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那块砖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旺仔牛奶啊 书名:火车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隆隆声之间,只见去路,未见归途。顺着望不见头的铁轨绵延了一整个昼夜的大雪没有丝毫变小的迹象。仪表盘的冷光洒在少年温润的脸上。他睡着了,兴许睡得不那么安稳,眼睫轻轻颤动,投下阴影,鼻息间还有些许雾气。

    列车长转头看了一眼林放,“这小子好几天没睡好了”,难得大发慈悲没有打扰他的好眠。驶进夜色,破开风雪,周边万籁俱寂,好像星球上只剩下这孤单的一隅,向着既定的,未知的远方独自行进。

    林放做梦了,梦里漏出含糊不清的呓语。

    一声长鸣的汽笛钻进黑夜与白天的缝隙,到站了。没有被吵醒的少年却在隆隆的白噪音消失的时候惺忪了眼,“师傅,几点了?”

    “臭小子睡得可真香,还几点了,到站了你说几点了。”列车长正系上制服上最后一颗纽扣。林放把当被子盖的制服往身上一披,嘿嘿傻笑了一下,准备下车了。

    他想回家好好睡一觉。到站了,也就到家了。

    清水镇是北方的一个工业小城,曾经靠铁路发展撑起了小镇经济的大半江山。林放清楚地记得那些通天的大烟囱,那么多,那么高,其他的房子却那么矮,那么小,那时城市就像一座蓬勃的大森林,只是树的枝干是砖红的,枝叶是黑的,隆隆声中都透着勃勃生机。

    每个烟囱都有自己的名字,都有自己的小小主人。

    “今天晚上去咱们院烟囱那集合”晚饭后,烟囱便成了四面八方的百米终点。

    烟囱都没了,林放出站后有些认不清路,童年时那些七拐八拐的地图跟着烟囱一起被埋入郊区外的垃圾场。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空气中却有一股萧条的味道。他有点想哭,有点想曾经的三个小小少年。

    回过神来的时候,司机师傅正回头跟他说话“小兄弟,前边修路,您从这菜市场穿过去就到老铁路家属院了,要不我给您放前头,你看行不。”

    林放讷讷的下了车,一股冷风趁机钻进了脖子里,他理了理围巾,拖起拉杆箱向前走了几步,等着红灯由红变绿。

    林放心里盘算着给妈做顿锅包肉,没留神招牌就走进了肉铺。“师傅,麻烦您来一斤里脊肉”

    “好嘞”师傅声音爽朗,抬起头却两厢愣住。

    “林放?”还是屠户先开了口。

    彼时嚣张跋扈的少年学会了礼貌的寒暄,那些本该分量沉重的思念却被岁月风干。

    “二胖。”林放抬起眼眸。

    “我爸那什么了之后,我不就干这行了吗?不然谁来养家呀。我妈那事之后不就病了吗。干什么不是干。倒是你小子,还真去当火车司机了,行!”

    “来,您的锅包肉。”

    “还记得我爱吃锅包肉呢。”林放笑眼弯弯。

    杯盏之间,回忆被泡发,几分陌生蒸发不见。

    “那时候姑姑不总给咱们做锅包肉吗?就你吃得最多,小泉还总帮着你。。。”二胖自觉说错了话,连忙夹了一筷子三丝塞嘴里。

    所幸林放酒量不好,这会儿正喝高了。不知是听没听见。

    “那什么,咱妈身体咋样?”二胖岔开话题。盒子掀开了一角,却被两人有意无意地按将下去。

    林放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了,他被齐齐整整的放在自己的床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床头柜上有一杯温水和一粒解宿醉的药。被压着的纸条上是二胖龙飞凤舞的字迹------一串手机号和臭小子吃药。

    真好。

    老友真好,回家真好。

    只是这小子变得肉麻了。

    几乎是打量,他好久没睡过这个自己的房间了,一来是确实忙,二来是真的有点不太想回来。桌子上的玩偶没有变,书架上的合影没有变,甚至书包还是从前的样子,赖赖的挂在挂钩上。他被劝退后再也没有背过那个书包,里面应该还有几张没及格的卷子。

    噢,不对,背过。是那一次。

    林放鬼使神差的拉开书包的拉链。还在。粗糙的质感,手上沾了红砖沫。他索性拿了出来。

    那是一块砖头,侧面是娟秀的笔迹“夏泉爱林放”,字不大,但刻的很深,指肚摸上去似乎能穿越时空感知到少年人沉甸甸的心意。


如果您喜欢火车,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火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