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4、第四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陶格 书名:十年为证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方淇正拿着麦克风站在前头,一个劲地冲她挥手,陶清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给拉上台去。

    方淇扯着麦克风说:“来来来,各位看这里,咱们第一医歌后来给大家献唱了!”

    众人热烈的掌声响起,方淇兴奋地说:“我们清瑜可厉害了,大学时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还拿了亚军哦!”

    底下众人的欢呼声更盛。

    这时一段旋律在包厢里响起,这首歌是陶清瑜大学参加歌唱比赛时表演的曲目,自从拿了亚军之後,每回去ktv唱歌总会被人给喊上去唱。

    方淇将麦克风塞给她,眨眨眼:“好好表现啊!”

    说完便下台带头欢呼起来。

    面对众人热烈的鼓舞,陶清瑜其实觉得很尴尬,可当前奏下完时,她还是本能地拿着麦克风唱了起来。

    然後她看见原先坐在後头的李墨允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清泠泠的目光穿过闹腾的众人,定在她身上。

    这时底下有人好奇地问方淇:“清瑜当时就是唱这首歌拿到亚军呀?”

    方淇笑答:“是啊,可惜你没看到现场,那时她还唱到哭了。”

    那人一惊:“唱到哭?”

    方淇点点头,“嗯啊,大概是太投入了吧?唱完的时候下台来,她眼睛鼻子都是红的。”

    李墨允将这段对话收入耳里,看着不远处拿着麦克风低吟浅唱的女子,目光愈发深沉。

    只见她闭着眼,轻轻地唱着:“不敢放心爱你,再爱就伤感情,保持安全距离,好朋友才是最好的关系……”

    “这样,明明爱你却要骗自己,是我害怕未来没有了你……”

    ……

    等到一群人从ktv里出来时,已经近十一点了。

    外头似乎下过雨,地上还残留着片片水痕。原先恼人的燥热一扫而空,空气变得格外清新凉爽。

    午夜的城市显得安静而惬意,不远处的街道和大楼还亮着灯,放眼望去像黑夜里缀满的点点星光。

    陶清瑜正和众人一起站在街边,她已经好久没有站在午夜的城市街头了,此时竟觉得这片夜景有些陌生。

    开始工作之後,她的生活也变得愈发规律而乏味,每天早上出门上班,一整天几乎都待在医院里,下班後大多直接回家,不到午夜就爬上床关灯睡觉。

    休假时,她也多是待在家里,若是出门,最常去的地方是超市,偶尔才会和朋友一起吃个饭。

    方淇常常形容她像是不过才快三十岁就过上了退休生活,对此感到十分忧心,因此积极地拉着她去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

    她曾经问她:“你不怕就这样孤独终老吗?说真的,你条件这麽好,真的不考虑交个男朋友?”

    其实不是没有考虑过的。

    只是过往的经验告诉她,或许她暂时还是适合一个人的,反正这样的生活也没什麽不好,足够自由也自在,虽然孤单了点,可她早就习惯了。

    习惯後,就不在意了。

    想到这,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掉。晚间的空气带着清爽的草木芬芳,一下子便将令人昏沉的酒意冲散不少。

    这时,方淇也和靳岳聊完了,转身朝陶清瑜走来,问她:“清瑜,你等会怎麽回去?”

    陶清瑜道:“开车吧。”

    方淇挑眉,“你不是喝了酒吗?你忘啦?”

    “哦对。”陶清瑜这才想到自己刚刚被方淇哄着喝了不少,是不能开车的,“那我找个代驾吧。”

    可她才刚拿出手机,就被方淇按住手腕,抬头一看,只见方淇眸光闪烁地冲她眨眨眼,道:“哎,我帮你找。”

    “嗯?”

    方淇朝她笑得意味深长,撩了下头发转身朝靳岳一行人款款而去。

    远远地,只见她去到靳岳身旁笑着和他说了什麽,接着,她就和李墨允一起走了过来……

    陶清瑜呆呆地看着正站在她面前的李墨允,耳边是方淇格外欢快的声音:“靳岳那群人里头就李先生没喝酒,而且他刚好和你一个方向,住的地方离你那不远,他说可以送你回去!”

    陶清瑜更傻眼了,“什、什麽?”

    方淇冲她眨眨眼,掀了掀嘴唇,那嘴型像是在说“把握机会啊,姐们够义气吧”。

    “……”

    陶清瑜还来不及开口,方淇已推着其他人走了:“哎,我们的车来啦,先走了,你到家再打给我哈!”

    等到他们纷纷上了车,陶清瑜才将目光移回面前的人身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她低头看了自己的脚尖一会,正要说话,就听他语声淡淡地问:“你车停哪了?”

    “地、地下停车场。”

    “嗯,走吧。”

    “哦……”

    往停车场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话。

    李墨允本来就不是个多话的人,以前陶清瑜和他很要好时,在一起也多半是她叽叽喳喳地讲着话,而他沉默地听,偶尔丢出几句犀利的回应来,而那些话……基本上能让原本亢奋的她瞬间安静下来,憋红了脸却不知怎麽回应反击。

    至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可怕,李墨允的毒舌可是国际级的。

    然而陶清瑜此时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她突然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于是努力地回想从前幻想和李墨允重逢时说的话。

    是“好久不见,你终於舍得回来了”,还是,“允仔,我好想你啊”?

    可陶清瑜突然发现,她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那麽自然地喊他“允仔”了。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绰号,觉得很土,可就是因为“土”陶清瑜才喜欢喊,从前老跟着南承唤一句句“允仔”地喊他,然後看他或无奈地瞪过来,或用犀利的言语吓得他们止住了嘴。

    不管是哪一种,都好令人怀念啊。

    进到了地下停车场後,里头闷重的空气令陶清瑜觉得有些反胃,忍不住低头捂着嘴巴咳了几声。

    就在这时,手臂蓦地被人抓住往旁边一扯,她还来不及惊呼,一只手便适时地揽住了她的腰。

    一旁的车道上有辆黑色轿车疾驶而过,陶清瑜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人的胸口,心跳蓦然加速,鼻息间萦绕的男性气息令她有些喘不过气。

    那气息十分陌生,可陌生间彷佛又夹杂了几许熟悉的温暖清冽。

    尚未回神,顶上便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话音里带上了责备:“走路不看路,你知不知道刚刚差点撞上了?”

    陶清瑜抬头一看。

    低沉严厉的嗓音,微微眯起的眸子,彷佛有张脸倏然穿越重重岁月和面前人的重叠在一起。

    总归是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点熟悉的模样,否则她都要怀疑今晚见到的李墨允是另一个人了。

    她向来不拘小节,可在面对其他人时还能维持细心负责的一面,只有在李墨允面前经常丢三落四,那时候他责备她时就是这个模样。

    沉着声音,眯起眸子。

    见李墨允还盯着她,她不由讷讷地说:“对、对不起,我没注意。”

    说完,垂下头,微微扁起嘴,看上去有些沮丧。

    倒是和从前一样。

    李墨允见状面上神情一顿,放开了她,低声道:“下次小心点。”

    陶清瑜点点头。

    “走吧。”说完他便迈步走了。

    陶清瑜赶紧跟上,想起刚刚他训她的严厉模样,而她下意识的认怂……

    唉,真是没出息。

    虽然面对李墨允时特别没出息,好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陶清瑜很快地找到了她的车。

    李墨允站在驾驶座门前,朝她伸出手:“钥匙。”

    陶清瑜从包里掏出来递给他。

    李墨允单手接过,拿到钥匙时他低头看了一眼,就见几把钥匙和一个三眼怪的玩具吊饰串在一起,他不禁一怔。

    学生时代的陶清瑜很喜欢三眼怪,笔袋、书包的吊饰处处能瞧见三眼怪的影子,只是没想到过了这麽多年她还是一样喜欢。

    看来即便岁月如刀,还是有些事能幸免於改变的利刃下。

    车里流淌着平缓柔和的轻音乐,陶清瑜正支着下巴看窗外流动的夜景,斑驳的灯影在她脸上流转。

    她悄悄侧过头去看坐在驾驶座的李墨允,只见他神情专注地盯着前方,修长乾净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

    看了他一会,她突然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在美国待了这麽久,你怎麽好像都没晒黑?”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个奇怪的问题,正想再说些什麽,却听他说:“纽约的太阳不大。”

    他侧头看她一眼,“而且,我大多时候都待在事务所里。”

    陶清瑜怔了半晌:“哦……”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沉默一会後突然问:“你什麽时候回国的呀?我都不知道……”

    话音里带上了些郁闷。

    “上个月回来的。”他缓声说:“只是工作有点忙,来不及告诉你。”

    陶清瑜又哦了一声。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前她是很紧张的,害怕李墨允之所以不告诉她他回来了,是因为不想见到她。

    如今得到他的回答,虽然有点像借口,可她还是接受了。

    也许真是她想多了吧。

    顿了下,她扯开嘴角笑道:“要是你早点告诉我,我就去接机了……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见了。”

    说到这,莫名感慨。

    “嗯。”他应了一声,目光望向前方,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是很久了。”

    有多久?

    大概是四年七个月又二十三天。他想。

    气氛一时凝滞下来,有些尴尬,陶清瑜努力地想找话题和他聊,于是故作轻松道:“不过你竟然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留在那当美国公民了呢。”

    前方路口刚好在这时亮起了红灯,李墨允猛地踩下了剎车。

    待车子停下,他侧过头来对上她含笑的眼,突然说:“不会。”

    陶清瑜一怔:“什麽?”

    只见驾驶座上的人正专注地看着她,街灯在他脸上落下一片光影,使得他脸部的轮廓变得愈发模糊起来。

    可他的眼在朦胧的光影下却依然清晰锐利,执拗而认真。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说:“我不会一辈子留在那的,从来没有想过。”


如果您喜欢十年为证,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十年为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