比,江风云耸了耸肩,一脸纳闷的来到下人住居的南边,在柳家的后厨见到了准备离开的林哥!

    “咦,宴会不是还没结束你小子怎么溜出来了?”林哥见面江风云诧异道。

    “害。你又不是不知我好动的性子,怎可能坐的住?”

    江风云说完撇了撇嘴,又问林哥是不是准备回“江南小筑”?

    “是啊!”

    林哥闻言点点头,说他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倒也方才柳圳文派下人邀他一同去参加宴会,不过林哥没答应,他担心生出什么事端便找借口回绝了那下人。如此的,他刚让“江南小筑”的厨子离开没多久,自己也准备回去时,这会就见江风云来了。

    “话说那柳小姐还没让你小子去取画作什么嘛?”林哥似笑非笑道。

    “林哥你不是要回去嘛,赶紧回去吧!”

    江风云闻言罢了罢手,鄙夷的看着林哥,一副让他别八卦的样子,随后,在林哥哈哈大笑离开的神情下,江风云又再他背后道。

    “林哥你回去慢点,记得让莫姐早些歇息,不要累坏了身子啊!”

    就在林哥应声离开后,江风云随之看向柳府东边的方向,目光跳动!

    长夜漫漫,我江某人该何去何从呢?


如果您喜欢我在江湖偷个香,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我在江湖偷个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