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3、【1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小舟遥遥 书名:娇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第十三章】

    转眼到了春日宴前夕,府中办大宴,谢仲宣也告了一日假回来给妹妹撑场子。

    当晚,一家人围坐在乔氏院里用晚膳,几乎每个人都鼓励了云黛一番,让她明日不用紧张——除了世子爷,他还是老样子,全程没怎么开口。

    谢伯缙看着乔氏他们围着云黛关怀备至,轻轻拨动着碗盖,气定神闲的品着清茶。

    他想着,该说的话,父母亲与弟弟们都已经说过了,也无须他再费口舌。

    直至戌正时分,夜色浓郁,云黛和三位兄长才从归德院告退。

    出院门的一路,谢叔南与云黛并肩走着,嘴里依旧念叨着,“反正你只要记着,你背后有国公府给你撑腰,谁敢对你不敬,就是对国公府不敬。谁要敢找你麻烦,你就记下那人的名字,晚些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给你报仇!”

    云黛被他这话逗笑了,一双清亮的眼眸弯弯的,“是,三哥哥,我知道了。”

    谢叔南见着她的笑眸,胸口也升起一种满满的自豪感。

    说话间,几人也走出院子,准备分开。

    云黛忽然叫住了谢仲宣,“二哥哥,你等一下。”

    谢仲宣缓缓看向她,“怎么了?”

    云黛抿了抿唇,偷瞄了谢伯缙和谢叔南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二哥哥,我有事单独与你说。”

    闻言,谢仲宣微怔。

    一旁的谢伯缙掀了眼皮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谢叔南则是皱着眉头愤愤不平起来,“云妹妹,你有什么话要跟二哥单独说,我们还不能听?都是哥哥,你怎么区别对待!”

    尤其他才是经常跟云黛待在一块儿的人,她更该亲近他啊!谢叔南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云黛眸光闪了闪,无措的捏紧手心,“三哥哥,我……我没有区别对待……只是……”

    她总不好说给二哥哥准备了谢礼,没给他们俩准备。支吾了半晌,到底说不出来。

    谢叔南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两条手臂环抱在胸前,一副吊耳儿郎的纨绔恶少样,“只是什么?你说啊。”

    云黛,“……”

    就在她难以启齿时,谢伯缙一把拉过谢叔南,语气平淡,“好了,二郎留下,三郎跟我走。”

    说罢,他也不多停留,结实的臂弯扼着谢叔南的脖子就把他给拖走了。

    谢叔南那边还不甘心的喊着,“哎哟大哥你松开啊,轻点轻点,我脖子要断了——”

    望着俩人离开的背影,云黛心里过意不去,暗暗想着,等下次再攒到月钱,一定也给大哥和三哥补上一份礼物。

    “云妹妹,你找我什么事?”谢仲宣微笑地看着她,那双桃花眼在朦胧的夜色中愈发温柔。

    云黛忙道,“二哥哥,劳烦你随我去下清夏轩。”

    谢仲宣虽不解,但想着她院子也不远,便走了几步路,跟上前去。

    等到了清夏轩门口,云黛停下脚步,侧过身看他,嗓音稚嫩,“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也不好请二哥哥入内喝杯茶水。还请二哥哥在院门稍后片刻,我进去拿样东西,很快就出来。”

    谢仲宣这会儿也有些好奇了,欣然应下,“好。”

    云黛往里走去,开始两步还走得较为端庄,等跨进了门里,像是怕他等急般,小碎步跑了起来。

    不多时,她捧着个做工精细的樟木盒子走了出来。

    “二哥哥,呐,给你。”

    “这是?”谢仲宣眯了下眼眸。

    云黛扬起小脸,圆圆的眼眸一片清亮,“你快打开看看。”

    见小姑娘满脸期待的模样,谢仲宣接过盒子,修长的手指扣开卡锁,缓缓打开。

    当看到里面是一方徽砚时,他眉间闪过一抹诧色,“砚台?送我的?”

    “嗯嗯,这个是给你的谢礼,多谢你之前赠我的那些书本。二哥哥你的批注做得特别详实,见解也很独到,有些地方我觉着比孟夫子讲得还要好。我觉着你这么厉害,一定能金榜题名的!”云黛清丽的小脸上满是崇拜,她对读书厉害的人天生自带好感。

    谢仲宣尽管很享受来自妹妹的夸奖与崇拜目光,但不得不说明一句,“我何时赠书给你了?云妹妹,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云黛崇拜的神色僵在了当中。

    谢仲宣将砚台放回盒中,轻声道,“你方才说书本上有批注,唔,你拿来给我瞧瞧。若是父亲或大哥送来的,我能认出他们的字迹。”

    云黛一听,回过神来,“好,那你等会儿,我这就去拿。”

    说罢,她又提起裙摆哒哒哒的跑了回去,很快又拿着一册书跑了回来。

    “这个……好似是大哥的字迹。”谢仲宣才翻开书册的前两页,就笃定的做下结论,“嗯,没错,这是大哥的书。”

    云黛一惊,眼睛睁得老大,像是只被揪住尾巴的兔子,语调都变了,“所以,我弄错人了?”

    谢仲宣摸了下鼻子,颔首道,“现在看来,是的。”

    俩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空气之中弥漫着无言的尴尬。

    稍顷,谢仲宣将盒子递还给她,霁月风光的浅笑道,“这个砚台,你该送给大哥的,拿回去吧。”

    送出去的东西,云黛哪里还好意思收回,她连连摆手,“不了,这方砚台我是按照二哥哥你的喜好挑的,你留下吧,原本我也想多谢二哥哥你这几月来的照顾。”

    谢仲宣识砚无数,一眼就看出这个砚台价格并不便宜,略作思忖,他温声道,“这方砚台我收下,却也不能白要,你花多少银钱买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云黛飞快摇头,“不用不用,我送你的。夜深了,二哥哥早些回去歇息吧——”

    说罢,她提着裙摆跑开。

    看着那道生怕他追上来的娇小背影,谢仲宣揣着砚台怔忪片刻,旋即哑然失笑。

    当天夜里,云黛做了个噩梦。

    梦里,她遇上了谢伯缙,她照往常的礼数朝他行礼问好,可谢伯缙却冷冰冰的看着她,说她糊涂认错人,这般愚钝的脑子还读什么书。

    这话委实刺耳扎心,她委屈的直掉眼泪,想要解释,却说不出话来。

    谢伯缙见状,冷着脸自顾自的走了。她一边抹泪,一边追在他后头道歉:“呜呜呜……大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一定不会认错了……”

    “姑娘,姑娘……”

    关切的唤声传来,云黛缓缓地睁开眼,入目是琥珀满是担忧的娟秀脸庞,“姑娘,你这是魇着了?”

    云黛撑起身子,哑着声音唤了声,“琥珀姐姐。”

    “奴婢在呢。”琥珀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柔声道,“姑娘梦到什么了,怎吓成这样。”

    “我……”云黛纤长的眼睫轻动,总不好说大哥哥是噩梦之源,于是她扯了个谎,“我梦到我爹和哥哥……想他们了。”

    琥珀闻言,自是一番细心安慰,末了,又看了眼纱橱外的天光,“姑娘既然醒了,不如起床梳洗吧。今日可不好睡懒觉,再过两个时辰,客人该要进府了。您今日可得好好妆扮一番呢。”

    云黛这才记起今日便是大开筵席的日子,她也清醒过来,由着琥珀伺候起身。

    她年纪尚小,无须涂脂抹粉,是以梳妆只在衣裳发饰上多多用心。

    正是阳春佳日,云黛上着绿色薄罗衫子,外头又套着件联珠纹锦褙子,下着一条长安最时兴的红黄间裙,腰间又系上一条天青色纱裙,行走间如青雾环绕般灵动。她那头丰茂的头发养了三月,虽依旧有些泛黄,但发质却柔顺油亮,梳成双环髻,正中戴着个精美的累丝芙蓉花宝石金冠,两侧则各簪着一朵蝴蝶珍珠花。

    “这个得披上。”琥珀拿着一条团花绿帔子搭在云黛削瘦的肩上,末了,上下打量着,笑意满满的夸道,“姑娘这般可真好看,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一旁的红苕翠柳也都夸赞起来,最为夸张的莫过于奶娘,拉着云黛的手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像是看什么珍稀大宝贝似的。

    云黛都被看得不好意思了,赶紧叫上琥珀,“还得去给夫人请安呢。”

    她这边羞羞答答的离开了清夏轩,到了归德院,乔氏和玄琴等人见着她,又是一番赞美。

    “来,云黛。”乔氏站在花梨木九屉梳妆台旁朝云黛招了招手,又从鎏金团花纹银奁取出一顶赤金盘螭璎珞圈,“戴上这个试试。”

    云黛一看那流光溢彩的璎珞项圈,受宠若惊,下意识就拒绝,“夫人,这个太贵重了,我不……”

    “好孩子,你戴着便是。这是我做姑娘时最喜欢的一顶项圈,原想着生个女儿,可以留着给她戴。谁料我命中无女,三个都是臭小子,这些锦缎啊首饰也不好给他们用。还好你入府来了,这些东西也不至于白白在盒子里闲置了。”

    乔氏满脸期待,云黛不好拂了她的好意,乖乖走上前,探出小脑袋。

    乔氏动作轻柔得给她戴上,美眸眯起,不住点头道,“好看,好看极了。”

    云黛的皮肤本就白嫩,这赤金坠宝石的璎珞一戴上,愈显得肌肤嫩得掐出水一般。这一身打扮,真是又富贵又大气,宛若菩萨座下小仙童般招人怜爱。

    云黛谢过乔氏,陪着一起用过早膳,又闲坐着说了会儿话。

    她记挂着要给谢伯缙和谢叔南补礼物,便有意无意的打听着他们的喜好。

    “二郎喜欢舞文弄墨,三郎喜欢吃喝玩乐,至于阿缙……”乔氏认真的想了想,有些犯难,“他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

    对于长子,乔氏一直想不通他的性格是随了谁。

    那时她和国公爷初为父母,对长子的来到既欢喜又无措,好在这孩子乖,有饭就吃,有觉就睡,不爱哭不爱闹,压根不用他们多费心力。后来又有了二郎和三郎,他们的注意力和精力也分散不少,再回头看长子,不声不响就成了一副沉默寡言的性子……

    “阿缙从没开口管我要过什么。”乔氏忽而有些怅然,不由反思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错,阿缙为何不像三郎那般爱粘着她?

    云黛静静地听着,心头想好了给谢叔南的礼物,再想送给谢伯缙的礼物时卡了壳。

    这时,有丫鬟弯腰进来,“夫人,外头有客登门了。”

    乔氏一听,伸手抚了抚鬓间的八宝攥珠飞燕钗,缓声道,“好,先让外头招呼着,我这便来。”

    她优雅起身,朝云黛伸出手,“来,云丫头,随我出去见客吧。”

    云黛目光落在乔氏纤细葱管般的手上,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夫人,我会好好表现的。”

    这稚嫩又透着坚定的话语让乔氏莞尔,她握紧小姑娘小小的手,粲然一笑,“好。”


如果您喜欢娇宠,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