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第5章:原来她是王熙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萌新三岁 书名:红楼第一闲王
    回到客栈门口时,恰逢王公子两人回来。三人不禁又在门口迎头撞上。

    你前我后,你退我上,你进我出。来来回回数次,怎么也没跨进门。

    顾焱有些醉意上头,于是横着脖子囔:“到底你先走,还是我先?算了咱们一起进去?”随意说了几句,打算挽着那王公子肩膀。

    王公子柳梢眉一挑朱唇张了张警惕道:“你别动我,再敢胡吣,扭烂你的嘴!”

    顾焱揉了揉眼睛,“唔”了声,皱眉问:“怎么又是你们俩?”

    “这话你问我,我问谁去?”她直接挤开了顾焱,打着头就往里面冲。

    傅青本想喝斥,被他阻止笑了笑,“不急,早晚收服了她。”这火爆脾气倒是有趣的很。酒也醒了大半,扬声道:“你想跟我谈香水?”

    见他们俩果然停了下来,顾焱走到一处空桌坐了下来,拍了拍桌面,“坐下来详谈。”见他犹豫再三,激将道:“怎么?你怕我吃了你不成。”只刚落下话,抬眼间他已经直愣愣冲了过来,很是爽利坐在对面。

    “我怎么信你?”

    顾焱伸展了双腿,把手枕在头后反问道:“我怎么信你,你家有作坊制作吗?有银子运作,你能做主?”

    王公子听了蹙眉想骂人,忍了忍忽然笑了,“你当我们王家是谁?只要你保证赚银子,你说的那些条件我也能答应。”

    “哪个王家?”顾焱一边问,一边打量。

    “你别管,到了金陵自然晓得。”王公子得意的扬眉,让青公子倒茶来。

    “那金陵皇商薛家你认识?”顾焱已经开始狐疑起来。

    他毫不遮掩,唇角微扬,笑道:“我道你说谁,原来是他们家。我与他们家还是亲戚呢。”

    乖乖隆地咚,顾焱再傻也猜到了。

    不禁暗自一拍手,“原来她就是王熙凤。”

    王熙凤露出微微意外,而迷茫的神色,努嘴道:“你嘀咕什么呢?难不成你认识薛家。”

    “不认识。”

    “那你装什么疯?”王熙凤目不转睛看了他一会,觉得此人很有趣。竟也不那么讨人厌了。

    “想事。”顾焱让傅青去找掌柜的要来两张纸,笔墨。执笔写了两份一模一样的合作,推到王熙凤面前,“你看看。”

    她拿起纸,看了半天轻轻放在桌上。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它们认得我,我不认得它,你念与我听来。”

    “你就真的胸无点墨?”

    她凤眼微抬,轻哼道:“你这厮嘴里就不能放尊重点?”就连说话的仪态也似多了分娇俏。

    “这句话怎么了?心眼儿真多。”顾焱有些觉得好笑,果然不能和女人理论,难道她以为我指那里?于是他目光灼灼投到两人容颜上再到胸前。

    王熙凤恼怒,“你看什么?”

    “看好看的。”

    王熙凤这时候毕竟才十四岁,不免有些羞恼,又得意。世上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好看。于是小脸一红忙问:“你指什么好看?”

    “当然是人,明眸,红唇,细腰肢。”却把眼神看向他身边侍立的青公子,或者应该叫平儿。

    王熙凤似笑非笑,打开折扇讥笑道:“你若是瞧上,送你?”

    那表情和语气,分明就是拿来打趣顾焱的,又怎能当真?可是旁边的平儿却急了,眼眶登时红着,眼泪簌簌落下来拉着凤姐的手轻摇。

    “公子,我不走的。”眼见他要跪下,顾焱笑道:“多谢王公子美意,我要那么多小子再身边干嘛?若是姑娘还行。”

    平儿一阵脸红,擦了泪站在身后。

    他这才严肃念了合作协议上的内容,五五分成。

    王熙凤斩钉截铁,蹙眉道:“不行,倒叫你占了多少便宜?我们家又出力,又出银子作坊,你只出秘方就分五层。”

    顾焱一点也不急,喝了口茶让侍卫把剩下的香水拿出来放在桌上。手往前一推,凤姐见了爱不释手,不经意间表态出少女的神情欢颜道:“好香。”平儿推了推她提醒,这才清咳几声压低了嗓子。

    “你说的我不同意,八二。”

    “你们也太黑心了,我们公子这东西可是很繁琐的。”作为制作香水的苦力劳工傅青最有发言权。

    当初这劳什子香水,采集花瓣。晾晒,研磨,蒸馏可全是他一人干的。最后还得拿在手中不停摇晃,搅拌均匀过滤。

    而四殿下只坐在边上动嘴告诉他步骤。

    为了摇这东西,他手抖了好几天,连刀都拿不住。

    顾焱冷笑两声,“你不愿意,我去找别家。”

    她脸上似嗔非嗔,两条手臂抱在一起伏在桌上,露出雪白的手腕。左手抚了抚右腕上的金镯子,扯了扯嘴唇笑道:“他们哪敢跟我们家抢生意?”

    “好威风呵?”四大家族对于别人家来说了不得。在顾焱眼里,那就不算什么。

    不过眼下他又不能表身份,用个白身在外面赚钱难不难?

    当然难了,怀璧其罪。

    没有几家有实力的背景护着,他若不用皇家身份,保不准出门就被人打黑棍了。

    顾焱有个原则,绝不会让女人威胁压迫。

    于是翘着二郎腿,表现的很是淡定,“你这样说对我没用,不管你们家实力多大,我不愿意合作了。难不成你们还绑着我?”

    他抛出诱惑,补充道:“成本一瓶大约一两银子不到,能卖十两一瓶。这只是单独销售,倘若加大了产量,批量给商人就算定在六两一瓶,抛开成本、工人、也能赚三两。”

    王熙凤在心里盘算,若是一个月卖一万瓶是多少?说起银子,她两眼冒光,表现的难以抗拒。

    “倒不是我贪你,这买卖回去还得跟薛家商量,只我可拿不出银子来。”到时候王家五成、薛家三成、这小子二成。

    就你这点小花花肠子?

    “我退一步,七三。”自己什么也不出,那七成他们两家自个儿分去。

    “好,一言为定,八条腿也难追。”王熙凤爽利一拍桌子,当下拍案决定。

    顾焱忍住笑,提醒她:“是一言为定,驷马难追。”在合作上签字,王熙凤仍然很警惕,让平儿去找识的几个字的掌柜念了一回,又回来给他说一回。

    这才放心的从怀里拿出胭脂盒,蘸在指姆上,落下一个红印。一人收了一份,卷入怀里。

    “你个大男人怎么随身带胭脂?”生意谈完,这时候撩下美人也不错。

    “我替表妹买的不行吗?”王熙凤凤眼一翻,狠刮了他一眼。

    哪个表妹?薛宝钗吗?

    “到时候我怎么找你?”她转移话题,若不是为了银子…

    “我会和随从在金陵客栈落脚,你派人寻我就是。”顾焱顿了顿,“我有急事,怎么找你?你们家仆人不让我进去,那不是冤了?”

    “你放心,你就说找王……王风。”

    顾焱抱拳,讪笑道:“王胸,再下顾四。”有王家供吃供住,省不少。

    而就在此时,河面上冒出黑压压的几十个似圆球的东西。这些圆球在水面移动,直到从水面浮出庐山真面目。

    “大哥,没想到今儿猎物不少。”

    “悄声点,和往年干的一样,老法子。上岸烧船放火,抢这些商人财物,敢阻拦的就杀。不要逗留久了。拿了东西就回船走,岸口那边可有兄弟备好马?”

    “大哥放心,咱们干了无数次,闭着眼睛也认的路。烧了船他们就困在这儿,咱们走水路走一截,在骑马回山。”


如果您喜欢红楼第一闲王,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第一闲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