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八章 陷阵之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鸳鸯六七四 书名:修仙大奸商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开城门!屠天魔!”

    天地仿若在此刻沸腾起来,密密麻麻的银甲朝着望都城门外蜂拥而去,一片银色的海洋掀着惊涛朝那城外一望无际的黑暗拍打过去。

    “杀!杀!杀!”

    楚月下了城墙,在一众人簇拥之下翻身上了那高头大马,正准备接过银枪,却被一只手给抢了过去。

    夜澜拿着银枪,看了一眼已经端着长枪自望都城外驰聘而去的诸葛瑾皱了皱眉。

    “你留下来,和游瞳一块,组织人去控制聚灵炮。”

    “不行,我是将军,哪有将军不冲锋陷阵的。”

    “聚灵炮才是这战场上的主力,乖乖听话,冲锋陷阵的事情留给男人去做。”

    不给楚月继续反驳的机会,夜澜一把将那赤色身影从马上拽了下来,翻身上马。

    望着逐渐隐没在人海里的背影,楚月跺了跺脚,扭身就往城墙上狂奔。

    “来一百人,跟我去城墙顶上。”

    “是!”

    “来比一比,谁杀的多。”

    这话是诸葛瑾说的,他冲在最前面,刻意放缓了速度等夜澜跟上来。

    “那就来比一比。”

    二人相视一笑,心中万般无奈,命运这东西当真如此奇妙,谁能想到不久前还你死我活的二人,现在竟然会合作到一块。

    夜澜提着银枪,刺,挑,戳,虽是第一次用枪,但却枪枪狠辣,带着漫天哀嚎和血色。

    不得不说,云起的枪就是好用,使得上力气就戳的破魔皮,也就半晌功夫,夜澜鬓角便已是魔气缭绕,魔血染黑了一袭青衫。

    回头撇了眼诸葛瑾,他金丹期的体质也不是盖的,但那一身黑色的天魔印记着实让其受了不小的照顾,基本上周遭天魔都是冲他去的。

    这货被里三圈外三圈围的严严实实,除了偶尔能看到飞散出来的天魔残肢能证明他还活着以外,其余的啥也看不见。

    撇了撇嘴,夜澜调转方向杀了个回马枪,八卦灵心全力运转之下,正中着那天魔脊背就戳了进去。

    这帮天魔仿若没有理智般,就对着诸葛瑾一个劲猛戳,这也让夜澜占了个便宜,在后面猛砸,很快就破开了个口子。

    诸葛瑾有些狼狈的身形出现在视野里,他冷眼一撇,也不吭声,提起枪就往外撵。

    “一百三十二头。”

    临走前甩的一句话让夜澜翻了个白眼,随后翘着嘴角道了句

    “一百三十五。”

    前面诸葛瑾挥枪的速度登时又快了几分。

    漫天火光时不时照顾到二人身边,城墙顶上时不时撩起的光芒照亮了大半个夜空,使得差距明显的无数银甲竟打的有声有色,一时间竟看不出颓势。

    “杀!杀!杀!”

    夜澜觉得整个风哲他再也不会见到第二支这样的虎狼之师了,银枪横扫间,马跨旁还时不时掠过无数争先恐后往前赴死的银甲。

    肩膀被撕掉,就用脚踢,脚没了,就用嘴咬,牙齿磕掉了,就用头撞,这帮“凡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什么叫做悍不畏死。

    宫殿深处,那一直懒洋洋斜倚在竹椅上的身影此时早已端端正正的做直身形,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幕幕投影。

    这是身为半圣境大妖且万分看不起人类的他对一群凡人致以的最高敬意,这辈子除了在诚慈面前,他从未如此端正过。

    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人类当中不乏有血性的,至少眼前这群凡人,都是血性男儿。

    视线落在城墙顶上那一排排钢铁巨兽,笃卦眼神一凝,他扫了眼那个手拿银枪的少年,心中莫名的蹦出一个毫无逻辑的想法

    “这小子,能改变结局。”

    “太多了……实在太多了。”

    夜澜只觉眼前昏昏沉沉的,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头天魔,手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只是麻木的重复着劈砍的动作。

    杀不完……根本杀不完。

    夜澜甚至已经注意不到了诸葛瑾的身影,他只是看见眼前越杀越多的天魔,青衫此时已经染成了黑色,就连瞳孔都带上了几分紫意。

    在天魔印记的吸引下,往这蜂拥的天魔越来越多,抬手砍掉一批,又来涌来更多的天魔,杀不尽,斩不绝。

    一束火光擦着脸庞在身前炸开来,漫天灵力带起残肢和一股浓郁的烧焦味,但更多的是那在眼前炸开的绚丽花火,它蛮不讲理的闯入夜澜心底,让他的生命都在这一刻骤然亮了一霎那。

    夜澜抬头,视线越过战场上无数厮杀的身影,看见那城墙顶上带着几分紫意的笑容,一个大拇指竖了起来,那有些泛白的绝美脸颊微微张口,勉强能从嘴型上读出两个字来

    “加……油。”

    戚……女孩子家家的,就应该乖乖躲在男人后面。

    夜澜紧了紧手中长枪,横扫,带起一片血泊之时,大声喊道

    “一千八百零二。”

    远处传来一声肆意张狂的声音,透着几分得意钻进了耳朵里

    “一千九!”

    那身黑甲猛挑,轰然将身前围成小山的天魔挑了开去,露出他那带着几分书生气的脸庞。

    “杀!杀!杀!”

    漫天喊杀声中,十万天魔被四万猎魔军硬生生推出去十几米,无数面色赤红的男人们拿着重剑争先恐后的往前挤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

    “楚大小姐,弹药快打光了!”

    城墙顶上,游瞳面色焦急的翻着堆在一起空空如也的弹药箱。

    “还有多少。”

    “加起来也就五十枚。”

    “全都打光,朝中心区域打,之后跟我下去,咱们也该试试身手了。”

    游瞳面上一愣,看着眼前活动着手腕,一脸侵略性的“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了解。”

    在夜澜和诸葛瑾心里,或许他们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和玩符不擅战的同龄人。

    但在天下人眼里,他们是楚家大小姐,游阁领头羊,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

    而他们,自然也有属于他们的傲气和性格,躲在后方这种事本来就会让他们很不舒服。

    “轰——”

    漫天炮火占据了大半个夜空,中心区域直接被清理出了一片真空地带,在漫天士兵愕然的视线里,那一身赤甲带着个身着湛蓝长袍的年轻人首当其冲,自城门底下冲了出来。

    “是云起将军!是云起将军!”

    夜澜皱了皱眉,心底浮现出那断枪尸山,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没了聚灵炮强大的火力支援,这场战争打到后半夜,天魔终究遏制不住的卷土重来,整个战场被硬生生的推进了十几公里。

    夜澜此时连皮肤都泛着紫意,一头天魔涌了上来,他抬枪挡住,后退了两步,背后却突然抵住一片冰冷,扭头一看,不禁有些愕然。

    背后,是望都城墙。

    他这才有心思抬眼看这战场局势,四五万的银甲此时已经拼的只剩七八千人,楚月,诸葛瑾和游瞳几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六七个小时的连续作战,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夜澜倚靠在冰冷的城墙上,趁着间隙给自己点了支烟,抬头看着无尽夜空下那只猩红的眸子,不禁苦笑出来。

    这后面,还等着只高阶天魔呢。

    “诚慈啊,你搞这东西,怕不是诚心想让自己绝后吧。”

    宫殿深处的笃卦嘴角一抽,听着夜澜发牢骚嘴角也不禁一抽。

    这小子天赋不错,可惜长了张嘴,让人生不起几分亲近来。

    掏了掏衣服口袋,一张卡牌被掏了出来,夜澜猛嘬一口白将,将其扔在地上踩灭。

    “系统,使用常山赵子龙卡牌。”

    “叮咚,检测到圣人推演,常山赵子龙无法发挥最大价值,请问是否使用?”

    “是。”

    “轰——”

    一股庞大的气势汹涌展开,夜澜只觉眼前一晃,身体仿若沉入了深海,冰冷,失重的感觉只持续了一刹,一双坚实的手臂便从背后抱了上来。

    夜澜闭上了眼睛,等再睁眼时,一股庞大的气势便展了开来。

    一道身影怒目银甲凭空出现在了战场上,他对着夜澜单膝跪地,高举手中龙胆枪

    “吾主,接下来便交予子龙吧!”

    伴随着这道满是杀意的声音,一股庞大的气势彻底席卷整个战场。

    “元婴,是元婴的威压!”

    前面奋力厮杀的游瞳和楚月目露震惊,二人回头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一个元婴期的强者,此时正单膝跪在倚靠在城墙边的青衫面前,叫着吾主。

    楚月看着夜澜,突然觉得他有些陌生起来。

    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

    诸葛瑾皱了皱眉,有些想不明白这元婴期的家伙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圣人推演里的。

    更何况一个元婴期的强者对着筑基期的夜澜叫主人,这种事怎么想都觉得离谱。

    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理由便是,他那位幕后老板坐不下去了,已经准备出手了。

    心底骤然松了一口气,诸葛瑾突然有些放松起来,既然那位隐秘大能插手了此事,那他们几人应该不至于身死当场了吧。

    夜澜此时却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本就是强弩之末的身体再加上强行催动卡牌所带来的反噬让他全身都开始颤抖。

    夜澜低着头,面色惨白的深呼吸,勉强颤抖的抬起一只手臂指向夜空中那猩红的眸子

    “干掉它。”

    “尊吾主命。”

    那半跪的身影站了起来,手中龙胆华丽的挽了个枪花,他那充满高傲的视线越过层层天魔,对上了那半空猩红的眸子。

    紧接着,他动了。

    “常山赵子龙,求教了。”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天地仿若在这一刻凝固下来,没有丝毫灵力散发的痕迹,那身影却已越过数之不尽的天魔,到了那猩红的眸子对面。

    “嗷——”

    无数枪芒陡然乍现,在漫天哀嚎声中,那七八万天魔之间硬生生被捅出条血路出来,漫天残肢挥洒,一条漫是枪芒的罗马大道出现在在战场中间,令在场人皆是面色一凝。

    这就是千里单骑救主,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哪怕没了灵力,一身龙胆也分毫不差。

    “咕咚……”

    游瞳吞了口吐沫,脸上现出几分苦涩来,有些被打击到

    “这还是人吗?“

    诸葛瑾也是一愣,他没想到一个没有灵力的元婴会这么强,外面那些元婴巅峰的长老们怕也是做不到吧。

    等到了元婴期,我们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几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浮现这个问题,答案当然是不确定的。


如果您喜欢修仙大奸商,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大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